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去!”

“呱呱……”

“你给我下去,”

“呱呱……呱呱……”

刘军浩站在大门上一连试了几次,这青庄就好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糊在楼顶,说什么也不朝下飞。

最后它被逼急了,干脆扑闪着翅膀对主人一阵猛啄。

小浩宇和彤彤看刘叔叔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在下边拍手叫好。

“你这个没良心东西,整天供你吃供你喝,竟然连主人也啄,以后谁都不要给它们捉鱼吃,”刘军浩很有些气愤的站起身子,不让青庄继续啄自己的胳膊。

这不闲着也是闲着,他就琢磨着让青庄们学学飞翔。刚开始他是信心十足的,毕竟它们现在已经能够独立捕食了。

谁知到这些家伙愣是死狗推不上墙,刘军浩第一次尝试着把青庄从大门上推下去的时候,这家伙翅膀虽然扑闪了两下,可是仍然结结实实的摔到地上。

这不到三米高的距离对青庄来说根本不算啥,可是等再次将它抱上来放在楼顶,这家伙却说啥也不往下跳,而且在楼门顶上打起游击战,实在逼急了就用嘴猛啄。

“小浩,不行就下来吧,我看着你这样子都觉得难受。”赵教授站在下边强忍着笑意说道。

“没有这么便宜,我今天还非要让这家伙学会飞不行。”他是拗到这里了,上前像抓小鸡一样,猛地提溜住青庄的双翅,也顾不上被它啄的青疼,使劲往天空中一抛。

好家伙,刘军浩是憋足了气,力量自然不会小,愣是把这东西扔到了五六米的高空。太高了点,可别摔死。事实上刚一出手,他就后悔了。

“咕咕呱呱……”那只青庄在半空中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两只翅膀毫无章法的胡乱扇动着。这是啥意思,无招胜有招?看它的丑态刘军浩立刻想起了《武林外传》中有一集老邢喝醉酒耍醉拳的情景。

最后这家伙跌跌撞撞的落在地面上,着陆不稳,连翻了几个跟头才站稳脚。

虽然没有学会飞,但是是个很不错的开头,小浩宇和彤彤也在下边开心的大叫起来。

看来刚才是难度不够呀,面临即将摔死的危险时,青庄体内的潜能自然激发出来。大受鼓舞的刘军浩要趁胜追击,急忙又从下边捉了一只青庄如法炮制。

一上午的工夫,他就和这些家伙耗上了,弄得到了最后青庄一看他靠近三米以内,立马乱叫着逃开,就好像躲避进村的鬼子一样。

青庄体内毕竟还保留着飞翔的本能。经过刘军浩半天的训练,它们勉强已经能够飞上十几米远了。

这是青庄的一小步,却是自己训鸟事业的一大步。等明天有时间还要继续训练,打定主意,他才把最后一只青庄扔起来。

“咔嚓”一声脆响,只见两个人正拿着相机对他拍照呢。

“你们是……”刘军浩赶忙跳下来打招呼,看他们的穿戴和手中的工具不像是纯粹来刘家沟游玩的。

“我们是XX大学的学生,是来大青山考察的。”两个人赶忙把学生证掏出来:孙玉涛和徐东方。

“你们过来考察什么呀,导师是谁?”赵教授一听这个来了兴致。

“我们这次的目的主要是对大青山植物群落以及资源利用方面进行初步考察,导师是周铭坤教授,你是?”他们两人都看出这老人气度不凡,不像是农村寻常的老头,因此也有些不敢怠慢。

“哦,是老周呀,我和他很熟,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以前是省农科院的,主要研究果树栽培技术这个方向的,不过现在退休了。你们要想考察大青山的情况直接问这小子,他对山上的情况溜熟。”

两个学生一听肃然起敬,心中暗道这个小村子里还真是卧虎藏龙,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是农科院的教授。

接下来他们又从背包中拿出植物图册让刘军浩辨认,说是等下还要采集标本。

“这个我知道,这个我知道……”还没有等刘军浩开口,小浩宇已经指着上边的图片叫道:“这是四楞子草,田野里多得是,刘叔叔的后院中也有。还有这个,我忘记名了,反正不是图片下边写的,这水沟南头就有。”

小家伙看着那副非常熟悉的照片挠了挠头,求救的望着赵教授。

“是丁香蓼,土名叫蓼草,是一味中草药。”

刘军浩自然也认出来了,蓼草在刘家沟很常见,田间水边都有。如果不是有时候它长到田里碍事,平常人们见了连碰都不会碰。虽说这是中草药,可大青山根本没有人收这玩意儿。

先前那个四楞子草也是,在中药上叫益母草。茎秆、叶子都可以熬药,主要治疗妇女产后风、月经不调等等,农村的妇女身体不舒服了都会到田间地头摘两把泡水喝。

还别说,小浩宇这些日子真没白在刘家沟呆,那些图片他相当一部分都认识,还能顺便说出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过了一会儿,徐东方又提出要进大青山考察,想让刘军浩当他们的向导,当然会按天算工资的。

一天二十元虽说不少,可是刘军浩却根本不动心。他坐在家里一天也有百来块进账,更何况这么热的天气往山上跑简直是遭罪,因此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张口拒绝。

两个人很有些诧异,在他们看来一天二十块钱的工资已经不少了。他们在大青山的考察要进行一个月,这样下来向导最少能挣五六百块钱。

“小浩,你就答应他们吧。如果没有向导,他们进山和跟没头的苍蝇一样,很多东西根本找不到。”赵教授这个时候在一旁帮腔。

“嘿嘿,还是让他们找其他人,我这不是忙不开嘛。每天都有人要来买黄鳝、西瓜的,还时不时的要编织枕套。”

也是,总不能因为这事把人家的正事儿耽误了,赵教授琢磨了一阵子开口说道:“这样吧,我等下给你们找几个学生,他们对山上的情况摸得比大人还清楚。这些孩子整天在家闲着没事,给他们找个事做也好。”

很快小浩宇就跑到村里把毛孩子和小娃子喊了过来,两个人一听说让他们陪人到山里逛还有工资拿顿时兴奋起来,一个劲的点头同意。

“那个……我们可不可以去的时候带上芦苇杆打知了壳呀。”还没有出发,毛孩子已经想着如何创收了。

“别影响工作就行”赵教授最后点了点头,又转头看着孙玉涛二人,“你们看怎么样?”

两人虽然对孩子们的能力怀疑,但是碍于面子,还是点头答应。

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小瞧这两个熊孩子了,什么植物图片只要两人看上一眼,立马就能说出大青山是否存在。而且只要有的,不到半个小时,准给你找到实物。

这向导的工作简直就是为毛孩子二人所设的,他们打记事起整天在山里边转悠,大青山的山山水水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

“我回来了,现在快到镇上了,你过来接我。”电话里,张倩简单交代了一下就挂断。

这是咋回事儿,前天两人通话的时候她还说要再在家里住两个星期,一眨眼的工夫怎么又变卦了。

刘军浩放下电话发呆了一会儿,然后才急急的骑车赶到镇上。

张倩下车看到他时脸上只是勉强的一笑,很显然遇到不开心的事儿了。

车站人多,他也没有细问,等下了公路,刘军浩才询问起来。

“能有什么事儿,还不是我二嫂”张倩想起这事儿就来气。

刚开始她在家里过的很舒坦,可是自从二嫂领着小侄子回家,事情就变了。也不知道是听谁传的,人家一来就盯上那瓶土蜂蜜,说是要弄回去让建辉他姥姥喝一下试试,建辉姥姥最近老咳嗽。

张倩气的直咬牙,想立马给她吵一架。哪有做儿女的不朝老人家里带东西,反而连吃带拿的。

可是张妈却阻止了她,说她们过来一趟不容易,就当这些蜂蜜是给小孙子的零食。

要说这事儿也有些怪张妈,她这些日子在张倩的建议下每天服用两杯蜂蜜水,精神头好和食欲都好了许多,就连失眠的症状大大减轻。

他们家在四楼住,也没有电梯,以前张妈空着手一口气爬上去的时候总要气喘一阵子,可是这段时间竟然慢慢的不喘了。

那些常在一起的老姐妹们也发现张妈脸上的气色越来越好,老年斑变淡了许多,纷纷询问她最近有什么保养秘方。

张妈高兴之余自然要显摆一番,就将女婿来时带蜂蜜的事情说了一下,于是一群老姐妹都说要掏钱购买一些试试效果。

就这样传来传去的不知道怎么会传到张倩二嫂的耳朵里,接着她眼巴巴的跑上门来,让张倩也给自己弄一些。

张倩一看她拿的那个二十厘米高的大瓷坛子顿时呆住了,这东西最少能装五斤,就是把刘军浩院里的芦苇杆全部折断,恐怕也凑不齐。

当初为了凑够两罐头瓶土蜂蜜,他们已经将前后院那些芦苇管折了一大半。

这边拒绝,她二嫂立马开始嘟囔,说什么还没有嫁出去就不认娘家人了,娘家人让办点事推三阻四的。

张倩很是克制了自己的怒火,知道和这种人争辩只能让邻居看笑话。索性眼不见为净,东西一收拾,直接奔回刘家沟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