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孩子一看张倩在这里,自然不敢再跑到屋里上网,只等了一会儿就悄悄的离开。

今天依旧阳光明媚,刘军浩觉得这样的好天气不利用实在可惜了,可是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干什么事儿。

院里的鸡鸭刚起床的时候已经喂过,锅也刷了,干脆把床上那两床被子弄到院子里晒晒吧。前些日子下雨屋里潮气大,被子有些发潮,一直没有机会晒呢。

见他抱被子出来,张倩也挽着袖子过来帮忙,不过一看被罩,顿时数落起来:“这被罩才洗了个把月就弄的这么脏了,赶紧泡到木盆中。等下我给你搓一把,到下午就干了。”

“不用,边上这点灰是前两天睡觉把被子蹬掉在地上沾的,其他地方根本不脏。”他在被罩上拍了两下就想应付了事。

“让你泡你就泡,哪有那么多废话”张倩气呼呼的拽过被罩扔到木盆里。

刘军浩见推辞不过,只得弯腰揭开井盖打水,他这井上加盖也是前几天刚有的事儿。

那天正在院子里坐着呢,却突然听到杂木堆边上传来水鸭子嘎嘎的乱叫声。

这声音叫的急,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刘军浩还以为是水鸭子挤在杂木堆中出不来了呢,着急忙慌的在那里找了一阵子,可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最后他站在院子里仔细听了半天,才发现叫声是从井里传来的。

蹲在井边一看,好家伙,那水鸭子在井水里蹦跶的正欢呢,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掉进去的。

刘军浩害怕它将井王爷吐噜了,赶忙拿了个小竹筐用绳子系着放到井里边。这鸭子倒也聪明,直接蹦进筐中让主人提留出来了。

害怕再有鸭子误入井中,他就用纱窗做了一个拍子盖在上边,这样既能防止灰尘,又可以保持空气流通。

张倩挽着正袖子忙乎,刘军浩自然不好意思闲着,也伸手倒了一把洗衣粉对着床单猛搓起来。

春末的阳光多了几分热燥,不过更多的却是暖意。水池边那些杂七杂八的草虽然天天被鸡鸭肆虐,但是在泉水的滋润下依然顽强的生长着,给院子里装饰上一片浓浓的绿。

寿字老鳖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慢吞吞的趴在张倩的身边晒太阳。要说这东西可能是院子里最神秘莫测的动物了,平时根本看不到它的影子。

有好几次刘军浩都以为它爬到院墙外边给人捉走了呢,可是往往不经意间却能够看到老鳖在院子里晒暖。

大概看小皮和黑豹没有在院子里,几只野兔也大胆起来,在刘军浩跟前跑来跑去。这兔子也被打上了独特的标记——腿上系了一条红丝带。

这还是张倩的主意,主要是防止野兔在外边吃草的时候被别人误伤。

就这样,两个人默默的搓着被单。兔子乌龟在院子里晒暖,那些喜鹊、灰马扎停在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低声嘱咐着什么,整个院子流淌着一种温馨的气氛……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只用了半个小时,被单就洗的干干净净晾在绳子上了。

看着张倩白嫩的双手此刻搓的微红,刘军浩又琢磨着是不是过些日子弄台洗衣机,这样以后就省事多了。

没有想到张倩还是一个闲不住,又跑到屋里将他铺在下边的凉席抽出来,放在木盆中洗刷。

劳动的女人最美。她的动作很自然,丝毫没有矫揉造作,刘军浩只觉得自己这媳妇找的值。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倩也没有回去,两个人用电饭锅蒸了一碗米,然后又炒了一盘红烧鳝鱼和一个青菜炒蛋就算完事。

虽然都是家常菜,不过刘军浩却吃的格外香,尤其是那个青菜炒蛋几乎被他一个人包了。当然如果这炒蛋张倩能少放点盐就更完美了。

吃过饭张倩坐在电脑前和自己的同学聊天,刘军浩则端起茶杯到院子外溜达。

门前这条长长地水沟中依然是水鸭子们的活动场地,三五个一群在水中疯抢着鱼虾。

水沟中的鱼虾并不少,每次一下大雨就会从河中上来一些,因此这些水鸭子倒是也不缺少食物。

这才刚站了没一会儿,就看到郑建学两口子手拉手从村口走过来。

“结婚快乐,快发喜糖”刘军浩远远地笑着冲他们抱拳,这两口子五一结婚的时候他还在QQ上祝贺过呢。

“还真是给你送喜糖的”郑建学走近了从包里拿出一袋子奶糖扔到他手中。

“喔,你们还当真了,快进屋坐。”刘军浩也不推辞,直接接过来撕开口袋。

“不用了,就在大路上站着吧。这儿视野开阔,再说了还可以闻闻荷花香。”文霞指着门前的荷叶说道。

“那行,我去搬几把椅子。”刘军浩劲儿大,双手一穿就把四把椅子扛在臂膀上,然后又提着水壶茶杯走到院子外。

刚摆上大碗茶,赵教授听到声音,也端着茶杯出来了。

他和郑建学夫妇都不陌生,打过招呼之后就坐在椅子上闲聊。刘军浩本来想给他捏一点茶叶呢,哪知道人家摇了摇茶杯,示意里边是极品毛尖。

郑建学过来倒也不全是为了闲逛,没过一会儿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想买些晒干的野菊花。

刘军浩还以为他们想弄些回去喝茶尝新鲜呢,因此直接点头同意,不过却先声明不要钱,这野菊花他屋里多的是。

去年秋里家家户户都忙着收庄稼,他也不好意思闲着,就领着小皮到山坡上四处转悠。那天恰好在南面山梁上发现了一大片野菊花,他来了兴致,就由着性子将那些枝枝蔓蔓全部弄光,然后装在石锁中带了回来。

当时他和赵教授两个人费了半天功夫才将野菊花捋干净,最后装了满满的一大袋子,他这小半年喝的都是菊花茶。

东西多了自然不稀罕,只要有人来求,他都会给人家弄上一大把。前些日子赵卫东夫妇走的时候刘军浩还给他们装了大半塑料袋呢。

“不是……我们要的比较多,是做枕头用的。”郑建学赶忙把事情说清楚,原来这小子是想弄个菊花枕回去孝敬自己老丈人呢。

野菊花能清热解毒,明目退肝火,还可以治疗头疼。市场上买的菊花枕头不但价格贵,而且有很多都是假的,因此他就想过来寻摸一些野菊花自己做一个。

可是到刘家沟一打听才知道农村喝菊花茶的人并不多,大都不太习惯野菊花的苦涩,许多人还是喜欢喝略带甘甜的茶硕。

最后还是刘老三想起曾经有一次看到刘军浩在院子里晒野菊花,就让他们过来问问。

“没事呀,我屋里还有小半袋呢,等下给你们弄一些。”刘军浩自然点头同意。这些日子他都喝上茶硕了,那野菊花只是偶尔换换口味而已,送给人家做枕头也好。

送走了郑建学夫妇,张倩却在屋里叽咕起来:“你咋不知道多留一点呢,做菊花枕头哪用得了那么多?”

“又不是啥值钱的玩意儿,再说这不还有半塑料袋吗,够喝了。”刘军浩不明所以的说道。

“我也想弄个菊花枕头给我妈带回去。她年纪大了,晚上睡觉不踏实,总觉得耳朵蒙蒙响”张倩是刚才看人家做枕头的时候才想起这件事情,可是当着郑建学两口子的面,她也不好意思让刘军浩多留一些。

“没事,等秋天的时候我再弄上一布袋野菊花,给你家亲戚每家都送一个。”

“你说咱们做一些野菊花枕头在网上卖怎么样?”张倩说风就是雨,立刻噼里啪啦的在网上搜索起来。

“肯定卖不出去,这野菊花到处都是,谁会掏钱买。”刘军浩原本很有些不以为然呢,哪知道搜索出来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网上卖菊花枕的还真不少,而且价格贵的离谱,一件八十九?

刘军浩原本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呢,谁知道根本没有错,人家卖出的还真不少呢。

“看见没有,我就说有卖的吧,你刚才给他们弄得那一大袋子最少值三十块钱。”张倩不停地翻动着网页解释道。

“要不等秋天的时候咱们也弄几个菊花枕卖着试试看?”刘军浩颇有些动心,这些材料刘家沟到处都是。秋天忙乎上几天肯定能采五六麻袋野菊花,最少能做七八十个菊花枕,如果卖出去的话可就是几千块呀。

“肯定行的,只是咱们现在应该到地里挖些野菊花回来种。不然等知道了野菊花能卖钱,人们都会上山挖的”张倩却比他想的更远。

“这倒也是”刘军浩点点头,沉思起来。

自己那石锁中不是有一大片沙土地吗,正好可以用来栽培野菊花。相信经过泉水的滋润,野菊花的品相一定比野外的更好。

那眼泉不断增大,沙土地的面积也随着扩展,现在已经有二三百个平方了,这片土地利用好的话完全有可能增收五六千块。

“喂,在想什么,我说话你听见没有?”张倩正描述未来的蓝图呢,却发现自己说了半天,刘军浩就傻愣的坐在那里不吭声,顿时生气起来。

“你说的什么,再说一遍?”刘军浩立刻神思归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