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份刘军浩往石锁中引进了十来簇细发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那片沙滩上已经形成了一块凉席大的绿毯子。

照这个势头下去,他就是秋里不用收集种子,等明年春上也可以大规模的种植细发草。

种植地方刘军浩已经想好了,房前屋后,路边树林随便一栽就算完事。这东西又不是白菜萝卜,牛羊见了会乱啃一气。事实上除非是畜牲饿极了,否则这种植物送到嘴边它们都不会碰。

两个小家伙在这里打闹了一阵子,又疯跑出去,这样的天气恐怕也就他们不知道热。

等二人走后,刘军浩继续在自己的石锁中寻摸。他发现这里边简直和百宝箱一样,每次进来都能发现一些新奇的东西。

那几只蜻蜓是从哪里飞进来的?当刘军浩看到荷花上停留的几只青头愣的时候,很是有些惊讶,貌似自己没有往石锁中引进这玩意儿呀。

它们的个头明显比外边的要大上一圈,黄绿相间的身体看上去相当漂亮。他仔细的数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六,总共六只青头愣。

很快他又在荷叶上发现了几只灰白色的壳,从上边的颜色的新旧可以看出正是这蜻蜓褪下的。

既然已经在石锁中安下家,那就让它们继续住在这里吧。毕竟蜻蜓也是益虫,打小老师就教育要保护对人类有益的昆虫不是。

只是刘军浩很好奇它们在这石锁中怎么生存,印象着蜻蜓好像是专门吃蚊子的,这里可没有蚊子。

当初他往石锁中挑选植物的时候可是层层把关,坚决不让那些杂七杂八的害虫引进来,因此这里的环境相当和谐。

咦,还真有蚊子,当看到一只花蚊子大大咧咧的从自己身边飞过去的时候,他彻底的惊呆。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飞进来的呀,先是蜻蜓,现在蚊子也出现了。

难不成是上次大河过鱼时捉浮梢带进来的?当时他根本来不及多想,就可劲儿的让河水往自己这石锁中灌,肯定是那个时候水里边的其他昆虫也顺势溜了进来。

真是防不胜防呀,想通之后,刘军浩是相当郁闷,自己当初就不应该贪那点小便宜。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再后悔也没有用,这里边不还有蜻蜓吗,它们吃蚊子可是一把好手。记得一本书上曾经说过,一只青头愣一天能吃掉二千只左右的蚊子蚜虫等小飞虫。

又巡逻了一遍,确定不会再有让自己惊讶的东西出现后,刘军浩这才退了出来。

现在快晌午,估计等下赵光明该来拿西瓜了,还是早点摘好了事。

后院中一切如旧,那些米黄色的西瓜花仍然开的兴盛,土蜂子嗡嗡的在空中不住的舞动着。

刘军浩走向一个早已经标好的大花皮,手上掂了掂,刚要在解开网兜,突然又是一愣,这西瓜怎么会这么轻?

他顺手将网兜翻了个过儿,怒气立马涌上心头。

那大花皮后边掏了一个胳膊粗细的洞,里边的瓜瓤被洗劫了一大半。

狗日的草狸子,刘军浩急忙去看墙角,没有想到那两个水道眼仍然堵得死死的。

这玩意儿不是真的会爬树吧?他有些糊涂起来。

还是再把小皮领进来巡逻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出新的线索。

小皮进后院后,在西瓜秧边上东闻闻西嗅嗅,最后吧嗒吧嗒跑到院墙跟的一块石头下汪汪大叫起来。

发现了什么东西,他赶忙跑过去。

豆鼠子洞?一看到石头下那一堆米粒大小的碎土,刘军浩就完全明白过来。

大花皮原来是它们糟蹋的,看样子还真冤枉那几只草狸子了。

豆鼠子又叫大眼贼,应该算是老鼠的一种。不过它的个头要比一般的老鼠粗大,身体大概有一筷子那么长,全身草黄色。猛然看上去和黄鼠狼很像,农村的俗语里边就有“黄鼠狼下豆鼠——一窝不如一窝”。

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时候喜欢两条后腿直立着站起来,吱吱呜呜的乱叫一团。

这东西是正儿八经的有害鼠类,平时喜欢吃庄稼刚长出来的嫩芯,嫩芯一抽自然庄稼就活不成了。尤其是玉米芯儿,这东西经常是一抽一大片,相当令人头疼。

不少农村人到了瓜地里挑西瓜的时候又弹又听又摸的,到最后挑出的瓜还是半生不熟的。可是这家伙却很有经验,不管是香瓜、黑皮、大花皮等等只要被它咬过的,绝对都是最香最甜的。

它们吃西瓜的时候一般都是先从侧面咬出一个小口,然后把头钻进去吃,甚至有时候还住在里边。

这东西在野外看到了人也不害怕,还故意在你面前晃来晃去挑逗着。当你开始追赶的时候,它却跐溜一下钻到洞里边,很是让人气愤。

它的洞穴一般都在沟边、地头、荒草坡、坟地等等人们不宜发现的地方。

没有想到这只倒好,竟然敢直接在自己院里做窝,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吗。

刘军浩原本想用铁锨把豆鼠子挖出来给它来个满清十大酷刑呢,可是看了看边上的院墙,他又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家伙真会挑地方挖洞,万一把院墙挖倒了就不划算了。投鼠忌器,真是投鼠忌器。

既然挖洞不成,那就来个水淹,反正自己这院里也不缺水。

现在天气正热,这东西肯定在洞里边乘凉,绝对没跑的。

他从前院提了一桶井水,然后拿起瓢咕嘟咕嘟的猛灌起来。刚开始水流很畅,一瓢水灌下去直接消失。

不过等大半桶灌下去后,洞里显然填的差不多了,水下的越来越慢。

一桶水灌完,刘军浩刚准备再去接些水的时候,却见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家伙,闭着两只大眼睛踉踉跄跄地从洞里跳出来。

想逃走没有那么容易,小皮早已经在旁边守候,身子朝前一扑,将它摁在爪子下。

“这下看你往哪里跑?”他对这种不劳而获的东西自然没有好感,现在抓住了就要给点颜色瞧瞧。

谁知道还没有等动手呢,洞中却又窜出来一个,直直的冲进前院。

这下坏事了,万一它钻到屋里就难找了,刘军浩赶忙撇下小皮跑到前面。谁知道一看乐了,只见那十来只水鸭子正围成一团对着豆鼠子猛啄,不大一会儿就将这个漏网之鱼啄的半死。

除掉了两个为非作歹的家伙,刘军浩才想起正事儿,赶忙摘了几个瓜拿回前院。还没等他坐下来歇口气,赵光明的摩托声已经停在院子外。

人还没有进来,话却在耳边响起:“刘军浩,小狗崽这两天怎么样呀,眼睁开没有?”

“你小子,见面就关心狗崽,也不问老子一声……”刘军浩刚要继续打趣,却见赵光明后边还跟着一个女孩呢。

这演的是哪出儿?这小子绝对是故意想看自己出丑,他赶忙止住话头请二人在院里坐下。

“看看,这是我兄弟家的院子,漂亮吧?”赵光明给他们简单介绍一下,又谄媚似地冲着人家傻笑。

这女孩叫周玥儿,皮肤略黑,不过长得还不错,和张倩有一比。整个人儿穿着很时尚,应该不是下乡人。

这货,还说是什么表妹,一看就知道心怀不轨,那意图全在脸上写着呢。

“嗯,不错,”那女孩略带笑意的点点头,表现得相当矜持。

“我带你去看看黑豹,它下的几个狗崽非常可爱。”没聊上两句,赵光明又喊着人家女孩去看黑豹。

小皮却很不给面子,两人刚靠近狗窝,它立马呜呜的低吼起来。

瞧那架势,如果赵光明敢再朝前走一步,这边就要扑上去了。

“小皮,退下”刘军浩赶忙呵斥了一声,那家伙才不情愿的又蹲下去。

“好可爱呀”果然女孩子对这种刚出生的小狗狗都没有什么免疫力。周玥儿一看那几只胖嘟嘟的小东西就来了兴致,伸着手要去摸。

“别碰”赵光明倒是反应快,一把把她的胳膊拽过来,“黑豹很护崽,谁碰小狗狗它都会咬。”

“这黑豹不是你家的吗?”那女孩有些讶然的问道。

“嘿嘿,产崽期的动物很难理解”赵光明赶忙解释道。他心中其实相当郁闷,除了刘军浩,现在谁也别想碰这几只狗崽。按说自己才算是黑豹的真正主人,可是这家伙愣是不让碰。

“原来它们还没有睁眼……”周玥儿反应相当迟钝,看来五六分钟才发现狗崽的异样。

“就是呀,刘军浩,人家的狗崽一般不到一个星期就睁眼了,这怎么还闭着眼?”赵光明蹲了一会儿蹲累了,干脆拿了两个小凳子坐在狗窝前看。

“正常,狗狗睁眼速度不一样,有的要10天左右开始睁,有的半个月还没有睁开”刘军浩耐心的解释道。他相当怀疑这货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这根本就是养狗的常识。

“要这么长时间,你没有想过把小狗狗的眼睛掰开吗?我听我奶奶说这样可以的,小狗狗能够早点看到外边的世界呀。”

“绝对不行的”刘军浩一口拒绝,这种方法他自然知道。农村有很多人看到小猫小狗这么长时间没睁眼就有些心急,会想法设法把它的眼睛扒开。其实这是完全错误的,那样做的话,小狗小猫不仅会很疼,而且有可能从此失明。

狗扒眼,猫扒眼就是这么来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