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弹弓不行,有没有劲儿大一点的?”刘军浩接过毛孩子递来的弹弓,用手拉扯了几下,失望的摇了摇头。

每边才两根皮筋,随手轻轻一拉,就将弹弓完全拉到底。这种弹弓力气太小,打一般的小鸟还可以,但是对付野鸡这种大型鸟类,根本没啥效果。除非打到野鸡头,才可能将野鸡击落。

他小时候玩的弹弓上的皮筋都是用大车轮胎里边的内胎做的,黑色的皮筋几根绑在一起,劲儿特别大。

“都是这种,没有八根皮筋的,皮筋太多了我们拉不开。”毛孩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孩子力气小,一般都是用的四根皮筋,连六根的都很少。再说他们做弹弓纯粹是瞎胡闹,也没有准备用它打野鸡。

“那你们等等,我再回屋弄几根皮筋”他说着快速的从屋子中翻出一根细如麦秆的皮筋来。这东西基本上有自行车的人家都准备的有,是专门用来裹气门针的。

刘军浩虽然有几年没有做弹弓了,但是制作过程还是溜熟。三下五除二,就将毛孩子那几根皮筋换下来,然后自己制作了一个加料版的弹弓。

“还行”他抓起用来裹弹子的牛皮来回拉扯了几下,觉得力道正合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弹弓扔到庞旭手中说道,“你也试试”

他拉起来不费力,但是庞旭这货却是咬着牙拽开的,显得相当吃力。

拉弹弓也是需要技巧的,不能一味的使用蛮力。别看庞旭的劲儿也不小,可是他却很少玩弹弓,因此才显得相当费劲。

“我还是用这个吧,怪顺手的”他试过之后完全打消了改装的念头。

几个人随便收拾了一下,就整装准备出发。

当然在上山之前庞旭还是让刘军浩给他找了一双球鞋换上。不然自己光着大脚板子可上不了山。

两人的个头不相上下,但是庞旭却胖上许多,脚丫子自然也要大一些。因此穿起刘军浩的鞋子相当挤脚。他从穿上鞋开始就一个劲的抱怨,说鞋子不合适。

这家伙给他鞋穿还抱怨,自己还害怕他穿过之后染上脚气呢。

毛孩子原本想跟上去,谁知道刚走到村后上就被他爸拽住了。家里正忙着补花苗呢,他却一转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影子。

毛孩子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害怕他老子的巴掌,只得委屈的干起活来。

弹弓有了,自然还要找弹子,不过这东西好找。刘家沟村东的土地基本上都属于河地,前些年因为涨水的原因,地块中黄江石特别多。那些鸟蛋大小的黄江石早已经河水冲刷的溜圆,用来做弹弓的弹子正合适。

所以他们几个人根本不用愁,在刘军浩的指点下,走一路捡一路,一人兜里都装了三四十粒。

刚到山上,两个女孩子的眼睛就不够用了。尤其是徐晓丽看到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直说就在这里玩吧,不往山里边跑了,于是两个女孩子就在山脚下摘起野草莓来。

反正这山里边也没有啥大型野兽,所以刘军浩也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全,就让她们两个留在这里,他和庞旭则进山找野鸡。

庞旭这货一进山林就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拿着弹弓乱打四起,不过他的准头也差的让人都不忍心看。两人先前准备的那些黄江石都被这小子打掉了一大半,可是愣是连个鸟毛也没有碰到。

不过这小子一路上倒是兴趣丝毫不减,屡败屡战,刘军浩则跟在后边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当看到一群麻雀在杨树上叽叽喳喳的乱叫的时候,他又让刘军浩停下来,自己则举起弹弓朝树上打去。

这一大群麻雀最少也有七八十只,就算是瞎猫碰死老鼠也能碰到一只了吧?

随着一声脆响,群雀乱飞,树叶倒是掉下来不少,可是麻雀却是一只也没有碰到。

“你小子手上没有准头就不要乱打,看看你的姿势就知道打不到鸟了,射击上的三点一线你到底懂不懂?”刘军浩见他又伸手问自己要弹子,忍不住的开口奚落到。

自己刚才在路上给他讲打弹弓要领的时候,这货也点头说明白了,可是一到实际操作的时候就拉稀。眼睛直盯着麻雀看,根本没有注意手中的弹弓。

“这鸟飞的太快了,根本没有办法打。说我不行,你刚才怎么不试试,有本事咱们比比,看等下谁打的鸟多。”庞旭相当不服气的说道。

“不和你比,我丢不起这人”刘军浩笑着摇头说道。

“靠,你倒是打一个给我看看,就那个……那杨树枝上还有一只麻雀。”庞旭说什么也不服气。

“麻雀太小了,七八个才能炒一盘,太费事,我把它站的那个树枝打断给你看看吧。”刘军浩说完伸手一拉弹弓,顿时眼睛弹弓树枝形成一条直线。他小的时候玩弹弓绝对是一把好手,这片山林中的鸟儿不知道被他祸害过多少。现在虽然手有些生,但是准头却没有落下。

只听到“啪”的一声,那只麻雀吓得扑棱着飞走了,不过那比大拇指粗细的杨树枝子却从树上掉了下来。

“你小子不会是冒碰的吧,这准头也太牛X了。”庞旭跑过去将树枝捡了回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他当然知道打一个拇指粗细的树枝比打麻雀难度大了不少。

“那我就再给你冒碰一次”刘军浩再次一拉弹弓,树枝洋洋洒洒的落地。

“就凭你这准头,稍加训练,绝对能当个阻击高手。”庞旭带点小羡慕的说道。

“我这准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菜。毛孩子没有跟来,他跟来的话,我敢保证也绝对比你强。刘家沟能人多的是,弹弓玩的好的也不少。我这才隔了五六米的距离,还有人能隔十来米的距离打树枝呢。”他很不以为然的说道,也就庞旭这个没有玩过弹弓的人觉得稀奇。

正边说边朝前走走呢,突然距离他们不到十米的草丛里嘎嘎乱叫着飞起两只公鸡,它们拍打着花枝招展的翅膀飞了大概有四五十米,最后在树林中消失。

“你小子打呀,怎么不打?”皇上不急太监急,庞旭从看到野鸡起就一个劲儿的催促着,可是眼见野鸡消失刘军浩也没有举起弹弓。

“距离太远了,除非打中要害,才能将它们打落。再说这东西可不是树枝,正飞着呢,我还没有那么准的手头。”

“靠,你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下可好到嘴的野味又飞走了。”庞旭相当沮丧,他刚才已经听刘军浩叙述过野鸡肉的美妙滋味,很想弄一只回家品尝一下。

“别担心,这公鸡毛色鲜艳,在山里边很好找的,肯定就落在那片树林中”

两个人又蹑手蹑脚的朝山梁那边赶去,一个个瞪着眼睛在草丛中寻摸着。五月的山上各色各样的野花开的特别多,这给野鸡披上了一层天然的保护色,因此相当难找。他们在山梁上找了半个小时连根野鸡毛也没有见到,就在庞旭刚要张口抱怨的时候,刘军浩却“嘘”了一声,用手指了指他的侧面。

只见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只公鸡正在那里低头捉草籽吃。

这下当然不会再让庞旭出马了,刘军浩平心静气的挽起弹弓。隔了三四秒钟,他突然右手一松,只见对面草丛里立刻传来了野鸡嘎嘎的乱叫声,一只半大的公鸡不住的在草地上扑棱着。远处的另一只也被惊动了,一溜烟的顺着草丛直钻,庞旭扔下弹弓,咋咋呼呼要上去撵。

“没用的,回来吧。这野鸡在草丛中比刘翔跑得还快呢,能打一只就不错了。”刘军浩说着伸手抓住还在胡乱扇着翅膀想逃走的野鸡。

“行呀,耗子,直接打中野鸡腿,你这已经够准的了。”庞旭接过野鸡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才发现弹子打在野鸡腿上。八根皮筋的弹弓就是霸道,直接将野鸡腿打断了,难怪它扑棱了半天都跑不掉。

“汗,这次真是冒碰的,本来想打它的肚子呢”刘军浩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到底是有几年没玩弹弓了,手头生疏。

“伟人不是说过吗,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下晚上有野鸡肉吃了”庞旭这吃货就惦记着野鸡肉了。

“好了,别看起来没玩。上山一趟不容易,咱们再回去挖些野菜吧,晚上炒着吃。”刘军浩随手将野鸡扔进长虫皮布袋,然后拉着庞旭往回走。

“这才打了一只就不打了?”庞旭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一下子把野鸡打光了以后吃啥”打猎的时候不能赶尽杀绝,一定要留个种,这是老一辈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刘家沟上山打猎的人一般都会遵守这个规矩。

“嗯,有道理,还是那句话‘竭泽而渔,则明年无鱼’,对吧?”庞旭感慨了一句,继而有些郁闷的说道:“你这已经开张了,哥们到现在连个麻雀都还没有打着呢”

“停,就在这里挖野菜”刘军浩看到山坡向阳处那一片碧绿的时候,立刻叫停。

“这又是啥菜?”庞旭也学着他的样子蹲下来,伸手一掐这种半膝盖高的小草,油嫩油嫩的全是清汁。

“这就是武侠小说中的五行草,吃了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刘军浩强忍着笑意说道。

“扯蛋,到底是啥东西,你咋不说吃了成仙呢?”庞旭对他这个论调自然嗤之以鼻,“五行草会是这幅德行?”

“你小子别不相信,它还真的就叫五行草。‘叶青、梗赤、花黄、根白、子黑’,所以才叫五行草。民间又称它为‘长寿菜’,不过我们平常就叫它马齿苋。”

“靠,这就是马齿苋呀,我说咋看着这么眼熟呢,我们那里也有……”

正说着,突然他们听到山对面传来两个女孩子的大叫声。两个人顿时一惊,慌忙朝山下跑去。刘军浩更是一路飞快,将庞旭远远地甩在后边。

“怎么了,怎么了?”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刘军浩已经冲到了她们的面前。

“大猫,刚才一只大猫就在我们的身边,有这么大……”张倩心有余悸的比划着。

“还真有这么大的东西?”刘军浩自然想起毛孩子刚才说过的话,“你们不会是看花眼了吧,将草狸子看成野猫了。”

“绝对不是,它就在树顶藏着抓鸟呢。我们还是听到动静才抬头朝上看的,一看两个人当时都吓傻了,根本忘记喊叫。直到它从树上跳下来,叼着麻雀跑掉,我们才反应过来……”

“出了什么事儿,晓丽你没事吧?”这个时候庞旭也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等他问明白出了什么事儿,和刘军浩一样的表情。

“这东西的话肯定跑不远,有血迹就好找”刘军浩看到草丛中的斑斑血迹时就起了跟踪的念头,让小皮上前闻了闻。

小皮在草地上闻了一圈,立刻朝前面跑去,两个女孩子此刻也不敢单独呆在原地了,心惊胆战的跟着他们。

走了还不到半里路,小皮突然汪汪的冲着一棵树上咆哮起来。

他们抬头一看,顿时都有些傻住了,一只比小皮还要大上几分的野猫正在撕扯着麻雀。

那野猫一看到他们立刻惊慌失措的从树枝上跳下来,一溜烟的就朝树林深处窜去。

小皮刚要上去追,却被刘军浩拦了下来。

“我地妈呀,真有这么大的野猫,刚才忘记拍照,如果拍下来的话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这么大的野猫。”庞旭有些激动地拍着他的肩膀。

“这东西好像不是野猫”刘军浩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老人们讲的草豹子”

“草豹子,你说刚才那个是豹子?”剩余三个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嗯,你们谁听说过那么大的猫了吗?”事实上刘军浩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他只是听老一辈的人们在讲古的时候说起过大青山的草豹子。可是这东西打刘军浩记事起就没有见过,他还以为早就消失了呢。却没有想到在大青山绝迹三四十年的草豹子又重新回来了,这可真是个喜讯。

“你确定这是豹子吗,怎么会这么小,豹子不是很凶猛吗,它看到人怎么吓得一个劲儿的逃跑呀?”张倩突然疑惑的问道。

“好像草豹子就这么大的,以前我五爷讲过他年轻的时候上山砍柴碰到了三只草豹子围攻,一根扁担抡过去就打死了俩”

“豹子没有这么逊吧?那可是能扑杀野猪的主儿。你五爷是不是吹牛呀?”庞旭也明显不信。

“如果是这种豹子的话倒是有可能。”徐晓丽在后边跟了一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