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六,毛孩子自然早早的过来报道,刘军浩让他在屋里玩电脑自己则把菜地里的杂草拔一遍。

这才几天的时间,地里的草就长了厚厚的一层。尤其是稗子,一株抓起来就是一大把。人家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他这地里倒好,拔根草都能带出半斤土。

看来这泉水的用处也有两面性,在滋润蔬菜的同时也给予了杂草很多养分。不过这草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等下扔到兔子笼中给那几只野兔吃正好。

“小浩叔”他这边正忙着呢,毛孩子却钻进后院来了。

“啥事儿,咋不去上网了?”刘军浩抬起头问道。

“你知道今天是啥节日不?”

“啥节日?再过几天是清明节吧,怎么了?”这孩子眼珠子一直骨碌碌的乱转,也不知道打的什么鬼主意。

“嗯,就是清明节,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毛孩子笑着说道,“也没啥,我回去上网了。”

他刚走了两步,又突然回过头说道:“我差点忘了,我过来的时候张老师说她有事儿找你呢,在河堤上等着。”

“张倩有事儿找我,不会直接到这里来,你这熊孩子不会是晃点我的吧?”

“晕呀,我哪敢晃点你,不信你去看看,张老师肯定在那里等着你。”毛孩子仰着小脸说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刘军浩赶紧在水沟中洗了一把手,急急的朝河滩上赶去,也不知道张倩找自己到底有啥事儿,非要到河滩上说。

难不成是约会?刘军浩想到这里心中一喜。自从张倩上次帮忙给他洗过衣服后,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他对这个变化自然是有些兴奋的,不过又有些害怕自己是自作多情。

现在张倩相约……这种事情好像男人主动一点比较好。

刘军浩一路上心中乱糟糟的,不住的患得患失。但是到了河堤上却发现那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那熊孩子不会真的是晃点自己的吧,刘军浩虽然觉得有很大的可能,但是却又不敢立刻走开,心中隐隐希望等下张倩真的过来。

一连等了半个小时,就在他以为没有啥希望的时候,却看到路上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不是张倩又是谁。

原来她真的约了自己,刘军浩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你这么急着找我干啥,有啥事儿过去说不行,非要刘长林传话?”张倩还没有走近呢,远远地就板着脸问。

“不是你让毛孩子约我到这里?”刘军浩迷惑起来,张倩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呀。

“是刘长林让你在这里等我?”张倩也一愣,继而扑哧一笑,“这个孩子真欠揍,等星期一罚他抄写十遍课文。”

“这是咋回事?”他仍然没有想明白呢。

“今天是几号”张倩笑问。

“四月一呀,怎么了?”刘军浩不解其意。

“今天是愚人节呀,我们两个都被刘长林涮了”这个节日张倩可是记得清楚,上学的时候每到这一天都要绷紧精神一整天,防备着被人整蛊。

“愚人节,这熊孩子……下次说啥也不让他上网了,最近学了一肚子坏水。”刘军浩不是不知道愚人节,可是在农村中国的节日都过不完,谁会闲着没事找个老外的节日过。他这些天上网虽然听人们谈论愚人节,但是一直觉得离自己很远。

却没有想到今天上午的时候,毛孩子在网上知道了愚人节立刻拿出来现学现卖。

他骗了刘军浩不说,还敢将自己的老师也骗了。

“哦,没事那我先回去了”张倩说着转身就要走。

“别呀,来了就玩一会儿吧,反正星期天你又不用上课。”刘军浩赶忙叫了一声,但是说完了又有一些不好意思。

张倩也停在那里,低头望着草地,没说要走,也没说不走。

两人都觉得这样的气氛挺尴尬的,可是却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刘军浩在心中暗恼自己笨。平常说话的时候溜顺,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了。

“你说话呀?让我留下来又什么也不说。”张倩看着他跟木头桩子似地傻愣着站在那里,顿时有些气恼。

“嗯,嗯”刘军浩赶忙应了两声说道,“咱们去河滩上转转吧,这堤上风大”说完他差点照着自己的嘴巴扇两巴掌,说的都是什么话,哪来的风。

谁知道张倩好像没有听出毛病,点着头说道:“好呀”

四月的河滩上,别有一番风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已经变成了一片青黄色,新出的芦芽憋足了劲儿的往上长。

这一路走来,惊动了不少鸟儿,那些野鸭、青桩、鹌鹑、麻雀等等不断发出各种各样古的怪叫,拍打着翅膀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继而又落在远处的草丛中。

两人除了刚开始有些尴尬外,现在也慢慢的放松下来,毕竟以前都是熟人,没啥不好意思的。

“坐这里歇会儿吧”张倩指了指河边的软草地说道。

“等等,这儿潮气大,我给你弄个草垫。”刘军浩说着寻了几大把细发草开始快速的在手中编起来。

这细发草是河边常见的一种野草,长得非常细,和头发丝差不多,但是特别结实。晒干后柔韧性很强两三根合起来拽都拽不断,以前在农村就是用来编绳子和草鞋的,不过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割这东西了。

刘军浩寻得都是去年的枯草,经过一冬天的风吹日晒,早已经被晒干了,摸到手中特别柔滑,编起来也很顺手。

“你的手很巧呀,也教教我吧,我也要编。”没有想到看到张倩看到他编出这么漂亮的草垫子,顿时也来了兴趣。

刘军浩只得放慢速度,一步一步的教起张倩编草垫子来。

“真暖和,这个丑点的给你坐”张倩笑着将将自己编织的那个皱巴巴的草甸子递到刘军浩手中。

两个人就坐在河边看着平缓的河水闲聊着,说的都是一些琐碎的东西,不过彼此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在酝酿。

刘军浩回家的时候,本来想让她到自己院里坐坐呢。张倩却听到院里有小孩子的打闹声,忙说不了,直接离开。

“小浩叔回来了!”不知道哪个熊孩子眼尖突然叫了一声,毛孩子“哧溜”一下从椅子上爬起来,远远地躲着他。

“你躲我干啥?过来坐呀”刘军浩看的有些搞笑。

“我不,我过去你肯定要揍我”毛孩子摇着头,说啥也不靠近刘军浩。

“你这熊孩子,叔不但不揍你,等下还要谢谢你呢。走的时候给你弄两个鸭蛋带回去,让你妈给你煮着吃。”说实话,刘军浩觉得自己还真的要谢谢这个喜欢捣乱的熊孩子,要不是他,两人也不会进展的这么迅速。

“你不是骗我吧,今天可是愚人节。”毛孩子看刘军浩到屋里拿了七八个青皮鸭蛋走出来,觉得他说的不像是假的,就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几步。

“我说话算话,总行了吧。”刘军浩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在院子里看热闹的熊孩子们说道:“你们也有份,一个人一个,毛孩子分两个”

“谢谢小浩叔”这帮孩子立刻开始哄抢起来。

而张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躲在屋中偷偷给自己的死党苏娜娜打电话,将今天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然后问她该怎么办?

刚开始苏娜娜还不相信,说今天是愚人节,怎么也不会信她的鬼话。

直到张倩再三解释,她才彻底的相信,继而啧啧的赞叹道:“行呀,老四,当初我就觉得你们两个有一腿,你还一直否认,现在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吧?”

“你觉得他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嘛?”张倩赶忙打断她的话语,生怕苏娜娜八卦起来没有边。

“我和他不熟呀,就知道他家的东西很好吃的,你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喜欢他的吧,给我说说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说什么呢,怎么会……”张倩虽然否认着,但是却也有些不明白自己喜欢他什么,难不成就是因为经常有人撮合他们两个,还是因为在大街上的时候他为了自己舍身拦惊牛?

“我也不知道喜欢他什么”最后她只能够对着话筒这么说。

“晕,你没救了。”苏娜娜在那边听的也相当郁闷,当初她拿张倩和刘军浩两人说事儿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没有想到这事竟然真的成了。

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了红娘,她越想越觉得张倩有些欠缺考虑,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说老四,这事儿你可要彻底的想清楚。”

“嗯,我知道”

张倩挂断电话,连饭也有些不想吃了。

说实在话,哪个女孩子心中没有一个浪漫的梦,不过她也知道现实是现实,很多事情都不是以人们的意志转移的。

但是她还是很欣赏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一段话“我看书,我的妻子在旁边陪着我,她干什么都行……我希望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是我的事,从对方看来,也是她的事,但并一定是我们两人的事。我的意思是少一些情感上的纠缠。”

她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简单的人,或许这种平平淡淡的爱情更适合自己。

***

祝大家十一快乐,继续求月票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