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事实上这几天刘军浩的心情一直很不错。

大清早他一边哼着跑调的歌儿,一边将手中的馒头块扔到水池中。

这馒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在菜柜子里边的,等刘军浩发现的时候已经干裂的和石头差不多,上边还长了不少绿毛。人是没有办法吃了,他原本准备喂小皮呢,谁知道小皮只是伸过鼻子闻了闻就转身走开,根本不再看这东西一眼。

无奈刘军浩只得将馒头掰碎了喂黄鳝,它们倒是不挑食,不大一会儿就在水边围了一大群,伸着脑袋开始哄抢起食物,甚至还有不少泥鳅也夹杂在其中。

有了泉水的滋润这黄鳝长得就是快,才十来天的工夫,它们的个头都大了一圈,看样子要不了几天,又能卖钱了呀。

想到这里,刘军浩的心情更加舒爽起来,快速的将手中的馒头扔完,又从菜地里拔了几棵上海青去喂蜗牛。

现在园子里的上海青已经只剩下一小片了,是专门留下来喂蜗牛的。

早上露水大,草蜗牛都没有龟缩在壳里,而是在墙壁上不住的乱爬着,后边留下一道道银色的线条。刘军浩刚扔了两片菜叶下去,圈子底部的几只蜗牛就爬了过去。

这些蜗牛中不少个头已有乒乓球那么大,现在差不多也到能吃的时候了,想到这里他又关注起石锁中的草蜗牛来。

嗯,这是啥东西,螺壳还是草蜗牛,颜色咋变了?

刘军浩赶忙拿出一个仔细端详,最终才确定这仍然是草蜗牛,不过壳上的颜色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那条并不怎么显眼的黑色的条纹现在泛着一层玉泽,看上去相当漂亮,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容易被误认成螺壳。

不过再漂亮还是要被吃掉的,刘军浩将里边大个的草蜗牛全部都挑出来扔在木盆中漂洗,准备等中午的时候炒着吃。

再看看那沙土地上蚕豆一般大小的幼蜗牛怕有不下二百只,他顿时又琢磨起来,等这些东西长大了继续产卵,那还不和泉水中的黄鳝一样循环不绝。

而蜗牛的繁殖率更高,每只蜗牛每年可产卵六七次,到时候恐怕这片沙土地已经容不下它们了,还是要及早的扩大圈子呀。

刚一转身的工夫,那些水鸭子都伸着脑袋朝木盆中吐噜去。如果不是小皮在边上守着,恐怕自己中午这顿蜗牛就吃不上了,刘军浩赶紧将木盆端进屋子中。

他正在这里摆弄着呢,那只小花狗却跑进屋子,看到木盆中的清水竟然伸出舌头吧嗒吧嗒的舔舐起来。

舔了一阵子不知道是喝饱了还是觉得难喝,就冲刘军浩叫了两声,蹲在那里望着他。

这小花狗现在已经把这里当成他的第二个家了,经常没事过来蹭吃蹭喝,有时候晚上连家都不回,直接在这里过夜。

它和小皮一样爱干净,拉撒的时候都跑到墙边的粪堆上解决,因此狗窝中相当干净。

今天依然是个好天气,刘军浩吃过饭见赵教授仍然没有过来,就知道他又在写东西了,也没有去到院子里打扰,一个人打开电脑玩了起来。

他这个人坐不住,才一会儿功夫就觉得有些犯困,只好将电脑一关,搬张椅子坐在杨树下看起书来。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书也开始犯困。他干脆不再院子里呆了,准备领着小皮到田间转悠一圈,看看能不能抓个兔子中午的时候和蜗牛一起吃。

刚出门呢,赵教授的小斑鸠立刻扑棱着落在他的肩膀上,用小嘴啄着他的衣领咕咕的叫着,似乎在等着喂食。

就这样刘军浩领着两条狗,带着小斑鸠朝田间进发。一路上小皮表现得相当稳重,只是紧紧的跟在他的后边。倒是小花狗却异常活跃,一溜烟的朝前跑了五十米,然后擒了一块无用的黄江石跑回来,冲着刘军浩乱叫一阵子邀功。

不过它一路上标记做的倒是挺勤的,基本上每到一个路口,都站在那里撒些尿。

四月的田野间,油菜已经脱去了金黄色的花蕊,枝头上顶着一大篷角子,里边是饱满清香的油菜籽。刘军浩随手揪了两个,用手指轻轻的在上边一掐,草青色的油菜籽就从角子里露了出来,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个季节,地里的农活就渐渐多了起来,麦田需要要除草、防虫,棉花需要育苗。刘军浩转了一阵子,发现地里好像就自己一个闲人,连身子骨不太硬朗的五奶也赶着几只羊在沟边放。

这让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在田间转悠下去,打算给小斑鸠捉几只蚂蚱就回自家院子里呆着。这小斑鸠倒是只吃现成的,每次将蚂蚱轰起来,它就飞上去用嘴一啄,然后又落在刘军浩的肩膀上,等着他继续给自己找。

“汪汪……”突然急切的声音从河堤那边传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军浩赶紧将斑鸠朝怀中一抱急冲冲的翻过河堤,却见小皮正对着空中咆哮。一直躲在小皮后边瑟瑟发抖的花狗看到他过来了,也胆大起来,冲着天空不住的大叫着。

这个狐假虎威的小家伙,刘军浩看着那个在低空中盘旋的黑影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小花狗刚才肯定是被老鹰盯上了。

要说以前山里的老鹰还真不少,记得小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它们在庄子的上空盘旋,稍不留神就冲下来抓鸡崽。那个时候基本上家家的房顶上都挂着小彩旗,据说老鹰一见彩旗就害怕,不敢朝地上落了。

现在山里的老鹰已经很少,能见到一次还真不容易,刘军浩本想仔细琢磨一番呢。谁知道这猛禽却分外不给他面子,只在头顶盘旋了两圈,就伸展着翅膀朝远处飞去,很快完全消失在天际。

“刘军浩,刘军浩”他正地头逗着斑鸠呢,却听到有人在后边急急的追喊,转过头一看,却是郑建学。他今天和往常的打扮大不一样,头发梳的溜光,身上也穿的是崭新的西装。

“你怎么过来了,今天好像不是星期天呀?”

“谁规定只有星期天才能到刘家沟玩”郑建学笑了一下,才解释道,“我上个星期一连替人值了几天的夜班,这几天就空闲了。刚才有事儿去你家找你却没见到人,还是赵教授说你可能到河滩上玩了,我才跑到这里找。”

“哦,啥事儿呀,是不是买黄鳝?”刘军浩领着他边走边说。

“不是,我们准备借用你的院子拍几张婚纱照,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郑建学的进展就是迅速,自己这边才刚刚有点眉目,人家都开始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了。真是一步撵不上,步步撵不上呀,刘军浩禁不住在心中微叹。

其实郑建学两口子倒没有想这么快就结婚,原本商量好的是等十一认识一周年的时候再结婚,这样更有意义。

可是两家的老人却等不及了,郑建学的爸妈急着抱孙子当然是认为结婚越早越好;而文霞的父母在找了算命先生的算过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后,也急着要把女儿早早的嫁出去。

于是老人们一商量,将日期定在了五一。郑建学他们两口子虽然出言反对,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只得点头同意。

虽说时间上有些匆忙,但是该准备的却一个都不能少。毕竟有可能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哪有马马虎虎的道理。尤其是拍婚纱照这件事情,更是头等大事。

在决定拍摄地点时,两口子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刘家沟。这里是他们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当然刘家沟优美的田园风光也是他们考虑的一个重要原因,

文霞家有个亲戚就是搞婚纱摄影的,因此他们倒没费多少事儿就带着摄影师赶到刘家沟了。

“恭喜恭喜,这是好事,我当然同意了,不过等下一定要给我包个大红包。”刘军浩笑嘻嘻的打趣。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郑建学说一半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吧,我结婚给你包什么红包,你应该送红包才对,少于一万块我跟你急。”

两人到家的时候,看到文霞正穿着唐装喜服站在那里和工作人员说话呢,其中一个留小辫的还拿着相机不住的到处猛拍。

刘军浩赶忙打开院门,将客人都让进院子,然后又帮着他们搬器材。

几人进了院子也都明显来了兴致,直夸这里好,尤其是那道爬满牵牛花的篱笆墙更是天然的幕景,当然刘军浩院中的动物也成了婚纱照上的点缀。

在这里拍完之后,他们又转战到村中继续。刘军浩见他们的人手少,也跟过去帮忙。技术活他不会做,但是拿拿器材还是有力气的。

小两口的准备还挺齐全的,光是礼服就弄了好几套,里边竟然还有一套七八十年代农村的装束。两个人穿上之后又在碾子边拍了几张,那个摄影师还特意让人抱了一只大公鸡放在碾盘上,说这样更有乡趣。

村里不少下地归来的人见到这种场景也跟过来看热闹,不大一会儿碾子旁边就围了一大群人。

***

不好意思,下午的时候有事,因此今天的更新晚了一点。祝大家八月十五快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