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这些都是知了壳……”当赵光明看到堆得整整齐齐的几蛇皮袋知了壳时,他根本无法相信。前两天他交代的时候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只是打算全面撒网而已,可是没有想到这一网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也不全是,还有一袋知了花”刘军浩略显得意的解释。

“你们都是从哪里打到这么多,这周围的山上,是多少人打的?”赵光明仍然有些不相信,他挨个解开蛇皮袋查看,甚至有些不放心的把手伸到底部抓一把。

没有造假,全部都是知了壳。

“嘿嘿,当然是在周围的山坡上打的。不是当初你说的嘛,发动学生优势。”对于具体在哪个地方,刘军浩是打死也不说,张倩还准备过些日子再发动学生们捡一次呢。

见他支支吾吾的不说实话,赵光明也没有继续在追问。他不关心人家是从哪里弄来的知了壳,只要弄来后都卖给他就行。

赵光明是骑着摩托车急急赶来的,自然也没有带秤。于是刘军浩就利索的将自家的秤拿出来说道:“用不用试试手?”

试试手的意思是问买家对秤放心不放心,在大青山牵扯到较大一点生意的买卖双方都要试秤,如果都点头没有问题了那就开始称量。不然万一以后出现缺斤少两的现象双方很难说清楚。

“扯蛋,赶紧秤,试什么手。”赵光明说着牛找来绳子将布袋捆起。两人已经打过几次交道了,刘军浩是什么人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不会在秤上贪那点小便宜的。

就这样每称完一袋赵光明都在小本子上写下重量,八袋半称完,他这边还正埋着头在手机上计算呢,刘军浩已经报出重量:八十六斤半。

“你小子……这是心算?”赵光明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再次惊讶起来。

可以肯定的是这知了壳在他过来之前刘军浩根本没有称量过,因为刚才他到这里的时候几个孩子还在往里边零零散散的装知了壳。

不过他猛然想到这家伙的外号是“大学生”,顿时释然。

“心算个屁,就这几布袋的东西还用计算器,你也够丢人的。”刘军浩毫不客气的打击他。

八袋知了壳,去掉一斤半的布袋重量,净重就是八十五斤,一下子就进账近三千块钱,再加上知了花,总收入突破四千五。

赵光明来的急,身上没有带多少现金。为了怕夜长梦多,他称量完就急急的要骑着摩托车回去取钱。

不到半个小时,这家伙又找人开了一辆三轮车风驰电掣般的赶到刘家沟,然后付钱走人。当然他走之前再三叮嘱刘军浩以后有知了壳要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随叫随到。

看着手里的一大堆票子,张倩特别兴奋,已经在想着等下到县城买什么图书了。

她和王老师在电脑前查了半天后,手上已经列出一份长长地清单。

天还没黑两个小家伙就在毛孩子的带领下开始忙乎起来,他们将那种三指多宽的透明胶布缠在大杨树根部,说是这样可以捉知了。

“这些歪门邪道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用这个抓知了?纯粹是瞎胡闹。”刘军浩不相信他们将塑料胶布缠在离地两尺的树干上就能够把知了抓住。

知了碰到光滑地方没有办法朝上爬这个他自然知道。可是这些家伙绝对不是傻子,它们鬼精鬼精的,如果碰到爬不上去的地方肯定会找别的路。

毛孩子却相当有信心,说这个方法绝对有效,晚上立马能见分晓。

看他说的言之凿凿,刘军浩也来了几分好奇,吃过晚饭之后,跟在这帮家伙后边查看。

还真邪门了,每个塑料胶带下已经聚集了三四只知了,那些知了傻傻的沿着胶带下不住的转动着,甚至有一个已经认命的呆在胶带下脱起壳来。

这些家伙也傻的可以,它们只要爪子一松掉在地上就能爬到其他树上,可是现在非要在这塑料胶带下吊死。

其中一棵杨树上四只不断绕圈的知了更是让刘军浩想起了从书上看到的小故事,说的是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做的一个实验。他让松毛虫在行进时以一种头尾相接的方式相互接触,形成一条蛇形队列。结果发现这队松毛虫锲而不舍地转了整整7天,直到最后因力竭而纷纷掉落,才从“死循环”中解脱了出来。

***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张倩和王老师商量过后,就拉着刘军浩到县里边买图书。

听说最近车上小偷很多,带着几千块钱的现金,张倩相当发愁,总觉得放在自己身上不安全。最后还是刘军浩将这个重任接了过来,说是放在他身上绝对不会出问题。

其实他接过钱之后,直接扔到石锁中了。放在那里边绝对安全,恐怕就是小偷长有三头六臂也偷不到。

两人刚上车的时候,车厢中的人还很少,可是出了大青山,车上就很快坐满。

一路无事,下了车之后,张倩拉着他直奔新华书店。那里正在举行活动,全场图书都是打九折的。

黑,真黑,这是刘军浩看到儿童图书的第一感觉。

那些孩子们看的图书价格都高的离谱,薄薄的一本《最让孩子感动的经典童话》打过折之后还要十五。

他倒是知道有一个卖便宜书的地方,就是县电影院门口摆的长长一溜书摊,那里边的儿童图书基本上都是论斤卖的。

可是张倩听过后却怎么也不同意,说书摊的图书都是盗版,质量很差,错别字连篇,买回去根本是误导学生。

既然这个方法行不通,刘军浩只得陪着她在书店二楼的儿童图书区转悠。刚挑拣了十几本书,那售书员一看他们是大客户,立刻上前笑着陪同。

在她的帮忙下,两个人挑书的进度明显加快,很快旁边就堆了一大堆。

什么《儿童知识百科系列》、《丁丁历险记》、《动物知识百科》都被挑了出来,每种书都是两套。

别看带的钱不少,其实到最后也没有买多少书,不过对于建造一个小小的图书室来说,却已经够了。

将图书买好后,张倩连带的又买了不少包书纸。男孩子都很破费,如果新买的图书好好地抱起来,说不定不出一个月就变得破破烂烂的。

也许是因为他们买了几千块钱的书,那些包书纸工作人员最后是按批发价卖的。

等一切忙绿完毕,张倩又雇了一辆麻木将图书拉到徐晓丽家。当然走亲戚自然要带上礼品,他们就在小区的超市里买了几瓶好酒和两盒营养品拎过去。

徐晓丽的父母也是做生意的,看上去给人一副很精明的样子。吃饭的时候张倩刚提到徐晓丽和庞旭的事儿,徐爸的脸色立刻变了几分,徐妈更是冷哼了一声。

他们两个的态度有点怪呀,上次庞旭那小子不是说两家的大人都很赞同吗?

话说他这些日子也没怎么和庞旭联系,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刘军浩很是费解,不过却没有在面上显露出来,而是急忙岔开话题。

张倩自然觉察到不对,也跟着他的话题说,渐渐的气氛开始热烈起来。

徐爸的酒量不错,不一会儿就开始拉着刘军浩猜枚划拳。

倒是徐妈对张倩这个男朋友更感兴趣,不住的小声追问着,她也只好一一的回答。

吃过饭他们没有急着走,刘军浩陪徐爸在客厅里下象棋,徐妈则拉着张倩到卧室继续问话。

刚下了几步,他就知道徐爸绝对是个臭棋篓子,和赵教授根本没有可比性。不过为了让他老人家玩的高兴,刘军浩还是努力的在三局中输了两局。

临走的时候两个人却闹了一个大红脸,徐妈拉着刘军浩就往他手里边塞红包。

这演的是哪一出戏,他弄得相当迷惑,说啥也不肯要。

“傻孩子,哪有新人第一次上门不给红包的,你快接着。再不收我可当你嫌钱少了。”徐妈见他一直推辞,当即开始板着脸。

“这……”刘军浩顿时不知道说啥好了,感情已经把自己当成亲戚看待了?也不知道张倩刚才怎么和徐妈说的。

这也是附近的风俗,就是新人第一次到亲戚家做客的时候要给红包的。

他看向张倩的时候,发现这丫头正低着脑袋看地板呢。

得,还是收下吧,反正是讨个喜庆。

将图书全部整理好,刘军浩才重新坐到座位上。掏出红包拆开一看,崭新的一张百元大钞。

“这感情好,下次你领着我将你家的亲戚挨个转一遍,最少能收入上千块钱。”刘军浩笑着扬了扬手中的钞票。

“胡说啥。”张倩忍不住的拧了他一把,又低声说道,“刚才我和徐姨在卧室说话的时候她好像说晓丽和庞旭闹别扭了,你知道吗?”

“还真是这样,因为啥?”刘军浩立马坐直身子。

“当时徐姨说的时候脸色很难看,我哪里好意思多闻。等回去后你悄悄地问一下庞旭,看看他们两个人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说起来,庞旭和徐晓丽还算他们的半个媒人的,如今媒人出了问题,两人自然要关心一番。(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