“咕咕……”刘军浩正坐在院子里看书,突然老斑鸠“扑棱”一下子飞到他的手臂上,不住的用小嘴啄着上边的蜗牛彩图,似乎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

这个时候又突然几声欢叫,从枝头上飞下来三只斑鸠,有两只就是刚会飞不久的小斑鸠。它们落地时明显着陆不稳,有一只一头栽在石板上,翅膀扑闪了好几次才重新站起来。

两只小斑鸠也学着它们的父母不住的梆梆啄着书上的图片,让刘军浩看的分外觉得有意思。

这两个小家伙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现在身上的绒毛差不多已经褪干净了,身体也比以前小了几分,不过看起来却更加精神。

刘军浩把手伸过去的时候,那两只小斑鸠好奇的在他的手上啄着,看样子应该是饿了。他就回屋弄了一些碎米渣子放在手心中,两个小家伙立刻开始不住的点着脑袋啄了起来,吃一阵子还抬起头咕咕的叫上几声,连刘军浩抚摸它们的羽毛也没有反应。

突然又一个黑影从树上落下来,在石板上倒栽了一个跟头才算站稳,然后也伸着头和小斑鸠抢起米粒来。

小喜鹊?!刘军浩定睛一看,不由得乐了,这东西胆子也太大了了吧。

这小喜鹊自然是树上那对花喜鹊的孩子,它们的孵出时间和斑鸠就差那么几天,现在也差不多到离窝的时间了,这两天常见两只老喜鹊赶着它们在杨树上乱飞。

那些小喜鹊刚出生的时候似乎对飞行相当恐惧,小爪子死死的抓住树枝不敢动,任老喜鹊怎么用翅膀拍打都不飞。

最后老喜鹊好像彻底的激怒了,伸嘴使劲的在它们的身上乱啄着,才将这些小家伙赶飞。

有一只可能是身子骨太弱了,只是在树枝上扑棱了几下就跌落在院子里,蹲在树下的小皮看到了立刻飞窜出去。

“喳喳……”突然一只老喜鹊挡在小皮的面前,翅膀完全竖了起来,一副怒不可及的样子。当时刘军浩和赵教授恰好在院子里下棋,都忍不住的有些吃惊。

面对这个庞然大物,那花喜鹊竟然毫不退缩,甚至还翅膀不住的扇动着,似乎随时都会向小皮发出致命的一击。

“小皮,回来”刘军浩突然叫道。

小皮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冲着花喜鹊汪汪的叫了两声,然后吧嗒吧嗒跑回狗窝不再看它们。

“再弱小的东西在保护自己孩子的时候都会变得强大,哪怕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为人父母,难呀!”赵教授叹息了一声说道。

刘军浩心中却有些想哭的感觉。

事情并没有结束,这个时候另一只老喜鹊也飞了下来冲着那小家伙唧唧喳喳的叫着,小喜鹊在父母的鼓励下扑闪着翅膀试了几次,都是飞不到一米就跌落在地上,最后竟然一头扎进洋铁桶中。

那里边虽然没有水,可是小喜鹊却更难施展翅膀,只能够在里边不住的叽叽喳喳乱叫,希望它的父母救自己。

老喜鹊也非常着急,站在桶沿上叫了半天都没有办法,就在刘军浩以为它们要放弃的时候,却见两只喜鹊突然飞进桶中,也看不到再干什么,只听到水桶中叮叮当当的响。

不过最后它们显然没有成功,只得重新冲着小喜鹊乱叫。

刘军浩不忍心再看下去,就走了过去,用手半遮住眼睛。他不顾那两只老喜鹊在自己的身上乱啄,伸手将那只在水桶中乱窜的小家伙抓了出来放在篱笆墙上。

这么一折腾,小喜鹊似乎对飞行更加恐惧了,任老喜鹊怎么啄,它只是在篱笆墙上来回的跳动,就是不展翅膀,还一个劲儿的张着嘴巴要食物。

那两只老喜鹊的耐性出乎意料的大,一直磨蹭了近一个小时才重新将这个小家伙轰起来,最后跌跌撞撞的飞到杨树枝上。

现在在石板上啄米粒的大概也就是这只小喜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呀。

刘军浩任由它和小斑鸠争食儿也不去惊动,反倒是那两只老喜鹊在枝头上扇着翅膀急促的乱叫着,想呼唤这小家伙赶快飞回来。

谁知道这喜鹊竟然置若罔闻,只是仰起头朝树上叫了几声,又用小嘴啄了起来。

“咦,小浩,你家连喜鹊也养了?”二麻子惊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被他这么一惊,那小喜鹊翅膀一展,重新飞到杨树枝上。

“你晚来一会儿该多好,一来就把喜鹊吓跑了”事实上经过前两天喜鹊护崽的事儿后,刘军浩对这喜鹊也喜欢起来。

“你这熊孩子,连你叔都不欢迎了,不欢迎我这就走。”二麻子骂骂咧咧的就作势要出门。

“别,广喜叔,我错了还不成,你先坐,我给你倒茶去”刘军浩说着回屋拎开水瓶。

“不用,我不渴”二麻子忙接口说道。

但是刘军浩还是端了个茶杯走出来,当然连带的还拿了一盒白沙烟。这烟拆开放在窗台上放快一个月了,一直都没有人吸,前几天下大雨不知道怎么弄潮了。

白沙烟零卖一盒要十块钱呢,这大半盒扔了可惜,他昨天特意放在外边晒了半天,准备等二麻子啥时候过来了给他抽,没有想到他今天就来了。

二麻子烟瘾特别足,基本上一天要半包烟。记得给赵教授盖房子那回他逮住不要钱的烟猛抽起来,一上午就没有停过,一根接着一根抽,就连中午吃饭的时候手里还夹着一根。

“广喜叔,这烟给你,放在我这里浪费。”刘军浩随手就扔给他。

“白沙?你小子不抽烟买这么好的烟干啥,浪费。”二麻子看到有烟自然心中高兴,直接掏出一根点上,然后美滋滋的吸了一口说道:“这贵烟吸着就是香”

“还是过年的时候买了一条,放在我这里根本没啥用。对了,你来有啥事儿吧?”刘军浩知道这么好的天气,他不会闲着没事到自己家玩。

“你这熊孩子说的啥话,我没事就不能过来玩……”二麻子眼一瞪,继而转变语气说道:“还真有点事儿,能不能把你家的鸡蛋给我留四五百个,我过些日子有用。”

“四五百个……你当我家的母鸡是下蛋机器呀。四五百鸡蛋要将近两个月呢,你到底有啥用,就不害怕放坏。好像你那个农家乐也用不了这么多,你不是又想搞大项目吧?”刘军浩心中一动,有些讶然的望着他。这也太能折腾了吧,野猪的事儿才过去几天。

“嗯,有这么个想法,你家的母鸡长得肥实,鸡蛋块头也大,我准备弄四五百孵小鸡,到时候往咱们这山上一放养……”

刘军浩家的鸡子虽然也只是普通的土鸡,但是长得特别大,个个都有三四十厘米高。那天给鸡打针的时候村里人看到了都说这母鸡赛过九斤黄了,二麻子也是看到这一点才动的心思。

“等会儿,我家养的全是母鸡你不会不知道吧,根本没有公鸡压蛋的。”刘军浩赶忙打断他滔滔不绝的演讲。

“知道呀,这有啥麻烦的,你如果答应的话我就把我家的老公鸡抱过来两只,这不啥问题都解决了”二麻子吐了个烟圈不以为然的说道。

“也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前两天一只母鸡蹲窝,我还把它赶出来了呢,等下你就将老公鸡抱过来”

他不是没有想到,而是根本懒得费事从别人家借公鸡。现在倒好了,二麻子直接把公鸡送上门来,自己这啥问题都解决了。等过些日子他也准备再多养个二三十只,过年的时候杀了吃肉。

不过刘军浩并没有贸贸然然的就答应给二麻子那么多鸡蛋,而是又问道:“广喜叔,这次你看好了吗,四五百只鸡可不是个小数目,往山上放养你不害怕被黄鼠狼糟蹋?再说这万一要是有个啥病……”

刘军浩的话没有说完,二麻子却听明白了,养这东西就害怕瘟疫,他心中也在琢磨这件事情。自家的婆娘对养鸡的事儿并不是很赞同,现在还在家中生气呢。

“要不这样,广喜叔,你要是真想弄的话今年先养个四五十只看看效果再说,等明年有了经验再扩大养殖?”

“嗯,先这样吧,”二麻子其实对这件事情心中也没啥底,他这个人头脑容易发热,一听说能赚钱立刻就准备上项目。上次养野猪的事儿就是,根本没有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

养四五百只鸡可是和自家养几十只有本质的区别,每天必须找个专人看守,还要准备饲料,另外就是做好防疫工作。

即使养成了需要操心的事情也多着呢,首先就是销路,每天产几百鸡蛋青山镇根本就消耗不了,必须要往县城送,这里边还有个运费的问题。

听他这么一分析,二麻子才觉得自己太想当然了,头脑也彻底的清醒过来,准备先弄个四五十只养着看。

二麻子又回家和自己的媳妇商量,这次他媳妇倒是没有反对。四五十只并不算多,加上他家以前养的也就七八十只,很容易饲养。

两口子说干就干,在堂屋里洒了一些玉米捉起公鸡来,下午的时候二麻子就背着两只公鸡送到刘军浩家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