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也在呀,正好我不用跑了,来尝尝我包的粽子。”听到院子里有声音,王老师赶忙端着钵子走了进来。

“粽子,你怎么这个时候包粽子吃?”刘军浩干了半天活,也有些累迷糊了。

“明天端午节”倒是张倩先想起来。

“对,是端午节,我早上起来还记着。这一忙就忘了,家里还没有割艾草呢。”刘军浩赶忙从桌子上拎起镰刀。

“别忙乎了,你赵叔下午割了一大捆,等会儿给你弄一些过来,先尝尝粽子。”王老师说着将钵子放在桌子上。

“我挑个大的”刘军浩小时候嘴巴特别馋,每次刘老头上街卖十三香的时候都要给他带点吃食。那个时候食品单一,街上也没有别的吃食儿,除了粽子就是油条。

剥开粘滑的粽叶,他在王老师的期待中咬了一口。

“唔”刘军浩一下子捂住嘴,差点吐了出来,“这……这怎么是咸的,这么腥?”

“很好吃呀,怎么了?”张倩却拿了一个粽子津津有味的吃着。

“粽子怎么能做成咸的,要放白糖的。”刘军浩强忍着恶心将口中的粽子吞咽下去,不过他手中剩下的半个却说什么也不吃了。

刘家沟其实并没有端午节吃粽子的习惯,更别说赛龙舟了,村民们也没有把它当成一个重要的节日来过。因为端午节前后正赶上小麦成熟,家家都忙着收麦子,哪有那个闲工夫包粽子。

当然有些习俗还是不会变的,早上要在太阳没有出来之前到大河里洗脸,说是这天洗了脸,一年都不会害眼病。

吃早饭之前还要喝上几口艾草水,不喝的话就会认为不吉利,有句俗话就是“五月当五不喝艾,死了变成老鳖盖”。

“也有甜粽子,是用白糖红枣包的,你尝尝”王老师说着翻出一个用稻草捆扎的粽子递过来。

“还是甜粽子好吃”剥开粽叶,白白粘粘的三角粽跳了出来。咬上一口,黏、滑、香、甜的滋味一起涌入口中。

张倩虽然今天没有干多少农活,可是却也累得浑身酸疼。吃了几个粽子后,她就早早的回家睡觉。

刘军浩吃过晚饭玩了一会儿电脑,也困得不能行,想到明天还要去六婶子家帮忙,他也早早上床睡觉。

早上睡得正香,却听到大门口被拍的啪啪作响,是毛孩子喊他去大河里洗脸呢。

这熊孩子也不知道看看时间,才五点多就喊自己起床。刘军浩揉了揉朦胧的双眼,领着小皮去开大门。

“这才几点你就叫唤,你家大人起床没有?”他站在门口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叫道。

“都起来了,你看漂亮不,我妈昨天晚上给我打的。”毛孩子捋起袖子显摆胳膊上的花花绳。

花花绳就是用各种花线一捻一捻拧成五颜六色的绳子,这是五月当五小孩子必备的东西,说是待在手上能够驱邪避祸的。

原本以为自己起得够早的,却没有想到河边已经蹲了很多人。一个个身边还放着镰刀,很显然是准备等会趁早割麦的。

洗过脸之后,他就回家做饭。

今天的早饭简单,主要就是煮鸡蛋、鸭蛋还有大蒜头。

鸡蛋已经腌了一个多月,个个出油,吃起来很有滋味。

吃过饭,刘军浩将镰刀磨了几下就领着小皮出门。昨天割麦子的时候有好几次都碰到了兔子,很可惜都让它们跑掉了,今天一定要抓上两只回家炖着吃。

到六婶子家时,张倩和阿琴也推着拉车准备出门呢。刘军浩将镰刀挂在车厢中,让她们两个坐在车上,自己套上牛车拉着走。

到了地块,他依然如同不知疲倦的老黄牛一般挥舞着镰刀刷刷的一路朝前开进。张倩歇了一夜也没有恢复过来,此刻连手都不想抬,拿起镰刀也似乎有千斤重。早知道刚才在六婶子家的时候她就应该想找个理由留在家中。

“兔子,兔子!!”一伙人正在田里忙得热火朝天的,却突然听到二麻子的高呼。

这兔子惊慌失措中竟然忘记了往麦地深处钻,而是顺着大路发疯般的朝他们所在的地块奔来。

往小皮的嘴边送,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吗。小皮像利剑一样窜了出去,很快又噙着兔子跑回来炫耀。

和昨天一样,今天上午也割了八分多麦子。

中午收工的时候,阿琴美滋滋的用手捧着十几颗鹌鹑蛋回家,说是等下煮着吃。

这鹌鹑蛋自然是刚才割麦的时候在地里捡的。刘家沟地块中的鹌鹑很多,基本上每块地里都能找出几个窝来。

整整忙乎了四天时间,几个人才将大块麦地割个精光。还有几分地的麦套棉,六婶子说啥也不让他们帮忙了。

没了农活干,刘军浩再次闲暇下来。

这老天爷也真不给面子,他这刚有空闲,天就开始沥沥淅淅的下起小雨来。

这样的天气根本没有办法出去闲逛,只能够和张倩蹲在家里玩电脑。

“看看,才几天的时间我的皮肤都晒黑了”张倩一上午对着镜子照个不停。

“没有呀,还是那么白。”刘军浩赶忙安慰道。

张倩霸占着电脑玩连连看,他就只能够凑在旁边指点。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两个人配合的非常默契,每次都是第一。

吃过中午饭,张倩又兴致勃勃的开战,刘军浩却看的眼睛发疼,说啥也不肯再坐到电脑前。

闲着无事,他就偷偷的倒腾起自己那个石锁来。

虽然外边小雨下个不停,可是石锁内却依然如故。那些杂七杂八的花儿开的到处都是,土蜂子嗡嗡的在瓜秧间飞来飞去。

嗯,没有想到指甲花也开了。虽然刚刚开了五六朵,不过每朵却都有铜钱那么大,看上去煞是喜人。

这几株指甲花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当初刘军浩以为它们最多长到一米高就算很了不起了。可是没曾想指甲花是越长越旺,现在已经有大人肩膀那么高了,而且主干最粗的地方竟然比小孩子的胳膊还要粗上几分。

如果将它从移到外边,估计又会成自己院子里的一个稀奇。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真弄出去,首先赵教授那一关就过不过。他老人家对自己院子里的花草可是了如指掌。

刘军浩看到那些前不久刚刚放置的芦苇管有泥土封口的迹象,顿时来了兴致,偷偷的扳下一管拿了出来。

“啥东西这么香?”这才刚掰开呢,张倩就闻到了香味。

这蜂蜜似乎和外边的有所不同,要更湿润一些。

“咦,比以前的更甜。我要泡一杯蜂蜜水,好好地美美容。”张倩尝了一粒之后也惊叫道。

刘军浩正有此意,赶忙倒了两杯热茶,再投入几粒蜂蜜,两个人就有滋有味的喝起蜂蜜水来。

“你看看,我把咱们这的生活给苏娜娜一说,她都羡慕死了。”张倩笑着让刘军浩看她的聊天记录。

电脑屏幕上满是苏娜娜的牢骚话语,不停地说工作难做。

她这工作是刚找的,应聘的时候说是电脑文员,等开始工作才知道就是给人家在网上卖东西。

这些日子光背那些钢管的型号就弄得头疼,快一个月了,苏娜娜一单生意还没有拉到呢。

从她的叙述来看,恐怕这工作也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其实不单单苏娜娜羡慕张倩的生活,那些同学们每次聊天的时候也是羡慕连连。现在她QQ空间中的人气暴增,每次上传了照片之后都会引来一片赞叹声。甚至因为这个原因,不少陌生人都主动加她为好友。

和苏娜娜聊了一阵子,张倩才想起一件正事儿来,赶忙问道:“刘军浩,你的生日是哪一天呀?”

“冬月初二,还早着呢。”刘军浩应了一声,继续把头埋在书本里。

“去年生日的时候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她依然不依不饶的追问。

“现在看日历都看阳历,谁查阴历呀。去年那个时候我忘得一干二净,都过去了十来天了才想起来,干脆就没有过。”刘军浩对自己的生日从来都是马马虎虎的,如果想起来了就做顿好吃的,没有想起来也就那么过了。

“哦?今年我记下来,等过生日的时候一定给你个惊喜。”张倩说完之后等着刘军浩接话呢,谁知道他又埋头看书去了。

“你能不能别看了,我在和你说话!”

“我在听着呢,你说要给我个生日惊喜。”一看她发怒,刘军浩赶忙抬起头。

“前些日子李培过生日的时候我也忘了,她还在电话里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呢。”张倩又开口说道。

“嗯,的确不该忘得。”刘军浩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只能够顺着回答。

“你……”张倩顿时有些气结,抓起一条刚刚编好的枕套使劲的在桌子上摔打着。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那个来了?”刘军浩就是再蠢也看出她生气了,可是自己好像没有惹恼她呀。

“什么?”

“就是那个,女人每个月都有一次的,据说来了脾气很暴躁。”

“刘军浩!!”这下张倩气的压根直咬,用指头指着他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笨死算了。”

“到底是啥事儿?”

“没事,我继续上网。”张倩知道再聊下下去自己非抓狂不可。

她的生日快要到了,刚才做了那么多铺垫,为的就是让刘军浩问一问自己的生日。可是这个平时挺精明的人儿现在却呆头呆脑的,根本不知道问一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