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看人家忙完了,也准备拍拍屁股走人呢。

谁知道郑建学却说什么也不让他走,说是让他跟着忙乎了半天,中午要请他吃饭。刘军浩也不过就是帮忙搭把手而已,哪里好意思跟过去吃饭,更何况他还惦记着自己泡在木盆中那些蜗牛呢。因此就开口推辞,郑建学见他执意不肯,只得作罢。

一上午的工夫,蜗牛已经将肚里的物事吐得干干净净。他正准备再换一次水的时候,电话铃却响了。

“刘军浩,你会做土豆炒鸡蛋吗?”电话里边出来张倩的求助的声音。

“土豆炒鸡蛋,这个能一起炒?”她说的新鲜,刘军浩听着更新鲜。

鸡蛋在锅里熟的特别快,而土豆则因为水分大,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炒熟,这两个貌似根本不能在一起炒吧。

“能炒的,六婶子以前就做过,吃起来特别好吃。”张倩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道。

“那你直接让她做不就得了,何必费那么大的事儿……六婶子是不是没有在家?”刘军浩问到这里突然醒悟过来。

“嗯……她和阿琴回娘家去了,现在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咳……咳……”张倩说着又连声咳嗽了几下,这完全是被油呛得。

以前看六婶子做饭的时候那么简单,怎么轮到自己就不行了呢。上次还笑话苏娜娜烧火能把人家的厨房点了,自己好像也就这水平呀,张倩不甘心的将灶里的火压低了几分。

结果……里边的麦秸全部被压灭了,她只得又重新划了一根火柴。

“那你也别费事做饭了吧,直接过来,我今天中午恰好弄的草蜗牛”刘军浩听了却非常高兴,他还没有单独和张倩一起吃过饭呢。

“我不,鸡蛋都打好了,我挂了呀。”张倩说什么也不同意,直接关掉手机。

刘军浩一阵苦笑,知道她认准的事情是改不了的,也就没有再打回去劝说。

其实他不知道张倩挂断电话就开始后悔了,心中有些期盼刘军浩再打过来,可是拿这手机等了半天也没有信息。

“木头脑袋,你不告诉我我还不会自己做?”她心中有些赌气的准备拿起手机给苏娜娜打过去,让她帮忙到网上查查该怎么做。可是想了一分钟张倩又郁闷的放弃,打过去苏娜娜听了指定也要笑话她,还是自己想想六婶子平时做饭的步骤吧。

先放鸡蛋,还是先放土豆,要不就是一起放?最后张倩干脆来了个土豆鸡蛋一起炒。

很快冒着热气的土豆炒鸡蛋就出锅了,虽然鸡蛋有点糊,土豆吃起来还是咔嚓咔嚓叫。但是这却是她第一次自己做出来的菜,即使做得再差还是吃的很香。

刘军浩这边也忙乎开了,他先给赵教授送了十几个大蜗牛后,自己也开始动手做饭。香喷喷的红烧蜗牛肉再次勾起了他的食欲,一连吃了三个馒头才拍拍肚子放下碗筷。

这蜗牛肉是越吃越香,吃到嘴里全是肉汁儿,很是下饭。

坏了,他突然想起曾经给二麻子说过,等蜗牛可以吃了请他过来品尝的,自己这一忙乎,竟然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只能怪他没有口福吧,下次等圈子里的蜗牛能吃了一定要送给二麻子半斤。

午后的阳光很好,刘军浩吃饱喝足后,就泡了一杯浓茶坐在杨树下打盹,结果却斜着眼看到那只土黄色的老母鸡蹲在窝里一动不动。好像记得上午出门前就看到它就在那里蹲着吧,这都十来个小时,估计就是下鹅蛋也该出来了。

“不会是又在抱窝吧,这才几天的时间”刘军浩想到这里赶紧拿了一根竹竿棍子在鸡笼里一阵猛打。

那老母鸡受到惊吓,立刻窜到院子里咯咯的乱叫起来。他扭头看去,鸡窝里躺着三四个鸡蛋,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划拉到鸡窝里的。

看老母鸡仍然想往鸡窝里钻,刘军浩就指示这小皮将它赶出院子,谁料刚过来三分钟它又咯咯的跑回来了。

本来想晌午睡一觉再给老母鸡捡蛋的,现在看它闹腾的样子,自己这觉是怕是睡不成了,无奈刘军浩只得起身将回屋里弄了一篮子鸡蛋出来挑拣。

这些鸡蛋都是最近几天才下的,颜色看上去很新鲜。他对着太阳挨个照了一遍,然后将那些有阴影的鸡蛋都挑出来放在一边。看不出来二麻子送来的两只老公鸡挺尽职尽责的呀,一大半鸡蛋都是受过精的。

刘军浩将这些鸡蛋重新放进鸡窝后,那老母鸡立刻咯咯的叫着蹲了上去,生怕被别的母鸡抢了它的位置。

这下院子里彻底的安静了,还没有等他将剩余的鸡蛋放回屋里呢,却又听到赵教授在那边召唤。

“刘军浩,你赶紧过来一下”

“咋了,咋了?”他跑进院子的时候,却见赵教授捂着胳膊,一脸痛苦的表情。

“我们的屋檐下出了一个大马蜂窝,刚才把我狠狠地蜇了一下,你看这手。”赵教授的胳膊上刚抹得牙膏,现在还红肿红肿的一大片。

“在哪儿?”刘军浩站到屋檐下一抬头也吓了一跳。好家伙,这马蜂窝已经有碗口那么大了,只见上边密密麻麻的爬着马蜂,而且清一色的是土马蜂。

这种土马蜂最烦人了,经常在屋檐下筑巢。而且很多都是正对着门口,稍不留神就会被它们蛰到。因此农村人一旦发现土马蜂在自家的屋檐下筑巢,都会赶紧用个棍子将它投了,将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因为马蜂刚刚筑巢的时候也不过就三五只,非常容易投掉,但是像赵教授屋檐下这个少说也有百十只马蜂,危险性极大。

“这么大的马蜂窝就在眼皮子底下你们都没有发现,你手上蜇的严重不严重?这可是土马蜂,被蜇住了生疼生疼的。”刘军浩疑惑的问到。

他小时候也相当的皮实,闲着没是就喜欢投马蜂窝玩,从小到大不知道被马蜂蜇过多少次,后来竟然慢慢的产生免疫力了,马蜂蛰到身上根本不会肿,只是好像针扎了一下一样。

不过长大了之后,刘军浩倒是很少碰这种玩意儿了。

“没事,你想个办法把它弄掉吧,不然的话,每次我从门口走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哪天万一再被蜇一下子才郁闷。”

“这东西靠在椽子上,烧也烧不成,有点难办。你等着,我回家拿雨衣过来。”刘军浩回去将屋里的雨衣套在身上,接着戴上手套扎紧裤腿,最后弄了一大块窗纱罩在脸上,来个全副武装上阵。

他让赵教授夫妇都躲进屋子,将窗户关严实,不等他喊千万别出来。自己则拿个大竹竿,对着屋檐下猛投起来。

“啪”碗口大的马蜂窝落在地上,一群土马蜂也嗡嗡的朝刘军浩这个肇事者身上飞来。

他按照以前投马蜂窝的时候养成的经验,直接将身子一蹲,头埋在膝盖里一动不动,任由马蜂嗡嗡的在自己的耳边乱飞。

如果全副武装仍然被蜇住了,那就纯属活该。

不过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有一次刘军浩投马蜂窝的时候,不知道马蜂怎么从裤腿中钻了进去,将大腿上蜇了一个大包,疼的他在地上乱蹦了半天才消肿。

以后他就学乖了,每次投马蜂窝之前都将自己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尤其是裤腿更是扎紧,让马蜂想钻也钻不进去。

那群马蜂在他的头顶飞了一阵子,见实在没有办法攻击才渐渐散开,不少还聚集在马蜂窝上爬来爬去。他用竹竿不住的拨动着,一直将马蜂窝拨到远处才起身捡起来。

小小的蜂巢里边全部是马蜂蛹,有一部分已经成型了,看上去相当吓人。这东西他也听说能吃,而且吃起来相当香。不过看到那蠕虫状的东西,刘军浩顿时心中先寒上,绝了品尝美味的念头。

“赵叔,可以出来了,马蜂都飞走了”那些土马蜂在屋檐下飞了一阵子,找不到巢穴,一个个飞向远处。只有极个别的还落在椽子上爬来爬去,不过已经不成威胁了。

“没事了吧?”赵教授小心翼翼的将门开了一道缝隙,然后探头朝屋檐上看了几眼,才彻底放心的走了出来。

“这个东西真大,怕有七八两呢。”赵教授接过马蜂窝拎了拎说道。

“这马蜂蛹你要不要,据说吃起来很有营养”

“不用,想吃你自己炒吧,我看见这东西就害怕”看这手上肿的,他轻微的晃了一下手臂,仍然钻心的疼。

“没事,已经开始消肿了”刘军浩揽过他的手臂摁了摁,感觉不到硬块这才放下心来。

“你不要我可扔了”他恰好看到自家的鸭子在陈刺旁胡乱吞食,就将马蜂窝使劲扔到它们跟前。

那些水鸭子看到里边的幼虫立刻嘎嘎叫着哄抢起来,这玩意儿对它们来说是难得的美食。

不到五分钟的工夫,那群鸭子就将马蜂窝啄的稀巴烂,里边的马蜂蛹也被抢食一空。

***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十几分钟,希望大家原谅。这章算是昨天的,今天仍然有两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