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赶到家的时候,赵教授已经将桌子搬到了路边的树荫下,这会儿两个小家伙正抱着西瓜猛啃呢。

桌子上的大花皮是赵教授自己种的瓜。当初刘军浩为了不让人看出诧异,曾偷偷的给他的瓜地中浇了一些泉水,因此西瓜的口味和自家院子里的没啥区别。

“怎么在大路上吃瓜,还是到院子里吧”刘军浩看了忙跳下车子开门。

“不用,不用,就在这。荷花池边凉快”赵卫东赶忙摆了摆手。

这水沟边确实是一个乘凉的好去处。荷花飘香,绿树成荫,再加上几丝田野间的野风,让人顿觉清爽。

虽说几个月没见,可是那两个小家伙却不认生,紧跟着刘军浩跑进院子。不到三分钟小彤彤捉了一只小兔子抱出来,而小泽宇则干脆连喂养青庄的纸箱子都提到路边。

小孩子见到动物自然稀罕的并不能行,特地用调羹将鲜红的瓜瓤挖了喂它们。兔子还好说,原本就是草食动物,因此吃起来津津有味。可是青庄不同,它们是以动物性食物为生的,对瓜瓤根本不甘兴趣,送到嘴边都直晃脑袋。小泽宇急了起来,掰开青庄的长嘴就要往里边猛塞。

赵教授赶忙上前阻止,说是这东西吃小鱼、泥鳅,让他弄个小扳笼到水沟中捉鱼喂。

这下两个小家伙又找到好玩的东西了,一人拿个罐头瓶做成扳笼扔在水中。他们性子急,过两三分钟就把扳笼提起来看看。不过水沟中的鱼虾多,每次都不落空,总有一些贪吃的家伙钻进瓶中。

两家的大人也看得很有趣,纷纷加入其中。

刘军浩看青庄吃了一阵子就赶忙叫停,害怕它们撑坏。

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干脆在刘军浩的院子里吃算了,那里有树荫凉快。

赵卫东还是第一次吃到刘军浩饲养的草蜗牛。他原本对这东西很不上眼,可是吃了几个之后也连连点头称赞,直说是美味。

就着温热的米酒,品尝着家常饭菜,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

“每次来你这里都能见到新东西呀”赵卫东沿着院子转了一圈,又忍不住的发出感慨。

上次过来的时候看了蝴蝶齐舞的胜景,这次刘军浩院子里又多了一个太岁,还有那在芦苇管中做窝的蜜蜂,都很是让人觉得稀奇。

“经常看就不觉得新鲜了。这太岁水你要不,如果要的话等回去的时候我给你装一瓶子。”刘军浩笑着说道。

他原本以为太岁风波很快就会过去,可是都两个多月了仍然没有消停的时候,不时有人过来求水。而且越传越神乎其神,似乎已经变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这让刘军浩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有求必应。

太岁水他也喝过几次,可是不知道是自己身体素质本来就好还是这东西本身没有多大的功效,他喝了之后觉得和往常一样,并不像人们说的会精神焕发。

“好呀,你就是不说我也要装一瓶子回去。泽宇他姥姥最近身体不大舒服,正好弄回去孝敬老人。”

得,刘军浩原本是开玩笑的,现在只能点头。不管有没有效果,这份孝心还是值得表扬的。

“妈妈,快过来看大鱼,钓的鱼真大。”这个时候彤彤又叫着从屋里跑出来,她说的是五一钓鱼比赛中小囡囡钓的大草鱼。

看到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丫头能钓到这么大的鱼,两个孩子心中都痒痒的,也叫着要到堰塘里钓鱼。

大人们哪里放心让他们单独去钓鱼,赵教授劝说了半天才让他们将钓鱼地点选在门前的水沟中。

原本以为水沟中没啥大鱼呢,谁知道刚过了十来分钟,小泽宇竟然钓到了一条两斤重的大鲤鱼。

这下小家伙得意起来,抱着鲤鱼就让赵卫东给他拍照。

彤彤也不甘示弱,很快钓到一条筷子长的鲫鱼壳。

这下几个大人都来了兴致,都找根竹竿做起鱼钩来。

钓了个把小时,几个人很是钓出几条大鱼。赵教授和刘军浩很惊讶,他们天天在这片水沟边乘凉,竟然没有发现里边有如此多的大鱼。

不过想想又觉得很正常,这水沟连通大河,涨水的时候多大的鱼都可能顺着水流游进来。

赵卫东他们这次主要是送孩子来过暑假的。

平时孩子们在学校还不用操心,只要每天上下班的时候接送一次就可以。可是到了暑假就头疼,两家的大人都是双职工,谁能天天在家里陪着孩子,将孩子锁在家里又不忍心。

恰好刚放假孩子们就惦记着到刘家沟来,于是两家的大人一商量,干脆让他们在这里过暑假得了。反正老人平常也没有什么事儿,帮忙照顾一下正好。

下午走时赵教授自然让他们把钓到的鱼带走,自己这里根本不缺鱼吃,现吃现钓。当然连带的往车上装了几个大西瓜。

闲着没事,刘军浩又帮张倩改起试卷。

小学的试卷没有什么疑难点,他改的相当迅速,一下午的工夫,就将数学卷子全部改完。

张倩核对了两遍成绩,又拿着毛笔让刘军浩写奖状。她虽然粉笔字写的不错,可是毛笔字却上不了台面。

毛孩子这次考得不错,语文全班第一,数学也勉强及格了,张倩特意给他颁发了一个进步奖。

这熊孩子也够显摆的,上午领过奖之后,就兴冲冲的跑过来大叫:“小浩叔,你猜我这次得奖了没有?”

“就你,还得奖?用你爸的话说就是‘俺家祖坟上就没有那根草’。”刘军浩笑着打趣。

“小看人,你看看这是啥”他得意洋洋的从书包中掏出奖状递过来,然后又拿着笔记本、文具盒让他看,“这是奖品”

“噢?你这次又是偷谁的奖状,别等着人家发现不见了告诉老师。”

这熊孩子顿时红着脸不好意思起来,他以前还真干过偷别人大红花的壮举。

有次他拿着一朵大红花回家后说是老师奖励的,他妈当时很高兴,特意让刘军奇大热天的上街割了两斤猪肉包饺子。

谁知道下午就有家长领着孩子找上门了,问毛孩子要大红花。

刘军奇一听说大红花的来历,顿时气的拎着板凳将这熊孩子撵的满院到处乱窜。

“这次真是我得的奖状,你看看名字。”他急急的争辩。

“好了,我认识字,奖状还是我给你写的。考得不错,再接再厉。现在赶紧拿回家让你妈看看吧。”刘军浩看这孩子要发急,就不在逗他。

“嗯”毛孩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正事儿来,捧着奖状一溜烟的回家。

还没有等刘军浩屁股坐稳呢,刘军奇的声音又从大门口传来,“小浩,小浩在家吗?”今天他的嗓门特别大。

“在呢,啥事儿?”刘军浩迎出门一看,他们两口子在前边走,毛孩子跟在后边。

“我们家孩子真的得奖了,这个奖状不是假的吧?”他这话刚刚问出口,赵教授就笑的直不起来腰,看来就是自家的老子也不相信他能得奖呀。

“是真的,成绩单上不是写的有分数吗?”刘军浩忍着笑意回答。

“嗯……主要是这孩子以前改成绩单改惯了,我有点不相信。”刘军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我就说得奖了吧,你们还不信。”毛孩子是相当郁闷,他刚才兴冲冲的回家告诉父母自己得奖了。谁知道刘军奇的第一反应就是拿扫帚疙瘩往他屁股上打,而他妈也拎着耳朵直问这奖是偷谁的。

看了成绩单和奖状上的名字两口子还不敢相信,这才领着儿子来见刘军浩。

“当家的,咱们回家把那只老母鸡杀了,晌午好好给儿子补补。”他媳妇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顿时也高兴起来。

“好”刘军奇答应的干脆,很是为自家的孩子骄傲。

两口子走到老远了,还能够听到隐隐约约的说张老师就是教得好。

张倩过来的时候刘军浩把事情经过一说,她也笑的合不拢嘴,良久才说道:“我说刘长林怎么连卫生都不打扫就跑回去了,该。”

过了一阵子,张倩又开口说道:“放假了,我妈让我回去住一段时间。”

刘军浩顿时有点沉默,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他和张倩已经认识一年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年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

“准备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再过几天吧,我二嫂领着小侄子回家住了,我不想看她的脸色。”张倩提起二哥一家人就有些头疼,“她刚刚也给我打电话了,乌七八糟的说了一大通。还说西瓜好吃,让我再给他们邮几个呢。我差点把手机摔了,西瓜是给我妈他们吃的。”

“没事,不就是西瓜吗,想吃的话过两天邮两个回去。”刘军浩毕竟隔远了一层,因此只能够劝说。

“不邮,你知道她在电话里要几个西瓜?十个!光邮费就要五六百块。我刚才给她说了,想吃自己到刘家沟来摘。”

难怪张倩这么火大,十个西瓜刘军浩倒不在乎,可是如果邮递的话就有些心疼了,因为这钱全部是扔在邮政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