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季节割芦苇比较麻烦,一大片一大片的全部是新旧交替。那些刚长出的芦苇已经有一人高了,不过却脆嫩脆嫩的,即使收割了也不能当篱笆用。于是赵教授两人只能一根一根的挑老芦苇割,非常费事。

忙乎了半个小时,两人才弄了一小捆,刘军浩顿时来了脾气,将镰刀一扔说道:“咱们这样割太慢了,直接新旧一起割过去吧,等割完了再挑老芦苇。”

“这样不好吧,芦苇荡毁掉多可惜。”赵教授却有些犹豫,他是从保护环境的方面考虑的。

“没事,这芦苇荡长得快,过不了十来天又齐刷刷的长一茬新芽”刘军浩却比他更熟悉芦苇的习性。

赵教授听他这么一说,也点头同意。

这样一来,两人的速度明显加快,三下五除二,就堆了一个半大的草垛。

五月的芦苇丛中,鸟儿多的数不清。那些水秧鸡子、青庄、芦喳子不时被他们惊动,成群的扑棱着飞起,在天空盘旋一阵后,又箭一般地扎进茂密的芦苇荡深处。

刘军浩正在埋头忙乎呢,突然听到赵教授的呼唤,说是在芦苇丛中发现了一个大鸟窝。

“这是青庄窝”刘军浩只看了两眼就肯定的说道。

青庄一身白羽毛,个头比较大,平常喜欢在树上或者芦苇丛中做窝。这东西做出的窝很粗糙,在树上做窝的时候用些干树枝还有枯草随便搭搭篷篷就算了事,稍微有点大风都有可能将鸟蛋刮到地上。

不过它们在芦苇丛中搭的窝却比较精细,一般都是将几根芦苇缠在一起当支柱。然后又噙来枯草捆扎在距地面两米高的芦苇中部,里边再铺上苇叶,看上去就好像是空中楼阁一般。

赵教授刚才只顾着低头割芦苇,根本没有注意到头顶的异状,那几株芦苇已经被他完全割断了,就连鸟蛋也摔烂了一个。眼看鸟窝要掉下来,他赶忙用绳子将那断裂了的芦苇捆扎了几下,将鸟巢重新吊在空中。

“没用的,别费事了,那些青庄一受惊肯定不会再回来。这些鸟蛋拿回去让水鸭子孵吧,说不定还能孵出小鸟呢。”刘军浩随手拿了一个蓝绿色的鸟蛋打量。

这鸟蛋一看就知道是刚刚产下的,个头和鸡蛋差不多,一个有一两多重呢。

“可惜了,希望能孵出小鸟吧。”赵教授听了也不再做无用功。

刘军浩却没有那么多感慨,这个季节正是鸟类繁殖的季节,他小的时候经常和伙伴们一起到芦苇丛中掏鸟。

每天一放学,那些熊孩子们就三个一群,两个一伙,一头扎进芦苇荡。一个个赤着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烂泥中,不住用手拨开芦苇,瞪大双眼四处搜寻。一旦发现有鸟窝,便不顾芦苇叶子割人,直接拽住枝干,把手伸向鸟窝。

鸟蛋一般都煮着吃了,如果碰到小鸟的话就弄回去喂养。等到会飞的时候,就在鸟爪子上拴根线,远远地牵着飞。

这鸟窝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两人歇息了一阵子,收割的速度又快了起来。

忙乎了两个小时后,河滩里就堆了一个大芦苇垛。

枯黄色的芦苇全部被挑出来装在拉车上,这些新出的嫩苇根本没有别的作用只能够晒干了当柴火烧。

刘军浩也没有往家里拉,直接将它们铺在空地上,准备等过几天晒干了再弄回家。

虽然他们装了满满的一大车,不过晒干的芦苇轻的像棉花一样,两个人拉起来倒也不费什么事儿。

回到家中已经晌午,王老师早早的就把午饭做好,见到他们就端了盆水让二人洗手吃饭。

吃过饭接着忙乎,为了加快进度,刘军浩特意从村里借来了切草用的铡刀。“咔嚓,咔嚓”忙乎了半个小时,就将那些芦苇全部切成一米多的短棍。

赵教授上次盖房子时候买的细铁丝还剩下两大捆,现在正好用它来捆扎篱笆。

扎篱笆墙这活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拿着镰刀将芦苇一头削尖直接插在地里就可以了。

刚开始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忙乎完了,重新坐到院子里的时候,刘军浩看着一溜的齐刷刷的篱笆墙,竟然感觉出几分诗意来:蝴蝶双双入菜花,日长无客到田家。鸡飞过篱犬吠窦,知有行商来买茶。

“嗯,这下畜牲就不容易再钻进来了”赵教授也惬意的坐在椅子上说道,“最好也和你院里的篱笆墙一样,在边上栽一圈牵牛花,这样看上去更漂亮。”

张倩下午放学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这篱笆墙,拿起手机就拍个不停。回到屋里玩电脑的时候还叽咕着让刘军浩也将自家的院子改成这幅模样。

刘军浩是有这个心思,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这院里还养着黄鳝呢,仅仅围一道篱笆墙肯定不行。

晚上的时候他拼着水鸭子的叮咬,将那几个鸟蛋偷偷的塞到窝里。这两种鸟蛋的颜色都差不多,应该能够混过去的。

别看他平时懒懒散散的,其实算盘打得相当精明呢。

这一段时间那几只水鸭子不约而同的开始孵蛋,再过个把月,自己院子里的可就得到七八十只水鸭子了,到时候光产蛋都会喜坏人的。

才刚进入五月份没两天,天气明显开始热燥起来。刘军浩年轻力壮、火力正猛,因此早早的就换上了短袖,在村里也算是独树一帜。

平常的时候倒也不觉得,他一穿短袖,就露出白花花的胳膊,来他院子的人看到了都说这小子不像是农村人。

刘军浩自然知道这是泉水的功劳,他的身体现在是越来越健康了,那天给刘五爷捞黄牛的时候淋了半天雨却一点事儿也没有。

只是天气一热,墙角那个厕所里的味道就难闻起来。虽然每天都要用水冲洗两遍,可是那气味却怎么也冲不干净。

有了钱自然就要提高生活质量,于是乎刘军浩又琢磨着将厕所好好地收拾一番。

没有想到赵教授听说之后来了兴致,说是也想将自家的厕所彻底进行改造。这几个月他对自己的居住条件相当满意,唯独这个厕所很让人不舒服。

这点活倒是不费啥事,他和赵教授两个人每天都闲的无聊,正好找些事做,因此暂时也没有央求村里人帮忙。

他们说干就干,第二天刘军浩就在厕所边重新平整出一块土地。因为赵教授建议最好在里边隔出一个洗浴间,因此这厕所就建的比较大。

现在公路修通后,建筑材料的运输方便了很多。只是一个电话,那些沙子水泥就早早的运到了门口。

就这样赵教授搅和水泥,刘军浩砌墙,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将两家的厕所盖好。结顶那天他特意早早的给村里的人打过招呼,喊了五六个人过来帮忙抬楼板。

就两间屋子,工程量非常小,只用了个把小时就将楼板铺好,剩下的活依然有他和赵教授完成。

原本张倩建议在厕所的地面铺上一层瓷砖,说是这样看起来给人一种清新整洁的感觉。

不过建议却被刘军浩否认掉了,农村不比城市,鞋上很容易沾到灰尘的。如果地面铺上瓷砖的话,估计上两趟厕所就要拖一次地了,还是用水泥抹一遍比较好。

这厕所在刘军浩眼中根本不是个什么稀奇东西,没有想到盖好后却吸引了不少村里人过来参观。都说这样看上去清洁多了,回去也要把自家的厕所改造一番。

很快村里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厕所改造运动,而且都是以刘军浩家的为摹本,刘广聚也借着这股风头将村头和河滩上的几个公共厕所改造一翻。

看来在解决完温饱问题后,村里人都开始追求更舒适的生活环境了。当然改造后的厕所得到了前来旅游的人一致赞誉。

一到星期天,毛孩子铁定来玩电脑,不过他今天过来却是显摆自己养的那几条蚕的。

“小浩叔,你看,除了这个全部都是彩茧!”这熊孩子捧着个大纸箱子得意洋洋的让刘军浩观看。

纸箱边用树枝扎的几个蚕山,上边已经结了三个橘黄色的蚕茧,还有一个才刚刚结茧不久,可以清晰的看到里边已经变粗的大蚕。

“是吗,蚕结茧了,我也看看?”在里屋玩电脑的张倩一听说,立刻跑了出来。

毛孩子这次倒是没有躲避,他的养蚕日记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得到张老师的赞扬呢。

“哇,这蚕茧看起来很漂亮呀……咦,你看它在吐丝?”张倩指着蚕山上的大蚕惊奇的叫道。

刘军浩听的有些哭笑不得,蚕不吐丝还能干啥。不过想想又理解了,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的确会产生几分好奇的。

张倩说完又急急的跑回屋子拿手机拍照,说是等下要让苏娜娜看看呢。

“那个……刘长林,你这蚕茧等下送我几个行不行?”她越看越觉得漂亮,最后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毛孩子这下可傻了眼,暗中恼恨自己不该拿出来显摆。

“要学生的东西,你也好意思,等明年春上的时候咱们也养一些得了。”看着这熊孩子一脸不舍的模样,刘军浩赶忙接口说道。

“嗯,张老师,等我明年给你弄张蚕纸吧。”毛孩子也跟着点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