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疑问让上门买黄鳝的刘老三给解决了。

原来“猫三狗四”是这样个算法呀,人所认为的一天相当于猫狗的两天,白天和黑夜加在一起以两天算。

刘军浩听了之后扳着手指头算算黑豹来自己家已经两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上的,不过从时间上看恐怕已经快生了。

刘老三原本是过来买黄鳝的,现在一看黑豹快下崽了,就央求着也给自己家留一只。这些日子他是彻底知道黄斑皮的聪明劲儿了。护家看院自是不必说,就连逮兔子也是一把好手。这窝狗崽有小皮的优秀基因,生下来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想想小皮的能耐,刘家沟的人没有不眼气这小子命好的。那钵子大的老鳖,还有太岁可是都这狗找回来的呀,光这两样东西,现在已经有人出价几万块了。

对于他这个要求,刘军浩却不敢打包票,他也不知道黑豹会下几个狗崽。

当初和赵光明商量的好好的,等下了狗崽两家人各分一半,他这里已经有几人打过招呼了。

赵教授那里自是不必说,肯定要留一只,还有刘五爷、六婶子、二麻子……黑豹最少要下十只狗崽才够分。

晚上通话的时候,他将黑豹要下崽的事情给张倩一说,张倩顿时来了兴致,说自家也要留只小狗给侄子玩。

汗,刘军浩赶忙打消了她这个念头。不提市里边不让养大型犬的问题,关键是现在狗崽已经不够分了。

“小浩叔,听说你家黑豹要下崽了,给我家留一个吧。”不知道毛孩子从哪里得到的信儿,跑过来就直直的提要求。

“你这熊孩子凑啥热闹,准备办成养狗专业户?”他家连带上那条小花狗已经养两条狗了,前两天刘军奇还抱怨着自家的狗是个吃货,每顿都要喂一洗脸盆饭呢。

“我家的狗都不聪明”

毛孩子在这里软磨硬泡了半天刘军浩也没有松口,这家伙纯粹是三分钟热度,就是再好的狗崽给他也是白搭。

自己这院子每天都人来人往的,为了害怕人们惊动黑豹,他特意在狗窝门口弄了一道窗纱遮挡。

其实这完全是多此一举,现在小皮天天都守在狗窝前。除了刘军浩、赵教授少数几个人可以靠近外,其他的人只要走进一米内,它都会立马跳起来发出警告。

为了让黑豹得到充分的营养,他基本上每个逢集都要到街上买一些肉骨头回来喂它们。这段时间就连赵光明也到刘家沟跑得勤了,而且来的时候自然带些东西喂黑豹。

听说了狗怀孕不能吃鸡骨头后,刘军浩又特意在自己的前院仔细寻摸了一遍,凡是可疑的细骨头一律收集起来,然后全部扔到河滩上。

这一个星期他每天也不敢怎么到处乱跑,生怕黑豹产崽的时候院子里没人。

黑豹的身体倒是一天天的变化,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它下崽,这让刘军浩心中没着没落的。***

早上刘军浩早早的起床,他看看时间还早,就准备上趟厕所再睡个回笼觉,谁知道却听到院子里传来小狗崽的叫声。

没听错吧,他赶忙跑到狗窝前。

好家伙,一共五个小狗崽,现在正挤在黑豹的怀中抢奶吃呢。两只是黑色的,一只是纯黄色,剩下则全身都是灰白色。它们的皮毛和小皮很相像,看上去都很稀疏。

感情是昨天晚上下的呀,自己睡得太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刚出生的小狗也就半斤重,比巴掌稍微大一些,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

刘军浩这下睡意彻底的消失了,洗过脸之后赶忙做饭。黑豹刚生过狗崽,身体指定虚着呢,要好好地补补。

吃过饭小浩宇和彤彤也过来了,一听说狗狗下崽他们都挤着要过去看,可是小皮却很是不给面子,大叫着将他们赶开。

这让两个小家伙郁闷不已,这些日子他们可没少喂黑豹。

为了满足两人的好奇心,刘军浩只得掀开窗纱让他们看了一眼。没有想到两个孩子看过之后又开始争论起自己养那只小狗崽来。

彤彤倾向于黄色的那只,而小泽宇则认为黑色的更好看。

这点小事他们也能争上半天,刘军浩听的头疼,干脆任由两人在院子里吵闹,自己则牵上赤兔拎个竹筐放马去。

刚走到河堤边,就看到刘五爷正赶着牛车上河堤呢。

他这牛刚买一个多月,还没有调教好,属于打着不走,牵着倒退的货。

现在牛车走到了陡坡半腰,力气已经用尽,眼看着车子要往下退,刘五爷顿时急了起来,手中的鞭子甩的“啪啪”作响。

刘军浩一看赶紧把手中的缰绳一扔,跑到后边推车。

就这样在两人一牛的作用下,拉车才慢慢悠悠的上了河堤。

“这牛犊子也太不中用了,连个河坡都上不去,等秋里再换一个。”到了河堤上,刘五爷才歇了一口气,拿出烟袋抽了一锅烟。

“你咋不说你装的多”刘军浩看着满满的一大车牛粪说道。这河坡本来就长,他装这么多当然上不去了。

“我这不是想着拉一趟了事吗,谁知道牛不争气。换我以前那头大犍牛,上坡跟玩似地。”他说的那头大犍牛刘军浩也记得,长得非常壮实,力气大的离谱。有一次村里放炮的时候惊住了,撒开蹄子在山坡上乱跑,最后上去了十来个棒劳力才将它摁住。

只是这牛是头公牛,刘五爷想养头母牛卖牛犊子就把它给换了。

“你这是往啥地里上牛粪呀?”刘军浩看着车子上的牛粪开始琢磨着自家那个粪堆不小了,也应该抽个时间清理一下。

“花生地,今年花生种的有点稠了,地里缺肥料。”刘五爷吸了两口烟袋,又转头瞧着在河堤上静静吃草的赤兔说道,“你小子算是捡了个大便宜,这马调教了不到两个月,现在毛光条顺的,最少值两千块。现在也不小了,你不准备给它弄个嚼子戴上?再大些恐怕就不好收拾了。”

马戴嚼子牛扎鼻环是农村养牲口必须做的事情,这样方便约束它们。

“暂时用不上,我每天闲着没事放它就可以了,又不让它拉车。”刘军浩倒是有给赤兔戴嚼子的心思,不过张倩那一关过不去。

一袋烟抽完,刘五爷在石头上磕了磕烟锅,接着开始干活。

上坡容易下坡难,很多农村人拉车都害怕走下坡路,尤其是车上拉的东西多的时候。由于重力的作用,下坡是一溜烟到底,稍微慢上几分就有可能翻车。

刘五爷腿脚慢,刘军浩当然不放心让他拉车子,而是自告奋勇的掌握着车把。

压低车把,身子朝后倾斜,车子顺顺当当的下到河滩里。

“谢谢了,”刘五爷说了一声谢后接过车把。

刘军浩刚要牵着赤兔走,忽然又想起狗下崽的事情,赶忙给他说了一声,让他平时操点心。

一共五只狗崽,就说分给赵光明两只,他这里也不够分。

刘五爷交代的早,刘军浩当然给他预备了一只,可是就怕满月的时候有人抢先抱走。

这个时候露水刚下去,天气还不太热,刘军浩将赤兔往河滩里一撒,就蹲下来快速的割起狗尾草来。

一个小时,草筐装满,赤兔也吃得差不多了,他又牵上赤兔回家。

回到院里,赵教授正站在篱笆墙边看花儿,两个小家伙不吵了,正蹲在地上灌知了洞呢。

“刘叔叔,你明天上街不?”见他回来,小浩宇立刻从地上站起来。

“去呀,想让我给你买什么东西,你卖知了壳那几个钱不是要买学习机吗,可别花光了,”

别看两个小家伙每次打的知了壳也就是半斤八两的,可是积少成多,他们每天闲着没其他事儿干,只要有机会就拉着大人到处打,基本上将那片树林转了一个遍。

这才十来天的功夫,他们已经攒三百多块了,照这个势头下去,两人还真有可能自己挣钱买两台学习机。

“你赶集的时候看看街上卖的有吊床没有,我们想买两个吊床晌午的时候躺在树荫下睡觉”

“你们倒是会享受,不过街上恐怕没有卖的。”赵教授这个时候插嘴道。

听他们这么一说,刘军浩也动起了脑筋,其实在杨树下弄一张吊床很不错的。

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晃晃悠悠的躺在吊床上一边喝着西瓜汁一边乘凉,绝对是一种享受。

街上没有卖吊床的不要紧,自己完全可以用细发草编织呀。

他把这个想法一说,两个小家伙立马举手表示赞同。

在刘军浩看来编织吊床和织网兜没啥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材料。

可是他刚开了一个头就发现了问题,这细发草挽成的绳结一个个都有小拇指那么粗,人如果躺在上边的话肯定会感到垫的难受。

不过这个问题他略微一思索就解决掉,细发草可以不挽绳结的,那些连接处用棉线捆绑。

用棉线捆扎就简单多了,两个小家伙也能帮上忙。

就这样很快一个吊床制作完毕,刘军浩刚在楝树上绑好小浩宇已经飞快的扑在上边,任由彤彤怎么拉他都赖着不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