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刘军浩早早的就从床上爬起来,去狗窝看那只小云豹,没有想到它正闭着眼睛在小皮的身边睡的香着呢。

那些鸡鸭一看到主人,立刻都有围了上来。那把小豹子也吵醒了,它竟然愣头愣脑的“呜呜”叫着朝母鸡咬去。

这下可把鸡群惹火了,一个个扑棱着翅膀在在它的头上猛啄起来,将这小家伙吓得夹着尾巴重新躲进狗窝中。

“吧嗒”一粒干瘪的枣子落在刘军浩面前。

看着枣子暗红暗红的,他忍不住蹲下身子捡起来打量了一番,见上边没有虫眼就随口填到嘴里,顿时一股甜丝丝的感觉从舌尖涌起。

这枣子虽然在树上挂了大半年,但是却依然蜜甜如故。

他抬头看了看满是小叶的枣树,只见两只喜鹊正在上边梆梆的啄着枣子呢。去年打枣子的时候没有打干净,树上还有很多漏网之鱼。年前枣叶落尽,刘军浩本想找个机会再打一次枣子呢,谁知道说着说着就忘记了,反倒是便宜了自己院子里的鸟儿。

话说这院子快变成鸟的天堂了,那几棵杨树上现在不但垒了两个喜鹊窝,还有一群灰麻扎鸟在上边筑巢。

刘军浩原本以为它们会因为争夺领地斗上一场呢,谁知道两边的鸟儿却相安无事,一直和平共处。

不单单是杨树上,就连这枣树上也筑了一个白头小巢。枣树叶子密,他原本没有注意呢,只是有一次在院子里看书的时候发现两只白头小偷偷的飞到屋檐下撕扯挂在那里的渔网。他也没有惊动,目光一直注视着这两只小鸟,最后才发现它们竟然在枣树上筑巢。

看来自己这院子还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呀,已经发现的鸟巢就有四个了,更别说厨房的砖缝中经常可以看到麻雀鬼鬼祟祟的钻进钻出,很显然墙缝中也有一个麻雀窝。

这些鸟儿基本上都不捕鱼,因此对他的生活没啥影响,刘军浩也就没有驱赶,任由它们在这里白吃白住。

“早呀”这个时候庞旭也被院子里噪杂的声音吵醒,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从屋里走出来。

早上天气冷,他穿的有单薄,顿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不过人却清醒了许多。

两人正说着话呢,却听到赵教授在外边喊:“小浩,快出来看,荷叶出水了。”

他们急忙赶到院外,只见门前的水沟中几只细嫩的荷尖从水中冒了出来。虽然这东西看上去很弱小,但是却也给水池中点缀了一片绿意。似乎再过上几天,这里将变成一池碧色。

村里炊烟袅袅,不时传来几声牛羊的叫声。水池中隐隐约约冒着雾气,几只水鸭子不住的伸着脑袋追赶着青蛙,在水面上激荡起一个有一个的水花……这是一个美好而温馨的春末的清晨。

“这里真美,赵教授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安享晚年了,真有眼光。”就连庞旭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也不由得开口赞叹道。

“呵呵,觉得这里美就以后常过来玩”赵教授被他这么一夸,更显得悠然自得起来。他当初就是中意这里的环境才留下来的。这些日子越发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好起来,每天脸上都是红光满面的。

“咕咕……”这个时候那两只小斑鸠又扑棱着从树林中飞了回来,显然是刚刚出去找虫子吃了。

早上露水大,草叶显得特别鲜嫩,虫子特别活跃,而鸟儿也更容易吃饱,因此小斑鸠每天天刚蒙蒙亮就从窝里飞出来找食儿吃。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子被鸟吃,看来这话还真有几分道理。

赵教授每天起来雷打不动的要打打拳,锻炼锻炼身体。反正这个时候大路上也没有人来往,他就直接在路上开练起来。

吃罢早饭,张倩和徐晓丽又开始担心起小云豹的命运起来。短短的一天时间,两个女孩子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吸引,因此相当的不舍。

知道把它送回山林以后就很难见到了,她们两人就拿着数码相机咔嚓咔嚓的一阵猛拍,最后每人又抱着小云豹合了几张影才算了事。

因为害怕时间长了那只母云豹不认这个小家伙,所以他们也没有打算耽搁,早早的送小豹子上山。

两个女孩子这个时候却懒得动,只是在家里摆弄那个榨汁机,昨天晚上只顾逗小云豹,就把采的野草莓扔在那里。

再放半天估计不能吃了,因此两个人准备早些把它们榨成汁儿。

庞旭和刘军浩来到昨天见到云豹的地方将小豹子放在地上让它去找妈妈,那小家伙也仿佛明白了两人的用意,不住的扯着嗓子嚎叫。

不大一会儿,那只母云豹就从树林中闪出来,小豹子立刻撒着欢儿跑过去。母豹子在它的身上闻了闻,然后叼起它一溜烟的钻进灌木丛中。

两人都没有想到母子相认会这么顺利,庞旭在最后关头还拍了几张照片,说等下传到网上显摆显摆。

刚回到家中屁股还没有坐稳呢,张倩就告诉他二麻子刚才来过。说是他家要杀猪,让刘军浩过去帮忙。

刘军浩一听就知道二麻子下决心把自家的野猪杀掉了。

这东西自从买来之后他们一家人就担惊受怕的,每天都当爷爷一样供着,谁知道临了还跑了一头。

上次他四处央求人给他找买家,腿都跑细了,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头。

倒是有几个人动了买的心思,不过给的价钱都太低,只比家猪贵两块钱。

现在毛猪6块钱一斤,人家一头猪几个月养下来最少也有二百斤,那就是一千多块。他这野猪养了快一年才刚到一百五,如果按一斤八块钱卖的话,到最后和家猪卖的没啥区别。

那他可就亏大了,这一年光是饲料就搭进去好几百块呢,所以二麻子对这个结果相当失望,也绝了卖野猪的心思,准备五一的时候自家杀了卖。

等他们两人赶到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占了一大群熟人,不少都是跟过来看热闹的。二麻子忙着派烟,他媳妇正蹲在角落里烧开水,这是准备等下褪猪毛的。

“小浩叔,听说你在山里逮了个草豹子,有多大,等下我去看看”刚走过来,刘启勇已经给他递了一支烟。

刘军浩摆了摆手说道:“刚把它送到山上去”

“你小子送走干啥,草豹子可值不少钱呢?”刘老三也围了上来。

“那东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卖不得的,”刘军浩嘴中回答着,却在心中开始盘算,自己虽然觉悟不低,但是却很难保证村里人个个都像自己这样呀。万一他们偷偷上山把草豹子给抓了可怎么办。

等下一定要给刘广聚说说,让他多在村里多做宣传,别让村民们伤害草豹子。而是要把它看护起来,这东西也算是刘家沟的一笔无形的财富呢。

他这边正想着呢,却被庞旭拍了一下肩膀:“发什么楞呢,赶紧上呀”

二麻子将野猪轰了出来,几个棒劳力立刻围上去将野猪抓住。绑腿的绑腿,拽耳朵的拽耳朵,三下五除二野猪就哼唧着躺在门板上乱叫。

操刀的是二麻子他大哥刘光全,事实上,村里杀猪基本上都是由他操刀的。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二麻子早已经端着放了葱花、盐和调料的大盆子在旁边等着接猪血。

放这些东西主要是为了防止猪血凝固,同时想灌血肠的话也非常方便。

接下来就是褪毛开膛破肚,这一套程序基本上农村人人都非常熟悉。八九十度的滚水烫在猪毛上立刻发出沙沙的声响,刘光全则利索的在猪身上刮起来。

人多力量大,不大一会儿,整头野猪就被大卸八块,摆在了门板上。

二麻子也再次开始散烟,一脸笑意的接受人们的祝福。

“广喜叔,这野猪肉多少钱一斤?”刘军浩凑上前问道。

“怎么,你有兴趣?”二麻子虽然知道他不抽烟,但是还是递上一根。

“嗯,这两天家里来了客人,我准备弄几斤尝尝新鲜,看看到底和家猪有啥不同。”

“你小子,等下我给你砍两斤吧,不要钱。常在你那里弄便宜黄鳝,我都不好意思了。”二麻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二麻子,野猪肉多少钱一斤?”这个时候又有人开口问道。

“怎么,你狗日的也富裕起来了,想尝尝野猪肉不成。”还没有等二麻子开口呢,人群中又有人叫嚷。

“怎么,老子就不能吃这野猪肉呀?”那声音相当不服气。

“呵呵,市里边野猪肉五十块钱一斤,我这三十块钱,”二麻子散完一圈烟,笑着回答。

“嘶……”这下没有人吭声了。一斤三十块钱,倒不是吃不起,不过这个价格确实有点高,镇上的猪肉才十二块钱一斤呢。

“广喜叔,给我砍二斤,尝尝新鲜,家猪肉什么时候吃都有,不过野猪肉可是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刘军浩一看冷场,赶忙走到案板前说道,“光全叔,给我把这块肋扇砍下来。”

“这块砍下来有五斤多呢”刘光全掂量了一下说道。

“没事,我全要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