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呀,你小子,什么时候发展的!”趁人家周玥儿去后院参观,刘军浩对着他的胸口垒了一拳说道。

“发展啥,目前还在争取中呢,两家老人的意思是先处一段时间再说,可是……”赵光明的话没有说完,不过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顺利。

“那啥,刘哥……”这小子刚沮丧没有两分钟,又两眼冒光,“你给我支点招,说说你是怎么打动张老师的?”

话说赵光明知道他和张倩的事儿后,眼珠子差点都瞪掉了。

这哥们也太强了,就他那高中毕业的身份,愣是找了一个城里来的大学生。他不就是比自己长得魁梧一点,有一手养黄鳝的绝技?可是也不能成为人家看上他的理由。这怎么瞧都像什么吃天鹅肉,什么啃白菜。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现在还指望刘军浩传授些经验呢。

“我……不可说也,不可说也”刘军浩倒是真没有什么招数可支的。当初要不是毛孩子捣乱,说不定他现在也和这货一样。

不过赵光明家庭条件不错呀,周玥儿怎么会看不上眼呢。

他将自己的疑问一说出,这货立刻哭丧着脸说道:“他爸就是上次过来要买老鳖的那个人”

难怪,感情人家比他家还有钱呀,这么说来看不上赵光明纯属正常。

刘军浩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只能够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本来以为他们拿了西瓜就走,谁知道赵光明却说还要弄几斤黄鳝,接着又从外边拿了一个水桶。

周玥儿似乎对黄鳝的捕捉过程更感兴趣,袖子一挽,拎着网兜在水沟边忙乎起来。这丫头笨手笨脚的,每次捉到大黄鳝都大呼小叫让人赶紧把水桶递过来,别让鱼儿跑了。

见两个人玩得高兴,刘军浩干脆独自回到前院,任他们在后院中折腾,这算是给赵光明创造机会了。

对周玥儿的小孩子行径他倒不觉得奇怪,钓胜于鱼,这种捉鱼过程中享受的乐趣不参与其中的人是很难感受到的。

“来称一下多少钱”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光明才提着水桶走过了过来。

“要这么多?”他侧着头朝水桶里看了一眼,很有些惊讶的问道。水桶里挤挤挨挨的装了大半桶,看这个样子不下十斤。

“嗯,称量吧”赵光明苦笑着点头。周玥儿捉起黄鳝根本没有个准,如果不是自己紧急叫停的话估计她还要继续玩下去。

“那个……你家有空闲的水桶没有,先借给我们用用,我想再捉些?”这边正称量着呢,那女孩又一脸兴奋的问道。

感情……还真捉上瘾了。赵光明看她欢呼雀跃的样子,就知道没有玩够,只能够对刘军浩点点头,让他去拿水桶。

“兄弟,今天身上带的钱不够,下次来再给钱吧。”等人家重新提着水桶去后院,这货才哭丧着脸说道。他来的时候身上带了三百多块,原本以为绰绰有余。可是看这个势头,恐怕是不够了。为了防止等下付账时出现尴尬局面,他只得提前打预防针。

“说啥呢,收知了壳时把钱给我捎过来就行”刘军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到收知了壳,这家伙又来了劲儿,“你们什么时候再组织一次捡知了壳呀,离立秋可没几天了”

“放心吧,就是立秋也有知了往外爬。你小子今年收知了壳也挣了不少吧?”

这小小的知了壳创造出来的效益还真不小,张倩他们领着一帮学生打了两天创收就不下一万块。赵光明这小子天天在街上支个摊子收,钱绝对不少挣。

“和你没有办法比,我这是挣两个稀饭钱。”

刘军浩一听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提着嗓子叫道,“你小子给我装吧,我眼睛又不瞎。光是在刘家沟你就收走二三十布袋的知了壳,这些你能赚多少钱,不说在街上收的了。”话说除了张倩组织的两次打知了壳外,村里那帮半大的小子平常并没有闲着,一个夏天下来怎么说也要打上十来斤知了壳。积少成多,算下来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的刘大哥呀,你怎么能这么算账。街上可不是我一个人在收,也就咱们关系好,刘家沟的知了壳让我收了。其他的人我又不认识,人家会眼巴巴的找上门卖给我。再说你们刘家沟靠近大河,这里土壤虚,知了多,其他地方可不一样。这一个夏天我净是瞎忙乎了,真没挣几个钱。”

这家伙的话听在耳朵里半真半假的,刘军浩虽然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不过却没有再追问。

他们在外边谈论了好大一会儿,周玥儿才重新提着水桶走出来。

“多少钱?”他这边刚称完,人家崭新的大票子已经递过来了。

“不用,赵光明已经付过钱。”刘军浩赶紧回答。

“我自己买的黄鳝为啥要让他付钱,快说多少钱?”周玥儿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开口催促道。

“小玥……”

赵光明刚说了半句,又被人家顶回去:“不是让你叫我大名吗?”

得,单凭这句话就知道从目前形势来看,这哥们想追上人家还任重道远呢。

到最后还是周玥儿自己付的钱,人家的理由很充分,这黄鳝是买回去孝敬自己奶奶的,要他付钱算怎么回事儿。

一直看着两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刘军浩才回过头。

周玥儿刚才骑的那个电动车不错,轻便不说速度还快,自己是不是找个时间上街买一辆,这样到什么地方去的话也方便。

不然每次赶集都骑着自行车猛蹬,累得满头大汗。

这一琢磨,他打定了主意,等张倩回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去选,只当是给自己置办结婚的家具了。

既然没钱买轿车,那就先用电动车代替吧。

想到置办家具,刘军浩又盘算着是不是再添置一台洗衣机。夏天洗衣服还好说,冬天的时候绝对是受罪,他可不愿看到张倩的玉手冻得通红。

嗯,既然洗衣机买了,干脆也把电冰箱一并解决掉,反正这些东西早晚都要买的。

钱他倒是不缺,光是夏天卖西瓜的钱就足够。至于买什么牌子的,还是等张倩回来了商量。

还有房子,这也是个大问题。

上次去城里看丈母娘,临走的时候张妈略微透露了一下,想让他们在市里边贷款买一套房。

刘军浩很有些不感冒,可是也没有出言反对。这些年虽说一直在瞎胡捣,但是近两年不少挣钱,加上刘老头以前存下的,还是有些积蓄。

在市里边买房子的事情需要从长记忆,不过自己这房子该好好地翻修一下。

地基当初打的结实,墙壁下层更是用石头实实在在的封过,现在还没有裂缝。看这情形,完全能够再坚持五十年不动摇。

他已经想好了,墙壁不用动,直接把机瓦掀掉铺上楼板,在上边起二层小楼。

等房子盖好了再在楼顶开一个空中花园,上边种一些像牵牛花那样的遮阴植物。等夏天一到,小楼绝对漂亮。

室内装修也是个问题,既要考虑的农村的实际情况,又要整的漂漂亮亮的。

刘军浩越琢磨越兴奋,很想找个人分享一下自己的快乐。

庞旭?他想了想还是作罢,这小子最近和徐晓丽正打冷战,还是不要去刺激他了。

最后他直接给张倩拨了过去,将自己的想法叙述了一遍。

张倩那边正在洗头呢,一听这个话题立马来了劲儿,头也不洗了,坐在卧室里叽里呱啦的讨论开。

什么地方要开个壁橱,放东西方便。卧室里安上吊灯,最好要用暖色调的,这样看起来温馨。

门窗用什么木料,要考虑防水的问题,否则被雨水一泡就会出问题。卧室镜子要先考虑好尺寸,否则镜前灯很容易就装高。

墙壁上要贴墙纸,开关不要装在门背后,电线一定要装在墙壁里边,不然小孩子碰到会出问题的。

刘军浩彻底的头大了,他深深地感觉到自己找张倩讨论这个话题是个失误。

罗嗦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张倩那边还意犹未尽。如果不是她妈催促吃饭,估计两人还要继续讨论下去。

让你嘴贱!!挂断电话,他恨不得对着自己抽两个耳光。

可以预料,将来房子的改造绝对是个大工程。

结婚,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难怪这么多人有婚前恐惧症。

还是把装修的任务交给张倩吧,她考虑的太全面了,自己到时候只要打打下手就行。

其实刘军浩不了解,女人和男人不同,对自己的住处都有一种超乎想象的热情。哪怕是住一天,她们也尽可能的花费很大的工夫来布置,更何况在张倩看来这可是要住一辈子的地方。

这个电话有一个小时,刘军浩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要快些做饭,不然黑豹饿到就罪过大了。

中午依然是炖野兔,是小皮上午捉的。刚才赵光明过来的时候还想把兔肉拎走,被他拦了下来。虽说这两天吃的有些上火,但是要考虑到小皮两口子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