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后刘启华也没有收钱,小丫头免费得了一个网兜自然高兴,扛着小鱼竿悠哉悠哉的在前面走着。

苏娜娜看已经走很远了,就悄悄地咬着张倩的耳朵:“你要是结婚了可就平白无故的多这么一个大侄子。”

“说啥呢”张倩红着脸推了她一下。

几个人原本想在昨天钓鱼的地方再接再厉呢,谁知道那个位置早已经被人占了,看样子不少人也想沾沾这里的仙气呀。

小囡囡虽然相当郁闷,但是也没有开口让人家让位,毕竟这不是她家的堰塘。

他们过来的太晚,基本上好一点的位置都被人占了。几个人又沿着岸边走了二十多米,最后只得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开钓。

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刘军浩也没有时间再作弊,不过鱼饵仍然是昨天那种臭蚯蚓,挂上鱼钩之后倒也吸引了一些鱼儿的到来。

“小浩,你也过来了呀?!”他正给小囡囡换鱼饵呢,刘广聚却在背后叫道。

“广聚叔”刘军浩赶忙在水中洗了一下手,从口袋里掏出白沙。

昨天过来的时候一路上不少人都给他递烟。他虽然不抽烟,但是却也有些不好意思。因此今天特意在口袋里装了两盒烟,刚才一路上已经散了大半盒了。

“这烟比我抽的都好,我记得你小子不是不抽烟吗?”刘广聚美美的吸了一口,有些疑惑的叫道。

“我这不也是出门带一盒,自己不抽”他又将烟盒递给庞旭,庞旭也摆了摆手。

“这两天来的人真不少呀,估计再过两天人更多。”刘广聚站在堰塘边,用手指着热闹的人群说,“我刚才转了一圈,粗略的数了一下大概有五六百人,这些人可都是咱们刘家沟的财神爷呀。你小子家的黄鳝应该也卖了不少吧?”

“还行吧,那还不是广聚叔你这个支书当得好,给大家找了一条新路子。”其实刘军浩这两天黄鳝并没有卖多少。主要是来游玩的人一般不会当天回去,估计再过两天他家的黄鳝才会红火。

“扯吧,你叔自己有多大本事我还不清楚。当初要不是你建议老子租地给他们种,咱们刘家沟能发展成这样。”他说着突然又提高声音,“张老师,以后常督促小浩,让他勤快一点,多为刘家沟的建设出主意。别跟个老头子一样,整天就闲着没事。”

“噢……”张倩应了一下,脸更加红了。其实她一直都在偷偷听两人的对话呢,没有想到刘广聚会把话头说到自己的头上。

“嘿嘿,广聚叔,咱们村的路也修了,你今年还有什么新举措?”刘军浩赶忙笑着岔开话题。

“说到新举措,小浩我正想问你呢,你家还有空房子没。昨天晚上有几个人临黑才想到住宿问题,哪知道这两天差不多家家都住满了,最后只能被我介绍到镇上住。”刘广聚弹了弹掉在衣服上的烟灰说道。

“都住满了?”刘军浩听了也哑然的一叫,继而回答道:“我家这不也来客人了,剩下的那几间房子都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收拾起来很费事。再说连床也没有,总不能这天气就让人家打地铺吧。”

“我也就是说说,要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还是要多建几间房子。你说等秋里在大堰塘边上盖一排房子当宾馆怎么样?”扯了半天,刘广聚才将自己的新举措说出来,“再从咱们村里边招几个手脚麻利的人负责打扫卫生,平常的时候来人了还是尽量安排他们到农户家里住,等五一、十一的时候宾馆开放。”

“应该可以的,不过卫生条件一定要搞好。”刘军浩想了想也没有找出有什么不妥。

“这是当然,住宿条件肯定不能马虎,我还准备这两天在我家的院墙外边搞个意见箱,凡是来旅游的人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提,你最好也在网上弄一个。人家来咱们这里花钱就是为了玩的开心,咱们也要让他们吃好喝好玩好。”看样子刘广聚这些日子把心思都用在刘家沟的发展上了,各个方面都思考的很全面。

“好的,我回去就弄一个意见箱”刘军浩又点点头。

“别的也没有啥事儿,”刘广聚刚扭头走了两步,突然又转回来问道,“对了,小浩,你那太岁泡的水还有没有?昨天住我家的几个人想买些太岁水弄回去,这不正找我问呢。”

“有,多着呢,你尽管让他们过来就是。什么时间来,什么时间有,完全是免费的。”刘军浩一想到这太岁水就有些哭笑不得。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玩意的影响这么大,这几天很有一些人拿着瓶子过来求水。

现在连带他自己都被源源不断求水的人弄得有几分信以为真了,认为这太岁真的有神奇的效果。

上网上一查,人家还以太岁为母液研制出了一系列的东西。什么太岁乳腺康、太岁乙肝保、补精壮阳酒等等五花八门的,似乎这东西真的能治疗百病,就连癌症也不在话下。

小囡囡这半个多小时的工夫,仍然钓到了不少鱼,不过个头却和昨天没有办法比较。

“哇,红尾巴,这是鲤鱼”这时苏娜娜兴奋地声音从水边叫起来。

众人都扭过头看,却见她的鱼钩上挂着一条半扎多长的鱼儿,尾巴上红红的一片。

“这鲤鱼可不好钓呀,能钓的鲤鱼的人都相当有福气”刘军浩看了那鱼两眼笑着说道,“不过你这条是鲫鱼。”

“鲫鱼?”几个人都相当困惑,在他们的认知里,只有鲤鱼才是红尾巴。

“你看看这鱼的嘴,鲤鱼的嘴上有胡须,鲫鱼是没有的。而且鲤鱼的尾巴和嘴巴都是红色的。”刘军浩经常和鱼类打交道,自然对两种鱼的特点分的很清楚。这红尾巴的鲫鱼虽稀少,不过经常钓鱼的人还是能够见到的。

“那这条为什么尾巴也是红色的,鲫鱼没有红尾巴的吧?”庞旭仍然有些不相信。

“呵呵,红尾巴的鲫鱼多得是,只是你没有见到而已。要不怎么会演化成金鱼呢”刘军浩笑着解释道。

“扯的太远了吧,这怎么又和金鱼扯上边,它们应该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庞旭听了更加惊讶。

“小伙子不懂了吧,金鱼就是由鲫鱼演化而成的观赏鱼类。它是先由银灰色的野生鲫鱼变为红黄色的金鲫鱼,然后在饲养过程中又经过了数次变异,最后逐渐变成为各个不同品种的金鱼。”旁边一个钓鱼的老汉突然迈过头解释道。看他讲的头头是道,估计也是一位养鱼的老友。

“你老懂得真多”庞旭有些汗颜,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金鱼的祖先是鲫鱼。

“小伙子,金鱼可是世界上最有文化内涵的观赏鱼,也是咱们中国的国鱼。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能多知道一点还是多知道一点好。你们钓的这条鲫鱼耐心饲养的话,说不定也能养成金鱼呢。”这老人家似乎也来了兴致,开始仔细讲述起来。

这下三个人也不好意思不听,只能点头称是。倒是张倩对这鲫鱼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准备弄回去养着玩。

他们过来钓鱼也不想参加比赛,纯粹就是凑热闹。自然乘兴而来,兴尽而返。

还没有等十一点呢,小囡囡坐不住,就想回去玩电脑。于是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提着水桶就朝回走。

两个小时的功夫钓了不到二斤的小鱼小虾。吃过了大草鱼后,他们自然对这些小鱼没什么兴趣,干脆像昨天一样,一股脑的倒进水池中。

顿时那大火头在水池中疯狂起来,将那些小鱼追得在水中到处乱窜,不少吓得跃出水面,其中一条竟然跳到了岸上。

不过它并没有逃脱当食物的命运,因为早有一只水鸭子飞跑过去,快速的将草鱼噙住。

仅有的一台电脑被小囡囡霸占住了,现在又不到吃饭时间,几个人只得在院里找乐子,商量了一下干脆打牌。

五个人没有办法斗地主,那就玩跑得快。这游戏和斗地主差不多,说了一下规则,众人很快都熟练起来。

正玩得高兴呢,小囡囡又跑过来让刘军浩给她弄草蜗牛,说是要中午吃。

她这么一提苏娜娜才想起自己来刘家沟的初衷,原本是过来吃草蜗牛的,谁知道这两天玩的高兴把正事儿忘得一干二净。要不是小囡囡看到张倩拍的那几张图片,估计她们根本想不起来。

不过现在即使捉了中午也来不及吃,这东西吃之前必须要让它把肚里的粘液完全吐干净。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刘军浩就把牌一扔,带着大家去捉草蜗牛,现在不少都有乒乓球那么大了。

喂养的时候刘军浩没有注意,现在清理一遍他才发现这圈子里也出了不少小蜗牛。

一连捡了五六十个大蜗牛,刘军浩才紧急的叫停,说这些已经足够晚上吃了。

将草蜗牛全部倒在大木盆中,小囡囡又开始玩起水来。不大一会儿,两个袖子就弄得湿漉漉的。

刘军浩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件事情忘记了,当他的目光再次投向木盆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当初说过等蜗牛长成的时候给二麻子送一些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