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和张倩听到这声音都吓了一跳,该不会碰到毒蛇了吧。大青山中的毒蛇虽然很少见,但是却也不是没有。

最出名的毒蛇叫土布袋,正午的时候很喜欢躺在麻石上晒暖。它的整个身体灰不拉几的,猛然看上去就好像一块破布,稍微马虎一点的人都会忽略它的存在。

这蛇的毒性不是很强,大人被它咬到之后最多发几天高烧,一般的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相对八九岁的小孩而言,它还是比较凶险的。

“我看看,我看看,是什么蛇?”刘军浩在竹林中飞速的跑动着,根本不顾竹枝在自己的挂出一道道痕迹。

“就是这蛇,”那学生指着在地上盘成一团的大家伙。只见那蛇全身布满了黄色的环纹,此刻正昂着脑袋吞吐着信子示威呢。

“是它呀,别担心,这是草头蛇,根本没有毒。”刘军浩一看顿时神经松懈下来。这家伙最喜欢呆在草丛中,平时也就是吞个鸟蛋捉个老鼠啥的,对人一点危害都没有。

听他这么一说,那孩子立刻闭上嘴不哭了。

“没事吧,没事吧……”这个时候张倩也急急的赶了过来。

“没事,”刘军浩应了一声从旁边折断了一根拇指粗细的竹枝,然后在草头蛇的面前不住的引逗着。

蛇的视力一般很差,因此根本看不清面前是什么东西,脑袋只是随着竹枝四处抖动着。这个时候刘军浩迅速的伸出左手捉住了它的尾巴,提起来狠狠地抖了几下,这蛇就软成了面条一般。

抬起手往天空中一斜抛,草头蛇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什么地方。

“大叫都小心一点,看清楚脚下”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张倩却不住的开口叮嘱。

很快就有人开始叫嚷塑料袋放满了,于是她和刘军浩两人又开始提着蛇皮袋收集。

好家伙,这一会儿工夫就收集了一蛇皮袋知了壳,连知了花也弄了有小半袋。

“这些有多少斤?”张倩略带兴奋的问道。她知道刘军浩的手感很强,稍微一提就能够称出东西的重量。

“知了壳应该有九斤多,还不到十斤。知了花现在六斤多,不过等下还要晒呢。”

“不少了,已经不少了。”张倩心中盘算了一下,这才半个小时已经有四百多块进账。夏天白天时间长,一直到将近八点天才黑。照这个进度看,他们最少还能忙两个小时,一天下来,可以挣一千多块钱呢。

就这样,一群人好像波浪一般卷过竹林,他们身后的蛇皮袋也不断地增多。

“什么时间了?”刘军浩抬头看了一下竹林缝隙间的太阳问道。

“刚三点半,我们等四点再走。”张倩掏出手机瞧了一眼。

“别,现在就走,不然等天黑恐怕学生们赶不回去。”

“我们来的时候才花了三个小时,等会儿四个小时还赶不回去?”张倩很有些怀疑的问道。

“来的时候大家精神头很足,现在不一样,都累了半天。再说还有几蛇皮袋知了壳呢,我们还是趁早不趁晚比较好。”

听着这么一分析,张倩也点头同意,赶忙大叫着让学生们集合。

清点了一下人数后,他们就结伴走出竹林。知了壳由学生们抬着走,一蛇皮袋也就十斤左右的重量,四个人抬起来特别轻松。

那一布袋的知了花则被刘军浩扛在了肩膀上,本来张倩想一起抬,他却连连摆手不让。

他身强力壮的,这点东西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事情果然像刘军浩说的那样,刚开始学生们还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今天的收获,但是慢慢的就开始无精打采,知了壳在他们的手中也变得千斤重。

看他们越走越慢,张倩着急起来。照这样下去,估计他们天黑之前还真有可能走不出大青山呢。

“把蛇皮袋都放下。”刘军浩也看出问题,赶忙紧急叫停。

他让学生们把手中的芦苇杆都收集起来,然后开始快速的编织滑地竿。

这滑地竿算是山里的一种交通工具,主要是把柴火运下山的时候能够省把力气。它的制作非常简单,先用几根竹竿放在地上困扎成一个长方形,然后再往上边铺些细竹子用绳子绑好就可以了。

现在他们已经离竹林有几里远了,自然不可能跑回去砍竹子,因此滑地竿只能用芦苇制作,至于那些捆绑的绳子则直接用塑料袋拧成。

不到二十分钟,刘军浩就把滑地竿做成。他让学生们都把蛇皮袋放在上边困扎好。然后“嗨呀”就在地上拉了起来。

芦苇杆表皮光滑,在山道上摩擦很小,因此他拉起来也不费啥事儿。

张倩有好几次都想把替换他下来自己拉一会儿,但是被刘军浩拒绝。

到底人的力气有限,拉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汗水也顺着胸膛不住的朝下流。

刘军浩忍不住解开上衣的纽扣,当他看到胸前的石锁时,顿时一拍脑袋,这可不是傻了吗。直接放在石锁中运回去多省事,自己何必累得好像死牛一样。

想到这里,他赶忙开口叫道,“你带着学生们在前面走快点,否则天黑出不了山,我先歇会儿。”

“让他们先走,我陪着你吧。”张倩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我没事,这么大一个人还能在山里走丢。你必须和学生们一起走,不然这些熊孩子指不定闹什么幺蛾子。”

“那你累了就在山道上歇着,我回村立马找人来接你。”她叮嘱再三后,又急急的领着孩子们离开。

张倩当然知道事情的轻重,如果等天黑自家的孩子还没有回来,家长们指不定着急成什么模样呢。

等他们走后,刘军浩从石锁中摘了一个大花皮打开,然后狼吞虎咽的将胃里边添满。剩下的一多半西瓜他也没有浪费,扔到沙地上喂草蜗牛。

又在石头上歇了十来分钟,他才慢悠悠的将麻袋和滑地竿往石锁中一装,然后大步流星的朝前赶去。

山间越来越暗,张倩一路不住的催促着学生们急赶,到七点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出山。

没有了大山的遮挡,太阳依然高高的挂在天上。几个学生正在山坡上等着呢,一看到有人出山立刻迎了上去。

“赶紧过来吃瓜……”王老师离老远就冲他们打招呼。这西瓜还是刚刚赵教授拉板车装知了壳回去的时候送的,一下子送了六个。

“小浩呢,他怎么没有出来?”看刘军浩没有在队伍中,王老师赶忙又开口问道。

“我们打的知了太多了,根本带不回来,他还在后边看着东西呢,”看天色还早,张倩这才松了一口气。

“有几蛇皮袋?我们今天一共打了满满的三大袋”王老师略微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都到齐了,也放下心来。

“我们弄了五袋半,连带的还有一袋子知了花。”张倩笑着回答。

“这么多?”王老师不由得一愣,她原本以为刘军浩等人的时间都花费在路上,最多也就是和他们在外边弄得相当,谁知道竟然愣是多出了一倍。

“那片竹林平常根本没有人去,里边的知了壳都积攒好几年了,到处都是”张倩略带着自豪的解释。

现在已经不早了,王老师交代几句后就让学生们结伴回家。

张倩刚想回村找人帮刘军浩拿东西,却看到他一个人拉着滑地竿缓缓走出山来。

“怎么这么快?!”她急忙赶了过去。

“就这点东西,还不到二百斤,怎么能难得住我”刘军浩小有些得意的说道。

把蛇皮袋都扔进石锁中后,他这一路走的轻轻松松的,好像闲庭信步一般,还没有等出山的时候已经赶上了张倩等人。

为了不引起怀疑,他又在山里边待了十几分钟,才施施然的拉着滑地竿出来。

“把绳子放下来,歇一会儿,我给赵叔打个电话,让他把车子拉过来”张倩心疼的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一把拽过绳子。

刘军浩虽然额头上没有多少汗,可是也没有阻止,美滋滋的坐在石头上任由她擦拭。

王老师看他们两人正郎情妾意的,也不好意思上前打扰。

不到五分钟,赵教授就拉着板车过来,他看到这么一大堆知了壳也很是惊讶。

晚上回去的时候张倩直说刘军浩累了半天,非要让他坐在那里休息,而自己则忙里忙外的做饭。

到底是赶了一天山路,吃过饭之后,两人都觉得身上乏力。张倩没有在这里多待,直接回六婶子家睡觉。

早晨起床,刘军浩在院子里活动了几下筋骨,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力气又完全回来了。

吃过早饭,村里那帮熊孩子又都聚到赵教授那里,他们是过来帮忙晾晒知了花的。

白花花的知了花刚在院子里铺开,那些鸡鸭还以为这是给它们喂食儿呢,都发疯一般的跑了过来。

几个人赶忙一阵轰打,才将鸡鸭全部赶走。

今天天气很好,晾晒了一上午的时间,知了花完全可以装袋了。

中午给赵光明打电话的时候这小子还不相信,以为刘军浩拿他开涮呢。直到刘军浩威胁说如果他不来的话知了壳就卖给别人了,这家伙才骑着摩托赶了过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