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几个人正在闲聊呢。赵教授也端着茶杯过来了,开口第一句就是:“小浩,鸡崽啥时候出来的,我记得好像还不到二十天呢,这次咋出来这么少?”

“没有呀,这不正孵着呢?”他问的糊涂,刘军浩听的更糊涂。用手指了指鸡笼下边,那只老母鸡正稳稳当当的蹲在窝里边呢。

“不是这只,我说的是那只大花鸡,脖子上有点秃那个,它什么时候抱的窝?”

“不会吧,大花鸡没有抱窝呀……”刘军浩说了半句突然愣住了。平常喂食的时候没有注意数过,现在想起来好像有个把月都没有看到大花鸡了,

“唧唧……唧唧……”正说着呢,却见那大花鸡领着五六只小鸡从水道眼中钻了进来。

那些小鸡个个毛绒绒的,都有拳头大小,一看就知道刚孵出不久。小皮对院子里的鸡鸭都有印象,看到这群陌生的小鸡立刻闻了上去,却被大花鸡狠狠地在它鼻子上啄了几下,最后只得汪汪的叫了几声灰溜溜的返回狗窝中。

“这……它是从哪里拐来的小鸡。该不会是把鸡蛋下在外边孵出来的吧”刘军浩顿时一拍脑子,思路清晰起来。

这种事情在村里发生过不少,很多时候都是母鸡失踪个把月之后领着一群小鸡回家了。

“好家伙,这院里的母鸡失踪这么长时间你竟然不知道”赵教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上次的水鸭子也是,如果不是他无意中发现多了几只,恐怕这小子再过上半年都不知道呢。

“嘿嘿,这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母鸡不还是回来了吗,我再清查一遍母鸡,看看还有在外边孵蛋的没……”他是想到就开始做。

回屋弄钵子舀了半钵子碎米,开始“咕咕”的叫起鸡来,庞旭更是用数码相机给他拍了两张富有农家气息的喂鸡图。

不到三分钟,那些母鸡水鸭子就围上来一大群。

这次母鸡的数目正对,等他再数一遍水鸭子,顿时乐了,竟然又多出来一只。看样子自己这群水鸭子相当有吸引力呀。

“傻人有傻福”赵教授数过之后也只能极其郁闷的说道。

春日暖暖,吃饱喝足后,很容易犯困。不大一会儿,庞旭这吃货就在椅子上坐不稳了,不住的猛灌菊花茶提神。

“小浩,后院地里有啥活干没有。让大家都去活动活动,这么好的天气用来打瞌睡太可惜了。”赵教授看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模样就开口建议道。

“也没有啥活,前几天我刚把菜地里的草拔净……那就去翻红薯秧吧,也差不多到该翻腾的时候了。”

于是几个人都跑到后院去给那半分地的红薯翻秧。他院子里的地块一直不缺水,加上泉水的助长作用,因此红薯秧从种上起就开始疯长。这才个把月时间,都长到一米多长,将水沟边上爬的严严实实的,刘军浩都清理过几次了也不见效果。

“红薯秧长得旺不是好事儿吗?”庞旭一出口就是外行话。

“呵呵,红薯茎节处都生有次生根,这些次生根也可以大量吸收养分和水分,使营养分布失衡。生长过于旺盛,抑制了根部的薯块生长。同时,次生根也会长出很多小薯块,进一步分散红薯的营养,造成“大家都吃不饱”的现象,从而使红薯产量降低。”赵教授说起农作物的种植来自然是头头是道。

庄稼活不用学,只要有体力就能干好。这翻秧更简单,抓住红薯秧使劲一翻,将此次生根抓离地面就可以了。

可是就是这样,庞旭这吃货也做不好,他咬着牙一拽,愣是连主根也拔出来了。

“咦,结红薯了”刘军浩原本想说他呢,谁知道一看到红薯,顿时也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么早就结出红薯了,虽然现在嫩红薯只有手指那么粗,可是从时间上算也比其他人家的红薯要早的多。

赵教授看了也很惊讶,特意蹲在那窝土前又扒了扒,没有找出别的小红薯才算了事,只当这是个个例。

倒是刘军浩却不住的在心中叽咕,自己本想低调生活呢。这败家的红薯愣是太争气,这么早就结薯了。他这院子现在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让人再发现点异常情况可不好。看来要找个时间偷偷的把红薯秧剪掉一些,别让它们长得这么快。

还没有翻完呢,就听到小皮在前院汪汪的叫着,紧接着村里那帮熊孩子也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似乎有人到院子里来了,几个人赶紧洗了把手从后院中走出来。

好家伙,院里一下子围了二三十个人,还有一个扛着大摄像机,一看就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

“我说广聚叔,这唱的是哪出呀?”刘军浩笑着请他们坐下,哪知自家的椅子根本不够,只得让毛孩子去赵教授家搬了几把,才勉强让大人们都坐下。

“这是市电视台的郭记者,这是咱们县林业局的邓专家,他们是为草豹子来的。你昨天不是从山上弄了一个草豹子吗,快带出来让专家看看。”刘广聚三言两语就将事情交代清楚。

这么快就传到市电视台了,几个人都有些懵,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是这样的,十八楼网站是是市电视台下属的网站。我也是昨天从网上看到的”郭记者大概看出了他们的疑问,就开口解释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云豹他们早上才放回山林,现在到哪里让人家看实物。

听了他们的叙述,郭记者也有些失望。在县里的时候。他特意网上的几张照片给邓专家看了一下,想知道照片里的动物是不是云豹。邓专家也没有作出肯定的回答,说是云豹的幼崽在刚出生的时候从形态上看和家猫没啥区别,因此他也不敢肯定照片中的就是云豹,只有到实地考察后才能下结论。

看来这个所谓的专家也不过如此,人家刘五爷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这东西是草豹子。

“有大图……我们还有母云豹的图片”庞旭突然想起自己数码相机中还保存着几张上午拍到的照片。

于是一大群人又围到电脑旁,将照片打开之后,那位邓专家立刻叫道:“这就是云豹,百分之百是。”

得了,这下彻底肯定了大青山重新出现云豹的消息。于是那个记者又在篱笆墙外选好背景开始采访,而拿摄像机的工作人员也忠实的记录着。

毛孩子作为第一个目击者自然也成了采访对象,没有想到这熊孩子对着镜头竟然丝毫不怵,将发现经过仔细的讲了一遍。

接着自然是张倩和徐晓丽出场,最后才轮到庞旭。本来郭记者也想采访刘军浩呢,却被他推辞掉。

采访过之后,那记者还想拍摄一些云豹奔走的画面,因此又让刘军浩几人带着他们到山上寻找云豹的足迹。

可是这东西鬼的很,该出现的时候却不见了踪影,一大群人在山上找了半天,连根豹子毛也没有见到。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众人再次进山寻找。终于发现了云豹的踪迹,可是也只是一闪而莫,摄像机拍了不到半分钟的镜头。

郭记者是下午走的,他走之前对刘军浩家的太岁也相当感兴趣,还特意拍了几张照片。

***

“郭伟,你小子还在宿舍打游戏呢,注意看市电视台的晚间新闻,哥们上新闻了……去你大爷的,你才犯罪被抓了……”

“爸,还在修摩托车呢……嗯……一切都好,有个事儿给你说一下,注意看晚上市电视台的新闻”

庞旭这小子一会儿工夫就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是给市电视台做广告的。

还别说除了那些领导干部,其他人想在电视台晚间新闻上露一小脸是相当困难的,几个被采访过的人都分外激动。

这边庞旭刚打完,那边徐晓丽也拿着手机打开了。

还是俺家的张倩好,采访过后跟没事似地。

刘军浩相当满意的转过头,却发现张倩正躲在屋里打电话呢,他凑过一听“妈,你看新闻不看,今天晚上一定要看……”

晕倒,不就是上一次电视,至于这样吗。

晚上刚七点呢,几个人就早早的围在刘军浩那个破电视前看起来,连毛孩子吃过饭也跑了过来。虽然说他家也有电视,但是在这里更有气氛。庞旭这小子就跟猴抓了一样,一个劲的抱怨中央台到底干啥吃的,什么垃圾新闻也要播三十分钟。

终于在天气预报之后,市电视台的新闻开始了,几个人脑袋恨不得凑到屏幕跟前,一个个连大气也不敢喘。

先是市各位领导人开始登场,说的都是重要讲话,开的都是重要会议。

看样子这个新闻素材还不错,领导露完脸发现云豹的新闻酒播了出来,毛孩子一看自己出现在电视中,立刻坐在凳子上傻乐。

几个人一一从电视中找出自己,庞旭看过之后直吹嘘自己最上镜,形象最光辉。

懒得搭理这吃货,他在新闻中露脸的时间还不到三十秒,有啥光辉形象可言。

更让刘军浩受不了的还在后边呢,他又挨个给那些同学打电话,问他们在新闻中看到自己没有。

这个时候,自家的电话响了,一接通却是刘广聚。他竟然也在问刘军浩看今晚的新闻没有,刘家沟又上电视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