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张倩二嫂口中一直叫着都是自己人随便弄几个菜就可以了,但是刘军浩却不敢真这么做。

早上起来泡了半钵子草蜗牛,原本就打算中午吃的,现在正好。弄些黄鳝做红烧鳝鱼,要不再炖个老母鸡。

刘军浩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院里的老母鸡从开春就开始吃,到现在也没剩下几只了,还等着它们下蛋呢。而那些小鸡才刚刚半斤重,根本够不上吃。

他想了想让张倩到后院弄些黄鳝中午红烧,自己则骑车跑到街上割几斤牛肉。大热天的,张倩不想让他到街上跑。这嫂子她了解,你就是招待的再好等回去后也要叽里呱啦挑一大堆不是。

可是刘军浩却坚持如此,虽然他看出周萍是狗掀门帘子——全凭一张嘴,但是毕竟是张倩的家人,来一趟也不容易,总要好好招待一番。

想到前两天老郭的叮嘱,刘军浩走的时候又在自行车两旁的竹篓放了四个西瓜。其中一个竹篓是借二麻子家的,人家没来要,他也一直忘记还了。等下上街回来还是早点送过去吧,借这么长时间挺不好意思的。

老郭见到他送瓜来自然欢喜,直说如果再不送,他就要学赵光明打电话催了。

家里还有客人,刘军浩也没有多聊,割了三斤牛肉又到别处买了些零食就快速骑车回家。

一路都是树荫,加上他骑得飞快,因此倒也没有感到多少热燥。可是当他到了村口,停下自行车的时候却觉得汗水顺着汗毛孔直冒。没有三分钟,衬衫就湿漉漉的贴在脊梁上。

刚到二麻子家门前,就看到几个熟人坐在香椿树下打牌,旁边还放着两个西瓜。他们倒是很热情,看到刘军浩立刻拉了过来,直接塞给他一大块瓜。

刘军浩推辞不过,只得坐在那里吃了一块。

这西瓜自然是二麻子家种出来的,当初从他那里弄得瓜种。刘军浩尝了尝,味道还不错,比一般的大花皮甜一些,不过和自家的相比要差上不少。

他还惦记着回家做饭的事儿,因此吃过西瓜后说了一声抱歉就推着自行车回家。

离院子还有八丈远呢,小建辉哇哇的哭声已经传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刘军浩赶忙推车进去,却见他的手臂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牙膏。

“让土蜂子蜇了两下”张倩赶忙解释道。

“你们也真是的,在院子里养这么多蜜蜂干什么?”周萍一边给儿子擦眼泪,一边开口抱怨。

“建辉,看看刘叔叔给你买的什么?”刘军浩赶紧把从街上买的东西掏出来,一大袋牛奶特浓夹心饼干和几瓶爽歪歪。

这是他刚刚上街的时候,小家伙特意让买的零食。爽歪歪到处都卖,可是这饼干刘军浩跑了几家商店都没有买到,最后还是跑到街东头新开的小超市里才买到。

“嗯……快给我,”一看到好吃的,他立刻眼泪一擦,也顾不上哭了。

耳根总算彻底的清净,张倩接过牛肉又和刘军浩再厨房里忙碌起来。

“怎么会让蜂子蜇住了?”他看周萍进了堂屋,就小声的问道。刚才看到那小建辉胳膊上涂的牙膏刘军浩吓了一跳。

“还不是他一个人跑到花池里胡闹,不然平白无故蜂子怎么会蜇住他”张倩低声解释道。

原来这小家伙一看没有大人看管,立马活跃起来,偷偷的将靠在屋檐下的长竹竿拿了下来,远远地朝芦苇垛捅去。

刚捅了两下有几只土蜂子就被激怒了,嗡嗡的飞了过来。他躲避不及,胳膊上狠狠地被蜇了两下。

万幸飞过来的蜜蜂少,否则就要带他到医院了。

不知道是零食的原因,还是被蜜蜂蛰老实了,小建辉一中午都安安稳稳的。

周萍吃过鳝鱼肉后自然很是称赞了一番,言语之中也透露着想回去的时候弄上一些。

没等刘军浩开口,张倩已经接过话茬拒绝,说这黄鳝离开水就活不成,根本没有办法带。

“把你家的水桶给我弄一个装,里边弄些水,我扔在货架上就不管了。”周萍想了一阵子,竟然琢磨出这么一个主意来。

这人脑子转的真活套,如此天才的主意都能想出来。刘军浩很是有些哭笑不得,没了水桶他用什么东西打水?

“水里边没有氧气的话黄鳝很快就会死亡的,你根本带不到家里去”张倩只得再次“解释”了一遍。其实黄鳝没有这么娇贵,就是缺氧也可以把脑袋伸出水面维持生命。

“可惜了,这黄鳝肉真好吃,你二哥没福气,尝不到。”周萍听过之后很是遗憾的摇头说道,“那我带些草蜗牛吧,这蜗牛也不错。”这下张倩只得点头答应。

吃过饭,他们母子张罗着要走,刘军浩只得陪着周萍一起冒着烈日到后院中摘西瓜。

人家一开口就要十个大花皮,可是他们仔仔细细的将那几十个瓜秧翻了一个遍,也只找了七个成熟的。

“这袋子真小,才装了三个西瓜就满了,有没有更大一点的袋子”六个大花皮刚好将两个蛇皮袋装满,剩下的一个怎么也装不进去。

“没有了,要不这个算了。”

“没事,我等会儿上车后抱在怀里吧,才十多斤重,没事的。”

张倩原本以为她就这样放弃呢,谁知道人家的一句话彻底将她打倒。

为了个西瓜,至于这样吗。

来的时候拎了六个香蕉都嫌麻烦,回去的时候带两蛇皮袋西瓜她也不嫌累。

将东西收拾好后,在他们的再算劝说下,周萍又在院子里呆了一个小时。

送二人离开的时候张倩没有跟过去,只让刘军浩把西瓜帮忙驮到车站。

哪知道上车的时候又闹出了幺蛾子,售票员看带的东西多,要他们再加十块钱。

周萍却说什么也不愿意,站在太阳下辩论了起来。她的嘴巴叽里呱啦好像打机关枪一样,最后说的售票员和司机都哑口无言。

“我不拉你们行了吧。”司机一恼,直接发动车子。

刘军浩见状赶忙上前好说歹说,最后加了十元钱,那司机才让他们把西瓜扔到货架上。

将人送走,他彻底的松了一口气。碰到这样的亲戚,真是让人头疼。

“送走了吗?”回到家,张倩已经把西瓜汁榨好了。

“嗯,刚送上车。”刘军浩将两把车子推到树荫下,又接过西瓜汁猛灌了几口。一杯西瓜汁下肚,他才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嫂子带这么多东西回城里肯定要打电话让家人去接的,现在只有母亲闲在家里。这么热的天气去车站热住了怎么办?张倩左思右想不放心,赶忙打电话回去交代一番。

张妈听了也有些恼恨自己这个媳妇不识趣,刘军浩和自己的女儿关系还没有确定呢,她就眼巴巴的跑上门去要东西,哪有这样的娘家人。

现在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脸红,准备等儿媳妇打电话回来了狠狠地训斥她一顿。

可是张母在家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也没有见自家的电话响。按照张倩说的时间上看,她也该打电话回来了呀。

难不成儿媳妇在路上出什么事儿了?等到天快黑,张母再也坐不住了。虽说不怎么待见这个媳妇,但是她还是知道人身安全更重要。

张母急急的找出号码给儿媳妇打了过去,那边立刻有了声音,“喂,谁呀”

“是我,阿萍呀,现在到哪里了。小倩不是说你们早就坐上车了吗,怎么还没有回来?”

“哦……妈,是你呀。本来要回市里边的,建辉他姥姥突然打电话说家里有事,我就坐了去县城的车。这会儿已经到家了,你不用担心。”周萍的声音显得支支吾吾。

张母顿时有些气闷,和着弄了半天,儿媳妇把西瓜带回娘家了。

她倒不是非要吃这西瓜,而是觉得说不过去。这叫什么事儿,自己可是真的找了一个好媳妇呀。

张母是越想越恼火,只觉得胃里特别难受,似乎中午吃的饭到现在还没有消化。她赶忙倒了几颗木香顺气丸就着温水咽下,这才将气儿消了几分。

得了,为这么一个人不值得生气,全当没有这个媳妇,老太太自顾自的安慰道。

“妈?我嫂子回去了吗?”这个时候张倩又打过来电话询问。

“回来个鬼,我刚打她手机了。人家根本就没往市里来,直接转车去建辉姥姥家了。”张母气刚消,一提这个立马又上来。

“什么?!”张倩在那边也听的一肚子火,立刻就要打电话过去质问。

“别,别打过去”张母其实话一出口已经后悔了,现在只能阻拦着女儿,不让她继续闹腾下去。

如果因为这几个西瓜给儿媳妇吵起来,外人知道了那才叫笑话呢。

“不就是西瓜吗,我少吃一口也没啥,大不了等会儿到超市买几个。”她说了半个小时才将女儿的怒火劝消。

“啪”张倩这边合上手机,仍然气鼓鼓的。

“又怎么了?”刘军浩赶忙问道。

“我嫂子把西瓜带回娘家了……”

听她这么一说,刘军浩也不由得一愣,张倩二嫂还真是个极品,这种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没事,别生气,明天咱们再给你妈邮几个过去。”

“不邮了,我已经给我妈说了,让她过段时间再过来一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