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过红烧鳝鱼之后,高磊是真的动了心思。无论从个头还是口感,这黄鳝都没的说。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他说半天刘军浩都没有点头。

王胜利此刻则不顾午后太阳毒辣,一个人蹲在后院水池边仔细的研究。他是急切的想找出这些黄鳝和自己饲养的到底有何区别。

水沟中的黄鳝性子非常野,不时的窜到红薯地中吃蚂蚱、蜻蜓、蝈蝈,更多的则是在水中追逐着小鱼小虾。

他蹲了一个多小时,还真的找出点原因:应该是饲料的问题。这院子里野生饵料太多了,黄鳝根本不愁食物。他虽然也采取的是这种放养模式,可是因为用饲料喂养,黄鳝的品质最后下降了。

找到了原因,王胜利却相当的沮丧。因为这个模式无法复制,他挖的鱼塘边上根本没有那么多野生的昆虫,如果买鱼虾当饵料的话,那成本将会非常大的。

到最后高磊没有也没有说动刘军浩,不过他走的时候却将木盆中的十几斤黄鳝一并买下,准备回去放到超市中试卖一次看看效果。

将他们送走,刘军浩倒是真的开始琢磨起自己门前的这条水沟来。他这里离刘家沟村子还有八丈远,就算将水沟内完全放养上黄鳝也没有人说什么。

这里完全可以采用院子中的饲养模式,里边鱼虾多得是,黄鳝也不缺饵料。他只要把水沟用土垄隔开,这一段最少能够放养几百尾黄鳝,一年下来增收可以达到一两万块。

不过很快刘军浩又从美梦中清醒过来,水沟可不比自家的院子,要考虑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首先就是防盗的问题,这水沟属于开放的空间,从早到晚都是人来人往的,水沟中饲养黄鳝肯定会落入有心人的眼中。

说不定他这边刚将黄鳝苗投放进去,小偷晚上就摸过来了。去年有人打自家火头主意的事情他还没有忘记,这可是前车之鉴呀。

还有就是要考虑雨天涨水排涝,这水沟平时作用不明显,一到大雨季节就是村中排雨水的主要通道。自己在水沟中养些莲藕没人说啥,但是如果用土垄将水沟封住,估计立马刘广聚就要上门找他说道说道了。

思前想后,最后刘军浩只得放弃这个诱人的念头。

最近院子里是越来越热闹,兔子刚出来几天,水鸭子窝里又钻出几只青庄来。当初他放鸟蛋的时候还害怕水鸭子不孵,谁知道根本没事。一晃大半月,这些小家伙竟然孵化出来了。

不过它们刚出来水鸭子就发现了不对,伸着脖子一通乱啄,将小青庄全部撵了出来。

这些家伙刚出壳的时候除了头上和背部有些稀疏的灰白绒毛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光秃秃的。两条小腿也很软,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够用肉嫩的翅膀左右摇摆着前进,好像喝醉了酒一般。

幸亏发现的早,不然再停上几分钟它们就被水鸭子给啄死了。

将青庄装进纸箱子后,刘军浩又为它们发起愁来。这些小家伙估计最少要过一个月才能够独立生活,这段时间可怎么办?

当他的目光投向在院子中那只领着小鸡啄食儿的老母鸡时,顿时眼睛一亮:把青庄给赵教授送过去,让他晚上偷偷的放进鸡笊中。

“这能行吗?”赵教授却是有些无语。

“没事,上次水鸭子它不也孵了。”刘军浩很有信心的回答。

可是事情的发展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第二天刚打开大门,赵教授就将青庄送过来了。其中一只身上还贴着一块创可贴,说是被母鸡啄的。

既然母鸡也不收留,那就只能自己养了。

早晨露水大,天气凉,几只小青庄冻得瑟瑟发抖,只能够挤在纸箱子角落里互相取暖。

他只得弄些棉花做了一个鸟窝,然后把它们放进去,当然连带的又从水沟中捉了不少肉麦丝当食物。

这些小家伙倒也不含糊,一听到动静就嘎嘎的叫着。它们的声音跟水鸭子有几分相像,叫起来嗓子像是被卡住了一般,低沉沙哑。

一上午的工夫,五只青庄足足吃了有半斤肉麦丝,就这样还一个劲的乱叫。刘军浩害怕它们吃撑了,下午的时候也不敢再喂,一直到晚上才重新给它们弄了几条小鱼。

喂了几天,这些青庄个头迅速的增长,有拳头那么大了。浑身长满了绒毛,翅膀上已经开始扎翎。当然它们也彻底和刘军浩混熟,只要听到他的脚步声就张着长长地嘴巴大叫。

张倩最近几乎是每天都到,不断地把青庄和小兔子的照片穿上去,说是要记录它们的成长历程。

刘军浩原本对院里这些小东西很不以为然,但是看着它们一点点的长大他心中也升起了几分暖意。

这几天不是给赤兔割草,就是给青庄捉鱼,他一直没来得关注石锁中的情况,现在看着那洋瓷盆大小的花皮瓜,他忍不住用手敲了敲。

嗯?西瓜砰砰作响,熟的不能再熟。

看来这泉水的确可以加快植物的生长周期,石锁中的西瓜因为最初没有蜜蜂授粉的原因比外边晚结果五六天呢,到最后熟的却要早上几天。

晌午的时候刘军浩将赵教授夫妇和张倩都叫了过来,共享今年的第一个大花皮西瓜。

当然动刀之前他特意放在秤上称了称,十七斤半,比去年的还要重一斤多。

鲜红的瓜瓤沙甜如初,都是熟人也用不着推让,在刘军浩切好瓜块后纷纷开吃。

只吃了一口,刘军浩就觉察出这西瓜比去年的还要醇甜几分。那股透骨的爽意顺着喉咙凉到心底,将周身的燥热完全驱散。

“我怎么觉得这西瓜比去年的还好?”赵教授吃了几口也感觉出来了。

“嗯,就是”剩余两人也点头同意。

“可能是这一段时间太阳毒辣的原因吧”刘军浩只得打马虎眼。

“咱们院子里的西瓜也快熟了吧?”吃着西瓜,王老师又想起自家院子里种的几颗瓜秧。

“还早着呢,最大的那个才钵子大,也就十斤重。按照去年后院中的西瓜个头算,估计还要长一个星期才会熟。”赵教授闲着没事就整理菜园,因此对自家种的东西也很熟悉。

四个人分了半块西瓜,一个个都吃的饱饱的。这东西既解热又解渴,吃过之后刘军浩也没有半分饿意。

张倩吃过西瓜后就跑到屋里上网,这是她和苏娜娜约定好的时间。刚聊了几句,她又想起刚才的大西瓜,赶忙把手机拍的几张照片给自己的死党发过去。

照片拍的相当清楚,沙棱沙棱的瓜瓤分外诱人。单是看照片苏娜娜就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只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得发痒。

“老四,让你们家刘军浩给我留一个西瓜吧,我等星期天了去取。”

“好呀,过两天西瓜熟的更多,你想吃多少都有”张倩倒是没有推辞。

“不好,我这个星期天还要加班。”苏娜娜正憧憬着西瓜的滋味,突然想到加班的事情,顿时沮丧起来。

“要不……要不你给我邮过来吧,我付邮费和瓜钱。”

“邮西瓜,能邮递吗?”张倩相当怀疑的问了一句。

“应该行吧,我到网上看看”一搜邮局还真的开通有这项业务。

经过苏娜娜这么一叫嚷,张倩的思虑却豁然开朗,在网上卖西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这大花皮很耐放,常温下放两三个月都不会坏,从时间上来看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它皮厚,能够经得起一个人的重量,邮递的时候也不用担心摔坏。

想到这里,她又来了兴致,将那几张照片传到十八楼看看效果。

果然没过一会儿,照片下边的跟帖就多了起来,而且大部分人都在询问是不是刘军浩家的西瓜。这些人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去年都吃过刘军浩家的西瓜,自然对这种大花皮记忆犹新。

张倩小小的得意了一把,没有想到自家的西瓜这么出名呀,已经在十八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当她回复了是之后,下边的一个个都发帖预订起来,说是下个星期到刘家沟摘西瓜去。

每次刷新一下,帖子后边的回复就多上几分。张倩越瞧心中越美,赶忙喊赵教授等人进屋观看。

“这下好了,小浩,院里的西瓜不愁销路了。”王老师也连连发出感叹。

“咱们还可以在网上卖西瓜,有人买了就邮递过去。你们觉得怎么样?”张倩接着又把自己刚刚想到的创意说了出来。

“我看可以,大花皮耐摔耐放,”赵教授率先发言,刘军浩跟着点头称是。

“那我可把照片放上去了,一斤西瓜按多少钱计算?”张倩说着又打开自己的网店,上边又有一条求购枕套的信息。

“慌什么,西瓜才刚熟呢。咱们先紧着自家吃,等过两天熟的多了再卖。”刘军浩赶忙出声阻止,其实他并不想将西瓜放在网上卖。

和枕套不同,这些大花皮就是放在院子里也能够全部卖光,何必大热天的跑到邮局取邮递西瓜呢。

只是看张倩的兴致很高,他也不好意思泼冷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