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做起事来来非常认真,忙乎了一个多小时才将枕套编织完毕。不过编成之后却越看越觉得拿不出手,当初的信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奈,她又三下五去二将枕套拆出。

“费那么大力气编成的拆了干什么?”刘军浩赶忙阻拦道。

“本来准备送人的,成这个样子怎么好送人。”张倩沮丧的比划着枕套说道,“要不等下你给我编两个吧,我过两天送人?”

“两个,送给谁呀?”一听说要编织两个,刘军浩立刻知道他自作多情了。

“送给我爸妈呀,出来工作一年多了,还没有给他们买过像样的礼物。原本想亲手编织两个枕套表表心意呢,可是我的手太笨了,什么也做不成,学了几天都没有一点长进。”

听她这么一说,刘军浩的心里平衡起来。送给老丈人丈母娘,这也是尽孝心呢。

“你的手怎么那么巧?”张倩抓起他的大手并在一起,继而啧啧赞叹起来,“我说我的手白,你的手比我的更白更嫩,还这么修长,弹钢琴一定是好样的。”

“拉倒吧,就我这手还弹钢琴呢,我们家八代也不会出一个弹钢琴的。”刘军浩趁势握住她的小手。其实他的手并不算细,只是手掌大而已,现在两人的手并在一起,差了快一倍。

经过张倩这么一比划,刘军浩还真的发现出自己手比以前细嫩了许多,手指上的一道伤疤也变得很淡,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这伤疤的来历他还记得,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留下的。那个年纪都是用铅笔写字,当时的小刀质量差,刀背做的很薄,只削上几次铅笔就会弄裂。因此学生们基本上不买小刀,一般都拿镰刀或者菜刀削。

这东西也算是凶器,当时老师怕出事儿,就规定学生不准拿镰刀上学。他自己在讲台上放了一把镰刀,有需要的话再递给学生用。

有一次刘军浩和班里的一个同学同时想用镰刀削铅笔,结果他先拿到了,那个同学一直在旁边催促。刘军浩情急之中,用力过大,直接把铅笔削断。手也割了一大块,当时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骨头。

老师看到他满手是血顿时吓坏了,赶忙让几个学生到外边采些草药止血,一连用了两大团刺脚芽才将血止住。

后来伤口虽然愈合,但是却留下一道疤痕,怎么也消除不了。

没有想到这段时间不注意,疤痕竟然消失了,这泉水真是稀奇。

“怎么不能,咱们以后要是有了孩子,我就让……”张倩说了一半突然脸红了起来,挣扎着想把自己的小手抽出。

“怕啥,没外人”刘军浩这么一说,张倩也不再抽动,不过却也低着头不说话。

“你说等枕套弄好了在上边编什么图案?”他又岔开话题道。

“嗯……两个都编上平安是福吧。我妈最信这个,每年都要到寺庙里求一道平安符,家里还央人写了几幅这样的字呢。”张倩原本准备想一些比较新颖的词语,可是想了半天都觉得没有合适的,最后还是这四个字贴切。

一句平安是福,就是对老人最好的祝福!

“咱们到外边晒太阳吧,大好的太阳不利用可惜了。”在电脑旁呆了一阵子,刘军浩就坐不住了。于是两人一商量搬上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张倩原本手里还拿着一本《读者》翻看,可是被温暖如斯的太阳照着,她的思绪慢慢的就飘了起来。

扭头见刘军浩靠在椅子背上仰脸闭目养神,完全一副享受的姿态。她顿时也来了兴致,合上书本,眼睛望着高高蓝蓝的天空,享受起即将失去的春天。

就这样半躺着,什么也不做,似乎整个人儿都变得空灵平淡。

正神游天外呢,张倩突然听到耳朵边有嗡嗡的声音传来。她扭头一看,顿时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拿起书本就打,口中还大叫着“蜜蜂,蜜蜂”

“没事,肯定是后院西瓜秧引来的。”

“咦,刘军浩,你快看,牵牛花开花了,这么大。”张倩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蜜蜂走,突然发现篱笆墙边上开了一朵紫色的牵牛花,她又兴奋的拿起手机去拍照片。

现在才五月末,没有想到自己院子里的喇叭花就开了,应该是花期也提前了五六天。刘军浩正琢磨着呢,那边张倩又“哇”的一声尖叫。

“怎么了,这一惊一乍的?”

“你快过来看看,这么多蜜蜂,有五六十只都在芦苇上爬着呢,这里边肯定有个蜂窝”

“蜂窝?!”刘军浩有些不相信,自己院子里会有蜂窝?

他跟过去一看,只见向阳的芦苇垛一面有四五十只蜜蜂爬动着,不少还顺着芦苇管钻进钻出。这蜜蜂个头比较大,身子肥肥胖胖的,略显笨拙。看着黝黑的颜色,就知道属于土蜂子。

“你弄一根看看它们在干什么?”张倩的好奇心也不断地增大。

芦苇垛是上次和赵教授一起从河滩上割出来的,前些日子晒干了后,他在墙根堆了不少,准备等缺柴火的时候烧。

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成真有蜂巢?刘军浩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芦苇垛,可是打量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蜂巢在什么地方,只看到不断有蜜蜂钻进芦苇管,不大一会儿又钻了出来。

“它们在干什么,不是筑巢吗?”张倩看的相当迷糊。

“不清楚”这种现象刘军浩也是第一次看到。更让他奇怪的还在后边,有一只蜜蜂此刻正爬着芦苇杆上吐着什么东西,仔细看过去却是用湿泥密封洞口。

刘军浩等那蜜蜂飞走后,立刻将这根芦管折下。

两个人像做贼一般带着芦管离开,等到了安全距离后,才将芦管折断。

“咦……这是蜂蜜!”两个人再次愣住。

一股蜂蜜特有的清香从芦管的断面处散发出来,空空的芦管中填满了比黄豆略大的颗粒,一粒粒的整齐排列,在太阳下泛着几分光泽。粗略的数了一下,有二十多粒呢。

“这个能吃吗?”张倩颇为心动的问道。

“我尝尝……”刘军浩捏了一粒放在嘴中。

刚入嘴立刻就变得黏黏的,继而一股香甜在舌头上肆虐,甚至要比野蜂子的蜜更甜。

“很好吃,你尝尝”他也让张倩捏了一颗。

张倩吃过后也赞不绝口,连说要刘军浩再去弄一些。

“两个人在偷偷吃啥东西?”正说着呢,王老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不眼看晌午了,她过来摘菜呢。

“王姨,你尝尝,这是我们刚刚发现的土蜂蜜,吃起来非常甜”刘军浩赶忙将芦管递过去。

“这是蜂蜜吗,我怎么看不像?”王老师有些困惑的捏了一粒,继而也是称赞连连。

不过待张倩问起这是什么蜜的时候,王老师却连说不知,隔着院墙把自己的丈夫也叫了过来。赵教授一直和果树相关的东西打交道,或许知道这蜜蜂的来历。

哪知赵教授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用他的话说就是全世界已知的蜜蜂有一两万种,单在中国也有一千多种,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哪种蜜蜂。

虽然确定不了蜜蜂的种类,但是却并不妨碍众人吃蜂蜜的热情。在三人的怂恿下,刘军浩又冒着被蜇的危险去折了几根芦苇。

不出意外,里边果然都是黄澄澄的蜂蜜。他们好像剥蚕豆一样,一粒一粒的往碗中倒,最后竟然弄了小半碗,当然那些乳白色的蜂蛹也收集了不少。

在赵教授的建议下,刘军浩给每人都冲了一小杯蜂蜜,淡黄色的蜂蜜放在水中后,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的淌开,将茶杯中镀上几分浅黄。

轻轻喝上一口。蜂蜜甜香,夹杂着芦苇的清香和花香一起钻入心肺。不由得让人齿颊留香,心醉神驰……

小半碗蜂蛹自然是让王老师拿回家了,因为刘军浩看到那东西在里边蠕动就有些心寒,说啥也不敢吃。

赵教授只说他不会享受,这蜂蜜可是高级补品呢。说是等会儿弄好了送过来一些尝尝,绝对让他们吃了还想吃。

刘军浩原本以为他只是说说呢,谁知道中午的时候果真端了小半碗过来了。

看着金黄色的蜂蛹,刚开始两个人都不敢尝,直到赵教授做了示范,刘军浩才用筷子夹了几个放在嘴中。

干脆喷香,绝对好吃。

他点过头之后,张倩也尝试着用筷子夹了起来。

他们原本以为那些土蜂子不见了蜂蜜肯定会离开的,谁知道下午又见到成百的蜜蜂在那芦苇垛上爬来爬去,显然是在往里边输送蜂蜜。

仔细看了一遍,这芦苇垛四周还真爬了不少蜜蜂呢。这下好了,以后可以经常有蜂蜜吃了。刘军浩再次动了心思:其实自己养些蜜蜂也是很不错的。那石锁是个密闭的空间,用来养土蜂子再合适不过了。

他想到这里又偷偷的打量起石锁,只隔了一天的时间,当初扔进去的十几只蜜蜂竟然筑起蜂巢来,一个个在鹌鹑蛋大小的蜂巢上忙个不停。

这个发现让刘军浩更是兴奋不已,没有想到他心有所想,石锁立刻替自己实现呀。看来这土蜂子也不用养在石锁中了,直接养蜜蜂多好。

不过这空间中的的花朵太少,也不知道能不能满足这些蜜蜂的需求。毕竟它们筑起蜂巢就要产蛹的,到时候蜜蜂越变越多,自己就要种更多的花草了。

土蜂、蜜蜂一起养,到时候自己还能同时吃两种蜂蜜呢。

***

(正文3188字,以下不算字数)

石锁中的蜜蜂是工蜂,工蜂在没有蜂王的情况下是可以产卵的,不过孵化出的只有雄蜂。雄蜂是不会够采蜜的。

这点信息是我昨天看了书评中有人提起后才查到的,以前只知道捉蜜蜂吃蜂蜜,没有注意这个常识,呵呵。

文中写的就是我小时候“想当然”的做法,那个时候以为弄一些工蜂就可以养蜜蜂呢,每次都不成功,今天才知道原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