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刚吃过饭,刘军浩就骑着车子驮上张倩朝车站赶。

进街后,自行车直接扔到老郭那里,两人又拎着西瓜坐上赶往县城的汽车。

本来张倩是想把西瓜完全放在郑建学的面包车上的,可是刘军浩却坚持拎了一个,说是赶到他家正好开吃。

一路无话,等赶到市里边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刘叔叔,刘叔叔!”刚在小区里下了出租车,就看到小泽宇大叫着跑过来。

“慢点慢点,小心车子”张倩嫂子看儿子根本不看来来往往的车子。顿时吓了一跳,慌忙也跟了上去。

在刘家沟的时候没白疼这小家伙,见了面这么热情。

刘军浩刚要伸手搂住小泽宇,哪知道人家已经伸着双手去接他拎着的那个大西瓜了。

“我抱着这个西瓜”小家伙伸手一抱,已经把大花皮抢了过来举在头顶兴奋地冲着妈妈大嚷,“你看这个西瓜好大呀”

“啪”乐极生悲,大西瓜一下子摔到地上,这小家伙顿时傻了眼。

“让你慢点就是不听”张倩嫂子赶忙弯腰将西瓜抱起来。她原本以为摔坏呢,谁知道捡起来一看,没事,就刮了一点青皮。

等赶到张倩家,好家伙,屋子里坐满了人,而且大部分都是老太太。

看这架势,好像准备来个三堂会审。

在张倩的引荐下,刘军浩赶忙一一打招呼,然后又从提包里掏出西瓜子让众人品尝。

这瓜子是他昨天上午忙乎了一将近三个小时才煮好的,一共有七斤多,给家里的两个小家伙留了二斤多后,剩下的一股脑带来了。

那些老人们原本是看小伙子让的实在才矜持的捏上两个瓜子尝尝,可是尝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直说好吃,不少人开始打听这瓜子在什么地方买的。

刘军浩笑着说是自家炒的,下次来了一定多带一些。

他面上不显,心中却很是得意了一把。这些老太太明显是替张妈相看女婿的,没有想到一把瓜子能有这样的奇效。

“小倩呀,你几个月不回来一趟,你妈可是天天都盼着呀,现在回来了给你妈都带的什么土特产,让我们都瞧瞧看。”这时又一个老人笑着问道。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老太太都打眼望来。这些老太太都是住了几十年的老姐妹了,也算知根知底的。退休之后闲着没事,成天张家长李家短的八卦着,听说今天他们家女婿上门,就纷纷过来查看,想看看张倩到底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张倩本想等人少的时候再将家人的礼品拿出来呢,可是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在藏着掖着。

她将那小桶精美的极品毛尖递给他爸,然后又把竹荪和土蜂蜜都拿了出来,说是刘家沟的特产。蜂蜜是早已经准备好的,这竹荪倒是最近两天在树林中摘得,为了多凑些斤两,刘军浩还特意挖了不少竹荪蛋。

没有想到茶叶刚拿出来,吴老太太就惊讶的叫道:“极品毛尖?”她家的老头子爱好品茶,家里各种各样的茶叶都不缺。这茶她家里也有,是老头子求爷爷告奶奶才讨来的,花了一千多块呢。当时吴老太太知道价格之后,很是和自家的老头子吵了一顿,因此她对这茶叶非常熟悉。

听说一小桶茶叶值一千多块,张倩也吓了一跳,难怪赵教授递给刘军浩的时候他说啥也不要。

“这又是啥东西呀,还有鸡蛋?”看着那两小团用报纸仔细包好的东西,几个老太太又来了兴致。

“这是野生的竹荪,算是营养品,老年人吃了对身体很好,还有抗癌作用呢。就是这东西太少,很难找到。”刘军浩笑着解释道。

“野生的?那可贵重了,你那里还有没,我也想掏钱买点。”没有想到这吴老太太还真是见多识广。人老了对自己的身体更加看重,她一听说是野生的竹荪,立马要掏钱买。

单是从这几件礼品就知道这小伙子是用了心的,让屋里的老太太对他看好几分,纷纷开口说张妈找了一个好女婿。

张倩妈听了是笑的合不拢嘴,连说哪里哪里。

其实从刘家沟回来后,张妈慢慢的也想通了。只要女儿愿意,自己又何必做恶人呢。

有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张母自己想通后,越来越觉得刘军浩适合自己的女儿。虽然这小伙子是个农村户口,可是人家每个月的收入一点都不低。就是拿到城市里比也算不错,至少从经济上女儿不会跟着吃苦。

再说农村户口怕什么,一样可以在城市里买房子。张妈已经想好了,就算他们不打算在城市里住,自己也要鼓动他们在这里买套房子。一来进城的时候有个落脚的地方,二来可以算作是投资。

她偷偷的估计了一下刘军浩的收入情况,买房子时候付个首付结绝对没有问题,如果真的不够的话,她还打算着自己两口子也出一些。

刘军浩家还没有老人,这点也是她比较看重的,女儿嫁过去之后就能够直接当家作主。

多年媳妇熬成婆,张妈对这句话是深有感触。她结婚那会儿婆婆就是家里的皇太后,什么事情只要她作出决定后,其他人根本不敢反对,张妈很是受了一些委屈。

那个时候她就想着等以后自己有了媳妇一定要对人家好一点,别让人家受委屈。女儿有了男朋友也要打听清楚,亲家母是不是很厉害。

刘军浩还烧了一手好饭菜,女儿嫁过去绝对有口福。

张妈越想觉得他身上的优点越多,这还什么都没有确定呢,她已经自顾自的琢磨了一大通,晚上睡觉的时候更是拉着自家的老头子商量个不停,很是惹来张爸一阵训斥。

张爸对于儿女们的婚姻态度向来是不干涉不反对,因此他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不过今天第一次见到刘军浩也感觉不错,这小子不管是外表还是言谈举止都很让自己满意。

“切西瓜,切西瓜,人们都走了”等老太太们一走,小泽宇立刻将大西瓜从卧室中抱了出来。这家伙小算盘打得顺溜,如果刚才切西瓜的话一人一块就分没了,自己根本不能多吃。

“你呀你,下回可不兴这样……”王芸好笑的对着儿子的脑袋拍了拍,然后抱着西瓜进厨房切瓜。

“这就是你家的大花皮?”张妈看着端出来的沙棱棱的瓜瓤问道。这瓜瓤鲜红鲜红的,看着就让人口中生津。

“嗯”刘军浩听她话里亲切,就知道把自己当成家人看待了。

“有十好几年没有吃到这么地道的西瓜了”张爸也是一声赞叹。

张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就拉着儿媳妇进厨房做饭,张爸则坐在沙发上和他闲聊。

两个大男人没啥好聊得,刘军浩就提出下两盘象棋消磨时间,他来之前已经从张倩那里打听过张爸的喜好,老爷子和赵教授一样,很喜欢下象棋。

张爸一听这小伙子要和自己下棋,也高高兴兴的回屋取来棋盘。

刘军浩原本还存着谦让的心思,哪知道老爷子的象棋水平如此高超。他这一不留神就吃了大亏,一个炮已经被吃掉了。

这反倒激起了他几分好胜之心,静下心认真下起来。

两个人算是棋逢对手,这一局下的非常缓慢,经常是这边刚一落子,对方立马就开始顺势而变。

一盘棋下了个把小时还是没有分出胜负,这个时候张妈已经叫着让他们收拾桌子腾地方吃饭。

张爸的象棋在这一片数一数二,很少碰到对手,因此也很有兴致,直说等吃过饭继续下。

直到吃饭时间,张倩大哥张宏斌才急冲冲的赶了回来。他在市郊一家工厂当品管部主任,这两天厂里的产品屡屡出问题,他根本抽不开身,所以回来的晚了。

中午的饭菜很丰盛,看得出来,张妈为了迎接女婿的到来,在饭菜上下了不少工夫。

席间张宏斌倒是显得很亲热,一连给刘军浩碰了几杯酒。不过吃罢饭,他说了声抱歉,又急匆匆的走了。

张爸还惦记着刚才的棋局,这会儿又拉着刘军浩继续下棋。

两人又下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将这局下完。老爷子还想继续下呢,却被张妈给阻止。人家来一趟不容易,哪能光陪着你下棋。

一家人就这么闲聊着,一直到四点多的时候,张倩的手机响了,这是郑建学打来的,问他们家住在什么地方,要开车送东西过来。

刘军浩虽然连连推辞,但是在郑建学的坚持下,他最后只好报出地址,不到二十分钟,车子就开进了小区。

本来想请他上去坐一会儿呢,谁知道人家还忙着有其他事情,将东西卸下来后就开车离去。

这下礼物都到齐了,一家人全体上阵搬了两趟才将东西完全弄上来。

小泽宇自从在刘军浩那里吃过了一次黄鳝后,一直念念不忘,现在看到这一桶欢实的家伙,自然兴趣全至,蹲在水桶边愣是用小木棍引逗了半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