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道刘军浩正对着文具盒中的小蚕指点着,那斑鸠却以为又是给它喂食儿呢,扑棱这翅膀落在他的手臂上,“吧嗒”一声脆响,一条近两厘米长的小蚕已经被它吃进肚子。

“这不是给你吃的”毛孩子急忙上前一步,将文具盒夺了过来,哭丧着脸说道,“张老师,课文随便罚,这蚕就别没收了,我这蚕可是百里挑一呀”

“百里挑一,很不错,连成语都用上了,今天就不罚你。以后不准再把蚕带到课堂上,否则我没收了直接喂斑鸠”张倩说着又随手拿起一粒野草莓塞嘴里,心想这野草莓怎么比超市里卖的还好吃,甜丝丝的。嗯,不知道榨汁儿好不好喝。

毛孩子一看老师在这里,就知道今天的网别指望上了,于是直接拿着文具盒开溜,他走的匆忙连那大半塑料袋的野草莓也忘记了拿。

“榨草莓汁儿?我到哪里给你弄水果榨汁机,订购估计也要四五天吧。得了,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刘军浩被她这个奇思妙想弄得相当郁闷,只得从屋里搬出已经很多天不用的臼窝,泡在井水中仔细清洗过一遍后,将草莓倒在里边梆梆捣了起来。

这臼窝在农村非常常见,基本上家家都有一个。主要是夏天吃凉面条的时候捣蒜汁用的,现在用来给野草莓榨汁再合适不过。

就这样,她负责清理草莓上边的茎叶,刘军浩则埋头将草莓捣成汁液。张倩在清理过程中还不忘往自己的嘴里塞两个尝鲜。

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颇有点“你挑水来我浇园”的味道。将那些草莓全部捣碎后用三层纱布裹了起来,然后放在太空杯中过滤,不到半个小时两大杯新鲜的草莓汁就制成了。

刘军浩一仰头灌了一大口,顿时一股醇厚绵甜的滋味从嘴中直接钻进胃里,并且带有几分草莓特有的清香。

“怎么样,能喝吗?”张倩满脸期待的望着他。

晕呀,难怪先给自己弄一杯,原来是拿他当实验品呀。

“嗯,很不错,如果再加点白糖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他砸吧了几下嘴,哈出的气都有点淡淡的酸味。

“我也尝尝,”张倩也抱着茶杯抿了一口,果然好喝。

这下她更坚定了买榨汁机的信念:每天一杯草莓汁既能补充营养,又可以美容养颜。更重要的是这野草莓山上到处都是,根本不用花钱。

草莓过后还有苹果汁、桔子汁、葡萄汁,一年四季榨汁机都用得上。

“要不在院子里栽棵葡萄树吧,以后可以榨葡萄汁喝……”张倩想到这里忽然开口道。

这……女人的联想能力就是彪悍,一转眼的工夫就跑到葡萄上了。

不过既然她说了,刘军浩也在心中琢磨。要不过几天到人家的葡萄园中买两棵葡萄树?只是再过个把月葡萄都要开花了,这个时候根本不适合移植。

看到水池边上那株小桃树苗,他又有了信心,将葡萄树移植过来的时候多浇点泉水说不定就活了。

“我这就到网上买个榨汁儿机,你选买哪一种比较好。我认为不锈钢的耐用,品牌的肯定要好一些,这个飞利浦的怎么样?你看功能特别全,还简单省事,不用削皮去核,直接将水果放进去就可以了。”张倩快速的在网上翻阅着,她一买起东西来,就和所有的女人没什么两样,眼睛直冒光。

“好是好,我们是不是再考虑一下价格,这可要九百块呢,你看这个九阳的多便宜,还不到一百块呢。”上午刚卖出去了二十块钱的货物,这一转手就要买九百块的东西。

其实按照刘军浩心中所想,这九阳的也别买了,直接用臼窝捣算了。虽然费点力气,但是省钱呀。

“便宜没好货,你看看这下边的评价,都说榨的不干净呢……嗯,人家也卖豆浆机呢,要不也买个豆浆机看看效果……”

得,这下刘军浩彻底的不说话了,任由她瞎摆弄。

***

中午刚吃过饭,二麻子就拎着小竹筐来捡鸡蛋了,他家的母鸡这两天恰好开始抱窝。

刘军浩也没有给他多捡,只挑了三十个鸡蛋让二麻子带走。再多了母鸡也照顾不过来,很容易变成毛鸡蛋。

送走二麻子,刘军浩又想起自家抱窝的母鸡来,好像它有大半天没有出来吃东西了吧。上次母鸡抱窝的时候他没有操过心,都是赵教授一到时候就给母鸡端水撒米的照顾。

他抓了一把碎米撒到鸡窝门口,那老母鸡果然咯咯的叫着从窝里跳了出来,不过一边吃一边还担心的看着鸡窝,生怕这地盘被别人占了。

吃喝拉撒之后,那老母鸡一刻钟也没有耽搁,又蹲在窝里孵化起来。

躺在椅子上,他百无聊赖的观察起石锁来。

泉水中一切照旧,水中那些鱼儿悠哉悠哉的在里边游动着。几天没有仔细查看,好像这泉水又增大了几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小池塘了。不过泉水倒是一如既往的清澈见底,俯视下去,似乎也没有加深多少,最深的地方也不过就是膝盖那么深。

人家都说水浅无大鱼,他这泉水中则不同,几条鲫鱼都有一筷子多长,而且特别肥实,估计最少也有半斤重。

话说泉水中的鱼类品种也增多了不少,基本上刘家沟有的鱼类都能从里边找到,就连植物也丰富了许多。很多外边常见的植物石锁中都有,现在看上去更像一个小小的生态系统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刘军浩的目光不住的在泉水中打量着,那几只小王八这段时间又长大了不少,看样子它们在这里生活得相当滋润呀。

啥时候荷叶都出来了,当他看到水面上露出几株尖尖的小荷的时候,突然有些惊讶,这个时候离荷叶出水还早着呢。他仔细看过去,连鸡头苞也从水中拱出一个嫩嫩的刺尖。

看样子在泉水的作用下,它们的生长期明显提前了。

沙土地上的植物也似乎比外界生长的快上一些,而且特别壮实,这一点在指甲花上体现的最明显。要知道自己花池中种的那几株现在才有麻杆那么粗,赵教授就一个劲儿的说这花长得太妖气,如果让他老人家看到沙土地上的指甲花,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这几株指甲花现在已经有小孩手臂那么粗了,而且还有变巨大的倾向,现在已经有膝盖那么高了,照这个势头下去,超过一米完全有可能。

其他的植物表现倒是没有这么变态,不过也都比外边花池中的要强壮许多。

在它们的映衬下,那片沙土地倒是不再荒凉,反而显示出几分繁华的景象。

刘军浩又摸索了一阵子才退了出来,睁开眼睛却看到那两只花喜鹊正在鸡笼上跳来跳去,不住啄着母鸡没有吃完的米粒。

这两个家伙越来越放肆了,现在离他还不到两米。这么近的距离,只要拿个竹筛子随手一罩,就能将它们两个扣在里边。

不过刘军浩却没有这么做,吃就吃吧,两个家伙撑着吃又能吃多少呢。自从他目睹了老喜鹊不畏生死的护崽行为后,对它们的好感就大幅度上升,早上看到喜鹊在水鸭子群中抢食的时候也不再指示小皮追赶了。

喝了一口凉菊花茶,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在院子里坐大半个小时了。左等右等也不见赵教授过来,他就起身准备到赵教授院里转悠转悠。

赵教授正坐在太阳下边逗小斑鸠呢,不住的拿着纸片在斑鸠面前摇晃。

“你老这两天是怎么回事,也不到我院子里去了,手好了吗?”刘军浩自顾自的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下去。他把手一伸,那斑鸠径直跳在他的胳膊上。

“这不是给你小子创造机会吗,不知道好歹,手昨天晚上就没事了。”赵教授挽起袖子让他观看,只见上边留下了一个铜钱大的红斑,估计再过两天就完全消肿了。

“你老这是在干啥,教斑鸠识字?”刘军浩看到赵教授在纸上用黑笔写了几个大大的阿拉伯数字,顿时有些奇怪的问道。

“嗯,现在黑嘴已经能识别三个数字了,灰背才刚认识一。”赵教授伸手抱过斑鸠说道。黑嘴和灰背是赵教授为了便于称呼,根据两只小斑鸠外貌给它们起的外号。刚开始刘军浩怎么看它们的样子都没有区别,不过时间长了慢慢的也分辨出来了,黑嘴嘴巴上的颜色确实比灰背的要深一些。

“咳……咳……”刘军浩一口凉茶堵在嗓子里,好不容易才将气儿理顺,“你老也太搞笑了吧,教斑鸠认阿拉伯数字,你咋不教它们学外语呢,到时候出国留洋。”

“咋了,不相信呀,我让黑嘴给你表演一下”赵教授伸手一召唤,小斑鸠立刻落在他的手掌内。

“二”赵教授叫了一声,然后将那七八张纸片凌乱的扔在地上,只见黑嘴蹦跶到地上,不住的用嘴啄着纸片,最后将标有数字“2”的纸片噙了出来。

“这……这也太……”刘军浩差点一口水又呛在嗓子里,“再试一次,我喊,三”

***

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下星期没有任何推荐,呵呵,先求一下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