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这菊花枕要做就做出特色,那样才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你看网上这么多卖菊花枕头的,基本上造型都是一个模样。咱们要想出点别的东西来,上次在河滩上你用细发草编织的坐垫就很漂亮,那东西坐起来非常柔和,能不能将它们编织成枕套?”张倩越说越兴奋,此刻才如泉涌,立刻就想到了配套设施。

上次刘军浩编织坐垫的时候她就在琢磨怎么把这东西利用起来,现在想到菊花枕头的时候灵机一动,这东西做枕套岂不是刚刚好?

这倒可以试试”刘军浩的热情也被调动起来,思路渐渐变得开阔。细发草的柔韧性很强,如果编织成枕套的话绝对耐用。

“那我们现在就河边采些细发草做实验”张倩恨不能现在就做出几个菊花枕挂在网上销售。

刘军浩原本想等明天再说呢,不过看张倩兴奋的样子,只得由着她的性子做。

河滩上的细发草确实不少,尤其是背阴的一面,一簇簇的生长的特别茂密。到了地点,刘军浩将大筐一放,然后和张倩一人一把镰刀开割起来。

这东西一直到四月底才开始长出新芽,刚长出不久的细发草才三四厘米长,他们收割的时候只要镰刀抬高几分,割下的就全部是去年的枯草了。

细发草韧性大,畜牲吃了半天都不消化,人们割草的时候一般都不碰这玩意儿。除非有人想做草绳才会过来割上一些,因此河滩上这一片片的细发草可以说是保存的相当完整。

张倩最初拿到镰刀还觉得挺新鲜的,可是割起草来却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总是心惊胆战的,生怕用力过猛就砍在了自己的腿弯上。

她的动作此刻就好像老奶奶磨牙一样,左手抓着几根草,右手拿着镰刀荡来荡去,一把草能磨蹭两三分钟。

刘军浩见她也帮不上什么忙,万一等下割到手了更不值,因此就让她坐在草堆边歇息,自己开足马力的挥舞起镰刀。

“你小心一点,别那么快,小心手”张倩蹲在旁边不住的叮嘱。人家的双手好像梭子一样来回舞动,她的眼睛都快看花了。

“没事,我有分寸呢”刘军浩不以为然的说道。别看左手一直在镰刀旁伸缩不停,可是要想割到手指却不是那么容易。

这就是熟能生巧的道理,在农村有的老人割起草来甚至可以闭着眼睛不看镰刀。他虽然达不到这种地步,但是好歹也训练过几年的。

只用了半个小时,刘军浩就割了满满的一大竹筐细叶草。当然他趁着张倩不注意的时候还偷偷的用镰刀挖了几大块草根扔到石锁中,准备放在里边好好地培育。

两人回到家里,又开始琢磨着编织枕套来。其实在他看来编坐垫和编枕套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最后需要封口而已。

这细发草过于细密,因此只能够几根合在一起编织,搓起来有点费事。不过刘军浩的双手非常灵活,因此倒也没有觉得麻烦。

为了照顾张倩,他特意放慢速度,一步一步的教。女孩子到底是手巧,张倩跟着学了一边基本要领就学的八九不离十。只是她编出的枕套整个就是豆腐渣工程,非常粗糙,用手一扯,连接处就完全散开了。

看这枕套上边有些单调,刘军浩又用细发草在枕套上镶嵌出一个中国结模样,里边还带着一个斗大的福字。

“太漂亮了,就这个枕套放在网上也肯定有人买……不行,这个要给我用。”张倩原本想传到网上显摆呢,继而又有些舍不得。

“我教你吧,很简单的”

以前农村的孩子没有什么玩具可以玩,但是创造性却相当高,仅仅几张废纸就可以折叠出青蛙、小船、飞机、手枪、鸽子等等活灵活现的东西。

至于用麦秸、蒲草编出的东西就更多了,什么草帽、向日葵、金鱼、花篮等数不胜数。

随着双手编织,那些儿时的记忆慢慢的都涌现出来。刘军浩是越编越顺手,花样也不断地翻新。

他一连编织了四个枕套,上边的图案竟然没有重样的。

这下张倩可是长见识了,她还没有见过哪个男人的手这么巧呢,最后直拉着刘军浩说自己也要学习。

拍照之后,张倩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把照片传到十八楼论坛做调查,她想看看这么精美的枕套多少钱售出才合适。

原本以为响应者肯定寥寥无几呢,没有想到刚传上去了半个多小时,参与投票的人就超过了一百,而在价格的选项中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选择了二十到三十元。下边的回帖中更是有人不断地询问这枕套是从哪里买的?

这下张倩彻底的放心了,已经完全忘记了还要装菊花的事儿。她直接将剩下的三个枕套挂在自己的网店里销售,然后传了一个地址到十八楼。

这刚刷新了几下,三个枕套已经全部售出。

没有买到人的开始在论坛中抱怨自己下手晚,不断有人询问还有枕套没有,价格不是问题。

荒草变宝,真是荒草变宝。

两个人此刻心中都很激动,比起上次卖出蜗牛壳要更兴奋。上次的成交带有几分偶然,但是这次不同,是的的确确的让人看到了一条成功的道路。

如果河滩上细发草完全利用起来,那将会是一笔多大的财富?想到此处,刘军浩原本慵懒的心也火热跳动起来。现在他恨不得立刻就跑到村里找刘广聚,让他发动群众投入到草编大军当中。

可是慢慢的他燥热的心又平静下来。事情或许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河滩上的细发草看似很多,可是却也不是无穷尽的。如果村民们知道这废草能够挣钱的话,说不定会一窝蜂的跟上来,到时候估计连草根都会挖光。

他这手没有干过多少农活,所以才会灵巧如初。而对于很多农村人来说,让他们编织枕套已经有些为难了,如果想在上边编织一些图案,那就好像让张飞绣花一样。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这东西真的能像刚才那么热销吗?如果不能的话,自己贸贸然然的让村里人编织,最后卖不出去怎么办?

他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进为好。村里人知道了草编能够卖钱的话,就是不用自己发动,也一样会跟着学的,就想当初养黄鳝那样。

把张倩送走后,刘军浩又关注起石锁中那些细发草起来,他把那几块草根拿出来分别栽在前院的土地上、树根下,以及后院的菜地中。当然石锁中也种了不少。

这么做自然是为了进行相互对比,从河滩上那些细发草的生长环境可以看出它是喜阴喜湿植物。刘军浩要做的就是进一步了解这种植物的习性,看看能不能在石锁里改良一下,让这草变得更加粗壮一些。

张倩回去后立刻将自己的枕套换下来,彻底的体验一把细发草的味道。没有经过处理的枕套还带着几分青草的气息,她是一夜无梦睡到天亮。

第二天刘军浩吃过早饭,特意跑到街上把那三个枕套汇了出去。

回来后自然坐在院里继续编枕套,不过刚编织了两个他就完全失去耐心了。昨天晚上全凭兴致而为,今天重新搓起那一根根细草,只觉得手指酸疼酸疼的,显然是用力过度。

“啧啧,你小子编的是啥东西?”赵教授过来看到枕套后,也忍不住的拿了一个仔细端详。

“枕套,看看怎么样”刘军浩活动了几下酸疼的手指笑着说道。

“真是不错,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我以为你除了吃就不会干别的呢。”

“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开始在上边添加图案。

“这东西我以前上山下乡的时候也编过,不过我们是用麦秸秆浸湿了编。当时主要是编草帽,还有提篮。你这个看起来很不错的,等下放到网上看看有人买没有,现在很多人都喜欢手工制品。”赵教授打量了一番建议道。

“你老的建议太晚了,昨天我已经卖出去三个。”刘军浩小有些得意的将昨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还真有你小子的,如果做成菊花枕头最少一个能卖五十块钱。”

两人正说着呢,“啾啾”的声音从杂木堆上传来,紧接着一头水鸭子也“嘎嘎”的欢叫着。

转头望去,只见几个黑色的小鸭子不住的在木头上扑闪着幼嫩的翅膀,尝试了几次也不敢从上边跳下来。

“这是第几窝了?”赵教授看着那十来个小水鸭子说道。

“是第一窝,不过还有两窝在孵呢,等过些日子再给你送过去一些。”他应了一句就进屋拿了一块馒头给这些小家伙喂食儿。

前些日子刘军浩特意将那窝刚出来的小鸡送到赵教授院里,让他闲着没事养着当个乐趣。

最初的几天那老母鸡一到晚上将小鸡往自己家领,不过赵教授用鸡笊扣了几次后,它也老实起来,晚上踏踏实实的领着小鸡进鸡笊过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