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咱们吃啥?”两人在院子里转悠一阵子,看天色不早,就想着做晚饭的事儿来。

“要不今天晚上吃小鸡炖蘑菇?”刘军浩下午忙乎了半天,也有些饿了,现在看到院门前那些不断闹腾的小母鸡顿时来了兴致。

上次吃鸡肉还是张妈过来相女婿的时候,一晃自己有个把月没有吃了,现在倒是挺口馋的。

话说一般农户自家养的土鸡刚出壳的时候成活率相当低,不是犯病就是被黄鼠狼、老鼠等偷吃掉,到最后真正长成的可能连一半都不到。

刘军浩家的这群小鸡却相当给他长脸,从出壳到现在一只也没有损失。而且个头长得飞快,这还不到两个月已经变成了半桩子,完全可以开吃了。

二麻子过来买黄鳝的时候,每次看到它们都要感叹一番,直说这些小鸡欢实。

他家养的鸡崽和刘军浩院里的是同根同祖,可是个头上却相差不少,毛色也没有这么鲜亮。

“还是不要了,这些小鸡现在吃了多可惜,等它们下蛋吧。咱们今天晚上做冬瓜蘑菇汤,可以清热利水的。”

又是冬瓜,刘军浩顿时哭丧着脸。他倒是不排斥吃冬瓜,可是也不能顿顿都吃呀。前些日子张倩不知道听谁说了夏季吃冬瓜不但可以美容,而且还能清热去火后,就天天换着法子做。

眼看着她要摘水池边那个五六十厘米长的大冬瓜,刘军浩赶忙拉住说道:“这冬瓜留着当种呢,不能摘。”

别看院里就种了几颗冬瓜秧,可是冬瓜却没有少结,而且个头也大的吓人,差不多都是四五十斤的重量。

这样的冬瓜一个就能让他们两人吃上六七顿,刘军浩是吃的够够的。为了不再吃冬瓜,他特意将两个半大的冬瓜给二麻子家摘去,昨天张倩还追问着冬瓜的去向呢。

“摘这个吧,咱们一顿就能吃完。”刘军浩赶忙指着一个钵子大小的冬瓜建议道。

“这冬瓜才长出来,等等再说吧”张倩却说啥也不同意。

“哪里是刚长出来的,这都快长二十天了吧,看这个印记,还是上次你侄子来时用刀划得。”张倩这个二侄子很是惹人头疼,上次来的时候将院子里闹的鸡犬不宁。被蜂子蜇住之后安生了一中午,可是临走的时候却又闹出幺蛾子,用小刀在几个大冬瓜面上刻了大字“张建辉到此一游”

“可不是,这个冬瓜怎么还是这么大,好像一直都没有长?”听他这么一说,张倩立刻回想起来。

“哪能个个都那么大呢。”不等她反对,刘军浩已经把冬瓜摘了下来。

“你去到后院中用网兜捞一些河虾,再弄点蘑菇泡上。”张倩吩咐了一声,就开始忙乎。

他刚从墙壁上把小网兜拿下来,却又听到张倩大叫着让他快过去看。

“你看看,这冬瓜怎么了?”

好家伙,这到底是冬瓜还是西瓜,刘军浩一看这个小冬瓜顿时也愣住了。

里边布满了白色的冬瓜瓤,可是仔细看上去又发现泛着几丝微红,更让人觉得意外的是瓜瓤内镶嵌着不少黑色的西瓜籽儿。

这东西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军浩赶紧喊赵教授过来看稀奇。一听说稀奇可看,那些熊孩子都一窝蜂的围了过来。

赵教授看了也是啧啧称奇,按照他的说法,冬瓜很容易发生变异,这应该是冬瓜花授粉的时候,恰好被刚给西瓜授粉的土蜂子授粉,最后这冬瓜就长成了西瓜模样。

毛孩子还特意用手撕了一小块尝尝,可是很快就吐出来叫道:“根本不好吃,吃着一股冬瓜味。”

得,蘑菇冬瓜汤算是吃不成了。

不过这也算是个稀奇,张倩特意用手机拍了下来,准备等吃过饭后传到网上让大家看看。

现在十八楼已经成了刘家沟的宣传阵地,她和刘军浩隔三差五的都要往上边传一些照片。还别说,宣传的效果很是不错,不少人都是看了这些照片后才知道刘家沟的。

而上次发的那个蝴蝶群集奇观的照片更是被不少网站转载,每次发过照片后看着下边网友声声羡慕的赞叹,张倩就油然升起几分成就感。

吃过晚饭,她霸占着电脑和苏娜娜聊天,刘军浩则找到庞旭的号码拨了过去。

一问才知道这小子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一天就吃两袋泡面,他还真能忍。

其实刘军浩也不怎么会劝人,两个人杂七杂八的说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挂断电话,也不知道庞旭这货到底听进去没有。

***

早上吃罢饭,刘军浩问王老师要来小学大门的钥匙,然后把赤兔牵到操场上一栓就不在管它。

回来后无事可做,他干脆搬上一把椅子坐在杨树下翻着本闲书。

楝树枝上知了的叫声响彻天地,似乎在宣告着夏天的到来。他用书当着刺目的阳光朝楝树上看去,只见一根胳膊粗细的树枝上足足爬了十几个知了。

大概是这种树树皮特别薄,容易吮吸到汁液的原因,知了很喜欢在楝树上待着。

楝树的叶子相当稀疏,翠绿的小叶子在地上留下的斑驳的影子。那一串串青青的楝子沉甸甸的挂在树梢,猛然看上去有几分像尚未成熟的山葡萄。

楝子虽然挺好看的,但是却不能吃,吃到嘴里边特别苦。这东西用处不多,一般都是小孩子做楝子枪的时候到树上摘几串。

楝子枪刘军浩小时候经常玩,它是用一节拇指粗细的竹竿做成的。除去竹节两端的节点,做成竹管,再找一节筷子就算完成。

等打枪的时候就把楝子一分为二,堵在竹管的两端密封好,然后把筷子使劲对准竹管猛地一投,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另一端的楝子就被打出去了。

别看这东西简单,可是却也是利用了大气压强的原理,小孩子们一到这个时节都会做上几支互相打闹着玩。

前两天刘军浩闲着无事给小浩宇和彤彤分别做了一个,哪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拿起楝子枪就对着院子里的水鸭子猛轰,撵的大半天鸡鸭都不敢回院子。

说是看书,不一会儿,他的思绪就跑的没边。

要说自己这日子过得是相当惬意的,光院子里的几分地长出的蔬菜他和赵教授两家就吃不完,还送给村里人不少。那些鸡鸭更不用说,零零散散的卖鸡蛋鸭蛋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他的思绪越飘越远,索性合上书本,半躺在椅子上打量起自己的石锁来。

几天没注意,里边的土蜂子好像又多了不少。

石锁内的各种各样的花朵开的正盛,尤其是指甲花,现在已经长成了小树那么粗细,一株上边的花朵估计就开了几十朵。

“咦,这么大一个莲蓬。”刘军浩目光掠过泉水的时候,才发现那荷花中出了一个小碗口大的莲蓬。

他这泉水中的荷花相当妖孽,不但开花比外边的早上半个多月,就连结莲蓬也是如此。

这东西再不吃恐怕就老了,刘军浩随手把这沉甸甸的莲蓬摘了下来,准备等下张倩来了两个人一起吃。

“哇……刘叔叔,这是莲蓬,你什么时候摘的呀。”谁知道刚放在石板上还不到五分钟,小泽宇和彤彤就跑了进来。

得,看着两个小家伙渴望的眼神,刘军浩就知道这莲蓬算是彻底的保不住了,于是和他们两个人分食。

几个人三下五去二将莲子全部剥开,接着开始由彤彤给三个人分配。小丫头分的倒是挺公平的,每个人的数量都是相当。

剥掉青青的莲子壳,那白胖圆润的莲子就出现在手心中。

这东西放到嘴中香、脆、甜瞬间都散发出来,直让人觉得爽口。

刘军浩这边正嘻嘻的品味呢,却看小浩宇和彤彤都盯着他手中的莲子,显然是意犹未尽。

“干什么,刚才咱们可是平均分的。”他没有想到两个小家伙这么快就将莲子吃了个精光。

“刘叔叔,现在再去看看荷花池中还有莲蓬没有,你帮我们弄好不好”小孩子正是贪吃的时候,刚才的莲子他们是吃上瘾了。

“没了,我刚才找了半天就找了一个。你们过来有啥事儿,怎么不看图书了?”刘军浩看他们拿着长长地芦苇杆就疑惑的问道。

“抓老知了呀,抓到了喂小鸡。”小浩宇这才想起正事儿,拿着芦苇杆就要往楝树上打。

“别,你这样只能把知了打飞,看我给你们捉。”刘军浩说着从屋檐下摘掉小网兜绑在芦苇杆的顶端,这样一个捕捉知了的工具就做成了。

别看知了的两个眼睛挺大的,但是却是睁眼瞎一般,眼看着网兜已经罩在头上了,它还是一动不动的停在那里。

到离树干三十厘米的时候,刘军浩猛然一罩,立刻那知了就大声鸣叫着在网兜内乱窜起来。

“捉到了,捉到了!”两个小家伙也快速的跑了过来,将知了掐掉翅膀扔到铁桶内。

在他的带领下,三个人从院子里一直转战到树林,铁桶中也捉了二十多只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