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的,院子里就开始热闹起来,二麻子家那两只大公鸡“喔喔”的乱叫一团,听这声音就知道又在外边打斗。

这两只公鸡从关进自己的院子那天起就没有消停过,大概是为了争夺母鸡的归属权,基本上每天都要斗上几个来回,有好几次双方的鸡冠都被啄的鲜血直流。

刘军浩把这事儿给二麻子说了一次,才知道他家院子里的几只公鸡都是如此,怎么打都不改。

刚出门伸了一个懒腰,他却发现何一凡这小屁孩正蹲在水池边手里拿个杨树枝子逗火头。

那大火头以为是给它喂食呢,黝黑的躯体不住的跟着杨树枝子转动,嘴巴也一张一张的。最后大概是被他逗得发急了,突然大嘴一张,将那杨树枝子咔嚓咬掉半截。

“这……这是什么鱼?”这小屁孩吓了一跳,赶忙朝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东西窜上岸来。

“火头,你不认识呀,就是生物书上说的乌鳢。”刘军浩说着也蹲下身体,手在水中不住的滑动着,那火头乖巧的重新游过来,不住的用鳞甲磨蹭着他的手臂。

“它不咬你!?”何一凡也来了兴致,蹲在刘军浩的身边用充满期待的语气说道:“我能不能摸一下,它也不咬我吧?”对这个从小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孩子来说,能和这么大的鱼亲密接触,自然是非常新奇的一件事。

“这我可不敢保证,不过你最好别把手伸到水中。这火头凶着呢,我主要是把它喂熟了。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再睡一会儿?”

“饿的睡不着,我姐让我住你这里,你就是这样招待我的?”这小屁孩想到这里就满脸的怨念。昨天晚上的馒头太硬,他只吃了半块垫吧垫吧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半夜里早早的被饿醒,抬头朝窗户外边一看,天还没有亮呢,只能躺在床上傻等。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招待你,你今年也有十五六岁了吧?”刘军浩的手在他的头顶比划了一下,“个子都到我胸口了,也算是成年人,再过两年说不定个头就有我高了。”

“还不到十六呢。”何一凡挣扎着将他的手甩开。

“不知道你听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对你好!’,我这么招待你有什么不对吗,我有什么义务要对你好?你父母对你好,不要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你应该学会珍惜父母的这份情。”看着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刘军浩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和你这个小屁孩谈人生哲理简直是浪费我的口水。”

别看他们相差还不到十岁,但是两个人根本就是两代人,怎么谈也说不到一起,更何况刘军浩本身就不擅长做思想工作。

“你才是小屁孩呢”何一凡也扭着头瞪了他一眼,想努力让自己变得男人一些。可是接着肚子一声“咕噜”却彻底的将他的形象摧毁。

“饿了?!你帮我填柴火,我给你做饭。”刘军浩说着将他拽到厨房。

不过他填柴火之前特意示范了一遍,自然是害怕这小屁孩也像苏娜娜那样将自己的厨房点着。看何一凡有模有样的用火钳夹着柴火,他才放心的去后院摘菜。

“刘大哥,刘大哥,快回来……”还没有等三分钟呢,就听到何一凡在院子里大叫着。

“怎么了?”刘军浩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不妙,赶忙跑了回来,却见锅台下边的空地里麦秸熊熊的燃烧着。

“我X,你还傻愣着干啥,赶紧用水灭火呀。”一向不说脏话的刘军浩也忍不住大骂了一句,赶忙从水缸中舀了半盆子水,将尚未变旺的火堆浇灭。

怕什么来什么,自己还亲自做的示范,这才几分钟就把柴火堆点着了。

幸亏这几天烧的是麦秸,这东西虽然易燃,但是却也烧得快,不然这一会儿工夫恐怕就将厨房给烧掉了。

“对不起呀,我用火钳夹柴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夹着夹着就着火了。”何一凡也知道做了错事,红着脸辩解。

“算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你说你除了会吃还能干点啥?就你这样的还离家出走,让你在外边呆上一个星期,非饿死不可。”他竟然用烧的烫红的火钳去夹麦秸,能不着火吗。

“我给你择菜吧……”这小屁孩站在那里傻愣了半天,见刘军浩根本不理他,只得也蹲下来择菜,一边择还一边偷偷的看刘军浩的动作。

他心中倒是很想甩手进屋玩电脑,但是更害怕刘军浩像昨天晚上那样,吃饭的时候不叫自己。

“以前在家没有干过活吧?”折腾一阵子,刘军浩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嗯”他沉闷的回答。

“拿给你个锻炼的机会,吃完饭把碗刷一遍。记着小心一点,别把碗打碎了。”

早饭刘军浩自己也要吃呢,因此倒是没有故意做的难吃。

不知道是饿的时间太长,还是刘军浩的做饭手艺确实不错。何一凡一连吃了两个大白馒头,手中的筷子也夹的飞快,半钵子炒鸡蛋他一个人就划拉了一多半。

刚放下碗到院子里,张倩就过来了,拉着他小声问自己的表弟呢,是不是还没有起床。

“正在厨房里刷碗呢,怎么了?”

“不会吧,我去看看”张倩一脸惊讶的跑到厨房。自己这表弟她是相当了解,眼看着都十六岁的人了,在家里还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记得有一次两家人结伴去公园玩,他空着手在前面走,小姨则背着包跟在后边,一路上他都没有帮着拿过。

没有想到这才不到一天的时间,变化这么大,都会刷碗了?看来让他吃吃苦还是有好处的。

张倩因为还要到学校上课,就没有多留,只是交代了几句就起身离开。

“刘大哥,这是你的院子?这么漂亮,后院也挺大的……”将碗刷过后,这小屁孩倒没有立刻回屋玩电脑,而是在院子里四下打量起来。

昨天晚上他过来就一头扎进电脑中,也没有仔细看院子,现在吃饱喝足后,自然有了精神。

这不废话吗,不是我的院子还能是你的,刘军浩根本无视他这句话,直接进后院给草蜗牛喂食。虽然说蜗牛这东西个把星期不喂也没事,可是刘军浩急等着吃蜗牛肉呢,当然喂的勤一些。

“你还养黄鳝呀,这么多”何一凡看到水沟中那密密麻麻的黄鳝头更是兴趣大增,猛然伸手去抓。

可是除了弄一手粘液外,什么也没有抓到。这小屁孩相当不甘心,咬着牙一连试了几次,最后很无奈的放弃。

“黄鳝不是这么容易抓的”刘军浩随手在水中一捞,已经将一条三两重的大黄鳝抓在了手中。野生的黄鳝身体特别光滑,即使抓到了也很容易手中溜走。有经验的人一般都会卡住黄鳝的头部,让它根本没有办法进退。

“你还养蜗牛,这是什么品种?”虽然对他爱答不理的,但是这个小屁孩却一直黏在刘军浩身边。他对院子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不停地问东问西。当看到他养在圈子里那些草蜗牛的时候,又来了兴致,从刘军浩手中拿了几片菜叶丢在里边,然后兴致勃勃的看草蜗牛进食。

“你看,你看,它爬上去了……”

汗,刘军浩听得有些无语,还真是个小屁孩呀。

上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到镇上把张倩昨天卖出去的蜗牛壳邮走,然后又开始在街上瞎转悠。何一凡的兴致相当高,不住的拿出数码相机胡乱的拍照。他看到街边那个破烂的游戏厅时,顿时眼睛一亮,拉着刘军浩就要往游戏厅进。

得了,随他的便吧,刘军浩这下彻底绝了改造他的心思。自己又不是人家的亲爹亲娘,他想怎么玩都是他的事儿。

不过到底是张倩嘱托的,说不定以后还是亲戚呢,刘军浩害怕他出什么乱子,因此也跟了进去。

“刘哥怎么来了”刚进去,罗圈就看到了他,赶忙上前笑着递烟。

“嗯,这是我表弟,想来玩玩,我就领他过来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军浩虽然对罗圈这种人不怎么感冒,但是还是将烟接了过来。

“左撇子,让位让位。给这位小兄弟玩”罗圈对着在游戏机上正玩的高兴的一个人说道。

“好,好”那人站起来一看是刘军浩,也赶忙打招呼道:“刘哥好,你怎么也来玩?”刘军浩对这个人也有印象,那次堵自行车的人也有他。

没有想到张倩这表弟正事儿不会干,打起游戏来倒是一把好手,只用了一个游戏币就将罗圈几人杀的人仰马翻。不大一会儿,后边就围了一大群人,个个一脸佩服的看着他。

眼看人有越围越多的趋势,刘军浩赶忙拉着他走人,一路上这小屁孩还不住的对刘军浩讲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说是曾经打遍全校无敌手。可是现在网吧兴起了,他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

“游戏打得好能当饭吃呀?”

刘军浩的一句话顿时让这小屁孩想吃了坏红薯一样噎的不能行,最后讪讪的说道:“跟你这种人没办法交流”

虽然刘军浩这两天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不过何一凡始终都没有提要回家的事儿。想想也是在这里远离父母的唠叨,有吃有喝有玩,还不用头疼学习的事儿,任谁都有些乐不思蜀了。

到最后还是他的父母先忍不住打电话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催促电话让张倩不胜其烦,只得半劝说半强迫把他送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