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了呀,我真的杀了!”庞旭一手拎着菜刀,一手拿着老母鸡,不断的强调着。

“靠,你小子到底杀不杀,不行就让我来”刘军浩等了半天见他拿着菜刀一直在鸡脖子上磨蹭,就是不下手,很有些不耐烦。

这样折腾几分钟,估计那老母鸡直接就被吓死了。

“老子想当年杀鸡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子呢,今天让你看看真正的杀鸡高手”庞旭在三个人的注视中一咬牙将菜刀高高的举起,“你来就你来,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哥们最近信老释,忌杀生。”

刘军浩差点晕倒,“你不会杀鸡冲什么大尾巴狼?浪费大家的感情!”刚才捉母鸡的时候庞旭还一个劲的叫嚣等下自己要操刀呢,谁知道却是个西宝三元,中看不中用。

“嘿嘿,哥们以前还真没有杀过鸡,最大的壮举就是踩死了两只老鼠。”庞旭到没有不好意思,直接将母鸡递过来。

刘军浩手起刀落,已经给母鸡放血,然后倒上开水褪鸡毛。

以前有鸡毛遮盖,他们倒不觉的这母鸡究竟有什么不同,但是等鸡毛褪净了几人才惊叹起来,那身上一嘟噜一嘟噜的全部是肉,两个鸡腿都有小孩胳膊那么粗。

这简直比人家专门用饲料喂出的肉鸡还要肥上几分,就连那鸡爪子上边也摸起来非常厚实。

“这两个鸡爪子我先替我们家晓丽预定了,她喜欢鸡爪子。”庞旭看刘军浩拔的那么顺手,也蹲下来凑热闹。

“你才喜欢鸡爪子呢”徐晓丽不好意思的瞪了他一眼,“过来帮我择菜,哪有你这样的客人,”

将母鸡肚里的物事择净后,刘军浩特意用秤称了一下。好家伙,五斤二两,还真的和九斤黄不相上下。

有了这只母鸡,中午的菜就已经齐活了。

刘军浩原本想做好饭再喊赵教授夫妇过来,谁知道他这边还没有开动呢,就看到人家的厨房上空冒烟了。

他赶忙跑过去让赵教授停火,幸好刚把水烧上,菜还没有下锅呢,熄火倒也容易。

这次刘军浩倒没有让王老师下厨,而是他和赵教授两人一人烧火,一人做菜,配合的相当默契。

要说母鸡不管怎么做都好吃,不过刘军浩擅长的还是炖鸡。他觉得母鸡肉炖烂货之后,那加了大料的肉汤喝起来特别香。

庞旭弄来的那些大土豆正好派上用场,削过皮后直接放在大锅里和鸡肉炖了起来,他这边则用小锅开始炒菜。

这母鸡虽然骨架子大,但是还属于没到一年的嫩鸡,因此煮起来不费什么事儿。不大一会儿厨房里就弥漫着浓浓的鸡汤香味,将厨房里的两个人都猛吸了几下嘴。

“是不是炖鸡,这么香?”庞旭在院子里终于坐不住了,径直靠在厨房门口问。

“嗯,哥们的手艺怎么样?!”刘军浩笑着掀开锅盖,顿时热腾腾的蒸汽喷出,厨房里的香味也更浓烈了。

只见那咕嘟咕嘟的汤面上覆盖着一层黄澄澄的鸡油,他拿了根筷子轻轻一戳:骨肉分离,已经完全透烂。

舀上一勺尝尝咸淡,顿时口中充满了滑腻,一种通体透彻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也来尝尝咸淡”庞旭这个吃货看到刘军浩一副陶醉的模样,也忍不住了夺过勺子,将锅里的鸡汤舀了大半勺,一边烫得直吸嘴一边口中赞叹。

“开饭。开饭”刘军浩一声开饭,立刻众人都利索的进厨房帮忙,三下五除二就将饭菜摆好。

本来刘军浩还想给他们一人倒上一杯酒,说几句祝酒词呢,庞旭这吃货已经将他摁在桌子上说道:“大家都饿半天了,咱们先吃,等一会儿在喝酒,空腹饮酒对身体不好”

鸡肉细腻、浓香,土豆绵滑,鲜汤味美。众人用筷子的用筷子,拿调羹的拿调羹,纷纷朝那满满的一钵子土豆炖鸡开战。

吃过之后自然是一片称赞,赵教授直说比上次的野鸡肉还好吃。

庞旭这边吃着呢,马上就惦记上刘军浩院里那二十多只老母鸡了,说是等回去的时候也给他弄一只。

刘军浩赶忙打消他这个念头,自己还指望这老母鸡产蛋呢,如果真想要的话等秋里那些小母鸡长成了给他弄两只,现在不行。

舀着鸡汤,吃着鸡肉,一顿饭下来,他们都觉得胃里舒服透顶,浑身舒畅,说不出的惬意。

吃过饭坐在院子里众人的话题也没有离开刚才的炖鸡,都说这母鸡可能长期在野外吃青虫蚂蚱的原因,所以个头才会长得这么大,炖出来的汤才会这么香。

这可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呀,庞旭甚至开始建议刘军浩搞个小型养殖场,说是养出的母鸡直接供应到市里边的大饭店,绝对销路很好。

市场上的肉鸡五块钱一斤,他这土鸡最少能卖到七块钱,一只母鸡按四十元计算,养一百只就是四千块钱,一千只那就是四万,再加上鸡蛋,这一年下来最少能挣七八万。

说到最后他也被自己描绘的蓝图吸引了,恨不能立刻让刘军浩把养鸡场办起来,自己过来做技术指导。

张倩几人怎么听都觉得庞旭这一套和苏娜娜上次讲的没有啥区别,都一个个抿着嘴直笑。

赵教授夫妇很了解刘军浩,知道他属于小富即安的人,根本不会动心的。再说庞旭这个计划听上去无限美好,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光着一千多只母鸡的放养就很成问题。

几个人在院子里聊了一阵子,赵教授夫妇就起身离去,张倩则拉着徐晓丽到电脑上看上次她拍的蝴蝶群集的照片。

“还有这么多黄鳝呀,每次来都这么多,这一院子黄鳝怕也值几万块吧?”庞旭跟刘军浩来到后院,看到水沟中那些黄鳝又开口问道。

“我发现你小子这次来变了很多呀,张口闭口就是钱,怎么越过越俗了。”刘军浩拍着他的肩膀打趣。

“唉,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没有想到一句话竟然让庞旭开始感慨起来,“你这算是什么都有了,吃穿用根本不用发愁,可是哥们不同呀。以前是学生的时候伸手问父母要钱没有啥心理负担,可是转眼就毕业,以后兄弟我也是社会人了,你说我能不变俗吗?”

“就拿晓丽家来说,他父母都希望我们在市里边找个工作,然后买房子结婚,可是这谈何容易。四月份那场招聘会你没有看到,总共才六千多个岗位,一下子来了两三万人,大门都被挤破了两次。那些招聘摊位上个个围得满满的,简历都堆得一摞一摞的。”

“不说了,说这些伤感。”庞旭说了一会儿,自己觉得郁闷就停住话头。

“想那么多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一步一步走吧”刘军浩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毕竟自己没有处在他那种境地。

“别说我了,你小子怎么和张倩勾搭上的,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呀?”庞旭又开始调侃起来。

“什么叫勾搭,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扯蛋,纯洁的男女关系,我们刚下车哪会她不是在给你洗衣服,还有张倩买的榨汁机怎么会在你家放着。老老实实交代,你们两个人什么开始的?”庞旭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推测不错,一个劲的追问起来。

“这个凭啥告诉你小子”刘军浩是打死也不说。

“不说是吧,等下我就和张倩说说你当年一个月都不洗澡的关荣历史。”

“随便,我也不介意和徐晓丽说你进女厕所偷窥的事儿”

“算你狠”庞旭狠狠的咬了咬牙,继而又说道,“不过耗子,你想过没有你们以后怎么办?”

他和张倩以后怎么办?刘军浩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有时候不愿意深想。他不知道张倩会不会和他在农村过一辈子,自己想要的那种“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淡生活张倩能不能接受。

“一切随缘吧,车到山前必有路。”刘军浩刚才安慰庞旭的话现在又拿过来安慰他自己。

同样的徐晓丽也在那边问起张倩,问她是不是在和刘军浩谈恋爱。

张倩倒是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点头承认。

“刘军浩确实很不错,可是你们以后万一要是结婚了,你打算怎么办,还有就是你爸妈他们会同意吗?”

“我觉得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挺好的,我爸妈来看过之后应该可以理解吧。”张倩也有些不确定的回答。

随着在刘家沟待得时间越来越长,她发现自己慢慢的适应起这种生活方式来。每天起床洗脸吃饭,到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星期六星期天和刘军浩一起到山坡或河滩上四处转悠,又或者拿上一本书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日子过得既简单又快乐,既不需要考虑同事间的勾心斗角,也没有更多复杂繁琐的事情来烦恼。

“反正你自己考虑好吧”徐晓丽见她决心已定,就不再说些什么。

“别说我了,你和庞旭两个人怎么样,你不是早就告诉我一毕业就结婚吗?”

“我倒是这么想的,我妈却非说等两个人工作稳定了再考虑。和你相比,我更头疼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