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网上购物的效率挺快的,才三天的时间,刘军浩再次收到了赵光明送来的包裹单。他并没有耽搁,上午直接到邮局跑了一趟,将榨汁机弄了回来。

本来准备将这东西给张倩送过去呢,谁知道张倩却要将榨汁机留在刘军浩这里,说是怕六婶子笑话她。想想也是,花近千块钱买个榨汁机就是为了吃山中那一文不值的野草莓,这不是败家是什么。

榨汁机买回来,自然要上山采野草莓。等下午张倩放学后,两人看时间尚早,就领着小皮一路朝山上走去。

四月的大青山,早已经是满眼的葱翠,山坡上盛开着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无数蜜蜂嗡嗡的在上边飞来飞去。

山风吹拂,花香阵阵,沁人心脾,让人心底突然涌起一种温软的感觉。

张倩一路都兴致勃勃的,不住的在前面用手机拍照着,有时候还回过头给刘军浩拍上两张。

“这是什么花,这么多?”转过一道山梁,张倩突然指着对面惊喜的叫道。

这道山梁上几乎就是花的海洋,粉红色的花蕊繁花连枝,遮天蔽日,令人看了如痴如醉。

“映山红,这东西一到四月间漫山遍野都开的是,这个季节正对”刘军浩见得次数多了,也没有觉得映山红有多漂亮。

“这个花名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像叫……叫什么来着,反正我们学校种过。颜色和这个不大一样,我们学校种的是紫色蓝色……还有白色的”张倩一时激住了,怎么也想不出来那个名字。

“是杜鹃花吧”这个学名刘军浩却记得清楚,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学校也种的有。当时他还觉得挺奇怪的,种这种野花干什么。后来才知道这花在外边名气相当大,有“花中西施”的美誉,连白居易也曾写诗称赞“回看桃李都无色,映得芙蓉不是花。”

“对,就是杜鹃花,不过我们学校的虽然花色多,却没有山里开的这么好看,”这映山红和深谷里的幽兰一样,虽然经过人工的改造看起来异常美丽,但是脱离了大山,浑身的灵气却没了。

张倩将手机递到他的手中说道,“你给我照几张相片,过两天眼气眼气苏娜娜。”

她的手做着胜利的手势,嘴角轻扬着一丝浅笑,“女儿娇,山花俏”顿时让刘军浩看的有些呆了。这不就像诗中说的那样吗,“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他们一路走来,倒是惊出了不少飞鸟。当走到上次吃桑葚的大树下时,两个人都相对着一笑,那个时候两人恐怕都没有想到命运会这么奇妙吧。

说是上山采野草莓,其实只不过是一个由头罢了。他们一直等太阳快落山才想起来的目的,赶忙找了几大片野草莓匆匆的摘了一小竹筐,然后领着小皮回家。

小皮倒是挺活跃的,在山路上跑来跑去。

刘军浩原本指望将它带来能抓个兔子回去呢,谁知道这一路走过来连根兔子毛也没有见到,倒是将已经栖息在树林中的小鸟惊起来不少。

几只早早出来觅食的夜猫子从他们的头顶怪叫着飞过,将张倩的心中叫的毛毛的,忍不住用手抓住刘军浩的肩膀。

刘军浩自然乐意见到这种情况,伸手搂住张倩的腰肢。两人相互偎依着朝山下走,他甚至心中渴望猫头鹰再多飞出来几只才好。

眼看就要出山的时候,小皮不知道从哪里擒回来一块白花花的东西,径直跑到他们面前,“吧嗒”一下子扔在地上。

“这又是啥东西?”刘军浩打量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用手摸上去好像塑胶一样,非常软和。

虽然不认识,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只当是有人上山玩的时候落下的。他本来想让小皮扔了的,谁知道走了十几米后,却发现它仍然死死地噙在嘴中。

刘军浩只得随它去了,小皮这个喜欢乱噙东西的毛病一直都没有改掉,任他怎么说都不听。

一回到家,张倩就将那些野草莓清理了一大堆出来,然后试用刚买的榨汁机压榨。

效果的确不错,榨出的草莓汁一点杂质都没有。加过白糖之后,张倩直说比上一次的还要好喝。

他品尝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区别,但是在张倩的满脸期待下还是昧心的点了点头。

看看天快黑了,刘军浩就像往常那样到杂木堆上收鸭蛋。

当初让母鸡孵水鸭子蛋是无心插柳,可是现在这鸭蛋却又成了他的一个盈利性项目,而且来买的人还不少呢。这主要是他家的水鸭子蛋炒熟后吃起来很香,而且腥味非常淡,根本不用加生姜或者料酒除味。

不过刘军浩倒没有指望这水鸭子蛋能卖多少钱,主要还是先管着他和赵教授夫妇吃,吃不完的话才往外卖。

手还没有摸到鸭窝呢,就被狠狠地啄了一下子。幸亏水鸭子是吐噜嘴不像母鸡的那么尖锐,再加上刘军浩皮糙肉厚,因此倒没有觉得怎么嫌疼,只是轻轻的揉了两下就算了事。

这是咋回事,平常他也是这个时候收水鸭子蛋的,那些水鸭子根本不会啄自己呀。

刘军浩又试了一次,这水鸭子再次毫不客气的啄了过来,他讪讪的停住手,今天真是邪了门。

莫不是水鸭子也开始孵蛋了?刘军浩想到鸡笼里的那只老母鸡,顿时明白过来,看样子这水鸭子也到孵蛋期了。

这个季节流行孵蛋,才几天呢,母鸡水鸭子一起孵上了,估计以后自己的院子里就要更热闹了。

第二天上午赵教授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狗窝里的那个灰白色的怪东西。刚开始还没有在意,当小花狗用嘴噙着,拖到他脚下的时候他才觉得有些稀奇,这东西似乎和传说的“太岁”很像。

赵教授从狗嘴里夺下来,用手摸了摸有些激动的问道:“小浩,这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哦,昨天上山的时候小皮不知道从哪个山旮旯里噙出来的。我给它扔了,谁知道小皮又噙回狗窝里。怎么,你认识?”刘军浩看他一脸兴奋,翻来覆去打量这东西。顿时也来了兴趣,蹲在地上研究。

这块东西比两个拳头稍微大一些,猛然捏上去就好像肥猪肉一样,可是柔韧性却特别强,有点像塑胶。

“我也不敢确定,你弄到木盆里清洗一下”赵教授听说这东西是从山里捡来的,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哦?”刘军浩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就依言从井里打了一大桶水,然后将这个灰不溜秋的东西扔在木盆中清洗。

不大一会儿,上边的草渣树枝全部散落下来,它也露出本来的面目:通体都是乳白色的,在水中一泡,显得特别滑腻。

“这东西很有可能是太岁,你小子又要发一笔小财了。”赵教授现在已经确定了八九分,这东西就是网上疯传的太岁。

“太岁?”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叫太岁。

在他的认知中,好像只记得一个太岁头上动土,不过这里边的太岁指的却是木星,好像和这东西攀不上关系呀。

“灵芝你知道吧?太岁就是肉灵芝,你上网查查就知道了。”赵教授以前外出考察的时候也在一户农民家中见到过一次。人都有猎奇的心思,他和同事当时都想花钱买一点回去研究研究呢,可是人家却像宝贝一样藏着,说啥也不让他割。

刘军浩听他说得这么玄乎,赶紧进屋打开电脑,输入太岁之后仔细的查阅,一看网上关于太岁的信息可以说是铺天盖地。

汗,自己倒真的是孤陋寡闻呀,这东西竟然是第一次听说。

其实太岁在中国古代早有记载,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写到“肉芝状如肉,乃生物也。白者如截肪,黄者如紫金,皆光明洞彻如坚冰也。”

刘军浩查了半天脑袋弄得晕晕乎乎的,因为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好像也没有个定论,唯一的解释就是它是由菌群复合体组成的。

到最后他竟然还从网上翻出又卖太岁的,这东西好像还挺值钱的,每克好像值二百多块呢。

这块太岁看上去最少也有半斤,那不就是四五万块?这还真是发了一笔小财呢。

想到这里,刘军浩懒散的心也忍不住快速的跳动了几下。

看来自己真的是修行不够呀,陡然听说这个东西值钱,就已经按耐不住了,平常心,平常心,他深吸了几口气才走出门:“赵教授,这东西真是太岁?”

“嗯,十有八九就是,你小子真应该感谢你家的小皮。听说用这东西泡过的水也能治病呢。”赵教授蹲在地上笑道。

“呵呵,你要是喜欢等下我弄刀子给你割半个拿回去,你泡水喝。”刘军浩此刻心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倒不是说他此刻不动心,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激动。

“我可要不起,你那一刀子下去值好几万呢。再说我现在身体好好的,喝这东西干啥。我不过是看个稀奇罢了”赵教授比他看的更开。

“你们在谈论啥呢,这么热闹?”这个时候王医生从门外走进来,见两个人都盯着木盆中看,也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个是什么好东西?”

“太岁呀”

“这……就是太岁?”王医生也一脸惊奇的蹲了下去。

看样子果真就自己一个人孤陋寡闻呀,人家都听说过这东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