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吃过饭不久,人很容易疲惫。庞旭说了一阵子就一屁股坐在大石头上,又伸手一拉刘军浩,也让他坐在那里。

看他要脱鞋,刘军浩赶忙叫道:“你小子不会又想把我的黄鳝熏死,赶紧把臭鞋穿上。”

“靠,我昨晚上刚洗的。”庞旭说着已经把大脚板子伸进水中了,“这水里的鱼好像还真有治疗作用,上次脚在这水池中泡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发痒,后来因为穿旧鞋才重新感染上的。对了,你说的那鱼叫什么呀?”

“扯蛋吧你,在水中泡几回就把脚气治好了?那鱼叫肉麦丝。”刘军浩嘴中否认着,心中却不断的盘算,该不会这水沟中的水真有治疗脚气的效果吧?

“舒服……”庞旭的脚刚放进水中不久,那些半大的肉麦丝就在水下聚集了一大群,不住的在庞旭的大脚板子上叮来叮去。

知道这吃货不会听自己劝说,刘军浩也只好苦笑着任由他祸害水沟中的鱼。

“小浩叔”正在这个时候,毛孩子却在前院扯着嗓子喊。

“在这呢,过来吧”刘军浩也应了一声。

率先跑进后院的却是那只小花狗,它现在已经快有膝盖高了,见到刘军浩立刻亲热的跳上石头,冲着他不住的摇尾巴。

“这狗挺可爱的,小狗过来!”庞旭也伸着手不住的引逗。

哪知道那小花狗却很不给他面子,冲着庞旭汪汪直叫,嘴巴一伸已经噙住了他的衣角,用牙齿狠狠地撕咬着。

“给我滚下去”庞旭赶忙将自己的衣服从它的口中拽出来。

那小花狗又冲他叫了一声后才大摇大摆的跳下石头,不过它明显对庞旭的球鞋产生了兴趣。后腿一抬,直接在上边撒起尿来。

“靠,我的阿迪达斯板鞋,五百块钱呀”庞旭扭头一看,顿时好像被蝎子蜇住了一样,从石头上跳起来,光着脚板子就去踹那个罪魁祸首。

小花狗反应倒是敏捷,直接夹在尾巴钻到菜地中。

“有这么贵吗,我前两天上街看到地摊上也有卖这种鞋的,才三十多块钱一双。”看他拿着那沾满狗尿的鞋子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刘军浩有些疑惑的问道。

“什么眼神,老子这是真货知道不,正宗的阿迪达斯,别拿山寨版的比”庞旭一听这话顿时义愤填膺起来,这双板鞋可是他省了个把月的伙食费买来的,穿到脚上还不到三天呢。

“活该你小子,谁让你买这么贵的鞋”刘军浩忍不住的大笑了几声。

“我有钱你管得着,”庞旭相当郁闷的回了一句,继而口中又开始怨念起来,“五百多快呀”

“你找我干啥?”这个时候刘军浩才问起也在一旁嗤嗤笑的毛孩子。

“我妈让我过来问问你家还有鸡蛋没有,我们家里有一只老母鸡这两天抱窝”

随着天气暖和,那些鸡鸭一个个都开始抱窝起来。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家的鸡蛋个头大,因此这些天不断有人过来找鸡蛋。

“有呀,要多少?”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帮一帮就帮一把,所以刘军浩是有求必应,反正自家的鸡蛋卖给谁都是卖。

“我也不知道,我妈就是让我过来问问”毛孩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这熊孩子,啥话不问清楚,让你妈明天早点过来捡鸡蛋,不然过两天游玩的人来了估计就保存不住了。”

“嗯,我晚上回去就说”毛孩子也蹲在水边抓起黄鳝来。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又问道:“小浩叔,你见过比狗还大的猫吗?”

“有这么大的猫吗,你这熊孩子不会又从网上看来的吧,以后少上点网。”刘军浩一听就开口训斥道。

“是真的,就在咱们山上,我前两天和小娃子去山里边拽野草莓吃时看到的。当时我一个人都差点吓傻了,我给小娃子说他还不相信,说我眼看花了呢。”毛孩子口中不住的辩解着。

“好了好了,你小子就会胡扯,有那么大的猫还不成精了。”刘军浩只当他是胡说八道,刘家沟周围的确有不少野猫,不过这东西贼机灵,平时很难见到的。

“你别说,还真有比狗大的猫,前些日子我从网上看到俄罗斯有个人养的一只猫三十多公斤重呢。看上起比小皮还要大几分,据说人家还要申报吉尼斯纪录呢。”庞旭也接口说道。

“就知道你不相信,我回去给我妈说她也不相信”毛孩子相当郁闷的捡了一块瓦片,在水沟上打起水漂来。

还别说,这小子的水平真不是盖得,这么窄的水沟中竟然能一连打六七个水漂。

“打水漂,我也来,”庞旭光着大脚板子也从地上扣了一个瓦片。

不过他的水平就和他的大脚一样臭不可闻。只是扑通一声,那瓦片直接沉底。一连试了几次,结果都是如此。不过这吃货却来了兴致,非拉着毛孩子让他教。

正玩的高兴呢,庞旭兜里的手机却响了,他赶忙掏出来一看,号码不认识,立刻朝两个人嘘了一声:“别说话,可能是通知我面试的电话。”

前几天他全面撒网,一连在网上投了五十多份简历,然后眼巴眼望的等着人家通知。到现在为止一个电话都没有,没有想到就在失望之际终于来了。

毛孩子也停住了打闹,规规矩矩的坐在石头上。

“庞旭,你好呀”他原来的手机洗衣服的时候掉到水池中泡坏了,这是刚刚买的山寨机,因此声音特别大,两个人离的八丈远都能听清楚里边的声音。

“你是?”庞旭这小子一时有些迷惑。

“我是你老同学呀”

“老同学,你是谁?”庞旭顿时疑惑起来,这声音怎么好像是第一次听到的。

“高中的同学呀,你都听不住来了,还拿不拿我当朋友?”那人似乎非常气愤。

高中同学?!刘军浩也支起耳朵,庞旭高中和自己同班,按理说他也应该认识。

两个人都蒙在那里,庞旭还特意捂住手机朝刘军浩做了一个询问的姿势,可是两个人都想不起来这声音。

一连问了大半天,那人就是不说自己的名字,只说是他的老同学,最后庞旭不耐烦的挂掉电话。

“靠,到底是谁呀,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刘军浩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

“等会儿……我知道了,原来这就是手机骗子,肯定是招聘网站把老子的个人资料泄露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奶奶的撞到枪口上了。”庞旭顿时兴奋起来。

手机骗子?刘军浩也醒悟过来,这可不就是网上说的那种手机骗子的典型特征吗。对方先以老同学老朋友的身份骗取信任,下一步就开始想办法讲故事骗钱了。

庞旭说完又照着那个号码拨了过去说道:“不好意思呀,我刚想起来,你不是以前三八班的罗征吗,外号叫秃驴的那个?”

“是呀,是呀,我就是罗征,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对不起呀,秃驴,我这手机信号不好,所以才没有听清楚,你现在在哪儿?”

“还在老地方呢,什么时候过来玩了,我请你吃饭。”

“你请我?拉倒吧,就你家那个穷样子,你爸现在还到处要饭吗?”

“嗝……”手机中的那个人似乎微微怔了一下,紧接着又回答,“嗯,还是老样子”

“那你妈呢,我听说她不是要改嫁吗,没有带你去?”

“哦……改嫁了,改嫁了”

“那你自己怎么样,以前在宿舍的时候你不是常说自己小JJ不举,准备到韩国做变性手术吗,现在切除没有?”

……

对方良久没有回音,过了半分钟才直接把电话挂了。

刘军浩和毛孩子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小子,真他妈的缺德”

“我这叫缺德,那骗子才缺德呢。妈的,应聘的人没有招来,反倒把骗子给招来了。”庞旭这招也是从网上学的,他属于现学现卖。

“笑什么呢,这么热闹?”这个时候,张倩和徐晓丽也结伴来到后院。

听了刘军浩的叙述,她们两个也都红着脸大笑起来。

“晓丽想到山上玩,咱们去摘草莓回来榨汁喝吧”又聊了一阵子,张倩才望着刘军浩说到。

“好呀,我也准备上山捡个太岁玩玩呢。”庞旭顿时也来了兴致。

见他们都想上山玩,刘军浩也没有推辞,回头问毛孩子要起弹弓来。上几次看到野鸡从身边扑棱着飞走的时候他就一直觉得可惜,今天上山一定要把装备带齐全。

“我哪有弹弓呀,弹弓都被张老师收走了。”这熊孩子看到张倩就在旁边望着呢,说啥也不敢承认。上个月他用弹弓把学校的玻璃打碎了两块,为这事儿还挨了他老子的几扫帚疙瘩呢。

“你小子敢说没有,前两天我还在堰塘边看到你用弹弓打鱼呢。去拿过来吧,不是上课时间,你们张老师不管。”刘军浩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那……我回去拿了,你可不能让张老师没收。”毛孩子也想跟着上山玩,听到刘军浩的保证,飞速的跑回家拿了两个弹弓过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