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五,这是刘家沟小学考试的日子。刘军浩刚吃过饭,张倩就过来喊他了。

昨天商量好的,今天他也去监考。既然到学校监考,正好可以把赤兔牵过去,小学的操场上青草长得正茂盛呢。

这操场可以说是真真正正的“草”场,虽然按照教学大纲上的规定小学是要开设体育课的,但是刘家沟是个特例。张倩和王老师两个人教三个班,平时忙得不可开交,哪有功夫让他们上体育课。就连那些音乐、美术、思想品德也只是让大家私下看看完事。

这帮孩子每天上学又打又闹的,不用开设体育课他们的身体都个顶个的棒。当然体育器材还是有的,是镇教办室统一配发的,全部放在教室里,下课的时间让他们拿出去耍。

“小浩叔,你放马都放到我们学校来了?”那些孩子们看到刘军浩牵着赤兔进来,一个个都很好奇,围着赤兔指点个不停。

“我来给你们监考呀,你小子今天再不听话,我让张老师把你的考试成绩记成零分”刘军浩在小娃子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前两天他还和毛孩子一起撺掇着让自己给他们透露考题。

操场上的白草有半膝盖那么深,全部嫩青嫩青的。这白草可不是“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中的白草,而是一种常见杂草的土叫法。不管是田间地头还是沟边河滩都有它们的身影,牲口特别喜欢吃。

一大群人在草丛中走过去,倒是惊起不少十来厘米长的蚂蚱。

还没有等他弯腰栓绳,突然冷不丁的从草丛中蹦出一窝小兔子来。那些孩子也被吓了的一愣,继而都反应过来,一个个大声吆喝着:“兔子,快拦住兔子!”

顿时整个学校沸腾起来,就连那些还在教室里温习书的学生也跟着跑了出来,站在教室门口大声吆喝。

这几只小兔子还没有满月,哪里经过这种阵势。一个个在院子里到处乱窜,不大一会儿就被撵的晕头转向,愣是跑进了人堆中。

“抓住它,抓住它,跑过来了”毛孩子的叫声最大,两只手张牙舞爪的,好像扑食的老鹰一般。

眼看着兔子冲到跟前,他一个饿虎扑食爬在了草地上。

这兔子虽小,可是腿脚却很麻利,早已经从毛孩子的裤裆边钻了出去,然后又跳出包围圈。

“笨死了笨,跑到你跟前都逮不住”小娃子气的牙根直咬,说完又跟着几个人朝前冲。

“这次老子一定抓住它,小兔崽子”毛孩子拍拍身上的草青,又接着围了过去,口中还大叫着,“赶紧,赶紧,又跑过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都回教室温习书去,不知道今天要考试?”这个时候张倩和王老师一起走进校园。

看到老师,那群熊孩子都老实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小兔子从大门口蹦跶出去。

“还不进去,马上开考。”王老师也在这边催促。

“让你来监考,不是来陪他们玩的。”等这群学生进了教室,张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嘿嘿,我这不是让他们考前放松放松吗,减少一点心理压力。”刘军浩赶忙争辩道。

“就你有理,等会儿你监考一年级,给我盯紧点,”

村里有不少熊孩子就是一年级的,他刚拿着试卷进去,毛孩子就笑着叫道:“小浩叔,你监考我们班呀”

“严肃点,现在叫刘老师,都将课桌上收拾干净。上午考语文,不准在上边留任何带字的纸张,我马上下去检查。”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刘军浩虽说没有当过教师,但是考试的经历却有很多次,因此他对各种抄袭的经验方法很熟悉。

从小娃子的文具盒里翻出了纸片做成的小抄,毛孩子的屁股下边摸出了字典,还看到一个同学在手臂上写的生字表。

他在教室里挨个搜索了一遍后,忍不住摇摇头。

真是的,一点长进都没有,这些抄袭的招式都是自己小时候用过的,就不能有点创新?

八点半,考试准时开始。刘军浩坐在讲台上居高临下,下边学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加上他不时的下去转悠,让学生们根本不敢动歪心思。

上午的考试平平静静的,没有想到张倩上次那些夸奖毛孩子的话是真的。这熊孩子写的挺快,两个小时的试卷他一个半小时就做完。

刘军浩站在他身边粗略的看了一下,字写得好像蚯蚓乱拱,不过答案基本上都是对的。

这孩子成绩不错呀,他在教室中转了一趟,好像还没有看到卷子写的比他好的。

到了下午考数学的时候刘军浩就知道这熊孩子为啥要让自己给他透露考题了。从拿到卷子开始毛孩子就开始抓耳挠腮,不住的这看看,那瞧瞧。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还在做选择题。

刘军浩盯得紧,他们根本没有互相传递答案的机会。

“小浩叔,我这卷子看不清楚”考试快结束的时候,毛孩子又闹出幺蛾子。

他快步走过去一看,这熊孩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竟然指着一道应用题说自己看不清。

“看不清就空下来,做后边的题。”刘军浩板着脸重新走到讲台上。

考试结束,刚收完卷子,毛孩子就开口抱怨:“小浩叔,你监考的太严了,上次抽考都没有这么严。”

“有问题给你张老师反映”刘军浩拍了拍他的脑袋走出教室。

考试过后,那些熊孩子都放松起来。马上就要开始放暑假了,这意味着他们剩下的时间怎么玩都没有人管了。

交代了领通知书的时间后,张倩就早早的让他们放学回家。

虽然说邮递西瓜太贵,不过赶集的时候,刘军浩还是在竹篓里放了六个大西瓜,这是邮过去孝敬未来丈母娘的。

从西瓜开始成熟张倩就不住的打电话让她妈过来住两天。张妈却一直推辞,说天气太热,不想坐车过来。

刘军浩为了表达孝心,就想着把大花皮邮过去。张倩听他一说立刻表示反对,说是西瓜邮递过去太贵了,还不如等她暑假回家的时候带几个回去。

不过在刘军浩的再三坚持下,她只好点头同意,当然最后也给苏娜娜邮两个过去。

上街前已经给赵光明打过电话,因此他们赶到邮局的时候人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赵光明一见他们两个就赶忙说对不起,上次西瓜送过去的时候他恰好有事出门了,接着又掏钱付西瓜钱。

给丈母娘家和苏娜娜那里各邮了两个,剩余的西瓜是送给老郭的。

有了他的通融,这次工作人员也没有再说什么。一切都办的很顺利,只是这邮费让人掏的直心疼。

四个西瓜,光邮费就花了近二百块。

将事情办妥,张倩急急的给她妈打电话,说是让那边注意接收。

张妈听了自然一阵训斥,说超市里西瓜多得是,自己想买动动腿就买回来了,用得着这么费事吗。

其实她虽然满口抱怨,心中却相当欣慰。先不说这西瓜好坏,女儿和女婿的孝心是值得肯定的。

不对,还不能说是女婿,目前只是考察对象。

正事办完,张倩又拉着刘军浩看衣服。

刘军浩这一年来身体又壮实了不少,去年那些汗衫短袖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窄了,张倩这次上街也是想给他买几件。

自从大青山公路修通之后,镇上繁荣了许多,单是街道两旁的商店就多了起来。拐角处那个游戏厅听说也鸟枪换炮,从县城淘了三台旧电脑,改名叫网吧了。

以前刘军浩买衣服的时候喜欢选颜色重的,因为这样耐脏,能穿的时间久一点。

不过这次张倩却没有听他的意见,一路挑下来选的都是色彩鲜艳的衣服,而且不让他掏钱。

女朋友给自己买的衣服,穿上去就是不一样,怎么都觉得舒适。当然张倩杀价的能力也让刘军浩万分佩服,一件短袖要价九十八,她愣是杀到了二十五。

看完自己的衣服,刘军浩也给她买了两条裙子。不过张倩看中杀好价,他跟在后边付钱。

那个卖衣服的妇女很是惊讶,这两口子太有意思了,买衣服还互相付钱,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他们两个选好衣服,又在街上买了一些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须品就骑车回家。现在天气已经闷热起来,根本不适合逛街。

“刘叔叔,刘叔叔!!”刚走出街道,后边就一个声音大叫,紧接着喇叭声急响。

“是小浩宇呀,放假了?!”他看到车窗外伸出的小脑袋,忙笑着打招呼。

“还有我呢”车子刚挺稳,后边的车上又伸出一个脑袋。

“啊,彤彤也来了,刘叔叔给你道歉,刚才没有看到。”车上的人不用问自然是赵教授的儿子和女儿两家人。

“嗯,我们刚放假就过来了”他们两个纷纷点着脑袋回答。

“来得正好,你刘叔叔家的大西瓜都熟了,就等着你们来吃。”张倩笑着打招呼。

“张阿姨好”两个小孩子都懂事的叫道。

大人们见面自然是一阵寒暄,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刘军浩就让他们开车先走,说是等一会儿再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