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绝对是享受。等两个小家伙回去吃饭,刘军浩这才得了空闲躺在吊床内。

大脚板子踩着树干摇摇晃晃,实在有说不出的惬意。

可是没有享受多久,那几只青庄又“呱呱”的叫着跑了过来,一个个伸出长脖子在他的胳膊上叮啄着。

很显然现在到饭点了,这些小家伙等着吃食儿呢。

要说青庄最近很是让刘军浩头疼,眼看着它们都出壳个把月了,翅膀上的绒毛也全部换成了老翎。可是它们愣是不会独立捕食,顿顿都要有人给它们抓鱼吃。

这些家伙也贼能吃,一顿可以吃掉半盆子小鱼。如果不是泉水中鱼虾多得是,他恐怕就要天天忙着伺候青庄了。

好几次刘军浩都把它们丢到了外边的水沟中,想让它们自己学会捕鱼。可是他这边刚丢下去,那边青庄又跑上岸了,还委屈的直叫。

有时候他很是怀疑这些家伙到底是不是野生的,同样都是水鸟,做鸟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看看人家水鸭子,刚出壳没有几天就会下水捉鱼,而且自己摸索着会飞行。

这群家伙到现在也没有学会飞。陌生人到跟前一撵它们就跟笨鹅一样,伸着长长的脖子大叫着逃命。两条细长腿在地上跑的溜快,愣是不知道扇着翅膀飞起来。

长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刘军浩这次打定主意了,饿上两顿,看它们会不会自己到水池中抓鱼。

可是很快他就忍不住了,几只青庄看主人一直躺着不动,嘴巴竟然啄的越来越狠。

无奈,刘军浩只好站起来给它们准备食物。

这些家伙立刻欢叫着冲到木盆前,仰着脖子等待喂食儿。

木盆里还有半盆子水,刘军浩看到这水顿时灵机一动,从石锁中抓了两条一扎长的浮梢扔在里边。

青庄们先是一愣,继而都伸着脖子在水中猛啄起来。最后小鱼被两只下嘴快的吞到肚里,那些没有抢到食物的则继续啄着他的裤腿乱叫。

刘军浩继续尝试,每次只往木盆中投几尾小鱼。数次之后那些青庄都反应过来,不再围着他叫唤,而是一个个伸着脑袋盯着木盆,等待着投鱼。

等适应之后,刘军浩又将投鱼的场地变成外边的水沟中。不过为了让它们更容易抢到食物,他一次性的往水沟中投放了半盆子浮梢。

这次好了,几只青庄扑棱棱一下子全部跳到水中,你挣我夺的哄抢起来。

如此简单的方法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等下一定要给小浩宇交代交代,让他别再往青庄嘴里塞鱼了。以后要这么喂,相信用不了几次,这些家伙就学会独立找食了。

既然青庄能够学会捕鱼,那么学飞翔肯定也没有问题。刘军浩又琢磨着如何教这些家伙学会飞。

听说幼鸟的印随现象比较严重。自己是不是扑扇几下胳膊,让青庄们也动动翅膀。

想到这里,他还真伸出胳膊做了几个白鹤晾翅的姿势。

那些青庄没啥反应,倒是刚端着饭碗出来的赵教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小浩,你在搞什么鬼?”

“我这正在教青庄学飞呢……”见这招根本不灵,他只得放弃。

“哪有这么教的,你只要站在高处把青庄朝天空抛几次,它们就学会了。”

听着教授这么一说,刘军浩顿时拍了拍脑袋,自己算是当局者迷了。小时候抓到小麻雀不经常用这招教它们飞翔吗,怎么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现在天太热,等以后找机会再试。看到赵教授端着饭碗,他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做饭,就赶忙领着青庄进院子做午饭。

黑豹没有下崽的时候自己可以随便应付一顿,现在不行,必须保证黑豹的饮食质量。

刘军浩看了看盐坛子里还有半斤多瘦猪肉,就准备把全部它们切了和南瓜一起炒着吃。

猪肉是前天上街赶集的时候割的,当时一顿没吃完,刘军浩就把它腌在盐坛子里,现在已经被渍的有些变硬,估计再放两天就成腊肉了。

南瓜则是真正的老南瓜,原本刘军浩想留着当种呢。可这南瓜不知道是熟过了还是怎么回事,整个茎都泛黄焉了,他只得把这个大南瓜摘了下来。

也许是放的时间太长,这南瓜炒熟之后吃起来特别面,很合他的口味,刘军浩一连吃了三顿都没有厌。

今天天热,午饭干脆做捞面条得了。

等水烧开后,他弄了一大把面条丢进去。水滚两滚,再把面条往井水中泡一下,直接放在钵子里了事。

他这边开吃,自然也不会忘了小皮两口子。等锅里剩下的面条煮开花后,全部捞出来倒进盆子中,然后又往里边加了一大碗菜。

用井水冰过的捞面条吃着就是爽利,刘军浩三下五去二把满满的一钵子吃个精光。

午后一杯茶已经成了习惯,把泡好的蜂蜜水放在楝树下,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吊床上睡起午觉来。

难得今天两个小家伙没有过来捣乱,刘军浩很快就睡着。

正睡得美呢,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痒痒的。他赶忙一翻身,准备继续睡,却扑通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晕,忘了这是在吊床上睡觉了,他还以为睡在床上呢。

刘军浩揉了揉摔得发疼的膝盖,才转头看到捣乱的家伙,原来是牛虻子呀。

春冬两季根本看不到牛虻的身影,但是一到夏天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

这家伙和苍蝇一样,都是很令人讨厌的昆虫,非常喜欢吸食家畜的鲜血。它嘴上的螯刺相当厉害,那些猪马牛羊虽说有厚厚的皮肤,可也挡不住螯刺。

刘军浩小时候很喜欢捉这种东西玩,经常闲着没事守在牛身旁,一看到牛虻子就伸手拍打,每次打的两手都是血。

后来他从书上看到,小型牛虻一次可以吸血40毫克,一头家畜一个夏天要被它们吸掉100毫升的血。

总之一句话,这家伙绝对不是好鸟!

害的自己摔了一个大跟头,一定不能轻饶。他随手抽调自己的拖鞋,狠狠地拍了过去,将那牛虻拍的粉身碎骨。

还好,看样子它是刚刚飞过来,没有来得及吸血。

可是刚消灭掉一只,又有一只嗡嗡的飞过来,盘旋两周后落在石板上。

这都是哪儿来的,怎么这么多,自己的院子里挺干净的呀。

刘军浩转头一看,找到了事发源头。

原来问题出在赤兔身上,是它的气味把牛虻招来了。

不过赤兔现在倒是挺享受的,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树荫下,看样子丝毫没有受到外物的干扰。

这家伙不怕牛虻?刘军浩很是惊讶,刚要走过去看,却发现赤兔的背后蹦出两只花喜鹊来。

它们的嘴巴飞快的在赤兔的身上叮啄,应该就是在啄牛虻吃。

我说怎么这么淡定,感情是喜鹊在帮它灭虫,刘军浩这才恍然。

现在没有相机,不然把这情景拍下来绝对有看头。

丫的,比我还会享受,他愤愤不平的喝了一口温热的蜂蜜水,继而又呸的一下子吐了出来。

人倒霉了喝口水都出问题,这楝树叶是什么时候落到水杯里的。

“刘叔叔,刘叔叔,你怎么躺在地上呀”这一愣神的功夫,小彤彤已经站在了大门口。

“没事,”刘军浩赶忙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却见小浩宇和赵教授手中拿着网兜和脸盆走了过来。

“小浩,我们到堰塘里捞菱角,你去不去?”赵教授站在门口打招呼。

“现在?这种鬼天气,你老不怕热着。”刘军浩很疑惑他怎么突然起了吃菱角的心思。

话说这个时候正是吃鲜菱角的好时节,现在菱角还没有长老,吃起来脆甜脆甜的。前天毛孩子过来的时候送了两大把,刘军浩美美的吃了一顿。

“我有这么好吃吗?这不是小浩宇闹腾着想吃……”赵教授苦笑着解释道。

也不知道这小家伙哪根筋不对了,大晌午的非要让赵教授给他捞菱角吃,王老师见天热说啥也不同意。谁知他见大人那里行不通,就偷偷的拿起网兜想一个人去堰塘勾菱角。

幸亏彤彤小报告打的及时,赵教授才将小浩宇拽了回来。

为了防止他再跑出去,王老师只得让赵教授陪着两个小家伙去。

“好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刘军浩将院门一锁,跟着他们朝村里走去。

到了堰塘边上,赵教授就知道自己白担心了。村里的大人几乎都坐在那里乘凉,小孩子就是单独过来也出不了事儿。

人们看到几人的到来也纷纷打招呼,邀请他们打牌。

“小浩叔,小浩叔,还吃菱角不?”这个时候毛孩子得意洋洋的在弯腰柳树下叫道。

大柳树恰好罩在水面上,他不出声刘军浩还没有发现呢。

这熊孩子也够式样的,正坐在木盆里用竹竿不断地滑动着,不一会儿,就滑到了岸边。

“我刚拽的,你尝尝”毛孩子说着朝岸上扔了一大串子菱角秧。

“我也要坐你的小船,让我划船好不好。”小浩宇现在却对这个木盆做成的小船来了兴致。

赵教授赶忙又抓住他叫道:“你又不会游泳,掉到水里了怎么办?”

可是这个小家伙拗在这里了,非要爬上木盆试试。无奈赵教授只好让他在靠岸的浅水区过把瘾。

***

仍然两章,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