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编织东西刘军浩自然是万分用心,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将两个枕套弄好。

他本来想要了地址直接邮过去,哪知道张倩恰好也要到街上充话费,于是两个人就一起骑着自行车赶集。

山风徐徐的吹着,带来阵阵清凉。这条平坦的江石路不断地在绿荫中延伸,给人一种很爽目的感觉。再朝远处眺望,可以看到青黄色的麦浪,收麦子的季节就要来临了。

快到街口的时候,却碰到刘五爷和村里几个人在前面走。二人赶忙跳下车子,和他们一起步行。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刘五爷准备上街买个牛犊子养着呢。他老人家这次是看准了,说什么也不会再买那种呛毛的瘦牛。

到了街上,几个人分道扬镳。

正事办完之后,张倩说自己还没有见过卖牛呢,想到牛行看看。

刘军浩自然随着她的心思,将采购的东西和自行车往熟人家里一扔,两人徒步朝牛行走去。

要说街上什么地方最热闹,那自然是牛行。每到逢集就是人来人往,牛满为患。

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有人牵着黄牛三三两两的朝牛行方向走去,有些心急的牛经济更是早早的拦在路口看牛。

这些牛经济虽然看的心切,却也不急着买,真正的买卖一般都到晌午才开始。那个时候卖牛的人急着回家,在价钱上自然不会盯得太真了。还有就是到这个点上,黄牛拉撒了大半天早已经饿了,个个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熊样,因此也好挑毛病。

牛经济看火候一到,就会连连出手。买卖开始双方往往是挣得唾沫四溅、面红耳赤,最后在推搡唬怨中成交。

当然牛行的“潜规则”还有不少,比如说其中一个就是开场不买驴。那些牛经济都有些忌讳,认为刚开始买了驴,这一天就买不到好牛。因此如果哪个不识相的早早的买驴,肯定会遭到他们的白眼。

“小老弟,你也过来看牛?”刘军浩正在树荫下站着呢,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是老郭呀,”他扭头一看,原来是街上卖牛肉的老郭,赶忙掏烟打招呼,“我就是闲着没事过来转转,你见到刘五爷没?”

“在那棵大杨树下呢,你们村的几个人一起。”老郭打过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人家是正儿八经的要买黄牛,可不像他们两人这样纯属闲逛。

刘五爷刚到牛行就看中了这头小母牛,此刻正和卖牛的还价呢。庄稼人和牛经济不同,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只要看中了,价格合适就买。

刘军浩对这买卖纯属外行,因此也不插嘴,只和张倩一起在旁边看热闹。

人家卖牛的价钱咬的死,刘五爷磨蹭了半天也没有还多少钱,最后只得放弃。

“你看,那边有个小马驹!要不咱们买回去养?”刘军浩原本想跟上去呢,张倩却拉了他一把,指着那匹瘦高的枣红马说道。

“买它干啥,咱们又没有车拉。再说你看看这马瘦的皮包骨头,估计就是弄回去也养不活”刘军浩一一分析到。他虽然不太懂马,但是也能够看出这匹马确实不怎么样。

听她这么一说,张倩只得作罢,不过还是拉着刘军浩跟过去看。

那卖马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买主,因此也没有上来询问,只是冲他们笑了笑。

这小马驹对张倩倒是不陌生,不住的伸着舌头在她的手上舔来舔去。

“怎么,你看中这马驹了?”老郭恰好在附近转悠,看到他们就凑过来说道。

“哪能呢,我们就是瞎看,你看这马值多少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刘军浩就随口询问起来。

“小老弟,我劝你别买,这马驹一看胃口就有问题,已经赶了两个星期都没有人问”老郭这些日子在刘军浩那里买过几次黄鳝,因此两人也算熟悉。见他似乎动了心思,就小声在耳边劝说。

“九百块钱怎么样,这马驹早产了半个月,所以看上去比较虚,我准备贱卖了,卖一个钱是一个。”那卖马的汉子一看他们两人凑着脑袋叽咕,还以为是在商量价钱呢,就赶忙开口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刘军浩倒是动了几分心思。九百块钱的确算是便宜,一般半桩子的马驹都是上千块。

他虽然不懂养马,可是如果将这马驹买回去用院里那些泉水浇灌过的红薯秧喂养,说不定还能调教过来呢。

“能不能再少点?”

刘军浩一开口,老郭就知道他确实想买,心中虽然觉得不值,不过却也开始帮他还起价来。

买卖双方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这生意做的利索。不到半个小时就商量好了价格,刘军浩用七百八买下来。

买好马驹后,他立刻到旁边的的小卖铺买了两盒白沙扔给老郭。这也是牛行的规矩,给人帮腔把生意做成了,买家是要感谢的。

刘五爷等人转悠了半天页没有看到合适的牛犊,就准备喊上刘军浩一起回家呢,却见人家牵着个马驹朝他们走来。

一路上几个人都是争论连连。有的说刘军浩捡了个小便宜,这马驹如果调养好了绝对值一千二三;有的却说买亏了,一看就是个老疙瘩,光吃料不长个子。

刘军浩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钱已经给人家,吃亏占便宜都无所谓了。

这马驹也听话,一路上乖乖的让张倩牵着走。

回到家里,那群孩子就跑过来看稀奇,毛孩子还想偷偷的骑马呢,却被马驹狠狠地踢了一蹄子,结果这熊孩子抱着胳膊在院里嗷嗷直叫起来。

刘军浩歇息了一阵子后,就到后院割了大半筐红薯秧喂它。这家伙倒也不挑食,吃的很欢实。

张倩则更关心马驹的卫生问题,特意弄了几盆水将它的身上浇了一个通透,然后又拿起扫帚打扫。

没有想到把那些马粪扫掉长毛理顺后,这马驹的模样大为改观,到显示出几分精神来。

刘军浩原本想根据颜色给它起名小红呢,可是张倩说啥也不同意,直说太老土。还是叫赤兔好,和千古名马一个名字。

汗,就这瘦马还叫赤兔,简直是糟蹋这个名字。刘军浩虽然出口反对,不过在张倩的坚持下只得点头叫赤兔。

从此以后,他又多了一项任务:闲暇的时候放马。其实这和游玩没啥两样,将赤兔牵到河滩上就不用管,自己领着小皮四下转悠。当然更多时间刘军浩为了懒省事,直接从后院中割些红薯秧喂。

一个多星期下来,赤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毛色越发鲜亮,原本拉稀的现象也停止了。

来他院子里的人看过之后都说这马买的值,现在牵到牛行最少能卖一千块钱。

“小浩叔,吃麦穗不,拿麦穗换一根芦苇?”刚放学不久,毛孩子就拿着一大把烧的灰不溜秋的麦穗跑到院子里。

这熊孩子自从知道芦苇垛上有土蜂蜜后,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是天天来掰上一根。如果不是刘军浩看的紧,估计他几天时间就将蜂蜜弄个净光。

“你又在哪个地方点火了,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刘军浩看到麦穗顿时吓了一跳,去年也这个时候,那帮熊孩子还引起一场火灾呢。

“放心吧,我们在河滩上烧的,烧过之后用水浇灭了。”毛孩子笑嘻嘻的将麦穗递过来。

这个季节小麦尚未成熟,不过却是最香的时候。麦粒饱满,水分充足,用火烧焦之后吃起来非常劲道。

闻着焦香的麦穗,刘军浩颇有些心动,也不好意思再训斥毛孩子。

到田里偷些麦穗烧的勾当他小时候也干过。那时一到放学就三五个人一伙朝麦田奔去。放哨的放哨,偷麦穗的偷麦穗,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将准备工作做完。

然后他们再跑进芦苇荡深处,麻利地拾一些干芦苇草,熟练地掏出火柴生火。每人都拿一把麦穗心急火燎的烧起来,等麦芒烧焦,整个麦穗变成黑色小棒的时候也就烧熟了。

双手捧着麦穗揉搓,然后用嘴吹着左右手互换,来回几次就将烧焦的麦壳吹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就是黄澄澄的麦粒。

此刻谁也顾不得手上是否干净,一个个急不可耐的将麦粒丢进嘴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散发着清香的烧麦粒……

等吃光麦穗后,下边就是消灭痕迹。找片水洼把脸和手都洗干净,然后再漱漱口,等回家的时候大人自然看不出他们刚刚偷吃了麦穗。

其实只要不引起火灾,大人们即使发现了也顶多训斥一顿。

儿时偷麦的惬意,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张老师说没说我们什么时候放麦假呀?”毛孩子折了一根芦管后,又跑过来问道。

“快了,估计到端午节就放假。”这熊孩子最近一直盘算着等放假了好好的玩上几天呢。

“那你能不能让张老师多放几天,我们家种的麦多,放的时间短了割不完。”

“你自己去和老师说……正好你们老师来了。”刘军浩刚说了半句,一抬头恰好发现张倩。

“噢,张老师,我要回家做作业了。”毛孩子立刻像老鼠见了猫似地。

“刘长林,这麦穗是不是你烧的?”张倩看到桌子上的麦穗,顿时脸上又严肃起来。

“这次是摘我们自己家的,不是偷二麻子爷爷家的。”毛孩子赶忙声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