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狼狗也低着脑袋上前吮嗅着他的裤腿。刘军浩本来还有些怵呢,不过看它摇动尾巴的模样就知道没有恶意。

小皮叫唤了几声,然后又领着狼狗撒欢的朝院子里奔去,显得非常高兴。

“好家伙,小浩,小皮这是拐谁家的母狗呀?”赵教授倒是先看明白了。没有想到一转眼的工夫,小皮也到了求偶的季节。

这狗不是在镇上见到的吗?刘军浩有些哭笑不得。昨天下午他送张倩等人坐车走的时候也让小皮跟到镇上,走到街西头的时候被一条狼狗拦住。小皮英勇救主,飞窜上去咬住了那条狼狗的脖子。当时张倩还很是夸赞了一番,没有想到这败家的玩意儿,一转间就把人家给拐了回来,难怪会失踪半天。

看着那条狼狗在自家院子里到处乱嗅,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狗,丢了肯定会很着急的。刘军浩本想把它轰走,可是看小皮围着狼狗那副模样,他就知道这个策略恐怕不行。

还别说,小皮的眼光真的不错。这条母狼狗毛泽发亮,相当威猛,勉强可以配得上自家的狗。

其实自从他抱回黄斑皮后,村里人早早的就开始打起了它的主意。有好几家都打过招呼,说是等小皮发情的让它给自己的狗配种。

可是小皮这家伙显然不愿意滥情,对村里那些土狗根本看不上眼。

刘军浩原本想等小皮发情的时候找老梁头打听一下,看谁家养的也有黄斑皮呢,谁知道它倒是自己找上了。

不过这条来历不明的狼狗同样也是问题,现在丢狗的人家指不定有多着急呢。万一等过几天人家听说之后把他当成偷狗贼,那多丢人。

再说他也有些担心两种不同类型的狗相配能不能产生下一代,万一串种了怎么办。他想了半天,觉得脑子里越想觉糊涂,干脆先上街打听一下谁家丢狗了再说。

刘军浩草草的吃过饭,又骑着自行车一路赶到镇上。他在昨天遇到狼狗的地点打听,刚问了两个人却看到赵光明迎面走过来,远远的冲他打招呼:“刘军浩,你上街有啥事儿?”

“没事,我就是打听打听谁家丢狼狗了。”他想起这小子一直住在镇上,肯定对街上的事情相当熟悉,就详细的叙述了一遍那狼狗的模样。

没有想到赵光明越听脸色越古怪,因为他怎么听都觉得那狼狗像自家的黑豹。于是他赶忙回家查看,发现狗窝里果然只剩下那条叫虎头的狼狗。

就这样赵光明急急的骑着摩托带上刘军浩朝刘家沟赶来,当然那把自行车也让他扔在了后座上。

那黑豹见到了原主人,立刻亲热的扑上来。刘军浩一看这情景就知道没错,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狼狗对赵光明仅限于亲热,拉着它回去的时候却怎么也不走,最后逼急了还冲着赵光明不住的咆哮。而小皮虽然由刘军浩死死地拉着,不过也显得急躁不安。

眼看着黑豹被拽出院子,一向很听话的小皮突然从刘军浩的怀中挣出,直朝赵光明扑去。

赵光明此刻正使出吃奶劲儿拉扯自家的狼狗呢,却冷不防看到一个黄影扑上来,没等他反应过来了,身体已经被扑倒在地。

刘军浩紧跟其后冲出来,恰好看到这一幕。他顿时吓得脸色煞白,赶忙连声大叫,让小皮回来。

可是小皮却置若罔闻,不住龇牙咧嘴的对着赵光明伸舌头。

“汪汪……”更想不到的还在后边,那黑豹突然窜起将小皮顶开,然后咆哮着护在自家主人的跟前。

刘军浩一连叫了几次,终于将小皮赶回院子。

赵光明此刻两腿发软,额头上直冒汗,蹲坐在地上忘记起来了,还是刘军浩上前搀着胳膊给他扶了起来。

“我X……你家的狗太野性了。”坐在院子里,赵光明端着茶杯手还不住的发抖。刚才黄斑皮的大嘴横在脖子前的时候,他真的感觉到下一秒要去奈何桥报道了。

“你没事吧,身上有伤没有?”刘军浩赶忙给他递了一根烟,然后破天荒的自己也抽上一根。刚才他也吓的不轻,实在没有想到小皮会这么暴躁。

“没有大碍,”赵光明活动了几下筋骨,除了觉得屁股摔得生疼外,身体上没啥其他的毛病。抽了几口烟之后,他的话也变得利索起来,“这可咋办,我现在不敢去拽我家黑豹了,要不你给我送回去?”

“我……?”刘军浩也有些发憷,他倒是不害怕小皮咬自己一口,而是对刚刚到来的黑豹不放心。

那两条狗也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一个个在狗窝中低眉顺眼的趴着,显得极其温顺。

“要不这样吧,先把黑豹放到你家里怎么样?”赵光明想了一会儿突然动了心思。他家原本喂养了一公一母两条狼狗,当初存的心思就是让它们配对。谁知道这黑豹却对虎头根本不屑一顾,每次一靠近它就上前撕咬。久之久之,虎头就是在发情期也不敢靠近黑豹。

现在难得这两条狗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干脆就让它们两个在一起不是很好吗。更何况人家这条还是纯种的黄斑皮,听说非常聪明,绝对配得上自家的狼狗。

刘军浩现在也打消了拆散的心思,串种就串种吧,说不定下的狗崽子更优秀呢。

事情解决完毕,两个人都轻松下来。小皮这个时候也跑到主人身边,不住的用身子磨蹭着刘军浩的大腿,还伸出舌头舔他的手。狗其实是一种相当敏感的动物,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波动。

对它这种示好方式刘军浩自然接受,轻轻的拍了拍小皮的脑袋,这家伙立刻乖巧的蹲坐在地上任由他抚摸。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赵光明就准备起身离开,说过几天弄些骨头来看自家的黑豹。

刘军浩怕等会天黑山路不好走,因此没有留他吃饭,不过却到后院中抓了二斤黄鳝让他带回去。

黑豹明显还有几分戒心,晚上给它们道食物的时候,这家伙躲得远远的。直到刘军浩离开后,它才重新跑到食盆前。

以前只有小皮的时候倒不觉得,猛然添了一条狗做的饭就不够吃了,刘军浩连倒了三钵子面条都被这两个家伙舔的干干净净。

看看锅里就剩下小半碗,自己还没有吃饱呢,无奈只得弄了两个馒头扔给它们。

***

假期还没有过完不少人已经收拾行装开始朝回赶。刘军浩院里的东西也开始热销起来,这才半天功夫他已经卖了三十多斤黄鳝,而且连带这些日子积攒的鸡蛋鸭蛋也卖了个净光。

刘军浩刚开始准备还随时要黄鳝随时捉呢,可是来的人像赶趟一般,让他根本没有歇息的机会。最后他干脆将村里那几个没事干的熊孩子都找了过来,让他们捉了大半木盆黄鳝放在院子里,有人来买的时候直接称重。

当然为了防止黄鳝死亡,刘军浩还是偷偷的在木盆中到了半盆子泉水。

口碑都是做出来的,熟客都知道他为人实在,因此称量的时候不少人根本没有去看秤,他说几斤就算几斤。

刘军浩也确实每次都给的分量很足,而且称过之后都赠送一些泥鳅螃蟹之类的东西当添头,这个举动很让那些熟客满意。

等十一点的时候,院子里才再次静了下来,他也得了几分空闲歇息。

黑豹此刻已经彻底的适应,正躺在篱笆墙内亲昵的咬着小皮脖子上的绒毛,一点也看不出上午的时候凶悍的样子。

早上王医生过来买黄鳝的时候仍然像往常那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却冷不丁的被黑豹扑了上去,幸亏小皮连声咆哮阻止了它。

饶是如此,王医生也吓了一大跳,躲到院外询问刘军浩什么时候又弄了一条狗。

刘军浩自然连声说抱歉,最后将这两个家伙都赶进花池的篱笆墙内,不让它们吓着客人。现在没有陌生人过来,也是时候将它们放出来了。

刚打开栅门,小皮就飞窜着跑到粪堆边,开始急急的方便起来。

这让他看的相当好笑,没有想到小皮还真能忍呀。

正看着呢,屋里的电话却响了,一看是张倩的号码,刘军浩兴奋地接了过来。

“刘军浩,是我,我该咋办?”电话那端是张倩急切的哭腔。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一听她的声音不对,这边也开始着急起来。

“我现在在我小姨家呢,她刚出去买菜……我不小心把她家的波斯猫坐死了,我小姨回来非杀了我不可,这可是她的心头肉呀……”

张倩的话语说的比较急,这让刘军浩听的也很糊涂,半天也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赶忙安慰道:“别着急,说话慢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坐沙发上看电视,刚起身倒了一杯开水。回来的时候没有注意看沙发,就一下子坐了上去,听到‘喵呜’一声,我赶紧站起来。我小姨家的波斯猫就不动了!我该怎么办啊?”

“扑哧”刘军浩听到最后忍不住笑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