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吃过早饭,刘军浩和赵教授就把棋盘摆上了。哪知道刚下了两步,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无奈他只好快步进屋接电话。

电话是赵光明打来的,说是中午家里有客人,让他送七个大西瓜过来。这家伙,真让自己给他送瓜了,前天还以为只是说说而已。

“这么多?七个西瓜有一百来斤,够你家吃个把星期呢”刘军浩不担心自家的西瓜会放坏,只是夏天西瓜还是吃新鲜的好。

“我自己家里留几个,剩下的要让客人带走,”赵光明在电话那端解释。

因为他催的急,刘军浩就没有耽搁,和赵教授一起到后院中摘了七个大西瓜。

谁知道往竹篓里装的时候却出了问题,他这西瓜个头太大,只放了三个就将竹篓装的满满的。

刘军浩只得跑到二麻子家借了又借一个竹篓,这样自行车一边挎一个,正好保持平衡。不过即使用两只竹篓也最多放六个西瓜,剩余的一个他只能放在前边的车篓中。害怕将车篓压坏,他特意用绳子绑了一下。

连人带西瓜有二三百斤的重量,幸亏自己的车子是老式的大自行车,质量过硬,否则的话肯定直接将轮胎压放炮。

跳上车子,刘军浩一路飞奔朝集市赶去。虽然才刚到九点,但是他依然觉得燥热起来。

往常这个时候自己就坐在杨树下喝西瓜汁呢。赵光明这小子真不够意思,下次说什么也不送西瓜了,他要想吃的话自己来买。

刘军浩心中抱怨着,脚下越蹬越快,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赶到街上。

刚进街口,突然从旁边的小卖铺出冲出一个老太太。

他吓了一跳,慌忙捏住车闸将车把一拐停了下来。幸亏自己技术过硬,要是刚才撞到这老太太麻烦可就大了。

“小伙子,你这西瓜是不是到街上卖的?”他刚下车,那老太太已经来到了跟前。

“对呀”刘军浩不知道她拦住自己的车子到底要干什么。

“那正好,你不用到街里边去了,这西瓜我们全包了。”老太太的话刚说完,在树荫下乘凉的几个妇女也凑上前来。

“别……我这西瓜是卖给别人的,早已经商量好了。”刘军浩这才反应过来,赶忙阻止道。

“你这小伙子真是的,卖给谁不是卖。我们也给你钱,多少钱一斤?”有一个妇女说着从竹篓里抱出一个大西瓜,啧啧的称赞道:“个头真大,一个就够一家人吃了。”

“这是大花皮,个头当然大。这西瓜好吃,不过皮也厚实,很占分量的。”那老太太又在一旁帮腔。

“不是呀,大妈,我这西瓜真是送别人的,人家还在家里等着呢。”刘军浩看更多人围了上来,赶忙扎好车子叫道。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等会再回家摘几个不就得了。买你的西瓜还唧唧歪歪的,一点都不爽利。这两个给我称一下,看看多少斤”

“我没带秤”他来的时候匆忙,根本没有带秤,只想着到街上让赵光明自己称量。

“你这人真稀奇,哪有卖东西不带秤的。他二婶子,去把我家的秤拿出来。”老太太回头朝一个正在挑瓜的妇女叫道。

汗一下,是我原本就没有打算卖好不好。没等他争辩出口,七个西瓜已经被瓜分完毕。

还有人看到这里卖西瓜也凑过来想买,那老太太却像老母鸡护食儿一般用手罩着西瓜大叫:“没有了,没有了,这西瓜我们全包了。”

“多少钱一斤呀?”这个时候几个人才想起询问起西瓜的价格来。

“一块钱一斤”

“多少,”这下她们都停住了手。

“小伙子,你也太不地道了,街上卖的最贵无籽瓜才六毛钱一斤。这西瓜虽然个头大,但是也不值一块钱呀。你以为你这是刘家沟的西瓜呀。”

“什么意思?”刘军浩被老太太一阵噼里啪啦的数落弄得头昏脑胀。

“我听说咱们这一片只有刘家沟有个小伙子种的西瓜才能卖到一块钱的价格。但是人家的西瓜都是在树上种的呀,又用太岁水浇灌,那样才值钱。你这大花皮虽说也不错,最多给你出到六毛的价格。”

“呵呵,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小伙”刘军浩小得意了一把,没有想到自己一不留神成种瓜高手了。用太岁水浇灌?这是从何说起,估计是镇里人以讹传讹。不过他也没有想着分辨,还是保持点神秘感比较好。

“你就是……!?不可能呀,这西瓜我咋没有看出啥区别呢?”老太太愣了一小会儿,又盯着竹篓里的西瓜翻来覆去的瞧。

“这大花皮外型上和一般的没啥区别,就是瓜瓤甜一点,”刘军浩见她们不买,顿时放下心来。

“真的,假的,我买一个尝尝。”老太太半信半疑,还是下定决心买一个。不过最后她还特意交代道:“小伙子,你可不能骗我呀。”

“放心吧,骗不了你。等你切开西瓜尝过后我再走,不好吃这西瓜算是白送你们的怎么样?”事关自己的名誉,刘军浩也不想走了。

“那好说,就这个西瓜。”老太太将最初选中的一个西瓜抱了过来。

刘军浩将自己的车子朝小卖铺门口一扎,跟着她们进屋子。西瓜切开之后,沙棱棱的瓜瓤很惹人眼热。

“都尝尝怎么样?如果好吃的话,以后多帮我宣传一下。”刘军浩大声招呼,他已经下定决心等下这个西瓜不要钱了,留个口碑更好。

“真不错,这西瓜值一块钱的价格”

几个妇女尝过之后,一个个发出赞叹。

“小伙子实诚,没有骗人。这大花皮我等会儿再买一个,碰到好西瓜不容易。”老太太开口说道。

其他几个妇女都各自挑了起来,其实这些西瓜大同小异,没有什么好挑拣的。

刚才那个西瓜他到底也没有要钱,剩余的六个卖了一百零六块钱。数着钞票,他才想起给赵光明家送西瓜的事儿。指不定人家现在等的多着急呢。想到这里,刘军浩又急急的骑车回家摘瓜。

“这么快就送过去了?”赵教授正在院子里逗斑鸠,见他满头大汗的骑车回来,有些诧异的问道。

“别说了,西瓜刚到街口就被人买走了,我现在要重新给人家摘。”他坐在椅子上喝了一杯西瓜汁后,又去后院摘西瓜。

“这当然说明西瓜好呀,”赵教授忙跟过来帮忙。

摘了七个大西瓜,刘军浩再次骑车到上街。

刚到街口,那老太太离老远就打招呼:“小伙子,又送西瓜来了呀,”

“嗯”刘军浩这次却不敢停了,害怕再被她拦住买西瓜。

谁知道他紧赶慢赶到了赵光明家里,却发现大门紧锁。

这个家伙,电话里说得好好的就坐在家里等着他上门送瓜。现在倒好,自己冒着烈日赶过来却见不到主人。

刘军浩在太阳下等了十几分钟,脑袋晒得发胀。他看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就想把西瓜先放老郭那里,自己人先回去得了。

老郭家的摊子在拐角处,也不算远。

他过去的时候老郭正坐在椅子上抽烟呢。夏天天热赶集的人都趁早,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生意了。

“小浩,你怎么上街了,来买牛肉?这可是我昨天刚宰杀的,绝对新鲜”老郭看到他过来赶忙递了一根香烟。

“哪能天天吃牛肉,我是给赵光明送西瓜呢。来了才知道他家门锁的紧紧地,一家人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刘军浩擦了一把汗,坐到棚子里。

“这就是你树上种的那些大花皮?个头就是大。”老郭看了也不由的赞叹一声。

“嗯,你要不要,要的话我下次给你送几个,当牛肉钱。”

“别呀,反正他小子家里没有人,这西瓜你直接卖给我得了。”老郭说着就要上前抱西瓜。

“不行,老郭,老郭”刘军浩哭丧着脸拦住他,“今天说啥都不行,你总不能让我大热天的往街上连跑第三趟吧。”

接着他又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惹得老郭哈哈的笑,“那我就不要了,本来想尝尝你这西瓜有啥好的。你下次过来一定要给我弄几个,儿媳妇快生了,就想吃点新鲜的东西。”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了,”刘军浩点点头,接着又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

“没事,你走吧,等下我看到赵光明那小子让他来拿西瓜。”

“别慌,先给我来碗牛杂汤。来回折腾几趟,肚里那点食儿早就消化光了。”他歇息了一阵子,心中的燥热消失了几分,顿时觉得胃里空荡荡的。

“那敢情好,老婆子,多切点熟牛肉”老郭扭过头招呼。熟牛肉十五块钱一斤,而牛杂汤才一块五一碗,汤里边自然不会放多少牛肉,大部分都是牛心肺之类的物事。老郭汤料拿的稳实,因此来和牛杂汤的人也很多。

不大一会儿,老郭媳妇就端着满满的一大碗牛肉汤放在桌子上,看着小半碗熟牛肉,刘军浩就知道他没有把自己当外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