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啥笑?”张倩有些微恼的叫道,自己眼巴巴的等着他给出主意呢,不是让他取笑的。

“不笑了,不笑了,你摸摸它鼻子还有气没?”刘军浩强忍着笑意问道。

说实在话猫这种动物就跟幽灵一样,你根本想象不到它会在什么地方出现。以前刘老头在世的时候家里经常闹老鼠,因此也养了一只花猫。不过那猫有个怪脾气,很喜欢钻进锅灶里边睡觉。

刚开始刘老头不知道,好几次他刚点上火准备做饭的时候,锅灶中就“喵呜”着窜出一个火球,有一回差点把自家的厨房给点了。刘老头气的将那只猫打了几次,然后将厨房门关的严丝合缝,不让它进去。

可是这东西却是屡教不改,稍不注意就钻了进去。最后刘老头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生火做饭前仔细检查锅灶下是不是藏着东西。不过总有忘记的时候,那猫身上经常被烧得焦糊焦糊的,任谁到他家串门都要看个稀奇。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竟然跑丢了,刘老头嫌那东西是个累赘,就没有出去找过。从那以后他家就再也没有养过猫,虽然偶尔闹几次耗子,也都用夹子捉住。

现在小皮本身就是个抓鼠能手,这下刘军浩更没有养猫的心思了。现在听张倩这么一说,他立刻想起自家那讨人嫌的猫。

“没有,我刚摸过……”张倩带着哭丧的声调说道。自己小姨可是把这波斯猫当成宝贝一样,每天都是火腿鸡蛋的供着。现在如果知道了这东西是被自己坐死的,不知道等会儿怎么训斥她呢。

“不就是一只猫,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不了你等下再到外边给她买一只。”

“买一只,你说得轻巧,我现在一时半会儿到哪里买?”

“那要不……给你小姨实话实说吧”刘军浩原本想让她趁家里没人偷偷的把波斯猫扔到外边的垃圾桶中,这样等她小姨找的时候也是死无对证。可是他自己都觉得这个主意好像馊了点,因此话没出口就改变了。

还没有等他继续说呢,张倩却听到敲门声,只得急急的挂断电话说道:“不说了,肯定是我小姨回来了。”

本来准备吃过饭再问问她波斯猫的情况呢,谁知道下午更忙。来买黄鳝的人根本就是扎堆,其中有个熟客竟然一下子要了十斤。

刘军浩赶忙问他买这么多干什么,如果自家吃的话还是少买几斤。买的太多的话回去一顿两顿根本吃不完,万一时间长黄鳝死掉就不能吃了,哪知道一问人家要送礼呢。

赵教授过来的时候看他忙得焦头烂额,也捋着袖子到后院帮忙。最近一段时间黄鳝越捉越精了,一看到人来就纷纷朝洞中钻,网兜下水稍微慢一点就只能够捉到一些小鱼小虾。

不过他老人家现在腿脚利索着呢,拿起网兜来来回回的在水沟边走动着,一看到有大黄鳝冒头就快速罩下去,十次倒有五次将黄鳝捉住。

忙乎了两三个小时,才将院子里的人一一满足。

木盆中还剩下几条刚捉的大黄鳝,这些都是刚才挑剩下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痕。刘军浩也不想再扔到水中,就让赵教授弄回家晚上炒着吃。

“不要,这些日子黄鳝还真有点吃够了,还是留着卖钱吧。”赵教授赶忙推辞道。其实他倒也不是真的不想吃,只是这两天黄鳝卖的正红火,还是留着卖钱吧。

“得,你老不吃,我还放回去,”刘军浩说着端起木盆倒入水中。

晚上又给张倩打电话过去,她却明显有点情绪不高。追问了几次,她都哼哼唧唧的说没事。见她不愿意多说,刘军浩只当是波斯猫的事儿,因此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让她猜猜自己今天卖黄鳝挣了多少钱?

“两千多块?”

“你咋知道?”人家随口那么一说却把刘军浩吓了一跳,莫不是她能掐会算不成?

“这还不好猜,平常每天也能卖三五斤的。这几天去游玩的人有几百人,今天是返城的第一天肯定有不少人家过来买……”她在那边叽里呱啦的说,刘军浩却越听越怕。没有想到张倩对自己的收入这么熟悉,算起帐来一点都不含糊,看来以后藏私房钱难呀。

他虽然不是财迷,不过想到一天能收入两三千块,自己还是比较得意的。这也算是一月不开张,开张吃一月。估计明后两天来买黄鳝的人更多,这个五一算下来最少也能收入七八千块。

虽然就这几天卖钱多,不过平时收入也不少。随着刘家沟的名气越来越大,他也逐渐增加黄鳝的投放量。加上其他收入,刘军浩现在一个月落入口袋的钱基本上三千五百左右。

算上花销,一年下来,他最少也能挣四万块钱。这就是在城市中,也能算得上是个小白领了,难怪庞旭这个小子非常羡慕自己。

想着想着,刘军浩不由自主的又哼起了“得意地笑”,正好这个时候小皮撒着欢的跑过来冲他摇尾巴,正在兴头上的刘军浩立刻决定今晚上给它们加餐。

没有想到节假日最后一天,老天爷突然开始变脸。从早上开始起天就阴沉沉的,刚吃过饭,沥沥淅淅的小雨就下了起来。

虽然雨中的刘家沟别有一番情趣,可是很多人都害怕雨下大了不好走,因此纷纷开着私家车离开。刘军浩一上午都坐在屋里玩电脑,只等有人买黄鳝的时候他才打着伞出来。

庞旭这小子也在线上,一个劲的鼓动着他和自己一起斗地主,说是要多弄些金币将级别升上去。

刘军浩陪他玩了个小时将赠送的金币输光后,就退出游戏,继续在十九楼网站闲逛。

论坛上有很多人都上传了五一旅游的视频,不少还是刘家沟的景致,当然钓鱼比赛的盛况也有人传了上来。

他甚至还发现了一张小囡囡抱着大草鱼咧着嘴笑的照片,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不上镜,笑的时候眼睛只剩下一道缝了。

他刚将这个网址给苏娜娜发过去,没有想到人家立刻就点了视频。

只见小囡囡的脑袋凑到视频头下不住的叫着刘叔叔,然后这小丫头又转着摄像头让刘军浩看她姑姑房间的摆设。

苏娜娜赶忙将这个小人精拽了下来,让她安稳的坐在自己的怀里。只是小囡囡并不安生,一会儿拽话筒,一会儿在键盘上胡乱敲打,让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聊天。

这个时候恰好有人来买黄鳝,刘军浩就顺势关掉QQ。

这次的雨倒不大,十点多的时候就停了,地上也只湿了一个表皮,不过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却看起来更绿了。

刘军浩刚要出来转悠转悠呢,却听到二麻子在外边惊叫:“我的妈呀,小浩,快出来!”紧接着又传来黑豹的怒吼。

他出门一看,只见二麻子手中拎着一块板砖,正远远地站在门外和黑豹对峙。刘军浩赶忙呵斥了一句,将狼狗赶回去。

“这就是你家小皮拐来的狼狗,太吓人了,难怪人家都说咬人的狗不叫,如果我躲的慢一点非被它咬下半斤肉不可……”二麻子走进门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狼狗也就是吓唬人,不真咬的。”狼狗和农村的土狗看到陌生人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土狗一般会先狂叫示警,而狼狗则不同,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你身后,让人防不胜防。

二麻子屁股刚坐稳,就将来意说清楚。

原来今天上午下雨,人家两口子齐上阵到河滩上捡草蜗牛去了。和刘军浩的适可而止不同,他们弄了高高的一木盆。

二麻子下午就准备在后院中垒个圈子,这不是早早过来交代让他去做技术指导。

“做啥技术指导,我后院用砖头垒的那个圈子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只要注意遮阳和排水就行。等会我给你弄几本书,如何养草蜗牛,上边都写得很详细呢。我就不过去了,下午还要到车站接人呢。”

二麻子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人家要去接张倩,也就没有再强求。

刘军浩虽然有心劝说他不要搞得动静太大,先少养一些草蜗牛试试看,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将二麻子送走,他才走出院子。没有想到几天时间,外边的水沟中荷叶挤挤挨挨的将水面铺满。

和别人的家的荷叶不同,自己门前的这些刚出来就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不少荷叶已经有脸盆那么大了。

那群水鸭子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竟然没有在水沟中找食儿。

也正是少了它们,荷塘中变得热闹起来,几只绿色的青蛙不住的在荷叶上跳来跳去,而荷叶下,一大群肉麦丝快活的游动着。

他的脑海中立刻冒出几句富有诗意的句子“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这几句用在此处倒是很贴切,等过些日子出估计这荷塘就更漂亮了。

想到这里,他又不由自主的和石锁里那些莲藕相比较起来。泉水中的荷叶已经完全铺开,茎秆个个粗壮,绿意非常浓烈,还有那些鸡头苞也是如此。(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