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五月份,刘军浩的院子里就变成了花的世界。

一穗一穗沉甸甸的洋槐花刚刚开过不久,墙角中的那些西瓜也开起了米黄色的小花,最初只是一两朵,继而整个院内都笼罩在一片花香中。

去年他只在院子里种了十来棵瓜秧,一个夏天西瓜都不愁吃,直到十月底,家里还放了一个大花皮。

今年这院子里种西瓜的更多,当初留下的七八十粒种子除去分给赵教授和石锁中的,其余的全部撒在墙根。

虽然没有怎么护理,但是这些瓜秧很是争气,长得异常茂盛。那些枝枝蔓蔓沿着院墙跟一路攀爬,有许多根茎还窜到了水沟中,生出不少气根。

这瓜秧将路都堵的死死的,地面上笼罩的一点缝隙都没有,根本没有办法下脚。刘军浩每次进后院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将它们踩断。

这样也不是办法,他还是准备沿用去年的方法:既然地面上没有空间,那么就朝空中发展。

能往树上攀爬的就往树上搭秧,其余的一律像豆角那样搭起架子。

他和赵教授忙乎了两天时间,才将那些瓜秧全部绑在架子上,为了防止因为翻秧造成瓜秧死亡,刘军浩还偷偷的将每棵瓜秧根部都浇了一些泉水。

现在这些瓜秧花开的更艳了,才几天的工夫,不少瓜秧上已经开了六七朵小黄花。

去年一棵瓜秧最多结果二十一个,最少的也有十二个。看今年瓜秧的长势,估计还要比去年的好上一些。

黄花落地,那些鹌鹑蛋大的西瓜就长了出来。现在它们还很小,暂时用不上网兜,不过这些东西刘军浩也早早的准备好,以防到时候来不及。

这些天院子内再次聚集了不少色彩绚烂的蝴蝶,不过比起前些日子成百上千蝴蝶堆积的盛况却是不如。

倒是更蜜蜂多了起来,走进后院,嗡嗡的声音不绝入耳。这小家伙整天在院子里忙来忙去,惹来村里那帮熊孩子天天在院子里捉蜜蜂吃蜜。

这事儿刘军浩小时候也干过,就是趁蜜蜂在花蕊上采蜜的时候轻轻的走过去,猛然从后边用手指捏住它的一对小翅膀,然后将它的尾巴揪掉。这样就可以安全舔食蜂蜜了。一般蜜蜂的后腿上都附着厚厚的一层淡黄色或者乳白色的蜂蜜,吃起来甜中带着一丝辛辣,滋味相当不错。

他正回忆着呢,却听到小娃子在自家的后院中连蹦带跳的喊叫。

“小浩叔,小浩叔,你快过来看看”这个时候毛孩子也冲到前院叫嚷。

“怎么了,怎么了?”刘军浩跑进后院,只见小娃子捂着嘴正在那里乱蹦呢。

“蜜蜂蛰住嘴”毛孩子赶忙在旁边解释。

原来这熊孩子刚才拽蜜蜂尾巴的时候根本没有弄掉,就急急的把嘴凑到腿上舔,结果被蜂针狠狠地蜇了一下,现在疼的“嗷嗷”直蹦。

“赶紧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刘军浩又好气又好笑,赶忙让小娃子把嘴巴张得大大的,然后伸出舌头。

只见那舌头上已经肿了一大块,他眯着眼睛小半天,终于把那根蜂针拔了出来。

“你们这些熊孩子,我刚才怎么交代的,不要揪西瓜花。怎么就是不听,这花到夏天可是要结大西瓜的。”刘军浩看到地上散落的不少西瓜花训斥道。

将他们都赶到前院后,刘军浩见几个木头架子已经被弄倒了,就赶忙找来铁丝加固。

等将木架重新立好,他忽然想起自己在石锁中种的那些西瓜来,应该现在也结了不少小西瓜吧?

哪知道他目光搜索过去后,却大吃一惊:西瓜秧上花开的不少,但是却没有见到一个小西瓜。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水土不服?

刘军浩感觉太奇怪了,一直以来,这石锁给他的感觉就是养啥啥值钱,种啥啥丰收的。

可是现在看着那沙土地上散落的不少黄花却让人感到分外的郁闷,实在想不通这西瓜为什么光开花不结果。

应该不是泉水的问题,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院子里的瓜秧也不会结果才对。

到底这些瓜秧还缺什么,怎么会不结果呢。

想到缺什么,刘军浩的脑袋中灵光一闪,他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可不就是缺一样东西吗?蜜蜂。

这石锁是给一个密闭的环境,如果没有蜜蜂的授粉,哪里会结出西瓜。

去年泉水中的荷花为什么会结出莲蓬呢?当时石锁中一样没有昆虫。

不过刘军浩马上想到了答案,那就是泉水中的鱼儿,只要它们的身体轻轻的碰一下里荷花的茎秆,那么就自动完成授粉了。

看来现在还要在石锁中引进一些蜜蜂呀,刘军浩想到这里,立刻也动手开始在后院中捉起蜜蜂来。

今天天气很好,正是蜜蜂多的时候,因此他毫不费事的就捉了十几只扔进去。

那些蜜蜂刚进石锁中就仿佛没头的苍蝇一般,在里边不住的乱窜。不过经历了最初的恐慌后,这些蜜蜂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一个个落在西瓜花上采蜜。

这下刘军浩彻底的放下心,又关注起沙滩上刚种下不久的那一簇簇细发草来。

才几天的时间,那些细发草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才几厘米长的茎叶现在已经长到了十厘米,而且看上去也粗壮了不少。

照这个势头长下去,估计很快就能收割了。只是不知道这细发草会不会也像韭菜那样,能够割上几茬的。

别说这枕套还真的很畅销,才几天工夫,刘军浩已经卖了七个了,稳稳当当的二百块钱落入口袋。

虽然这点钱和自己卖黄鳝的收入根本没有可比性,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加上张倩对网上开店很感兴趣,他也就乐此不彼的编起了枕套。

这不刚打开电脑不久,又有人发过来信息。刘军浩原本以为只是一般的求购信息呢,没有想到是一个提要求的。

这个叫只爱雪梨的网友上来先夸了几句枕套很有特色后,就询问这东西是不是他自家编的。刘军浩虽然不知道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还是耐心细致的回答。

“是这样的,这枕套我很喜欢,只是能不能换上别的图案,我是说我指定的图案。”只爱雪梨最后才提出自己的要求。

“你是说你自己设计图案,然后由我编织后再卖给你?”刘军浩开口询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你能不能做到,如果可以的话,价钱好商量。”电脑上又跳出一行字。

“我试试吧,你先将图案发过来。”这人是砸场子还是干什么呢,怎么净给我出难题,刘军浩在心中直叽咕。

很快只爱雪梨就传过来一张图片,画面倒也不复杂,只是中国结中写着“每天好梦”几个大字,后边又缀着一个人名。

“没有问题,这个当然可以编出。”刘军浩看过之后立刻发信息过去。这图案和自己以前编织的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那我就放心了,我还害怕提出要求你们不做呢。对了,能不能快点,我急等着用呢,价格不是问题。你做好之后给我发消息呀,然后我点购买。”只爱雪梨又开始催促起来。

关掉对话框,刘军浩又开始沉思起来,看来这草编事业还真的是大有作为。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多增加一项业务,那就是根据顾客的需求来编织。

等张倩过来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想法一说,果然得到了张倩的赞同。这种精美的草编枕套其实也是可以当成礼物赠送的,比如说送给恋人或者父母都是可以的。

如果在草编中加入了被赠送人的名字,那意义就不同起来。一个人看到“祝你天天快乐”和“祝XX天天快乐”时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后边那句给人一种独一无二的感觉,更能体现出送礼物者的心意,也让受赠人从心理上认为这礼物是单独为自己制作的。

两人商议完毕,张倩就噼里啪啦的在电脑上敲打起来,将根据顾客调整图案的消息加了进去,然后又在论坛中发了一遍。

她发完信息,突然想起什么,也开始从筐中揪出细叶草编织起来。

经过几天的锻炼,张倩编出的枕套也不再像前几天那样形散神也散了。虽然还有些小丑,但是至少用手拽起来不会松散。

“歇一会儿吧,你才学草编,别把手指头弄肿了。”刘军浩看她不断吹手指的模样,就有些心疼的劝道。

“没事,就快好了,看我编织的怎么样,能不能送人?”张倩将枕套拿到他面前显摆。

“有进步,不过送人就不必了吧,还是用我编的。”刘军浩谨慎的建议。用这么丑的枕套送人,她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不行,自己做的更有意义,”张倩立刻出声拒绝,接着又埋头苦编。

看她认真的模样,刘军浩忍不住猜测起来:送人,该不会是想送给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美了起来,在看张倩编出的枕套,越看怎么越好看。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