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镇上的时候还不到四点,太阳仍然毒辣辣的。

这么多图书两个人自然没有办法背回去,只能够找辆麻木连人带书拉到刘家沟。

车子刚停到赵教授门前,那些熊孩子一个个都围了上来。他们知道张老师今天上午到县城买图书去了,吃过午饭就在这里等着看书呢。

如果不是刘军浩拦的紧,恐怕已经有人上去哄抢图书。

他们来的刚刚好,包书皮的任务算解决了,这也省了张倩的力气。

人多力量大,不到半个小时三百多本图书就被包装完毕。赵教授让特意将自己的一个书柜奉献出来盛书,当然连带的他也成了暂时的图书管理员。

孩子们猛然看到这么多崭新的图书都很兴奋,一个个抱着一摞跑到赵教授跟前登记。

“不行不行,你们都拿完了别人过来还借什么书看,一人一次最多只能借两本”赵教授赶忙写了一个规章制度贴在墙上。

看他们在这里闹哄哄的,刘军浩只坐了一会儿就跑回去上网,他还惦记着庞旭的事儿呢。登上QQ,却见这家伙的头像是灰色的。

他原本以为庞旭没上线,给他留了几句话准备关掉QQ,哪知道这货立刻回话了:“有事儿?”

“没事,就是看看你在不在,今天没去上班?”

“嗯,没有。你吃过吃饭了吗?”庞旭紧接着问道。

饭,刘军浩不由一愣。现在才四点多,这还没有到吃晚饭的时候,难道他说的是午饭?

“你小子不会还没有吃午饭吧,现在可四点多了。”

“嘿嘿,打游戏忘记时间,我早上起来的晚,九点多的时候泡了两袋方便面,现在不饿……”庞旭发过来一段话。

晕倒,不会又在电脑上打游戏吧。以前晚上给他聊天的时候这小子也是经常说自己正在吃泡面。

“那还不赶紧去吃饭,你现在在电脑上忙啥?”刘军浩试探着问道。

“闲着没事,就打打游戏。”没有想到事情还真是这样,这小子打游戏又打疯了,连饭都顾不上吃。

“你小子……怎么说你好呢,”知道劝了他也不听,刘军浩索性不再劝他去吃饭,“你最近工作怎么样呀?”他准备一点一点的往徐晓丽身上扯。

“刚辞不到一个星期”

“辞了,怎么又不想干了?”貌似他找到工作才没几天呀。前些日子庞旭在人才市场找了一个网络管理员的工作。他打过来电话的时候还说这工作特别自由,平时根本没有人管,他非常满意等等……

“嗯,我住的地方离公司太远,骑自行车来回要两三个小时呢,实在没有办法干,就把工作辞了。”

“那个地方没有公交车吗?”刘军浩越听越迷糊。

“坐公交车也要转两次,我正在斗地主,你玩不?”没有等他继续问,庞旭已经岔开话题。

“我还是算了吧,对了,徐晓丽还好吧。”

“嗯”

……

庞旭只是支支吾吾的回答,刘军浩问了半天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然,最后只得和他说再见。

刚关掉对话框,张倩恰好也过来了。

“给谁聊天呢,还不让我看?”

“还能有谁,庞旭刚把工作辞了。我问了半天他也不说实话,你打个电话给徐晓丽,看看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儿。”通过谈话,刘军浩越发的肯定两个人出问题了,只是庞旭不说,他也不好意思再追问。只能够让张倩问徐晓丽,女孩子之间好说话,应该能够问出点什么。

张倩点点头拿着手机出去,一直过了半个多小时才重新走进来。

“我刚问起来晓丽就抱怨了一通,说是他们两个现在正闹着要分手呢。”

“什么?!”刘军浩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

听完张倩的叙述,他才知道都是游戏闹腾的。庞旭这小子上高中的时候就对游戏痴迷,天天晚上下了晚自习都翻院墙出去打游戏,经常是夜不归宿。

当时学校实行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平常没事是不让出校门的,而且晚上熄灯之前要查一遍寝,熄灯之后各班的班主任还要抽查。

这小子为了游戏可以说是想尽了歪点子,为应付班主任的突击查寝,他每次熄灯溜出寝室的时候都把被子弄成隆起的形状,猛然看上去好像里边躺了个人一般。

刚开始几次倒是没有发现,后来班主任看他一直蒙着头睡,就扯着被子说这样睡觉不好,哪知道一扯被子才发现里边根本没有人,只塞了一条小毯子。

当时宿舍的几个人看班主任气的直吐血的样子都捂着嘴巴偷笑,等他走远后更是大笑一片。

第二天上早自习的时候,这小子刚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走进教室就被班主任拽了出去。大冬天的一个人到走廊上罚站,早饭还是刘军浩帮他去买的。

可是即使如此,庞旭还是屡教不改,隔三差五的都要翻一回院墙。他有好几次还要拉上刘军浩一起去,不过都被拒绝了。

这小子上次过来还感叹大学的几年都交给游戏了,单凭这句话就知道他在学校里干了什么事儿。

他那个工作哪里是自己辞掉的,而是上班的时候打游戏被领导发现直接给辞退的。

徐晓丽知道真相后和他大吵了一架,一气之下把庞旭的游戏号码给删了。

这小子是个顺毛驴,你劝着说他才会听,这么一闹,把庞旭的脾气也激发出来。

两人越吵越凶,最后徐晓丽干脆搬到了同学那里住。

“他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事儿都不懂。我要是徐晓丽,直接把他的电脑给砸了”张倩是越说越气愤。

刘军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好,庞旭到现在还没有把学校和社会的差别分清楚。在学校你怎么胡闹都行,可是走到社会上就不会有这么自由了。端人家的饭碗,自然要属人家管的。你下班的时候打打游戏还说得过去,可是上班时间打游戏哪个领导看到了都不会高兴的。

自己以前也劝过他几次,这小子每次都是直打哈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那他和徐晓丽现在算是怎么回事?”刘军浩又开口问道。单单因为游戏,两人闹分手有些不值当。

“还能怎么样,两个人都在气头上呢。”张倩越想越为徐晓丽愤愤不平,“庞旭一个大男人架子这么大,直接去道个歉不就完事了,非要打冷战。”

她正说着呢,突然听到院子里“砰”的一声脆响,好像是什么东西从高处摔下。

“怎么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从屋子中冲出来。

前院一副和谐的景致,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摔碎,那就是后院。

他们急忙打开栅栏朝后院寻摸,老远就看到石头上有一个西瓜摔得稀巴烂。红彤彤的瓜瓤散发着醉人的香甜气息,那些汁液更是溅的到处都是。

“不会又是狐狸偷瓜吧?”张倩看到这场景,立刻想到了罪魁祸首。

“应该不是”刘军浩朝四周查看了一遍后摇摇头。水道眼他上次全部堵上了,这草狸子根本不可能从院墙上翻过来。

还没有等他们继续推测呢,土蜂子嗡嗡的围了一大片,不到两分钟,已经将地上爬的满满的。

两人害怕被它们蛰到,都朝后退了几步。

现在野外各种各样的杂花开的到处都是,为它们提供了大量的蜜源。这土蜂子最近一段时间又多出不少,刘军浩为了分群,特意在一个角落里另堆了一个芦苇垛。

当然他们最近蜂蜜也没有少喝,屋子里还收集了满满的一罐头瓶,这是刘军浩给未来丈母娘准备的。上次张妈走从这里带了小半瓶回去,说是喝过之后,觉得睡觉也变响了,食欲有显著增强。

张倩二嫂来的时候刘军浩就想让帮着捎回去,当时张倩害怕她嫂子从中截取,拦着不让。

幸亏没让,不然的话,估计张妈还真有可能连瓶子都见不到。

这西瓜长在洋槐树枝上,离白头小窝很近,好几次他想给西瓜罩网兜的时候都被白头小赶走。现在看这个情况很有可能是因为瓜秧不能承受西瓜的重量才摔到地上的。

刘军浩想到这里又朝枝头上看去,顿时愣住了,瓜秧上还挂着小半块西瓜呢,也就是说并不是西瓜太重的问题。

“你看,这瓜皮怎么这么薄。”这个时候张倩蹲下身子捡了一小块瓜皮说道。

刘军浩接过来用手轻轻的捏起一小片瓜瓤,放在嘴中尝了一下,这才找到原因,“应该是西瓜熟过了自己炸开的,瓜瓤吃着有点发面。”

吃过西瓜的人都知道,有时候刚刚把菜刀切下去,西瓜就砰的一下子炸开了。不过这还是西瓜九成熟的情况。如果完全熟过的话,根本不用外物触碰,它会直接炸开。

这大花皮刚成熟的时候皮特别厚,但是随着时间增长皮也一点一点的变薄,熟过后也会炸裂。

“可惜了,这个大花皮长到现在最少有二十斤。”刘军浩看着在瓜瓤上乱成一团的蜜蜂,最后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小浩,你院里啥动静?”这个时候赵教授也隔墙问道。

“没事,西瓜熟过掉地上摔烂了”他这边回应了一句,心中却盘算着把院子里仔细搜索一遍,看看还有没有熟透的西瓜。

两人沿着院子仔细寻摸了一圈,还好,基本上都是七八成熟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