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喜叔,广喜叔,给你送好东西来了。”刘军浩站在院墙外喊了几声才走进院子,却见七八人正坐在院内闲聊呢,就赶忙打招呼,“你们都在呀?”

“你过来了”那些人也纷纷起来让座。二麻子这里住的是熟客,也都从他那里买过黄鳝,因此彼此很熟悉。

“大家都坐,抽烟抽烟”刘军浩赶忙又把香烟拿出来让了一圈。

“你端的是啥东西,螺壳?很漂亮呀!”几个人看到那大半钵子黑黄相间的东西,都来了兴致,纷纷好奇的问道。

“这不是草蜗牛吗,个头怎么这么大?”二麻子听到声音赶忙从厨房中钻出来。他倒是识货,上前看一眼就认了出来。

“我这不是专门用蔬菜养的吗,所以才这么大。”对于草蜗牛个头变大的问题,刘军浩也没有想出更好的理由,只能够用专门养殖来搪塞。

“嗯,好家伙,确实不小。”众人都从钵子中捏上一个仔细打量。这东西比野生的个头大了一倍不止,拿在手中沉甸甸的,估计有小半两重。

“这些都泡好了,等下直接将壳敲碎就可以炒了,大致和螺壳肉一样。”刘军浩交代了一遍之后,谢绝了二麻子的挽留,拿着空钵子回家了。

晚上的主打菜自然是红烧蜗牛,酥香味美的蜗牛肉再次获得了大家的一致称赞,纷纷表示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些让家人尝尝。

刘军浩这一顿却吃出了很大的差别,在外边的饲养的蜗牛到底没有石锁中的好吃,上次炒的那蜗牛肉一咬都成汁了。

原本想留庞旭两口子多住几天呢,谁知道他们却三号上午就要走,说是还要在家里呆两天陪陪父母。

“唉,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回去后又要开始找工作了。”上午送这吃货走的时候,他还拽出几句酸词来。

中午吃过饭之后,虽然小囡囡很舍不得离开,但是她们却也到了离开的时间。

从放假那天起,张倩她妈就一连打了三四个电话,天天催着让她回家。星期六星期天不会来就算了,哪能放假也不回家呢。

无奈张倩只得和苏娜娜一起走,当然走之前刘军浩给她们每人都弄了二斤多草蜗牛,外加一瓶子太岁水。

苏娜娜每次来都连吃带拿的自然不好意思,走之前悄悄地递给张倩三百块钱,说是这几天的饭钱。刘军浩知道后说啥也不要,又硬给她塞了回去。

张倩回到家里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当然更多的好像是针对自己。果然晚上吃过饭,一家人就给她来了个三堂会审,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至于家里是怎么知道的,不用问就能够猜出来,肯定是她那个离家出走的表弟何一凡无意中说出的。这个小屁孩倒也是没有扭曲事实,而且净往好处说,其中还大谈特谈刘军浩的院子如何漂亮。

上次张倩提起这个人的时候就引起了张母的猜疑。这次听到侄子的叙述,她更加警惕起来,旁敲侧击的询问起他在刘家沟待的几天都干了些什么事儿。

张母是越听越吃惊,最后完全肯定这丫头在农村找了一个男朋友。这还了得,于是乎连发十三道金牌让她赶了回来。

张倩到没有过多的辩解,直接承认。可是面对母亲那没完没了的规劝,她只是沉默以对。哥哥嫂子虽然在旁边也说了几句,不过却都是不痛不痒的。

原本他父母早早的就商量好了,一个人唱红脸一个人唱白脸的。哪知道自从电视上《亮剑》八点准时开播,张父的注意力就完全被电视剧吸引了。自顾自得看起电视来,将唱红脸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张母一个人在那里演双簧。

说了半天张倩油盐不进,最后弄得她妈也着急了。正要发火呢,一看自家的老头子还坐在沙发上兴趣盎然的看电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将遥控器夺了过来,直接关掉电视。

“有啥好看的,不是让你说女儿的问题吗。还有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不能劝劝你妹,她小不懂事,你们也不懂?”

她将屋里的人挨个数落了一顿,最后说的口干舌燥,就端起桌子上的凉茶“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

结果等凉水喝完,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她看着屋里的几人都默默不语,只得无奈的挥了挥手:“不说了,今天不说了,”

接着又把头一扭说道:“该演哪一集了,李云龙的老婆救出来没有?”

张父原本就看在兴头上,电视却突然被关掉。此刻心中正跟猫爪的一样,突然听到妻子的话,顿时乐了。

张倩也忍不住扑哧一笑,继而一屋子人都开始大笑起来将刚才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笑啥笑,那个小子到底有什么好,你这傻丫头。”张母虽然立即又板起脸,但是语气却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了。

她虽然扭头看着电视,不过心中仍不住的琢磨着。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子,张母是相当的清楚。脾气秉性都随她,别看平时看起来柔柔的样子,但是关键时刻却有点一根筋。

如果将她逼的太急了东西一收拾直接回去咋办,因此这事儿只能够缓着来。

张倩的心也没有用在电视上,手一直伸在裤兜中攥着手机。刘军浩说九点给她打电话,眼看着时间马上就到九点,自己应该找个由头回去接电话了。

正想着呢,突然感觉到手机的震动,她就装作很困的样子说道:“今天坐了半天车,困死了,我先回去睡觉。”

还是那句话,谁的女儿谁了解。张母一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有事情,偷偷的叮嘱自己的孙子:“小宇去看看你姑姑在干啥,别惊动她”

小孩子最喜欢搞这种地下偷听的活动,听到奶奶的委派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蹑手蹑脚的尾随张倩。

不到一分钟这小家伙就兴冲冲的回来报告:“我姑姑正在打电话呢,我刚进去她就把我轰出来了。”

“这个丫头,没指望了。”张母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彻底将注意力转到电视上。

电话自然是刘军浩打过来的,张倩这才走了一下午,他就觉得心中没着没落的。晚上一直盯着电脑上的时间看,终于等到九点,就略显激动的拨通电话。

“那啥……嗯,你还好吧?”隔着电话交流,他突然有些不习惯。

“还好吧,”张倩的回答也很简洁。

不过很快最初的不适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两个人对着电话聊了起来,直到张倩听到敲门声才赶忙让他挂电话。

“嗯……我就是想说……挺想你的”刘军浩磨蹭了半天,终于把最主要的话说了出来。

“我也是”张倩脸上略微发烫的回答。

一夜无梦,第二天刘军浩仍然早早的起来将院子里的家禽家畜都挨个喂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做早饭。

这几天为了招待庞旭等人,他是忙得团团转,现在终于闲下来了。吃罢饭也没有到处瞎转悠,直接泡了一大杯菊花茶,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心静下来,自然能够感觉到院子里暗香浮动。刘军浩深嗅了几下,就知道是后边的槐花的香味。

“你小子今天怎么不去钓鱼了,大堰塘那边正热闹呢。”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赵教授过来报到了。

“钓鱼也就是个乐子,哪能天天去”刘军浩随手一拉,将椅子推到他面前说道,“你老不去施展一下?”

“人太多了,找不到好位置,张倩他们都走了?”赵教授刚落座,他院里那几只斑鸠就飞了过来。

“昨天下午走的”

他们一老一少就这么闲聊着,半晌的时候,二麻子却找上门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小浩,你养的那个草蜗牛还有没有?客人们还想吃呢,有的话给我弄上五六斤。”

“哪有那么多,估计就剩下二三十个。”刘军浩昨天送蜗牛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那全给我了,咱们过去捉吧”于是三个人一起跑到后院捉蜗牛。这东西爬起来慢吞吞的,因此很容易捉,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将大个的蜗牛全部捡光。

二麻子接着又从兜里掏出十块钱说道:“这蜗牛估计也有二斤多,我打听过了,一斤五块钱”

“广喜叔,你这是干啥”刘军浩虽然不想要,不过二麻子推得真切,最后他只得收下。

“小浩,你说养草蜗牛真的行吗?我看报纸上说那个白玉蜗牛销路很好。”二麻子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椅子上询问起来。前几天的野猪肉虽然卖出去了,可是连他自家尝过后都觉得味道也就那么回事,根本没有宣传资料上说得好。

现在他虽然有心上项目,不过也谨慎了许多。昨天吃了刘军浩送来的蜗牛肉后,客人都交口称赞,这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广喜叔,我也说不准。这东西偶尔尝个新鲜还可以,但是谁家会每天都吃。再说你不是要养鸡吗,哪有精力再干别的事儿?”刘军浩的回答显得相当谨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