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你下午干啥去了。大半天都没有见个人影?下午有几个人过来买黄鳝。”几个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赵教授在院里抱怨,而小皮和黑豹则欢快的摇着尾巴迎了上来。

“哦,我上山游玩去了。她们是张倩的家人……”刘军浩赶忙给他们互相介绍。

赵教授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开口抱怨,笑着给张母打招呼。

小泽宇一眼就看中他肩膀上的两只斑鸠,赶忙拿出刚采摘的桑葚引逗起来。那小斑鸠也不认生,咕咕叫着落在他的手中。

寒暄了几句后,赵教授才从将桌子上的钱递过来说道:“王医生在门口等了半天没有见你回来,就到隔壁找我了。我给他开门捉的黄鳝,他一共要了八斤,说是给同事带一些。还有一家子也过来了,他们要了三斤半,我收了一百块钱。总共是三百四十块钱,你数数。”

“嗯,谢谢了。”刘军浩点了点头,将钱收了起来。这院里的钥匙赵教授也有,平时刘军浩不在家的时候来了客人都由他交代。

这些事情张母自然看在眼中。一天收入三四百块钱,一个月算下来,绝对有几千块钱。即使在城市中,这工资也不算低的了。

以前女儿说刘军浩养黄鳝发家致富,自己还不相信呢,现在看看确实好像不错。听说他还有一手编织的手艺,一个枕套就能够在网上卖几十块。

下午在山上的时候她也偷偷的观察了好几次,这小伙子身材魁梧,长得白白净净,也算一表人才。而且他对自己的女儿是真的很好,谈吐也大方得体,实实在在的。

如果他不是农村户口,又或者上过大学的话,张母几乎马上就要点头答应他们两个的事情了。

这次她过来主要就是兴师问罪的,可是待了半天却没有挑出啥毛病。而且刚才孙子叫的那一声“姑父”更是让她头疼,早知道就不带这个小家伙来了。

赵教授一听说来人是张倩的家人,自然明白人家是过来考察女婿的。他知道刘军浩家没有老人执掌门面,因此有心在旁边帮衬,也就一时半会不打算离开,开始耐着性子和张母攀谈起来。

他言辞之中对刘军浩更是多加赞叹,直夸这个小伙子仁义,说张倩很有眼光。

张母原本以为这个不怎么起眼的老头是刘军浩的家人,她一上来还想摆摆架子呢。没有想到人家竟然大有来头,是省农科院的教授,因此她在谈话过程中也就摆不起什么架子了。

不过她心中却直叽咕,这老头莫不是有病,刘家沟虽然环境很好,但是却是过于单调,没有城市的半点繁华。偶尔住住可以,一直这么住着他不会烦?

正说着呢,张倩端了几杯草莓桑葚果汁让他们品尝。两种野果子榨成汁儿之后颜色变成了暗红色,猛然看上去有几分葡萄酒。

上山转了半天,现在喝上清凉可口的果汁的确是一种享受。

张母本想下山后找个机会和两个人摊牌的,可是现在多了外人,她一时半会儿就不好意思再说出口。

过了不到十分钟,王老师也过来乐。女人和女人的谈话更顺利一些,她们两人互相询问起以前的工作来。

王老师说自己在三高中教了一辈子数学,张妈立刻道自己儿子以前也在那里读过高中,当时数学很好,还参加过奥林匹克竞赛呢。

结果说着说着王老师竟然回想起来了,直说自己教过这么一个学生。

攀上关系,两个人顿时亲近了许多,谈话气氛也热烈起来。

晚饭的时候赵教授夫妇自然留在这里。刘军浩还想进厨房做饭呢,却被王老师和张母两人赶了出来。

吃过饭后,赵教授夫妇也没有多坐,聊了一阵子就回家。

“你到院子里来一下,我有些话跟你说。”外人一走,张母马上进入正题。

“妈,你有啥话不能在屋里说,”张倩很有些不情愿的叫道,偷偷的在后边拉了几下刘军浩,不想让他出去。

“没事,”刘军浩笑着低声安慰了一句。该来的终究会来,他其实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夜凉如水,那些不知名的虫儿在角落里吟唱出别样的声音,越发显得寂静。

今晚虽然没有月亮,不过却是繁星当空。整个院子被照的亮堂堂的,角落里那些树都披上了几分朦胧的色调。

“虽然我到这里才一天的时间,但是也看出来了,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张母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进入正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是说假如让你离开农村的话。”

刘军浩听出她的潜台词,自己离开了刘家沟这块根据地就什么也不是,要能力没能力,要学历没学历。

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装作听不懂,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直问:“伯母是不是不同意我们两个在一起?”

“这个……”张母略显委婉的说道,“也不全是这个意思。我刚才已经说了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对你很看好。可是你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应该知道,两个人恋爱结婚过日子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考虑的。”

严格的说张母刚才对刘军浩的评价并不是客套话,她是真的对这个小伙子相当满意,只是为了女儿的将来,她对两个人的关系不看好。

“小倩现在是在支教,再过上半年她就要调回城里了,到时候你们两个怎么办,你是让小倩回城里当老师还是继续呆在乡村里?”

刘军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了,只觉得心中乱糟糟的。纵然有无数豪言壮语,此刻却一句也说不上来。

“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不好,晚上天凉,你还是进屋吧。”张倩一直都躲在门口偷听,突然冲到院子里说道。

“你给我进去,我和他有话要说。”张母看女儿到现在还胳膊肘子往外拐,顿时来了气:是爹妈和你亲还是他和你亲?

“那……你们快点。”张倩害怕母亲真的发火,只好心有不甘的退却。

经张倩这么一闹,刘军浩的心情也平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伯母,其实从你今天来我就知道你不同意我和张倩的事情。这我理解,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找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你这么做也是为了张倩好……”

整个院子里只有刘军浩低沉的声音在回荡,鸣叫的虫子似乎被他的声音感染,变得悄无声息。屋子里也同样如此,王芸早早的把电视关掉,和小姑子一起凑在门后偷听。

“我和张倩虽然确定关系的时间不长,可是我们认识的日子也不短了,我相信两个人彼此都非常了解。我现在不敢向你保证什么,只能说只要张倩还在刘家沟,她愿意和我在一起,我都会珍惜她的。如果她真的要离开我……”

刘军浩这一番话说了足足有五分钟,他原本已经消散的斗志也被张母激发出来。为了自己和张倩两人的幸福,只能够搏上一搏,希望最后张母能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嫂子,你快出去劝劝咱妈吧,别让她说了。”张倩害怕他妈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赶忙在屋里哀求自己的嫂子。

王芸推辞不过,只得开门走进院子说道:“妈,还是先进屋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晚上院子里潮气大,你不是还有寒气腿嘛。”

张母虽然很有些恼火儿媳妇不识趣,可是现在看刘军浩这副样子,就知道再说下去也说不出个结果来,只能够点头回屋。

刘军浩又陪了一阵子后,就到赵教授那里睡觉,而王老师则去他家。张倩今晚也在这里歇息,不过她临睡之前特意到六婶子家交代了一番,说自己家人过来了。

清晨大概是刘军浩院子里最热闹的时候,张妈早早的就被外边的动静吵醒。虽说昨天晚上的谈话不顺利,不过她却睡了一个好觉。

清晨的微风带来阵阵花香,那些花喜鹊、灰马扎在地上蹦来跳去啄着残留的米粒,水鸭子们看到有人出来也一阵欢腾,嘎嘎乱叫着围了上来……

这些东西虽然有些吵闹,但是却充满了生活得气息,让人心中不知不觉的变得爽快。

“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张倩听到院子里的动静,赶忙穿衣服下床。

“还行”张母做了几下运动说道。

见那些鸡鸭一直围着她们转悠,张倩忙弄了半盆麸子加上水搅和了几下,然后放在杂木堆边让它们哄抢。

看着女儿熟练的做着这些家务活,张母心中又叹息了一声。

没有几分钟,其余睡觉的人也都起来了,一个个围在花池边上看景致。露水还没有下去呢,那些牵牛花已经张开喇叭迎接日出了,更有几只迫不及待的蜜蜂在上边嗡嗡的叫着。

小浩宇此刻最是兴奋,蹲在水边用绳子绑了半块馒头引逗大火头。

每次火头刚伸嘴来吃食的时候他都高高的把身子抬起,一连试了几次彻底得将那大家伙激怒,火头猛然窜出水面一尺多高,将绳子咬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