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我听说你从山里边找了一个宝贝?”晌午刚吃罢饭,二麻子连带他媳妇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就是这个东西吧,你别说看着还真稀奇”两口子一看到木盆中那个白花花的太岁,都忍不住的啧啧称奇。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自然是王医生过去宣传的结果。

“人家说这太岁包治百病,比人参效果还好呢”

“它会不会跑了?晚上的时候你可要看好,最好弄个锅盖扣住。这东西一般都成精了,我听说以前咱们大青山里就有不少人参娃,老人们挖的时候都要绑上红线铜钱的。”

刘军浩听的哭笑不得,这两口子也不知道听王医生怎么解释的,站在院里越说越玄乎,再说一会儿都成聊斋了。

关于红线绑人参则是老一辈人讲古的时候常说的事儿,现在大青山人参早已经绝迹。不过关于人参的一些传说还是流传下来,什么“七两为参,八两是宝,九两满山跑。”据说人参长到九两以上,吸收了天地日月的精华,沾了仙气,会跟挖人参的人捉谜藏。因此人们碰到人参就会用一根红绒线和两个铜钱将它环绕后锁住,然后再捏住人参苗叶不让它跑。

刘家沟藏不住事儿,二麻子来后不到半个小时,院子里就再次围了不少村里人。许多人来的时候还扛着锄头呢,很显然都想看几眼再到地里除草。

这东西还真是一个稀奇,就连老一辈的人看了也直摇头说没有见过。

事实上大部分村里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说太岁他们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一说肉灵芝,众人都赞叹起来,在农村人的印象中人参肉灵芝都是仙草。

一个个朝刘军浩打听太岁是从哪里弄来的,当听说是他家的狗无意中找到的后,众人都羡慕的称赞起小皮来,说这狗真是条好狗。

大家议论了一会儿又想起去年小皮在河边抓老鳖的事儿,那老鳖现在已经有人出到两万块了。现在这狗又找来了个太岁,听说这玩意儿更值钱,怕不下四五万块呢。

很多原本准备看一眼就上地干活的人也忘记了时间,好像打量稀世珍宝一样围着太岁热烈的讨论着。

这个时候老牛头却拿着个水壶过来了,说是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想弄点水回去喝。

汗,村里人还真说风就是雨呀,这东西虽然在网上被夸得很神奇,但是到底有没有效果还有待考证呢。刘军浩原本不想让他弄的,害怕万一有点啥毒副作用自己不害了人家。不过老牛头一再坚持,他只得抓了几条黄鳝扔进去做实验。

等了个把小时,那黄鳝一点不良症状都没有,仍然在木盆中游得欢畅。刘军浩才放下几分心,给他灌了满满的一大壶凉水。

村里不少原本就有这个意思的人也纷纷回自家拿东西过来舀,不大一会儿,一木盆井水就被舀了个净光。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看热闹的人才纷纷从这里离去。

等院子里安静下来,刘军浩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哭丧着脸叫道“这闹腾的算什么事儿,还真是犯太岁。”

“你小子别装的愁眉苦脸的,指不定心里乐开花了。这可是四五万块的东西呀,晚上你要小心一点,最好把这东西藏起来,别让贼偷走了。”赵教授在后边调侃了一句。

“得,要不放你屋里,你老晚上抱着睡觉。”刘军浩是既不怕贼来偷也不怕贼惦记,他这条狗可不是吃素的。

别看小皮平时一副温顺的模样,但是却没有人敢小瞧它。上次几个人来刘家沟游玩的时候还牵了一条狩猎犬过来,说是准备到山上游玩的时追野兔用。

那狗身架子特别大,全身黑红色,据说是用重庆犬杂交的狼狗,因此特别凶猛。领过来的时候将村里的狗都吓得瑟瑟发抖,连叫都不敢叫。

当时刘军浩恰好和村里一帮人在大堰塘边闲聊,那狗看到小皮在旁边跟着,就气势汹汹的冲它咆哮。

小皮“嗖”的一下子冲上去,还没有众人反应过来呢。它已经将狼狗摁在地上,嘴巴死死地咬住狼狗的脖子。

幸亏刘军浩见机不对,慌忙将小皮喊回来,要不然估计就把人家的狗给咬死了。

下午刚放学,张倩也着急忙慌的赶过来了,不用问自然是过来看太岁。昨天下午她和刘军浩一样,也以为小皮噙的不过是谁扔的一个烂东西呢。现在了解之后,再看这个太岁心态自然有所不同,隐隐觉得带着几分神秘的色彩。

对于这个太岁,刘军浩倒是没有觉得有多神秘。因为和自己那个神奇的石锁相比,这东西根本算不上什么。他却没有想到第二天就有人过来要收这东西,而且价格直接出到了四万块,如果不是看他执意不肯卖,买主估计还会出更高的价钱。

村里人原本就知道这个东西挺值钱的,但是等亲眼看到有人过来买的时候却再次轰动了。一个个都打起小算盘,在随后的几天里,不少村里人都牵着自家的狗朝大山进发,也想寻摸一个太岁。

刘军浩这太岁并没有卖出去,倒不是说对那四万块钱不动心,而是他觉得这东西就和自己养的那只老鳖一样可遇不可求,留在刘家沟能够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第二天上午刘军浩特意到街上买了十几斤肉,砍肉之前他特意交代老张猪肉里边的大骨头就不要取了,他等下有用。旁边几个买肉的人听了这话,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觉得这人好像是个傻子。

农村人吃肉讲究实惠,不会费尽心思用大骨头熬汤喝,因此买猪肉的时候自然希望骨头能少一点,自己多吃些肉。

刘军浩也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这次买猪肉是专门为了犒劳小皮,自然要带几个大骨头。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迎来了五一。不少人已经通过网络早早的和刘军浩打了招呼,让他早点给村里人说一下,预定下房间。

提前发消息的基本上都是刘家沟的老熟人,他们害怕过几天来刘家沟游玩的人太多,到时候来晚了没有地方住宿。

村里人为了迎接五一劳动节的到来,也早早的将自家的房子重新收拾一遍,打扫的干干净净。而刘广聚更是专门为村里的卫生开了一次会,然后领着队长挨家挨户的检查。

按说这种事情也轮不到他们管,不过刘广聚上了两次电视之后,眼界也逐渐开阔起来。知道人家到刘家沟来游玩,主要就是为了看的开心,吃的舒心。如果村民家里的硬件设施搞不好,很影响整个村子的形象。

他前几天还特意让村里的木匠做了几个木质的大垃圾桶分别竖在村里和河滩上,这些垃圾桶主要就是用来盛那些废塑料袋。塑料袋算是白色污染,埋到土里也很难分解。以前刘家沟的人很少,随便丢弃掉并不显眼。但是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游玩的人陡然增多,带来的垃圾也多了起来,虽然有不少人回去的时候将垃圾打包带走,不过更多人的找不到垃圾桶,只能将塑料袋随手丢弃。

垃圾桶摆好后,刘广聚又让两位老师发动刘家沟小学的学生到村里到河滩上捡塑料袋。

那些熊孩子们根本不用动员,一听说能够到外边玩个个热情高涨,三五个一群都在河滩上疯跑起来。

大半天的工夫,就捡了半拉车的塑料袋。还别说,经过这么一整理,村子还真的看起来干净了许多。

别人都在忙乎,刘军浩倒是没有什么可忙的,就是找了个时间将自己石锁中的大黄鳝往水沟中倒了不少,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销售旺季。

虽然里边的大黄鳝被清理空,但是泉水也没有因此空旷起来。那荷叶鸡头苞几乎一天一个样子,前两天还只是尖尖角呢,这才几天的工夫就将水面铺了一大片,仿佛罩上了一大块碧绿的锦缎。

不少拇指那么大的青蛙在上边都蹲坐在荷叶上不住的蹦跶着,这些连尾巴都没有去掉的小青蛙也算是刘军浩当初无心插柳之举。本来是用来喂黄鳝的蝌蚪,不知道它们是怎么逃脱被吞食的命运的。

才刚到二十八呢,庞旭两口子就开着车过来了。

对于他们的到来,刘军浩自然表示欢迎,赶忙和张倩一起将他们迎进院子。

“行呀,耗子,你这院子越来越漂亮了。那个太岁在那里?赶紧让哥们看看,以前光在网上看稀奇,哥们这次也看看实物,回去装瓶水给那帮小子开开眼界。”庞旭只在院子里打量了两眼,就急急的要去看太岁。

前几天刘军浩在网上将自己捡到了个太岁的消息告诉庞旭的时候,他还根本不相信呢。直到刘军浩把张倩拍的几张照片给他发过去,这小子才算相信。一个劲儿的说刘军浩走狗屎运了,等过两天来了非要吃大户不可。

事实上庞旭挺羡慕自己这个老同学,每天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的。根本不用操什么心,一个月下来光人家那个大院子的收入就突破三千,这要在城市里也算得上是个小白领了。

自己这眼瞅着就要毕业了,工作到现在还没有着落呢。他和刘军浩聊天的时候,嘴里说不着急,其实这个把月为找工作腿都跑细了。跑人才市场、到网上投简历、参加学校组织的招聘会等等,工作还没有找到,里里外外已经花了一两千块。

庞旭家在镇上开了一个摩托车专卖店,这几年生意还不错,他爸原本想让儿子回来帮忙照应呢,可是庞旭却抹不开面子。想想也是,上了十几年学后又重新蹲到家里,就算父母不说什么,街坊邻居也会笑话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岁?……这就是传说中的太岁!”庞旭盯着木盆中看了将近一分钟,发出几声阴阳怪气的感叹。直到刘军浩对着他屁股踢了一脚,这小子才蹦跳着结束感叹。

“庞旭,你把车上的礼物搬下来呀。”这个时候,一直和张倩站在旁边闲聊的徐晓丽才开口说道。

“对,对,这不一高兴就给忘了”庞旭一拍脑袋,赶忙拉着刘军浩到车上搬东西。

“你小子来就来,还带这些东西干啥,我这里啥都不缺?”刘军浩一边往下搬果篮一边抱怨。

“不乐意,那等我回去的时候再搬走……你小子,为了给你挑礼品,我和徐晓丽忙乎了一上午呢。知道这里啥都有,你也不稀奇,所以就随便买了两个果篮。现在水果都还没有下来了,也就尝个新鲜。那烟酒你平时来个人了也能喝,省的到街上买,这泸州老窖五十多块钱一瓶,绝对上档次。”

徐晓丽跟着张倩在电脑旁坐了一会儿,很快就对她买的那个榨汁机产生了兴趣,两人就商量着打开果篮弄个橙子榨一下看看效果。

谁知道刚拆了一个果篮,她们顿时都傻住了眼。

“庞旭,你过来看看,这买的都是什么水果呀?”徐晓丽突然在门内叫道。

“怎么了,”两人也跟着走进去。

“土豆?这果篮里咋会有土豆?”庞旭看她手中拿着土豆,顿时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估计让人给骗了,看看另一个里边有没有。”徐晓丽也一脸郁闷。

庞旭赶忙将另一个果篮打开,没有想到里边也放了几个大土豆,而且果篮的底部和中部还塞满了泡过水的报纸和纸板,那些水果也只是外表看着光鲜,不少里边已经烂了。

“我X,奸商!老子咒你祖宗十八代不得好死!”

他们两口子脸上顿时尴尬万分,怎么会摆出这样的乌龙。早知道事先打开看看了,两人来的路上特意到县城置办礼品,庞旭觉得光送些烟酒不大好看,后来见到超市门口卖的果篮相当精美,就随手拎了两个。

“没事,没事,刚才还发愁等下弄什么菜招待你们呢,这土豆正好。”张倩也赶忙打圆场。

“兄弟,不好意思呀。”庞旭相当郁闷的点了一根烟。

“说啥呢”刘军浩对着他的胸口捶了一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