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刘叔叔,你看这是啥东西,是不是蘑菇呀,很漂亮的。”彤彤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周围的蒿草,这上边不时能够发现知了壳的踪迹。

她正摘蒿草叶上的一个知了壳呢,突然发现地上长了一片深绿色类似小草帽的东西,颈部还有很多网状的蛇皮。

“怎么了?”刘军浩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呢,谁知道赶过来一看笑道:“这叫小蛇花,没啥好看的。”

这东西在刘家沟倒不是很稀罕,几乎每年都可以在一些潮湿的地方看到,而且一出就是一小片。

小蛇花按村里老一辈人的说法就是蛇把蛋产在土堆里,过一段时间蛇蛋会孵化,然后慢慢的长出小蛇来,这种已经长成深绿色的草帽就是有小蛇从里边爬出来了。

刘军浩小时候听了后也觉得很害怕的,隐隐觉得这东西有小蛇在不断地爬动。为了不让小蛇花长出蛇来,他每次看到都是先下手为强。用小木棍把小蛇花从土里边挖出来踩个稀巴烂。

可是这东西好像怎么挖也挖不绝,每次刚把地面上的挖光,可是过不了两天又长出很多来。

后来他起了性子,就顺着这东西的根一路挖下去,结果看到很多类似小鸡蛋那样的蛇蛋,摸起来软软的,用木棍将蛇蛋挑开后,里边都是晶莹透明的胶质根本没有小蛇。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故事是骗人的。只是后来养成习惯了,看到小蛇花总是不由自主的要拿着小棍挖一番。

“好漂亮,我摘两个。”彤彤对这东西很感兴趣,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拔了两株捧在手里。

虽然这个时候太阳已经毒辣起来,可是树林中绿树成荫,因此他们三人倒也不觉得热燥。

一路走过去,那些鸡鸭不住的乱叫着围上来,都被刘军浩用竹竿打走。

可是小浩宇却是兴致勃勃,不时拿出知了引逗着,将它们远远的吊在后边。

话说这片树林几乎成了他和赵教授两家的养殖场,那些鸡鸭平时闲着没事都在这里边蹦跶,逮个蚂蚱,捉个知了啥的。

没有几步,那几只小兔子也蹦跶出来了,围着几个人撒欢似地乱跑,就连彤彤伸手搂抱它们也没有躲避。

这片林子一圈转悠下来用了个把小时,铁桶中也捉了五六十只知了,这还不说刚才喂鸡鸭的。

“爷爷,你看刘叔叔帮我们捉了好多知了!”离老远,小浩宇就提着铁桶跑上前邀功。

“你们就会胡闹,你刘叔叔还有正事儿要做呢。”赵教授虽然出口训斥,不过却是一脸慈祥。

“怎么是胡闹,”彤彤相当不忿,“我们捉知了喂小鸡,让它快点长,然后好产很多很多的鸡蛋。”

“好好,你们说的有理……”赵教授看到她手里拿的东西,不由得一愣开口问道,“彤彤,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到的,让外公瞧瞧。”

“刚才在树林中看到的,那里有好多呢,刘叔叔说这叫小蛇花。”彤彤献宝似地递了上去。

“很多?”他仔细的打量着,好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别尝,这东西可不是蘑菇,有毒的。”刘军浩看他伸手撕了一小块就要放到口中品尝,顿时吓了一跳赶忙阻止道。

“这东西真的有毒,不应该呀?”赵教授又看了一遍,非常困惑的看着他。

“那个……我也是听村里人说的,这东西根本没有人尝过……”刘军浩开口解释道。

“你听人说过有谁吃中毒的吗?”赵教授追问道。

“这个倒没有”

汗,这叫什么话,明知道有毒,谁会傻傻的摘几个品尝呀,那不是脑子有病吗。

“你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吗?”赵教授把这东西重新摊在手心中。

“不清楚,我只知道土名叫小蛇花,”这个他还真的不知道。

“告诉你,这东西叫竹荪,被人们称为‘山珍之花’、‘菌中皇后’。它的非常营养丰富,滋味鲜美,自古就列为“草八珍”之一,是皇家的贡品,就是在现在的国宴中也是不可缺少的山珍。你知道野生的竹荪是什么价格,等同黄金。”

听了赵教授一席话,刘军浩几乎是傻愣在那里。

这玩意儿,有这么值钱吗?等同黄金!

“快带我去看看,我再仔细辨认一下。”人工培植的竹荪赵教授倒是吃过几次,都是自己的学生送来的。

当时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听了学生的解释后他又查了不少资料才弄清楚竹荪的来历。这野生的还是第一次见,按照书上的说法它是寄生在枯竹根部的一种隐花菌类,一般都是生长在竹林中的。

可是这几株竹荪却是在树林里发现的,因此他很有些不敢肯定。

“我带你去,我带你去……”彤彤立马拉着他的手朝前冲。

等同黄金,等同黄金!刘军浩到现在还没有回味过来。

这小蛇花如果真是竹荪的话,那自己可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了。他小时候可没少挖这东西,照赵教授这个说法,自己是在拿黄金丢着玩。

小蛇花在什么地方彤彤记得很清楚,毫不费劲的就将众人领到目的地。

已经长成的竹荪头顶着深绿色的菌盖,雪白色的菌柄上覆盖了一层好像蛇皮一样的网状物,看上去非常漂亮。

地面上还有不少菌盖从土里开裂出来,在太阳的照射下呈粉色。

“应该就是竹荪,好家伙,这可是野生的呀,都快点采摘,中午给你们做顿香酥竹荪鱼吃。”赵教授查看再三,终于点头肯定。

于是一大群人都开始蹲在地上忙乎起来,这竹荪看似不少,不过等挖的时候却不多,尤其是赵教授再三吩咐刚出土的不要动。

“掂量一下有多重。”等众人将这片林子找光,赵教授又让他用手称量。

“六七两”刘军浩的手感是越练越强,称小件的物品时,误差很小。

“晒干后怕也有半斤重,一斤竹荪一两金。这半斤也值一千多快呀,咱们是吃了还是卖掉?”赵教授现在却又有几分不舍。

“还是吃了吧”刘军浩来了兴致,很想尝尝这传说中的皇家贡品到底是什么滋味。等下次见到庞旭的时候也能小吹一把,自己可是吃过皇家的贡品呀。

尽管赵教授有九成的把握这就是竹荪,但是等回去后他还是立刻给自己一个研究菌类的老同学打了电话询问一番,最后又拍了几张照片从网上传过去。

那同学很快打电话过来确认是野生的竹荪,原来这东西不单单长在竹林中,其他的植物上也有可能生长,只是因为环境限制,比较少见而已。最近研究出的玉米套种竹荪立体栽培技术就是将竹荪、玉米同期播种,利用玉米茎秆为竹荪蛋遮阴保湿的。

这也算是一地两用,竹荪培养料能够改良土壤,进而促进作物增产。

末了老同学还一个劲的叫嚷着别吃,他要掏钱买回去做研究。

“你做个鬼研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买回去吃。”赵教授却知道自己这个同学打的什么鬼主意。

王老师用竹荪做过几次菜,因此也算轻车熟路。她将竹荪泡在水中清洗一遍后切成小块继续漂洗,然后又将刘军浩择好的大草鱼一垛两半,把净鱼肉剁碎成饺子馅一样。

撒上食盐、调料搅拌均匀,将碎鱼肉放入竹荪中,蘸上鸡蛋液、芝麻等。

一切准备就绪,再把竹荪鱼放入油锅中煎炸,一直炸到金黄色就可以出锅了。

等香酥竹荪鱼做好的时候,王老师特意让刘军浩给张倩打个电话,把她也过来尝鲜。

这菜吃起来就是爽口,外酥内嫩,吃到嘴里香气浓郁。

刘军浩一边细嚼慢咽,一边在心中计算着一口吃下去多少克黄金。

吃过饭之后,他又钻到屋里边查这竹荪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查自己还真有些小白,网上关于竹荪的信息到处都是。

汗,这么多年村里人真是守着金饭碗要饭呀,到底是谁谣传这小蛇花有毒的!

查完资料,他又琢磨着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些竹荪来。

这东西吃起来确实很好吃,而且营养丰富,如果能够种上一些那自己以后吃起来也方便。想到这里,他又开始在网上查阅竹荪的种植技术来。

好像没有啥复杂的技术,只要弄些菌种就可以了。

他是说干就干,立马跑到外边和众人商量。

赵教授也有研究的心思,自然点头同意,于是两个人又扛着铁锨去树林中挖起菌蕾和菌丝。

他们都没有闲工夫按照网上说的步骤制作培养料,而是直接用铁锨连竹荪带土块直接挖起来,准备移植回去。

按照网上的说法,这竹荪在竹林中更容易生长。赵教授直接就把它们种在自己那片竹林中,然后在边上覆盖上陈刺防止其他家畜践踏。

而刘军浩则往地块中埋了不少竹叶,当然他也偷偷的往石锁中放了不少,准备等下做个对比试验。

自己那泉水说不定对菌类也有效果呢,等种好了之后给张倩爸妈送上一两斤。

竹荪可是等同黄金呀,用它送礼绝对上档次。

这才刚种好呢,他已经开始憧憬未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