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耗子,你能确定这是豹子吗,我怎么都觉得不靠谱。刚才看那东西倒是和书上说的猞猁很像。”庞旭怎么也不能将那只胆小如鼠的动物和威风凛凛的豹子联系起来。

刚才那家伙看起来个头不小,谁知道见到人这么稀松,直接跳下树逃跑。

别说他,就连刘军浩也有些不相信。不过那东西确实很像以前村里老人们描述的草豹子。再说庞旭口中的猞猁他也见过图片,它虽然和众人刚才看到的动物很像。不过猞猁的尾巴很短,而刚才那只动物的尾巴却几乎有一米长,而且相当粗大,两者有明显的区别。

看来等下只有回村问问五爷了,估计他应该知道。

他们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小皮却又冲着树上叫了起来。

“莫非还有一只?”几人都赶忙抬着头朝树上看去。

好家伙,还有一个和小猫一般大小的东西正躲在树干上盯着众人看呢。见他们齐齐望来,这小家伙更加害怕了,略显笨拙的身体一个劲的朝高处爬。

不料它惊慌之中爪子一下子抓空,手忙脚乱的从树上跌落下来。刘军浩眼疾手快,朝前两步稳稳的将它接入手中。

“我看看,我看看,”张倩立刻从他的手中夺了过来。

“小心,别让它咬你。”刘军浩忙交代了一句。这东西别看个头不起眼,但是怎么说也是草豹子,应该很凶的。

不过他的担心并没有出现,那小家伙很温顺的躺在张倩的手中,还不住的伸着舌头舔她的手心。

“我怎么看怎么像小猫崽”庞旭根本不顾这个小家伙在自己的手中龇牙咧嘴,将它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个遍,最后相当肯定的说道。

“嗯,实在没有啥区别,太可爱了,你确定这是豹子吗?”徐晓丽也抱在怀中看了一阵子说道。

现在刘军浩也被这小玩意儿弄得有些迷糊了,无论是从个头还有绒毛上看都和猫咪没啥区别。如果楞要找出不同的话,估计也就是它比一般的猫仔看上去骨架子要大一些,而且绒毛摸上去比较糙,不像猫仔那样摸上去柔柔细细的。

“咱们带回去让村里的人看看吧,这东西说不定就是一只小猫。”张倩也对这个小东西爱不释手。虎头虎脑的看上去非常可爱,现在正对着她的手指吮吸着呢,显然是饿了。

“这……”刘军浩却有些迟疑,这东西可不是小猫小狗,万一长大了凶起来怎么办。

不过看两个女孩子都很感兴趣的模样,就知道现在想从她们手中再要回小豹子是不大可能了,只得点点头说到:“其实养个小豹子也不错的,不过您们保证能养活吗?”

经过这么一出,几个人都想急急的下山确认他们见到的动物到底是什么。因此也就没有再耽搁,一路朝山外走来。

这个时候天色尚早,不少人还在地里忙乎呢,看到他们几人纷纷打招呼。

“咦,张老师,你上山还捡了一只小猫呀?”毛孩子他爸正在地头挑水呢,看到张倩怀中抱着的小东西,忍不住惊讶的叫道。

“二哥,你睁大眼睛看看,能认出来这是啥东西不?”刘军浩笑着把这小家伙举到他的跟前。

刘军奇将扁担一放,仔细看了几眼肯定的说道:“小浩,你不会那我开涮吧。这不就是小猫崽子吗,有啥区别,难不成你这个金贵?”

“你这次还真看走眼了,这可是草豹子的幼崽呀。我们在山上碰到了一个大家伙……”刘军浩笑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草豹子,山上还真有这东西,不是早绝种了吗?”刘军奇一看也觉得来了稀奇。不过他和刘军浩一样,也只是听人说起过这东西,端详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然。

“我就说有大猫吧,你们都还不信?”毛孩子原本在地中间栽花苗呢,看到刘军浩他们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正好听到了叙述。

“小浩叔,这东西山里还有吧。回头我也弄一只养着,领到学校里让同学们……”这熊孩子越说也得意,突然发现张倩正瞪眼看着自己呢,赶忙停住话头。

不过他心中却在琢磨等下叫上小娃子一起到山里边捉一个玩玩,这东西自己的同学们肯定没有见过。

赶到刘五爷家的时候他老人家正轮着斧头劈柴呢,一看刘军浩几人进来了,赶忙张罗着搬椅子。五奶也出来端茶倒水,顺便还把自家晒得地瓜干拿出来让大家品尝。

“有日子没有吃五奶晒的地瓜干了,我先尝尝。”刘军浩也不客气,抓了几个就往嘴里塞。刘五奶晒得地瓜干在刘家沟相当有名,那地瓜干黄中透红,吃起来像葡萄干一样蜜甜蜜甜的。

以前每到秋里她家晒地瓜干的时候,村里那帮熊孩子都过来要着吃。这种事情刘军浩小时候也干过不少呢,不过长大了倒不好意思过来要了。

张倩他们看刘军浩吃的这么香也来了兴致,一个个把手伸到箩筐中抓了起来,吃过之后自然交口称赞。

“你们要是还想吃的话等下我给你弄半袋子去,我秋里晒得多。”刘五奶看着他们大口嚼着地瓜干,脸上也露出的几丝欣慰的笑,感觉比自己吃了还高兴。

当然她这么说也有还人情的意思,去年冬天她身体不大好吃啥都没胃口,刘五爷就顿顿给她冲个鸡蛋茶补充营养。可是自家的母鸡一到冬天就不下蛋了,因此只能到刘军浩那里买鸡蛋吃。

刘军浩也没有含糊过,什么时候过来买,什么时候有。不但给他们按四毛钱一个算,每次还要多送上十个八个的。

“五爷,你老看看这个是啥东西?”刘军浩聊了一阵子才想起自己的来意,就把着小家伙抱到他跟前。

“这……你是从那里找到的,咱们山上还有草豹子?!”刘五爷一下子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指着那小家伙神色有些激动地问道。

姜到底是老的辣,人家一眼就认出来了,刘军浩又重新将他们的发现经历叙述了一遍。

“好,好,没有想到咱们大青山的草豹子又跑回来了,几十年了呀”刘五爷美美的抽了一袋烟,才略带感慨的说道。

“你老是怎么看出这是豹子呢?”庞旭问了一个大家都很困惑的问题。

“这有什么难分辨的,你们看这眼神,这体型还有叫声……”到底是见过的,人家上来一二三四就将草豹子和家猫区分的清清楚楚。

经他这么一说,几个人还真的看出点区别,这幼豹的眼神看上去就有种凶猛的感觉,而幼猫看上去纯粹是可爱。

幼豹的个头虽小,但是发出的声音却很粗,几乎就是吼出的,这和小猫的叫声也有很大的区别。

还有这些东西的牙齿看上去特别厚实,胡子也要比小猫粗上许多。

“那你老知不知道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庞旭随后又问道。

“不就叫草豹子吗?”刘五爷不知道他问的是啥意思。

“你说的那是土名,学名叫啥”

“学名,我就知道这东西在刘家沟就叫草豹子,学名当然也叫草豹子。”刘五爷吸了一口旱烟袋说道。

汗,这不和那个小品中赵老师说道那句话一样吗“我真名叫赵丽蓉,艺名还,还,还叫赵丽蓉。”

不过众人知道这东西不是野猫已经够高兴了,至少他们捡到的真是一头豹子。

临走的时候五奶已经准备了半袋子地瓜干让他们带走,说是回去丢到锅里下饭吃很好吃。

“别,五奶,我们也就是尝个新鲜。这东西今年我那院子里种的也有。”刘军浩只抓了两把赶紧告辞。

走出院子庞旭却又抱怨开了:“你小子,这么好吃的东西咋不多抓点,可惜了。”

“你就惦记着吃”还没有等刘军浩开口呢,徐晓丽已经在庞旭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要是真想吃我今年也晒一些,等过来的时候给你们弄点回去。”刘军浩回头说道。

“等会儿,你院子里也种的有地瓜,我怎么不知道?”庞旭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眼睛不会瞎了吧,我那一院子红薯秧你看不到?”

“靠,这地瓜就是红薯呀,我说咋这么甜呢。”庞旭这才恍然大悟,“直接说红薯干不就得了,整的那么古怪,我还以为是什么稀奇东西呢。不过吃着确实不错。”

赵教授见他们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只猫也相当惊奇,听过它的来历之后,有些哑然的说道:“你们说的不会是云豹吧?”

“云豹,还有这种豹子吗?”四个人都面面相觑。在他们的印象中,豹子就只是一种泛泛的动物,却不知道豹子也分为很多种呢。

这云豹就是其中体型较小的一种,雄豹最多能长到四五十斤,而雌豹更小,体重一般还到三十斤呢。

众人听赵教授的话,立刻都围到电脑旁查阅资料,一查还真对上号了,这小东西可不就是云豹吗?

真有这么迷你型的豹子,好家伙,上山一趟到捡了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这下几个人原本想饲养的心也淡了,这东西他们就是想养国家也不让呀。

还是等明天送回去吧,那只母云豹丢失了幼崽肯定也挺着急的。

这小豹子估计才刚出生个把月,还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在桌子上来回爬动着,不住的用小嘴舔舐着键盘。

“怕是饿了,我家还有半袋奶粉,等下弄过来喂它。”赵教授很快回屋拿了半袋奶粉过来,用开水烫了放在那小家伙跟前。

小云豹大概是饿极了,很快就吧嗒吧嗒的在碗里边舔舐起来,不大一会儿就将半碗奶粉舔的干干净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