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家的房子很大,可是人口也不少,因此晚上的时候刘军浩就和小泽宇挤在了一起。

这小家伙和他倒是挺亲热的,躺在床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叽里呱啦的询问这刘家沟好玩的东西,一直说到十一点才肯睡觉。

第二天吃罢早饭,张妈就张罗着让他们两个去张倩小姨家认认门。礼品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因此也不费什么事儿。

张倩小姨一家人早就在门口等候,见他们到来显得非常热情。何一凡上次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在刘军浩家住过,因此两个人也不陌生。

这小屁孩刚开始还坐得住,但是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叫嚷着要出去玩。张倩小姨刚说两句,结果他又跑到屋里生闷气。

“你看看你都惯成什么样子?”张倩姨夫很是生气。自家的孩子说了根本不听,现在眼看着就要管不住了。

“别光说我,你怎么不说你妈她老人家。”

听妻子这么一说,张倩姨夫彻底的没脾气。何一凡变成这个样子,当中还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奶奶的功劳。

老太太虽然有两个儿子,可是孙子却只有一个,因此对何一凡特别娇惯。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只要孙子提出来,她都会想方设法满足。就连最近这小屁孩闹腾着要买电脑的事儿,老人家也没少跟在后边帮腔。

就拿上次孩子离家出走那件事情来说,两口子把亲戚朋友、同学老师等等都打电话问了一个遍,最后急的差点没去报警,后来听说他跑到张倩那里才算安心。当时张倩姨夫已经下了决心,等这小子回来后,一定要狠狠打一顿不可。

哪知道何一凡相当聪明,到车站后直接坐车跑到奶奶家。等两口子赶到,老太太反过来把他们两人训斥的头昏脑胀。

为了不让这孩子再跑出去上网,他们两口子在经济上限制的死死地,根本不给儿子多余的零花钱。可是这小屁孩到奶奶家转一圈,上网钱就全部都有了。

因为这事儿,张倩姨夫还说了母亲两次,结果老太太将两个人喊过去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说是他们是想把自己的孙子饿坏,还说以后孙子不用他们管了,自己一个人养着。

吃饭的时候,张倩小姨叫了几次,这小屁孩才磨磨蹭蹭的出来吃饭,席间还不住的说着想到刘家沟住几天。

刘军浩听了很纳闷,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印象着在自己家的时候没有给他好脸色看呀,还饿了他一顿来着,难道一点记性都没长?

他哪里知道在何一凡眼中他那里就是天堂,电脑想怎么玩都没人管,还能远离父母的唠叨。

吃过饭,几个人继续闲聊,张倩小姨事无巨细的问了很多问题。临走的时候她也给了刘军浩一个红包。

知道这是礼节,刘军浩推辞了几下就收下。

张倩家其他亲戚都没有在市里边,这自然省了他们很多事儿,接下来就是张倩领着他去自己上大学的地方转转。

刘军浩没上过大学,因此对此行相当期待。

那学校的确没有让人失望,刚到大门口他就很是被学校的大门震惊了一把。

“这……这是大门?”一个高高的梯形耸立在广场上,最少有五层楼那么高。人站在下边,还真有些像蚂蚁。

“怎么样,够气派吧,这在全省也是独一无二的。”张倩看了他的反应,相当得意的说道,“大门宽70米,高是25米,连设计带建造花费七百多万呢,是为庆祝建校七十周年盖的。”

“你们学校的领导够奢侈的”刘军浩很是感叹。

一个大门七百多万,这不是有钱没地方摆弄了吗。

大概是他们两个的穿着和学校的学生相像的原因,大门口的门卫也没有阻拦,直接放行。

这学校占地一千多亩,差不多快有刘家沟整个村子的两倍了,刘军浩一路上倒真有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逛的累了,两个人随便在湖边找了一个石凳坐下来休息。

这湖水还是比较清澈的,里边散养了不少橘红色的金鲤鱼。

张倩看了也很喜欢,说是她毕业的时候这个湖还没有建好呢。刘军浩趁她不注意,悄悄地往自己的空间中放了几条。

在校园里呆了半天,两人照了几张照片后就离开学校。

接下来张倩又带着他到学校门前的小吃街转悠,上学的时候她和自己宿舍的几个姐妹每个星期都要来两三趟,因此这条街上哪家的小吃好吃张倩是摸得一清二楚。

看到小店旁边的芝麻翅中翅,她立刻拉着刘军浩停下来。这东西其实就是腌鸡翅外裹蛋汁再蘸上芝麻,放油中炸。虽然用料一般,但是妙在调味和火候。

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东西,现在有了机会,张倩一口气买了半斤。说来也怪事,没吃的时候她挺想吃的,可是吃了一支鸡翅却觉得味道很一般。

不应该呀,店还是原来的店,就连炸鸡翅的人也没有变。她想了很久才得出结论,一定是自己在刘家沟嘴巴养叼了。

于是乎,剩下的她一股脑都塞到刘军浩手中。

刘军浩在张倩家一共呆了四天,这四天当中,他们两人将市区的主要景点转了一个遍。

临走那天,张倩爸妈特意把他单独叫过去交代了一番。

所说的无非是自家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不懂事、笨手笨脚的,两人以后生活中有什么磕磕盼盼了他作为男人要担待一些等等。

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他们的要求刘军浩自然一一点头答应。

坐上汽车,刘军浩的心才彻底放松下来。自己这毕竟算是第一次往张倩家,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他脑海中还想着走之前张妈交代的话,说是过些日子要到刘家沟一趟,让他在家里做好准备。

刘军浩刚开始还有些迷糊,现在被窗户口的风一吹才清醒过来,张妈的意思是要他回家找个能做主的长辈商量两个人结婚的事儿呀。

长辈倒是很好找,赵教授两口子完全可以胜任,说起来王老师也算是他们的媒人呢。要不是她当初从中撮合,两人的关系不会进展这么快。

嗯,还有毛孩子,想到媒人的问题,刘军浩的脑海中又冒出毛孩子来。要不是这个家伙当初闹幺蛾子,他还不知道张倩的意思呢,回去后一定重赏。

走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回来却很轻松。

下了车,他跑到老郭家取了自行车慢悠悠的赶回刘家沟。

刚到十一点,下地干活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现在正坐在村口的洋槐树下乘凉呢。

“小浩回来了,丈母娘见得怎么样呀?”二麻子一看到他立刻开口打趣道。

“就是,你去时恨不得把家里的东西都给丈母娘拿去,怎么回来了空着手。”五奶奶也跟着接口。

汗,这村子真是藏不住事儿呀,印象着他和张倩走前也没有惊动村里人呀。

不过既然人们问起了,他也不能不说,就笑着站在村口聊了一阵子才重新推着自行车回家。

离家还有四五十米呢,就看到小皮沿着大路飞奔而至。

几天没有见了,这家伙见到主人亲热的不能行,身子在刘军浩的腿上蹭了一路。

“我说它怎么好像发了疯一样朝外冲,原来是你回来了呀,事情还顺利吧。”赵教授站在门口打招呼。

“万事OK”

刘军浩刚推车进屋,王老师听到动静也走了过来。

他们两人问的很仔细,张倩家人是什么态度,那些亲戚们热情不热情等等。

所有的事情问完,赵教授才下结论:“张倩爸妈对你还是很满意的,你们两个人的事儿算是成了。”

接着他又把这四天卖黄鳝和西瓜的钱送过来,四天当中恰好有两天是星期天,因此卖的钱比平时多一些。

送走赵教授夫妇,刘军浩歇息了一阵子就起身进屋给张倩打了个平安电话。

早上吃饭的时候张妈害怕他路上饿着一个劲儿的劝他多吃点,因此刘军浩到现在也不是很饿。

不过想到小皮两口子,他还是早早的把饭做好。

小皮这是怎么回事儿,光蹲在狗窝边看着黑豹吃,它自己一点都不吃,该不会是病了吧。

刘军浩想走过去看看出了啥事儿,哪知道刚走进狗窝,黑豹突然“呜”的一声抬起头来。看到是主人,它才又低下头继续舔舐。

等黑豹吃饱,小皮才重新凑到盆子前吃食儿。

想不到这家伙还挺心疼老婆的。见小皮没事,刘军浩放下心来。

难怪黑豹最近胖了不少,原来它每次都吃了一多半食物呀。

好像不对,这肚子怎么这么大?黑豹怀孕了。

刘军浩看了看狗窝,里边果然收集了不少芦苇叶和荒草,这是为产仔做的准备呀。自己可真是马大哈,这么明显的情况竟然没有发现。

狗这种动物相当聪明,产仔之前一般都会在窝里铺上很多保暖的东西,即使夏天也是如此。

那主要是为了防止地面潮湿。幼崽生下来体弱,在潮湿的地方很容易患关节炎。

不是说猫三狗四吗,怎么才两个月黑豹的肚子就变这么大了。

***

写的顺手,呵呵,因此昨天两更(这章是昨天的)。

求一下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