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吃过饭,小浩宇和彤彤就跑过来玩。

赵教授家有了两个小家伙,自然热闹了许多,他们两口子也满脸都是笑意。

彤彤对花池里那一大片开的正艳的指甲花产生了兴趣,揪了一大把让王老师用麻叶给她包手指。

这几株半人高指甲花倒是没有少开花,花朵个个都有铜钱那么大,每天吸引来不少色彩斑斓的蝴蝶。

小浩宇撅着屁股在花池边上挖了几条蚯蚓,又拿起鱼竿蹲在水沟边钓鱼。上午水温比较低,鱼儿不喜欢吃钩,因此他的战绩远远没有昨天下午辉煌,钓到的几条鱼都是一指头那么长。不过他依然玩的兴致勃勃,也不顾腥味,将鲫鱼壳一撕两半塞给青庄吃。

刘军浩和张倩这个时候却没有闲着,正在后院中收拾西瓜呢。现在基本上每天都有十来个小瓜长成,这需要一一裹上网兜。另外还有就是把已经成熟的西瓜做上标记,这样等客人过来买的时候直接按图索骥就可以了。

只是瓜秧过于浓密,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新生的小瓜。

“你快过来看,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张倩在那边远远地喊道。

刘军浩闻声赶紧跑过去,却见木头架子上的网兜绳子被咬的七零八落,网兜里包裹的大西瓜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偷瓜贼,没有想到自己的院子里竟然来了偷瓜贼!

刘军浩沿着瓜秧四处查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他刚才认为是老鼠在作怪,可是一想又觉得不对,老鼠好像没有这个本事。大花皮一个十来斤重,它就是偷了也拿不走,最多就地解决。

“这是什么东西偷的,会不会是刺猬?”张倩疑惑的问道。去年深秋的时候后院中钻进来一只大刺猬,刚到春上那刺猬就消失不见,莫不是现在又跑回来了。

“肯定不是刺猬,这东西又不能爬树,那么高的大西瓜它怎么能弄下来。”刺猬倒是偷西瓜,可是这玩意不会上树。

“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刺猬会上树的。”张倩得意的解释道,“刺猬特别聪明,还能爬到树上偷枣子呢。它爬到树上后就会用脚紧紧地抓住枣树枝,然后使劲的摇晃一阵子。等枣子落得差不多了松开四肢从树上跳下来,然后在地上打几个滚,那枣子就全部扎在背上了,接着它又驮着枣子溜走。”

“你说的这是刺猬吗?”刘军浩却很是有些怀疑,“不会是在书上看的童话吧,反正我是没有见过刺猬上树。”

他在刘家沟生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刺猬上树,甚至听都还是第一次听。

“你没有见过难道就是假的,我还没有见过大熊猫呢。”张倩脸色微红的争辩,她还真是从书上看到的。

前段时间一个单元的卷子上有一篇小短文叫《带刺的朋友》,讲的就是刺猬上树偷枣的事情,她这也是活学活用。

“好好,就算可以行了吧。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这只刺猬,不然让它一直在后院中闹腾,那损失可就大了。”刘军浩看她说的言之凿凿,还真有几分相信了。

“什么叫就算是,不懂就说不懂。”张倩很看不过他打马虎眼的行为。

这院子里青草遍地,瓜秧枝蔓密布,真要藏只刺猬是很难找到的。两个人花费了半个小时,沿着院墙仔仔细细的找了两周,却也没有发现刺猬窝在什么地方,就连块西瓜皮也没有见到。

“会不会刺猬偷了西瓜后沿着水道眼逃跑了?”张倩又开口问道。

“不会吧,水道眼那么小,很难将西瓜送出去,这瓜一定还在院子的什么地方。”刘军浩突然一拍脑袋,怎么把小皮忘了,让它在过来找肯定能找到。

小皮进来后四处吮嗅了一遍,却又跑回来冲着两人摇尾巴,看样子这刺猬真的不再院子里。

刘军浩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只能重新领着小皮出来。

反正西瓜已经偷了,现在不甘心也没有用。

他们回到院子里将这事儿当成个稀奇一说,没有想到赵教授也一拍脑袋叫到:“那前两天我院子里的西瓜也是被刺猬吃的了?那西瓜倒是没有偷走,只是瓜皮上挖了一个大洞,里边的瓜瓤掏个净空。”

中午刚吃过饭,郑建学两口子就过来买西瓜。他们一口气要了四个,自然是拿回去孝敬老人的。刘军浩让他们在前院等着,自己和张倩则抬着竹筐到后院摘瓜。

“狗日的,还没完没了了!”当他看到那个用红绳子做过标记的网兜时,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这也太嚣张了,上午刚做的标记。这一转眼的工夫,网兜撕开一个大洞,西瓜又被偷走了。

看那瓜秧末梢啃噬过得印记上还留着汁液,很显然这偷瓜贼刚刚逃走。刘军浩立马把小皮叫了进来,让它在院子里吮嗅。

不到两分钟,小皮就对着水道眼汪汪叫开了。只是它的身子太大,根本钻不进去。

还真是从这里逃走的,刘军浩手脚并用飞速窜上院墙边的洋槐树干,然后身子一倾斜,已经站在了墙头上。

院墙外边是一大片的水洼子,足足有十几亩地。这地方荒草沤了很久,因此土质相当肥沃。水洼子里到处都是半人深的蒲草和稀疏的芦苇,当然还有几颗脸盆那么粗的老柳树。

前些年曾经有人动过心思在这里开荒地,可是往往一到夏季水洼子就变成了汪洋,种下去的庄稼都被淹个精光。

光种无收,折腾了几次后,就没有人再打过这片水洼子的主意。

站在院墙上,明显的可以看到从水道眼开始,荒草被撵出了一道小路,直直的通往蒲草从深处。

“张倩,你领着小皮从前门过来,我先去看看这偷瓜贼到底是什么东西。”刘军浩交代了一声,就从院墙上跳了下来。

这院墙虽说有两米多高,但是下边全部是草丛,因此刘军浩落地时声音很小,显得波澜不惊。

他弯腰蹑手蹑脚的沿着地上的痕迹在蒲草丛中慢行,刚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听到前面的草地里传来沙沙的声响。

刘军浩赶忙蹲在地上望去,立刻看到了两个偷瓜贼——草狸子。

怎么是它们,好像草狸子也不会上树呀,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将这西瓜偷走的。

此刻两个家伙用爪子不断地滚动着大花皮朝前走,走起路来尾巴一摇一晃的,步伐显得从容不迫,给人一种很悠闲的感觉。

如果是在野外看到了,刘军浩冷不丁的就要以为它们两口子刚刚吃过晚饭,正闲庭信步的压着大马路呢。

它们又将西瓜推了近二十米远,神态明显的紧张起来,小脑袋不住的四处张望,试探着敌情。

大概是感觉安全了,其中一只狐狸立刻发出低沉的吼声,只见柳树根下的草丛中“呜呜”的跑出几个小草狸子。

没有想到这草狸子的家就安在柳树根边呀,它们的胆子倒是够大的,竟然在人类的眼皮子底下做窝。

那些小家伙围着大西瓜又蹦又跳,显得很欢实。

老狐狸在瓜皮上咔嚓咔嚓咬了几口后,就退到旁边警戒。一只小草狸子立刻扑了上去,用嘴对着缝隙猛啃,剩下的几只则着急的在旁边乱叫。

等这只吃完,另一只又挤了上去,这些小家伙都继承了父母的秉性,边吃边抬着脑袋四处张望。

“沙沙”刘军浩听到背后声音传来,就知道是张倩领着小皮找过来了。

那草狸子也非常警觉,立刻低嚎着发出警告。几只在旁边等待的小狐狸身子一闪,都消失在柳树下。倒是正吃西瓜的小家伙情急之下脑袋竟然拔不出来了,四肢不断地在地上蹬动,带动着西瓜骨碌碌的乱滚。

“是狐狸呀,它们也吃西瓜!”张倩好奇的伸着脑袋观看。

小皮刚要冲上去,就被刘军浩拦了下来,他已经看出这草狸子就是去年见过的两只。

它们显然也认出了张倩,“嗷嗷”叫着试探性的靠近,完全不顾小皮的威胁。

后边那只小狐狸反应相当笨拙,在西瓜上挣扎了半天也没有将脑袋挣脱,最后只好“呜呜”的大叫着向父母求救。

张倩上前走了几步想去帮忙,那两只老草狸子立刻身子朝后跳开,两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这东西敏感多疑,张倩只能够试探着一小步一小步朝西瓜走去。最后她慢慢的蹲下去将西瓜口使劲一掰开,那小家伙立刻获得自由,蹦跳着窜了回去。

信任都是互相建立的,张倩一连帮了它们两次,草狸子大概也知道她没有恶意,因此又重新围在她身边蹦跳,这次距离上更近了一些。

刘军浩看的有些眼馋,也想跟过去凑凑热闹,可是他刚迈开步伐,这两个家伙立刻叫着后退,半点面子都不给他。

奶奶的,当初要不是老子放你们一马,你们早就制成皮衣挂在商店里销售了。

他在心中叽咕了一阵子,却没有再朝张倩靠近。

午后太阳正烈,但是眼前的画面却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几只小草狸子大概等不到它们的父母开始着急起来,探头探的在草丛中观望了一阵子,也齐刷刷的跑了出来。

人与自然,一切都那么和谐完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