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间的天气依然热燥,那些不知疲倦的知了无休止的奏唱着单调的歌声。

一场小雨过后,田野间的芝麻都开花了,那些或白或粉红的小花仿佛一个个倒垂的铃铛,看上去非常漂亮。

刘军浩前院中的几株芝麻这个时候也开出了粉红色的花朵,吸引着不少土蜂子在上边采蜜。

这几株芝麻最初在屋檐下长出来的时候很是让人惊讶,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往院子里撒过芝麻。

最后想了半天才记起春上他好像买了几斤芝麻想做芝麻盐,应该是那个时候用簸箕挑黄尖漏在地上的。

它们的能够长出来实在不容易,要知道这群鸡鸭可是天天都在院里刨来刨去。

后来芝麻苗十来厘米长的时候刘军浩嫌在屋檐下碍事,就把它们移到花池边的墙角不再管了。这几棵苗就是长得再好也收不到一斤芝麻,自己又何必在它们身上浪费时间。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芝麻移进花池后竟然飞速的生长起来,那茎秆最下端比赵教授院里的竹子还要粗上几分,上边更是分出几条枝杈来。

看这势头,恐怕秋里肯定不少结芝麻。

刘军浩原本还害怕来村里人看出异常,最后想想自己多虑了。芝麻这种作物,喜稀不喜稠,这样的情况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经常可以在花生地或者黄豆地中看到里边长着一两株孤零零的芝麻,那个头都有一人多高。

张倩对芝麻开花很感兴趣,冒着被蜂子蜇的危险站在旁边让刘军浩给她拍了五六张照片。

芝麻花烂漫,她笑盈盈的立在那里,倒是有几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味道。

刘军浩看的有些心动,刚要上去拉着她的小手合照一张呢,张倩却惊叫着跳开,口中大叫着“土蜂子”

对这些破坏气氛的东西刘军浩很是头疼,话说最近它们再次增多起来,看样子过两天还要分一次群。

“咱们明天早上起来也去掐芝麻叶吧?”张倩看了一阵子芝麻,又想起吃芝麻叶的事儿来。

前两天六婶子起了个大早,领着阿琴在地里掐了半晌芝麻叶,晚上做了顿芝麻叶面条。

刚开始张倩很是不以为然,可是尝过之后立马来了兴致。

鲜嫩的芝麻叶晾干后配上葱花、辣椒、姜丝一炒,然后丢到锅里下菜。芝麻叶香,面条细滑,味道真是好极了!

“你确定要亲自上阵?要不咱们过些日子到街上买点干芝麻叶尝个新鲜,这样多省事儿。”刘军浩很是怀疑的看着她,怎么看也不像是要下地干活的样子,上次割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张倩割了一天麦子累得腰酸背疼,剩下的几天她说是在帮忙,其实到了地里就帮着做做麦腰,其他时间一直在阴凉处待着。

“怎么,我不能下地?”张倩红着脸很不服气的样子。

“不是,我是说鸡蛋好吃,咱不一定要认识下蛋的母鸡。”一看女朋友发飙,刘军浩立马道歉。

“我今天还就想认识”张倩是真想到地里再过一把瘾呢。她这些日子也对农活产生了几分兴趣,当然仅仅是兴趣而已,如果真让她由着劲儿干上半天,指定叫苦。

“好,好,我完全同意”刘军浩虽然不想动弹,可是为了满足张倩的好奇心,他还是举双手支持。只是自己没有种芝麻,如果想掐的话只能到别人家的地块里。

这个问题很快解决掉,二麻子媳妇恰好上门买黄鳝,一听说他们为这事儿发愁,立刻大度的让他们去自家的地里随便掐。她家今年种了五亩多芝麻,芝麻叶多得是,想吃多少掐多少。

芝麻叶就是芝麻长出的嫩叶,是夏天农村人经常吃的一种青菜。

“芝麻叶半年粮,晒少了要挨饥荒。”每到七月中旬的时候,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行动起来,一个个挽着竹筐奔向田间掐芝麻叶。

不到一个星期,地里的芝麻就成光杆司令了,上边只剩下光秃秃的芝麻杆和芝麻硕。

刚掐下来的芝麻叶不能久放,必须立马在锅里边蒸一遍。等蒸好后捞到筐里漂洗揉搓,然后再放到外边晾干,整个过程相当费时。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晒上几麻袋芝麻叶,等冬天没有菜的时候丢锅。经常是早上炒芝麻叶,中午芝麻叶面条,晚上凉调芝麻叶。总之一句话,一天三顿,顿顿少不了芝麻叶。

刘军浩小时候这东西吃的有点反胃,因此对张倩的建议不怎么热情。不过他转头一想,这几天兔子肉吃多了,换换口味也好。

于是第二天吃罢早饭,他就和张倩一起挽着竹筐掐芝麻叶去了。

二麻子家这块地芝麻种的有些稠了,走到地里根本趟不开脚。两人害怕将芝麻踩断,只能站在小路边掐,不过这半天下来,也弄了满满的一大竹筐。

接下来又忙乎一中午,才将芝麻叶煮好晾上。

到晚上的时候,张倩就心急的做了一顿芝麻叶面条。

这么长时间不吃,刘军浩还真有些想念了。夹了两筷头子一品尝,的确好吃!微微带着几分苦涩,中间夹杂着厚实绵长的醇香,红辣椒辣乎乎,面条滑溜溜,别提多带劲了!

就这样他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大碗芝麻叶面条连汤带水“吸溜吸溜”不到五分钟吃个精光,额头上也吃得直冒汗。

***

雨说下就下,夜里还只是滴滴答答的小雨点,到了早上吃罢饭雨点就开始密集起来。

和两个小家伙打着雨伞在院子里到处乱跑捉鱼不同,刘军浩此刻正搬把椅子,坐在门口看着大雨发呆。

话说只要每次一下雨,自己的院子里准上鱼,鲫鱼壳、肉麦丝、还有泥鳅等等不要命的顺着水流朝上涌,让人捉都捉不及。那些水鸭子、青庄此刻在前院彻底的闹腾起来,不住的伸着脑袋在地上猛啄。

“小浩叔,家里来人了,给我摘两个大花皮”他这边正发呆,小娃子打着雨伞跑过来。

“现在,这么冷的天吃西瓜?”也不知道是哪位游客这么有个性,下着大雨还要吃西瓜,也不害怕感冒。

“不是现在吃,要带走的”

从六月底西瓜成熟开始,刘军浩院里的大花皮销路一直都很好。卖了多少西瓜他脑子里也有个大致的数目,到现在已经卖六千多斤了,也就是说有六千多块进账。

和去年一样,后院中的大花皮仍然不断地在开花,照这个看,应该还能收获不少西瓜。

村里来串门子的人也曾经打听过他家西瓜的产量,刘军浩害怕将真实数据说出来太过于让人惊讶,就将数据缩小了一倍。即使如此,这个数字也让人感慨连连。

“坏了,水道眼忘记打开了”

一到后院,映入眼帘是一副水漫金山的景象,不少蔬菜已经被淹的只剩下几片叶子还露在水面,那些黄鳝泥鳅更是到处乱窜。

他这才想起前些日子为了防止草狸子钻进来偷瓜吃,特意把后院两个出水的水道眼堵住了。现在整个院子里的水都朝前涌,难怪前院水流这么大。

刘军浩赶紧一挽裤腿跑到墙角,把堵水道眼的几块大砖头扒了出来。

在后院站了十来分钟,眼看着雨水渐渐消退,他这才放下心来,摘了两个大西瓜抱到前院。

“干啥呢,干啥呢?”自己这刚离开一会儿工夫,小浩宇怎么追着水鸭子满院撵开了。

“刘叔叔,你看,我们捡了这么多河虾,等下你给我们煮着吃……”彤彤献宝似地拎着小桶让他看。

得,看样子她这是吃上瘾了呀。前些日子刘军浩捉黄鳝的时候连带的弄了一大碗河虾,于是中午的时候做了道盐水河虾。结果这道菜自己根本没吃上几口,都被两个小家伙瓜分了。

你还别说,这里的河虾个头不大,可是胜在味美。

在沸水中倒入葱丝、姜片,撒上食盐,然后将河虾放进去加上花椒烧煮,待出锅后再撒上一些香菜就着吃。那滋味绝对美味,味道都浸入虾肉里边了。

“刘军浩,你在家呀。”听这声音,是孙玉涛和徐东方过来了。他们这些日子一直在刘家沟住,平时上网查个资料啥的都跑到刘军浩这里,因此也算是混的相当熟悉。

“你们今天不上山?”刘军浩赶忙请他们两人进屋坐。

“下这么大的雨,根本没办法上山考察,休息一天。”

原本以为人家过来上网的,谁知道却是纯粹过来聊天,自己左右无事,就陪他们胡侃。

正聊着呢,小皮浑身湿漉漉的跑进屋子。“扑通”嘴里的野兔扔到了刘军浩面前,接着它开始一阵哆嗦,身上的雨水全部抖光。

感情这家伙雨天也不忘出去打猎呀,真够敬业的。

中午的时候自然留孙玉涛两人在这里吃饭,红烧野兔刘军浩倒是没有吃上几口,大部分都被这哥俩给瓜分了。这些日子一直吃,他还真有点吃烦了,现在觉得兔肉还不如那个凉调芝麻叶好吃。

要说这芝麻叶几年不吃真成了好东西,不但他喜欢吃,连张倩也是百吃不厌。

这两天他们翻着花样吃,当然最常做的还是芝麻叶面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