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麻子却是动了心思,直说要在家里养一些看看效果,反正这东西又不占地方。

刘军浩也没有再继续规劝下去,说得多了反而会让人家觉得自己别有用意。再说这草蜗牛和养野猪不同,不要任何本钱就能养殖,即使失败了也没什么。

刚把二麻子送走不久,毛孩子嬉皮笑脸的提着一个提篮跑了过来,说要借他家的厨房用用,和他兑平伙。

“你这熊孩子,我看你弄的啥东西,要用我家的厨房?”刘军浩一把将提篮拽了过来,没有想到里边却是半提篮子嫩绿的蚕豆角。他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东西你直接拿回家让你妈煮掉得了,费那么大的劲儿跑我这里干啥?”

蚕豆这东西也不是啥稀罕物,农村基本上家家都在自己的地头种上半分,等过年的时候炸兰花豆吃。

“还没熟呢,我妈不让我到地里摘,这些是偷偷弄得。”毛孩子利索的从厨房里拿了一个筛子,开始剥起来。

“你这熊孩子,人家都是偷别人家的东西。你倒好,长能耐,光偷自己家的东西。这次要是让你妈知道了还不狠揍你小子一顿。”

刘军浩说着话是有根据的,这熊孩子的确欠收拾,前两天还因为偷鸡蛋的事儿挨了一顿揍。

刘启华的小卖铺平常除了卖油盐酱醋外,还卖一些小孩喜欢吃的零食和小玩具。其中那些玩具手枪更是男孩子的最爱,毛孩子看中了其中的一个八音枪就磨蹭着让家里给他买。

他老子知道自家的孩子玩性大,如果给他买了八音枪肯定整天胡闹,那更学不好了,因此说啥也不同意。

家长不支持,这熊孩子就准备自力更生。于是他就半晌的趁大人不注意偷偷的从自家的鸡窝里摸鸡蛋。当然他还知道细水长流,每天也不多拿,一次两个。

好不容易攒了将近二十个鸡蛋,这下买玩具的钱就凑够了。毛孩子跑到刘启华那里说这些鸡蛋是他在麦场里玩捉迷藏的时候发现的,要用它们换八音枪。

刘启华却说什么也不信,这样的好事哪能让一个小孩子碰到了,万一要是他偷自己家的鸡蛋怎么办。因此毛孩子前脚走,他后脚就告诉了大人。

毛孩子他妈这半个月正纳闷呢,现在天气好,母鸡下蛋也勤,基本上保证一天一个。可是这十来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一个鸡窝里却总收不到鸡蛋。有好几次上午出门之前明明看到鸡窝里有母鸡蹲在那里下蛋,等回家的时候却看到里边是空的。

这让她起了疑心,以为自家肯定是着了黄鼠狼,还准备让丈夫过两天弄个关笼捉一捉呢,没有想到偷鸡蛋的贼这么快就出现了,竟然是自家的小子。

刘军奇听了也是火气直冒,二话不说拎起扫帚疙瘩就打,谁劝都不行。

毛孩子的屁股被打得乌青乌青的,可是才几天功夫,这熊孩子又偷起自家的蚕豆了。

“嘿嘿,我这次每棵蚕豆秧上都只拽了几个角,我妈肯定发现不了。”毛孩子毫不在乎的说道。

“你倒是长能耐了”这蚕豆角已经摘了下来,再说也长不回去了,刘军浩只得无奈的和他一起剥了起来。

赵教授看的有趣,也搬把椅子过来帮忙,口中还轻轻的哼着小调。

“赵爷爷,这是什么歌,我怎么没有听过?”毛孩子听了几句觉得很好听,就开口问道。

“这是一首老歌,我们年轻的时候常唱的,小浩知道是什么歌不知道?”赵教授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刘军浩。

“拜托,赵叔,你年轻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又怎么会知道这么老掉牙的歌?”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好歌都忘记完了,净听那些哼哼哈哈乱叫的歌,上次浩宇过来的时候把他的MP3耳塞塞到我的耳朵里,把我吵得快聋掉了。”赵教授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解释道“这首歌是电影《柳堡的故事》的插曲,歌名叫《九九艳阳天》,现在还很流行呢。”

流行?两个人还真的都没有听过。

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赵教授也绝了说教的心思,开始专心剥起蚕豆来。嫩绿的豆粒显得异常娇嫩,轻轻捏开绿绿的壳,蚕豆就蹦了出来,落在洁白的瓷碗,绿莹莹的煞是喜人。那几只斑鸠还以为是给它们吃的呢,伸着脑袋挤了过来,却被毛孩子全部轰走。

不大一会儿,半钵子蚕豆已经剥好,毛孩子吃豆心切,亲自到厨房生火煮豆。

刘军浩任由他在自家的厨房里瞎胡闹,这边和赵教授摆上象棋,很快毛孩子就端着煮蚕豆放在桌子上。

这煮蚕豆没有加任何调料,完全保留了蚕豆独特的清香,吃起来软而不烂,风味天然。赵教授吃的津津有味,倒是刘军浩觉得很一般,尝了几粒就住口不吃。

半天就这样慢悠悠的过去了,中午刘军浩做好饭,自然给小皮弄了一大碗。

当他将饭倒在盆子里的时候,突然愣住了,好像从早上开始起就没有见到小皮。

当时刘军浩还以为它跑出去撒野了呢,因此就没有在意。

可是到现在小皮仍然没有回来,这就有些不正常了,他赶忙跑到赵教授的院子里问:“赵叔,你上午看到小皮了吗?”

“没有呀,”赵教授也是刚端起碗吃饭,一听说小皮不见了,也非常着急的问道,“会不会跑到外边打野去了?”

“不会的,以前小皮到饭点肯定准时跑回来,从来没有错过,早上就没有见到它。”刘军浩是越说越着急。现在小皮对他来说已经不单单是一只看家狗了,而是一个更重要的存在。没有它,刘军浩的院子里会失色不少。

“别急,你好好想想小皮能跑到哪里,村里有没有?”赵教授又追问道。

“对,我急糊涂了,忘记到村里问问”刘军浩一拍脑袋,然后急急的跑到村里。哪知道挨家挨户问遍了,都说一上午都没有见到。

村子里找不到,那就到河滩上,他在芦苇荡外边呼喊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声音,最后只得万分沮丧的回来。

“找到没有,找到没有?”赵教授吃过饭就在大路上张望,远远的看到他的身影,忙上前追问。

“没有,小皮可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就是没有见到。”刘军浩失望的摇了摇头。

“你再仔细想想,是什么时间发现它不见的?”赵教授此刻却比他冷静的多。

“好像早晨起来就不见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开门呢,昨天夜里也没有听它叫唤……”他说到这里更加着急起来,有些恼恨自己晚上锁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注意看看小皮是否还在狗窝里。

“那就可能是晚上不见的,昨天中午我还看到它在院子外边追水鸭子。下午你到镇上送张倩的时候是不是它也跟过去了,有没有可能在镇上丢失的?”赵教授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就连声追问道。

“不会的,小皮倒是和我一起跟着去的,可是回来的时候也是我领着它回来的。”刘军浩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可能。狗记千里,猫记万里。从刘家沟到镇上总共才十几里路,就算是将小皮扔到镇上,它也会独自回来的。更何况刘军浩清清楚楚的记得一路上小皮都是跟着自己的自行车跑的。

“会不会跑到山上了?”

“那也不可能”他虽然否认着,但是还是和赵教授一起到山上找了一遍,仍然什么也没有找到。

“小浩,听说你家狗丢了,啥时间丢的,我昨天晚上到麦场弄柴火的时候还见到它了”这个时候刘五爷找上门来。

“昨天晚上大概几点?”刘军浩再次激动起来。

“几点我不知道,不过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它跑过去的时候还吓了我一跳。”

“朝哪个方向去了?”赵教授也急急的问道。

“当时天太黑,我根本没有注意。”

这下算是确定了,小皮是昨天晚上走掉的。只是刘军浩实在想不通隔了这么长时间它为什么还不回来。

会不会被人下药了?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设想。不可能,小皮根本不会吃陌生人都食物。

有没有可能它昨天晚上被别人捉去了,刘军浩很快也将这个推断排除,敢捉小皮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在大青山谁不知道黄斑皮是有名的惹不起,别看小皮身架子不大,但是一般的三四个人还真不敢靠近它。

“实在不行,我骑车到各村问一问吧,看看有谁见到了。”刘军浩说着就回屋推自行车。

他刚把车子推出来,就听到毛孩子大叫着冲进院子:“小浩叔,小浩叔,找到了,小皮回来了!!”

“什么,你说什么?”刘军浩顿时觉得有些晕晕糊糊的。

“小皮回来了,就在后边。”毛孩子兴高采烈的说道。

“真的?”他和赵教授赶忙走出院子。

却见小皮吧嗒吧嗒的跑了回来,冲到他身边不住的摇着尾巴。而在它的身后,还跟着一条黑色的大狼狗。

这是咋回事?两个人彻底的愣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