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郭家是祖传的杀牛手艺,从他杀牛的那天开始家里就传下了分辨牛黄的法子。他这些年也见过几次牛黄,因此倒也熟悉。

人家进屋之后也不听众人如何诉说,只是用手指轻轻的在那物事上蹭了几下,然后放在舌尖舔舐,接着又吐了一口唾沫,那唾液也染成了淡黄色。

看众人都一脸紧张的望着他,老郭点点头说道:“是天然牛黄,这么一块牛黄至少有十来克,能值两三千块呢。”

听到这话,众人又开始连声议论起来,都夸刘五爷运气好,当初他买这黄牛的时候很多人都看不中。都说这牛太瘦了,一看浑身的毛都呛着,就知道难伺候。弄回去养个一年估计也调不好。

刘五爷当时嫌便宜,心想着回去多弄些麸子喂养一下,说不定几个月就调过来了。哪知道天天青草供应着,每顿还弄两瓢麸子愣是没有将这牛喂肥。他也准备等这牛下了牛犊就把它卖掉,可是四月份的时候一连到镇上赶了几回都没有配上种。他还琢磨着过些日子再去一次呢,没有想到却遇上这么个事儿,算是因祸得福了。

现在他脸上也没有了沮丧,笑盈盈的接受大家的祝贺。

难怪人家说“一两牛黄一两金”,这么一小团东西就值两三千块?刘军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牛黄。只是他想到自家的太岁,顿时有些释然了。

不过他的好奇心却仍是不减,伸手在那牛黄上摸了一下,接着也照老郭的样子将手放在舌尖,顿时一股凉气顺着舌尖扩散到舌根。味道略微有些苦涩,之后还带着几分甘甜。

“小浩叔,这是啥味?”小娃子也挤到跟前想蹭上一指头。

“甜的,和冰糖差不多”刘军浩笑眯眯的打趣。

这熊孩子刚想伸手,却被他老子拽了回来,照着屁股一巴掌道:“你小子听不出好赖话呀,那东西是苦的。”

老郭鉴定之后当场就想将这牛黄买下来,不过刘五爷却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是自己的老伴儿有轻微的偏头风,他准备用牛黄配药呢。

“牛黄能治疗偏头风,我咋没有听说呢?”老郭有些稀奇的问道。

“你没有听说的多了,这可是我们老刘家的祖传的方子,”刘光全也接口道。

这个偏方上的药材刘家沟几乎人人都知道,可是配药比例却只有几个老人还掌握,年轻人根本对这东西不感兴趣。

以前老刘头常在刘军浩面前叽咕,他也知道个大概。什么丁香、木香、冰片、麝香、牛黄等等十几种药材呢。

“灵不灵,如果真有效果的话也给我配一副。我们家老三年纪轻轻的就得了偏头风,天天喊着头疼。有时候连饭都没有办法吃,吃几口就恶心呕吐。”

自从路修通后,老郭家的生意现在越做越红火。现在他那个牛肉铺子根本离不开人。这次能到刘家沟自然是听说了人家杀牛弄到牛黄的事儿,他准备掏钱买下来小赚一笔呢。

见刘五爷执意不肯卖,他就回去照看铺子。不过一听说有治疗偏头风的方子,也就不急着走了。

“这方子治疗偏头风绝对是一治一个准,不过现在药材难寻呀,估计就麝香这一味药你跑到县城也买不到。我家里收拾的那点麝香还是年轻时候在山上打了个獐子弄得,现在大青山已经有二三十年没有见这东西了。”刘五爷继而有些感叹的说道。

末了老郭说起牛黄的处理情况来,这东西不能放在太阳底下暴晒,那样很容易将表面晒开,进而影响质量。

将事情自己交代完毕之后,他又突然问道:“听说你们刘家沟有个小伙子黄鳝养的很好,谁带我去他家看看。儿媳妇现在怀上孩子了,这些日子吃啥都不香,我准备弄几斤黄鳝回去给她尝个新鲜。”

“哈哈……”听他这么一说众人都笑了起来。

“可不就是这熊孩子,你跟着他就算对了。”刘五爷用手指着刘军浩说到。

“你就是刘大学呀,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一看就是文化人。现在家里还有黄鳝没?”老郭像是打量稀有动物一般看着他。

“哪里哪里,咱就是一农民。黄鳝随时都有。”刘军浩说着在前面带路,领着老郭朝自己家走去。

“小心狗,我院里的狗可凶了。”他进门之前先叮嘱了一句,这几天基本上家里一来人黑豹就要狂叫一番。

谁知道开门之后令人目瞪口呆的情况出现了:那黑豹跑上去直冲老郭摇尾巴,反倒是一向温顺的小皮却猛扑过去,浑身稀疏的皮毛完全竖起,似乎要和老郭拼命一般。

“小皮,给我退下”刘军浩赶忙摆了几次手,它才心有不甘的退却。

小皮虽然退在狗窝边上,却一点也没有放松警惕。仍然口中发出低沉的呜呜声,显然处于非常激动的状态。

“到底是黄斑皮,就是厉害,见了我还敢往上扑。刚才要不是你拦得快,恐怕最少要咬我一口。”老郭摸了摸黑豹的脑袋,略带感慨的说道。

“哦?你什么意思?”刘军浩此刻也正奇怪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小皮这个样子呢。平常这狗见个陌生人也就叫两声,他只要一开口训斥,马上就退却,这次却明显不同。

“你忘记我是干什么出身的了,杀牛的。这十几年从我手中过的牛没有一千头也有七八百头。平时那些黄牛见了我两腿都发软,就是寻常人家的土狗也犯怵。”老郭略带着自豪的说道。

煞气?刘军浩有些懵懵懂懂。动物对人身上的气息感应最灵敏,估计是小皮觉察到他身上带有的那种令人不安的煞气,所以才一直保持警惕的。

“对了,我问一句话你别不高兴,我也就是随便一问”老郭说话的时候言辞闪烁。

“呵呵,随便问”刘军浩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院子里这狗我怎么看着熟悉呢?”他摸了摸黑豹的脑袋反问道。

“呵呵,这是赵光明家的狗”刘军浩虽然不明白他怎么和黑豹这么熟悉,不过却也听懂了人家的潜台词:只差没有说他这狗是偷来的了。

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后,老郭才露出几分笑意:“这黄斑皮真有本事,将黑豹也拐过来了,我说这两天怎么不到我那里去。”

见刘军浩不明所以,他又解释道:“这狗是我家那母狗下的,一窝下了五个。黑豹让赵家那小子讨去了。不过它认家,平常的时候老爱往我的牛肉摊子上跑,因此比较熟悉。”

“我说呢”这下误会完全解释清楚了。刘军浩一拍脑袋,赶忙起身给人家倒茶拿烟。

老郭点上一根烟后,又开始对他家那火头产生了兴趣,感叹了一阵子后,才想起黄鳝的事儿。

刘军浩给他弄了二斤大黄鳝,不过却没有要钱。说这算是预付的牛肉钱,等过些日子自己上街去他的摊上弄几斤牛肉回来。

老郭一听也哈哈大笑,连说给他留三斤好牛肉。

上午原本还阴沉沉的天气,没有想到快晌午的时候竟然太阳出来了,顿时树上的喜鹊开始喳喳的乱叫起来,那些水鸭子更是扑闪着翅膀围着刘军浩找食儿。

小皮赶了几次都赶不走,无奈他只得从屋子里弄了半钵子碎米洒在地上,任它们吐噜。

杨树枝头上那一大群唧唧喳喳吵闹的麻雀顿时呼朋引伴的飞下来,落到鸭群中,奔奔跳跳,相互追逐,抢着啄食。

这个时候小斑鸠也从隔壁飞了过来,而赵教授也不出意外的出现在门口。

“小浩,你家里的镰刀借我用用,等下我到河滩上割些芦柴弄个篱笆墙将院子围起来。”

“又咋回事了,你那院墙要的芦苇可不少呀,估计要忙乎大半天呢。”刘军浩赶忙给他递了一把椅子。

“还不是刘老三家羊羔子闹腾的,这些天就盯着我的菜地了。稍不留神四五只羊就跑过去啃,春上种的几垄洋白菜被它们啃了个精光。”赵教授极其郁闷的说道。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不好意思跑到人家说。

刘老三家的母羊开春的时候一次下了五个羊羔,当时村里人还很是传了一阵子呢。

现在这羊羔正是半桩子的时候,还够不上拴,因此就在村里村外撒野,很是令人头疼。

“那是要弄个篱笆墙,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我屋里有拉车,等下弄出来将车胎打好气,用它装芦苇,只要两趟就行。”

“嗯,这样省事多了。”赵教授说完两个人就到偏屋去抬拉车。

拉车也算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是由大车演化出来的。重量比大车轻上许多,平常就用黄牛或者毛驴牵引。如果实在没有牲口,人也可以拉。

“你小子,这拉车多长时间没有用了?”将车子抬出来后,赵教授指着早已经干瘪的车轮直摇头。

“平常我根本用不到这东西”刘军浩说着从屋里找出气筒打气。这拉车印象着从老刘头死后就放在了偏屋里没有动过,如果不是为了拉芦苇,恐怕它就彻底的退休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