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小斑鸠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咕咕的叫着在地上跳来跳去。

“这是咋回事,我叫怎么不管用,你是怎么训练的?”刘军浩分外好奇。

“呵呵,简单,这不过是小斑鸠形成的条件反射而已,”赵教授倒没有藏私,直接将自己的训练方法说了出来。

原来他在喂斑鸠的时候把米粒洒在带数字的纸片上,小斑鸠放开后找食吃,看见米粒自然就啄,而赵教授则口中不断念着上边的数字。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斑鸠就会对纸片上的数字有了印象,形成条件反射,所以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去啄纸片。

这和算命先生让小鸟叼签是一个道理,听说国外有人驯养了一群小鸟,可以在主人的指挥下,合着旋律的拍节,一只鸟一个音节地唱出舒伯特的“小夜曲”呢。0

“这两只小斑鸠倒是聪明,我最初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有想到真的成了。”这种方法看似简单,但是却需要训练的人有足够的耐心才行。

刘军浩过来了,赵教授也没有闲情再逗斑鸠。他直接搬了一张桌子,拿粉笔在上边划了一个棋盘,两人在上边扎起方来。

扎方和围棋有点相像,不过却是七横七竖。这种棋是赵教授以前在农村搞科研的时候,跟一个老头学的。当时他觉得挺有意思的,等回城之后给那些老同事们说说,想让他们陪自己下,谁知道人家都觉得没啥意思。

前几天象棋下的有点烦了,他就把扎方的规则说了一下,没有想到刘军浩虽然初次接触,但是却很感兴趣。

赵教授这院子里现在也不显得那么空旷了,花草树木也长得相当茂盛。可能是用泉水浇过的原因,年前种下的这片竹子,现在已经长成一片小竹林了。

那些竹竿根特别发笋,一直挤挤攘攘的朝外冒竹笋,举目望去,这一片地上大大小小的竹笋恐怕有不下一百根。

两人纯粹是为了消磨时间,因此也不在乎输赢,下棋的过程中自然是走几步想上一阵子,一盘棋能下个把小时都没有收尾。

几盘棋下来,太阳已经偏西了,不过两人都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准备直接下到天黑得了。

刘军浩正在下着呢,却听到自家的大门被敲的“啪啪”作响,张倩的声音在外边响起。

“真是一刻钟都不得闲呀。”赵教授这盘恰好要输了,他也学着刘军浩耍赖,将棋子往桌子上一扔说道:“不下了,你赶紧看看张倩有啥事儿”

刘军浩赶忙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却见张倩领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学生站在自家的门口。

他之所以能够一眼看出那孩子是个学生,是因为人家还穿着校服呢。

“刘军浩,这是我表弟何一帆,今年上初三。”还没有等他问出口,张倩已经开始替他们两个介绍。

这小子倒也不认生,刘军浩刚将两人迎进屋中他就直直的奔着电脑去了。将电脑打开后,利索的打开劲舞游戏,登录帐号,接着就开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狂摁起来。

这让刘军浩一阵肉疼,早知道就不安劲舞游戏了,这游戏还是前一段时间张倩让刘军浩下载的,说她没事的时候过来玩玩。

张倩却将他拉到门外小声交代,说自己这个表弟是离家出走来投奔她的,今天晚上先在这里住一夜,等明天下午再把他送回家。

离家出走,现在的小屁孩都这么彪悍?刘军浩有些无语,他们以为离家出走是过家家呢。

其实张倩对自己这个表弟也有些头疼,这是她小姨家的孩子。因为是独生子女,所以从小小姨就将他当成宝贝疙瘩看待。用“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吃的穿的从来都没有委屈过,稍微有个头疼发热就急急的带着他往医院里跑。

小的时候还好说,长大了渐渐的就管不住了。这小屁孩经常逃学到网吧中打游戏,有好几次都是老师把电话打到家里时,他们才知道自家的孩子根本没有去上课。

两口子都很生气,教育的轻了这孩子根本不听,说的重了他又开始赌气不吃饭,再不就是干脆离家出走,到同学家躲着。

为了自己的儿子,张倩她小姨头发都急白了不少,什么招数都想尽了,可是愣是没办法。

眼瞅着马上就要升高中考试了,儿子还是这幅模样,两口子更加急起来,赶忙给他报了中考突击培训班。谁知道他们前脚刚把儿子送到培训班,后脚老师就打过来电话说他下课的时候从教室溜走了。两口子着急忙慌的到网吧中去找,果然儿子正坐在那里打游戏呢,张倩他姨夫当时就来了气,一个耳光打过去。

结果是这小屁孩再次来了个离家出走,为了害怕父母到同学家找,他就自顾自的的坐车来投奔张倩。

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找的,竟然没有找错地方。到刘家沟之后正好碰到刘老三在沟边割草,一听说找张倩,刘老三立刻将他送到六婶子家。

张倩看到自己这表弟时,也吓了一跳,一问才知道是正在给家里赌气呢。她刚想给自己小姨打电话,谁知道这小屁孩就威胁说,如果给父母打电话,他就立刻坐车走。

张倩害怕他真的这么干,只能耐心的给他做思想工作。说了一下午,嘴皮子都磨出茧子了,哪知这小屁孩油盐不进,你说一句他对两句,而且还净咬歪理。

最后张倩实在没招,就把他领到刘军浩这里了。

“还是早点给他父母打电话吧,不然家里肯定着急。现在天已经黑了,他就是想走也没有车,从这里到镇上还有十几里路呢,难不成他还会步行逃跑?”张倩是关心则乱,刘军浩却相当的清醒。

听他这么一分析,张倩赶忙摸出手机给小姨报信。

何一凡爸妈正着急上火呢,所有同学家的电话都打了一个遍,却没有找到孩子。听到张倩的叙述,两口子顿时心中送了几口气。

她小姨更是要连夜搭车赶过来,却被自己的丈夫拦住,说是让这小子在山里边受几天苦好好的反省反省。

张倩哭笑不得的答应,将这个烫手的芋头接下来,让他暂且在这里住几天,等想通的时候再送走。

不过她临走的时候也给刘军浩下达了一个任务,那就是让自己这表弟多吃吃苦,尽量早点让他自愿回家。

“刘大哥,刘大哥,给我拿瓶可乐”张倩刚走,他就叫上了。

“这里没有可乐,想喝白开水自己到,茶壶就在你脚下。”刘军浩却没有那么多顾忌。这种孩子就是惯出来,你只有让他在外边多吃吃苦,他才知道家里的好。

“噢,那你们这里的商店有没有卖可乐的,我掏钱你给我买一瓶,我这走不开。”这小屁孩挺会使唤人的。

“有,想喝自己去买,我也正忙着呢。”他正忙着打瞌睡呢。

何一凡见刘军浩对自己不咸不淡的应承着,才想起这不是在家里,就站起身子说道:“卖可乐的商店在哪里,你告诉我地址。”

“在镇上,你要想去买的话骑我的自行车去。就照着你来时候的路骑,回来的时候骑的快点,不然摸黑不好走。”

“那……我还是喝开水吧”这下他彻底的老实了,自己伸手到了一杯开水,然后又摇了摇旁边的茶叶桶,捏了点野菊花放在里边。

平常这个时候刘军浩早就开始做饭了,不过今天他却完全没有做饭的意思,直接去赵教授家里蹭了一顿饭,然后又回来坐着看书。

游戏毕竟不能当饭吃,到十点的时候何一凡就开始拿眼不住的偷偷瞄他,看刘军浩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读书,他也不好意思打扰。

又等了半个小时,这小屁孩实在扛不住了,就开口说道:“刘大哥,你不饿呀?”

“不饿呀,我才吃过饭不到两个小时”刘军浩强忍着笑意说道。

“你……你在哪里吃的,怎么不喊我一起吃?”何一凡顿时微微一愣。

“哦,我怎么没有叫,我还喊了你几声呢,你不是说再等会儿吗?我以为你不吃,就先过去了。你继续打游戏吧,我先睡了。”刘军浩将自己的脚洗了洗,就准备倒在床上睡觉。

这个时候何一凡才紧张起来,游戏也顾不上打了,赶忙说道:“那……那你能不能再让他们给我做点饭,我也没吃饭呢。”

“人家估计都睡了,要不等明天再说吧,”

“你这里还有别的东西吃吗,我现在饿得发慌。”

“我看看,可能菜柜子里还有凉馒头,你吃不吃?”刘军浩说着翻身下床,从里边摸出几个凉馒头端了出来。

“我不吃,太凉了,再说也没有菜。”

他不吃刘军浩也就没有勉强,重新将凉馒头放在菜柜子中,又上床睡觉,不大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何一凡叹了一口气,虽然很憋屈,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在家里的时候一顿不吃他妈都着急的上火,可是在这里人家根本不管他,连吃饭都没有人叫。

其实刘军浩并没有睡着,他很想看看这个小屁孩最后怎么解决晚饭的问题。

过了一阵子就听到堂屋里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也不知道他在吃什么东西。这让刘军浩来了兴致,翻身下床偷偷凑到门缝边一瞧:馒头蘸白糖。

他吃的倒挺滋润的,将一大袋子白糖撕开倒在碟子中,不住的用馒头蘸过之后往嘴里塞。大概是饿极了,此刻也不觉得凉,看他的样子吃的好像挺香的。

***

不好意思,今天喝酒喝吐了,胃里特别难受,因此就一更,剩下的一章我会在随后的几天内补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