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吃过中午饭刘军浩就觉得有事情忘记做了,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有啥事儿。直到赤兔在院子长嘶不已,他才想起中午的时候将这个家伙忘记了。

喂了养十几天后,赤兔的毛色越发的鲜亮起来,原本干瘦的身躯也仿佛发酵的面团一般,开始飞速的膨胀。

二麻子每次过来买黄鳝的时候都要赞叹一番,说他小子运气。这枣红马在集市上栓了快一个月,愣是没有人看上眼。而他十年九不遇上一次牛行,却捡了一个大便宜。

刘军浩却知道自己哪里是运气呀,肯定是后院那些红薯秧的功劳。

他给赤兔弄了大半筐红薯秧后,拍了拍它的脑袋就要转身回屋,却突然闻到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院子里招什么东西了?刘军浩深嗅了几下鼻子后,就觉察到腥味的来源——兔子窝内。

刚靠近笼门口,立刻一大群苍蝇嗡嗡的飞了起来。

好家伙,原来是野兔刚刚产仔了。看到兔子笼内那些拳头大的小家伙,刘军浩立刻兴奋的朝屋内叫喊起来。

前段时间他还在郁闷着,自己这几只兔子养了快一年也没有见产仔,没有想到却是说来就来,没有半点征兆。

“真的吗,真的吗?!”张倩也急忙拿着手机从屋子里窜出来。

一共六只小兔子,个个肥嘟嘟的,和它们妈妈相比完全是袖珍型的,看上去特别机灵。

野生的东西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才刚下下来不到半个小时,就一窝蜂的挤着脑袋在母兔子的怀中抢食儿。

“这些小家伙太可爱了,我要弄回去一只养。”张倩一看到这些肥嘟嘟的小兔子就来了兴致,急急的伸手过去抚摸。

那只母兔子却非常警惕,见她把手伸进笼中,立刻张着三瓣嘴发出“嘶嘶”的声响。

“别动,小心它咬你。”刘军浩天天和兔子打交道,自然对它们的习性了如指掌。野兔子别看平时很温顺,但是也是有脾气的。像这种声音明显是在警告,如果不把手缩回来,它很有可能会窜起来咬上一口。

“那我用手机拍两张照片吧。”张倩自然害怕被兔子咬住,只好退而求次的拍起照片来,可是她这一动又惊起不少苍蝇。

“等等,我把胎盘铲走,放在笼子里招苍蝇”刘军浩说完利索的用铁锨将兔子生崽留下的物事铲了起来。

这东西放在那里都招惹苍蝇,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扔到粪堆中掩埋起来。

掩埋好物事后,刘军浩也蹲在旁边看小兔子。其中一只大概吃饱了,竟然吮嗅着来到他身边,在手指上舔来舔去。

张倩一看母兔子没有反应,也想伸出手摸一下。哪知道还没有等她摸到小兔子呢,兔妈妈就猛然窜上来张嘴就咬。如果不是刘军浩反应迅速,用手臂阻挡了一下,估计就实打实的咬住了。

母兔子攻击失败,又“嘶嘶”的发出几声警告,然后躺了回去,继续让剩余的几只小兔子吃奶。

“这老兔子偏心,怎么不咬你?”张倩嘟囔了一句,相当眼热的看着他给那小兔子梳理皮毛。野兔和家兔不同,刚出生就全身长毛,眼睛也完全睁开。

“人品问题”刘军浩小得意了一把。别看张倩几乎每天都到院子里来,可是这野兔还是只认他一个主人。

要说野生的动物就是生命力强,才三四个小时,那些刚出生的小兔子就开始在院子里乱窜起来。有一只不怕死的竟然窜到了小皮的窝中,还打着咕噜在黑豹的肚皮下蹭来蹭去,完全不把两只狗的威胁放在心上。

倒是母兔子吓得蹲在不远处嘶嘶的呼叫,想将这个愣头愣脑的小家伙呼唤回来。

其实黑豹也很通人性,知道院里的东西不能吃,所以它只是口中呜呜的警告着,最后用脑袋将小兔子拱出狗窝。

“小浩叔,你家兔子下仔了?”正在院子里挑逗着呢,毛孩子却和他家大人一起来了。

“你们可是稀客呀,下午没有打牌?”刘军浩赶忙进屋搬了几把椅子,然后又把香烟拿出来扔给毛孩子他爸。

“现在家家都忙着割麦哪有时间,这几天我们也忙得饭都吃不好。就今天下雨有点空闲,”刘军奇两口子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张老师,毛孩子最近表现还好吧,你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到我们家反映情况了。”过了一会儿,刘军奇媳妇又开口问起自家孩子的情况来。

“刘长林这段时间表现很好,前一段时间他的《养蚕日记》我还帮着修改了几篇投到作文指导报上了,说不定过些日子还能见报呢。”张倩看着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的毛孩子说道。

“真的?!”这两口子立刻兴奋起来。

随着年龄增大,自家的孩子也渐渐的开始懂事起来,以前考试那种只考三分五分的情况也消失不见。

“嗯,他观察的细致,描写也很生动,我们班很多学生都不如他。这几次默写课文刘长林都是班里的前两名,照这个势头说不定期末考试还能得奖呢。”张倩笑着称赞。

当着那么多人面被表扬,毛孩子也分外的高兴。他咧着嘴傻笑个不停,那缺了一颗门牙的嘴巴显得尤为醒目。

“张老师,你别夸他,这熊孩子不经夸,多表扬两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刘军奇虽然口中不住的贬低自家的孩子,可是却也笑的合不拢嘴。

他们两口子没少为毛孩子学习的事情操心,从打骂到实施物质奖励等等方法用了一个遍,愣是没有啥效果。还是人家城里来的老师有手段,才一年的时间就让自家的孩子脱胎换骨,这段时间放学之后也知道回家写作业了。

“小浩呀,我听我们家毛孩子说你编的那个枕套在网上很值钱,有这回事儿吗?”磨蹭了半天,刘军奇终于将来意说了出来。

“对呀,一个能卖三四十块呢。你也让嫂子在家闲的没事的时候编两个吧,我帮你们放在网上卖。”刘军浩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当初做这门生意的时候他就没有想到吃独食。一花独放不是春,单单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能够编织出的枕套非常有限,根本无法形成产业。

在他的示意下,张倩很快进屋拿了一件成品。这几天忙着给六婶子家割麦子,他一直没有时间编织。

“这就是枕套,上边的图案我编不来。”毛孩子他妈仔细打量了一阵子,最后相当失望的将枕套放在桌子上。

两口子询问之前还犹豫再三,害怕刘军浩藏着掖着。哪知道人家就是告诉了他们实情也没有办法呀,她没有上过学,枕套上的字根本就不认识,更别说编了。

“没事,不会可以学呀,很简单的,你多看两遍就会。”刘军浩说着利索的抓了一大把细发草,开始编织起来。

老师教的认真,这两口子学的也认真,中间再加上刘军浩不断的纠正,他们忙乎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编好。

张倩一看他们编出的枕套顿时笑了,还没有自己第一次编的好呢。那枕套不少地方都是指头粗的洞,上边的图案根本看不出是啥东西。

刘军奇此刻将手指放在口中不断的吮吸着,拧了这么长时间细发草,手指上竟然磨出一个血泡。

让人惊讶的反倒是坐在旁边的一声不吭的毛孩子,他编出的枕套像模像样,已经有几分神韵。

小孩子头脑灵活,动手能力强,学东西就是快。

虽然没有编织出枕套,不过他们一家人走的时候还是相当满意。熟能生巧,相信多尝试几次肯定能够编出合格的枕套来。

***

早晨,红通通的太阳照样从东方升起,将整个刘家沟都映照在霞光当中。

天气转好,刘军浩家也开始热闹起来,水鸭子们嘎嘎乱叫一团,刚出生不久的小兔子在院子里四处游荡着,那些勤劳的土蜂子更是早早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打开大门,顿时一股清香钻进入鼻孔。

万绿丛中几点红,荷花开了?

刘军浩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的确是开了,而且一开就是三朵。

粉红色的荷花在水面上亭亭玉立,随着微风将阵阵芬芳送到岸边。水池中,不少鱼儿张着嘴巴在水面上游来游去。

早晨气压低,水中含氧量也少,鱼儿不得不伸着脑袋冒泡。

这却便宜了那群土匪一样的水鸭子,扑扑楞楞的都飞了下去,伸着脑袋开始抢食起来。

一时间水中白浪翻滚,大鱼小鱼乱跳个不停,不少鱼儿情急之中还跃在了荷叶上,继而被水鸭子捉住。

“早呀”他看到二麻子拎着镰刀走过来,就赶忙打招呼。

“早啥早,我都在地里割个把小时麦子了,这是回去吃饭。你还没有吃吧?”二麻子甩了甩镰刀上的露水回答。

“刚起来,火都还没有生。你家还有多少麦子没有割,我上午过去给你帮忙?”刘军浩想着自己反正没啥事,要不就再帮几天忙。

“不用,就剩一块地了,估计在忙乎两天就齐活。”二麻子急着回家吃饭,回答了两句就转身离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