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听她这么一说也相当郁闷,他倒不是在乎这点蜂蜜,而是张倩这个二嫂也太不识趣了点。人家给自己爹娘带的东西你拿回娘家算是什么事儿。

你要真想要蜂蜜的话,哪怕拿个罐头瓶来,张倩也不会拒绝。弄个大瓷坛子这根本就是吃大户嘛,真以为土蜂蜜像菜市场的烂白菜叶那样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郁闷之余他确实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如果是陌生人你完全可以不理会,当这人不存在。可是张倩二嫂说到底还是亲戚,她要是真的来了你招待不招待,总不能大老远的把人家赶走吧。

幸亏她家只出了这么一个极品人儿,如果再有几个刘军浩还真怕自己扛不住。还是照张倩说的办,来了也不给她好脸色看,否则还真蹬鼻子上脸。

张倩这次提前回来还有一个事儿就是父母这几天要到刘家沟,她害怕刘军浩这边安排不不妥当,所以早早的赶回来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张妈已经来过一次了,也算是对刘军浩家相当熟悉。

不过两次来的意义不同,上次主要是相女婿,这次是商量两人结婚的事儿。张妈倒是一个果断的人,认定刘军浩是自己的女婿后,就暗中催促着两人结婚。在家这几天她也没有闲着,领着女儿到市里边的寺庙和路边的卦摊上很是转了一遍,都是算女儿和女婿生辰八字合不合的。

张倩以前也不信这东西,可是轮到自己头上她还是有几分忐忑不安,也就由着母亲的性子摆弄。

不过还好,两个人的八字没有啥不合的地方。

以前在宿舍的时候几个姐妹曾私下讨论不到三十岁,谁也不要结婚。好像自己的年龄也不是很大呀,张倩很是怀疑母亲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将她嫁出去。

其实这就是年轻人和长辈之间的思想差异,老年人总是希望儿女能够早点安定下来,这样能让他们少操一份心。

“对了,我妈还让咱们别忘了,给赵叔和王姨一人买双鞋子。”

“送鞋子干啥,人家也不缺呀?”刘军浩很是疑惑。

“当然是给媒人的谢礼了,这个你都不懂。”两人以前商量过,媒人和长辈都请赵教授夫妇担任。

“哪有给媒人送鞋子的,我们这里都是送猪肉、果子、酒、白糖,这叫四色礼。”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刘军浩对家乡的风俗还是相当了解,他们这里给媒人送的四色礼很讲究的。猪肉一定要切成四五十厘米的长条形,这叫礼吊。果子和白糖要用散装的,最后用那种牛皮纸包好,上边还要贴上一个红红的喜字。现在没有卖散装白糖的了,人们送礼的时候都是到商店买好白糖重新撕开用纸包装。

“猪肉”张倩听了也很纳闷,不知道该送什么好了。真是出门三里地,风俗大不同。

事情宜早不宜迟,父母过两天就来,媒人的事情当然要提前安排好。她一到家立马给母亲打电话,结果张妈一句“入乡随俗”给解决了。

于是乎第二天他们早早的上街购置四色礼,其实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东西,买起来也不费什么事儿。

张倩看人家称好果子之后才小声问道:“这果子是怎么吃的呀?”

昨天听刘军浩说要送果子的时候她还有些惊讶,怎么这里的风俗流行给媒人送油条呀,谁知道来到街上她才知道原来果子是这种形状的。看上去弯弯的好像月牙,摸上去鼓鼓的,表面还附了一层白霜。

“直接放到嘴里吃就可以了,姑娘你捏一个尝尝,很好吃的。”那卖果子的妇女笑着说道。

张倩听了她的话小心翼翼的从木盆里捏出一个,放到嘴里咬了一口,粘液立马顺着嘴角直流。

“快给我面巾纸,面巾纸!”张倩赶忙叫道,她根本没有想到这果子里边竟然填充有别的东西。

“第一次吃都是这样,里边是糖稀”刘军浩笑着把面巾纸递过去。

咬第二口,张倩才小心起来。这果子吃起来甜丝丝、滑腻腻的,吃到肚里还有一股凉意。尤其是表面那层白霜,吃到嘴里沙沙的,非常爽口。

“好吃,咱们也买些回家吃吧?”才吃了一个,她立马就喜欢上了。来刘家沟一年多,果子这种东西她还是第一次见呢。

其实这并不奇怪,果子原本就是逢年过节走亲戚才能用到的。现在人们过年已经不那么讲究了,走亲戚一般都用烟酒代替,这果子摊也慢慢的没落。现在镇上就这么一家卖果子的,还在居民区边。张倩每次上街都是在两条主街道上转悠,哪里会注意到这个小摊子。

“这果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一路上她的嘴就没有停,不时的从纸包中捏出一个品尝,现在觉得自己哈气的时候都带着一股甜味。

“用料简单,就是糖稀、面粉、还有花生油,基本是这些东西……”主要的配料刘军浩知道,不过让做他也不会。

“可是……这糖稀是怎么进果子里边的,该不会是像包饺子那样,一个一个的灌吧”张倩听他这么一说,却更疑惑了。表面看着不嫌,里边却满满的全是糖稀,真不知道是怎么灌进去的。

“这个我也说不清,应该不是吧”糖稀是液体,包起来根本不可能像饺子馅那样顺手。

刘军浩在前面骑车没注意,等到村口他停下来时才发现那一包果子被张倩吃了将近一半。

见势不妙,他赶忙把纸包夺下来,这东西吃多了很容易消化不良。

张倩原本还想吃,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好像真吃饱了,现在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

刚到家,车子还没有停稳,浩宇和彤彤就迎上来,大叫着让刘军浩领他们去看小狗狗,那些小家伙已经睁开眼了。

“真的?”张倩也欢喜的不能行,急忙把脑袋凑到狗窝前。

只见几只肥嘟嘟的小狗狗在里边哼哼唧唧的乱嗅着,有好几次都想爬出狗窝,不过却被黑豹用嘴巴擒了回去。

它们的眼睛都随黑豹,乌黑发亮的大眼珠子忽闪忽闪的打量着外边的几个人,仿佛对一切都感到好奇似的。

说起来也是怪事,小皮两口子好像知道张倩是这家未来的主人,因此对她的待遇和刘军浩一样。

两个小家伙看张倩亲热的挑逗着小狗狗也眼馋起来,非要上前摸摸。不过小皮却不给面子,只要他们一伸手,立马开始呜呜的叫。

“别看了,赶紧搬东西”刘军浩打量了一阵子才想起正事儿,将四色礼放在竹筐里排好,上边再盖一层红布,然后挽着出门。

从他这院子到赵教授家不到五十步,走起路来不到一分钟就到。

“小浩,今天上街又买了啥好东西,还特意用红布包起来?”王老师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他们两人过来,赶忙打招呼。

“赵叔赶紧上来接接,我们是来走亲戚了。”刘军浩笑着说道。

“走亲戚?”赵教授还以为开玩笑呢。等他把红布微微掀了一角,看到里边的长条猪肉才知道是真的。

两口子相当糊涂,现在既不是过年,又不是过节,这走的是哪门子亲戚呀。

在刘军浩扭扭捏捏的叙述下,赵教授和王老师对望了一眼,都明白过来,感情是谢媒礼呀。

这边礼刚收下,彤彤和小浩宇就对纸包下的东西来了兴致,都想看看里边到底装的是什么。很快果子被他们拆开,一人抱个纸包品尝起来。

中午自然在这边吃饭,席间刘军浩把请他们两口子当长辈的事情说了一遍,赵教授自然一口答应。

吃完饭,他也没有多坐,把剩饭弄了一大盆子给黑豹端过去。

黑豹刚开始吃食儿,几只小狗狗就解脱了,一个个呜呜的叫着溜出了狗窝。

它们对什么都感兴趣,几乎每走上两步都要低下头吮嗅一番。

刘军浩看了一阵子,不再管它们。相信有小皮照看着,肯定不会出事儿。

人吃饱了容易犯困,正好趁此机会躺在吊床上歇息片刻。

刚才稀饭喝的有点少了,这一会儿工夫嘴唇就开始干涩。吊床晃晃悠悠的实在舒服,刘军浩实在懒得起来倒茶,干脆打开空间,看看里边有什么解渴的东西。

他盘算来盘算去,只有莲蓬能吃,于是在泉水中揪了一个碗口大的莲蓬美滋滋的吃起来。

刚吃了没几个,就发觉自己的大脚板子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

扭头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黄色的小狗狗跑来了过来。

这东西可不能给你吃,刘军浩赶忙把脚缩回来。

谁知道这小家伙立马又对他的拖鞋产生了兴致,张开没牙的小嘴一噙,吧嗒吧嗒的朝狗窝里跑去。

好家伙,它不但外表最像小皮,就连噙鞋子的习惯也是遗传呀。

刘军浩忙光着脚丫子撵上小狗狗,好不容易把鞋子夺下,这小家伙竟然“汪汪”的冲着自己乱叫起来,大有乃父之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